偏远山村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四日】我的家乡在东北一个偏远的山村。多年来,我们村的同修们一直紧跟师尊的正法進程,做着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讲真相、救度众生。以下是我们的几个故事:

齐大娘修炼法轮功之后……

齐大娘(化名),是一位近七十岁的老太太。修炼法轮功前,她的双手患有严重、顽固的皮肤病,百治不愈。据说她这种病现在世界上还被列为疑难杂症,没法根治。齐大娘手上长年累月涂着刺鼻难闻的药膏,无法做家务,家中几年吃不上正常的饭,她家的面食,基本上都是淋片汤(东北民间面食的一种简单做法)。后来齐大娘的病情还发展到双脚,令她痛苦不堪。

十二年前,齐大娘开始修炼法轮功,仅半个月左右,双手、双脚就恢复如初。十二年过去了,齐大娘的病再也没有复发过。这在我们村成为一段神奇的佳话,凡是认识齐大娘的人,从县公安局、“六一零”头目到乡镇人员,甚至我们这通往县城的班车司乘人员等,无不知道这老太太的顽症是学了法轮功学好的。已近七十岁的人,变的那么健康、乐观。

邪党迫害大法弟子最恐怖的二零零零年夏,县“六一零”主任、副主任到村子里逼迫法轮功学员们放弃修炼大法,没有获得任何结果,临走时对齐大娘说:“我们早知道你的手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只要你不出去,在这村子里炼翻了天我们也不管。”

齐大娘从小没有父母,家境贫寒没有上过学,修炼法轮功前连日历、几块钱都不认识,修炼后,在师尊的慈悲点悟和呵护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齐大娘现基本上能通读《转法轮》了。她的三个女儿见证了大法在母亲身上展现的神奇后,也都相继走入了大法修炼。

村里人曾说:“这法轮功是有功夫,这老太太大字不识一个,现在竟能念书了,真是神奇。”

被牛爬犁拖了一百米之后……

齐大娘的老伴齐大爷,因长年给齐大娘读《转法轮》,也不知不觉的在大法中修炼了。齐大爷现在身体硬朗、精神饱满,终日劳作在地里田间,人们都说:这哪像七十岁的人哪。

二零零九年冬一天,齐大爷赶着牛拉了一爬犁五、六百斤重的烧柴,他家的牛性情暴烈,腿脚相当快,途中下坡时,一下子就将齐大爷冲撞到爬犁下面,拖拉了一百米。

当时齐大爷的小女儿跟在后面,瞬间不见了父亲的踪影,吓得大声哭喊着求救。附近乡亲们听见了赶紧跑过来堵住了牛。当时大伙儿一看那情景,都吓坏了,急忙抬起爬犁,要把齐大爷扶起来。齐大爷说:“没事,我自己起来。”他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

据齐大爷事后说:当时他的右腿被压在爬犁下面,被拖着走了一百多米的路,又是下坡,速度相当快,路面上的冰块、牛粪碰的他的头当当作响。当时齐大爷心里一点也没有害怕,只在心里想着:喊爹喊娘都救不了命,只有师父能救我!师父救我!

齐大爷被乡亲们救出来后,发现他除了手上有一块擦伤之外,一点事儿也没有。当时他的腿被五六百斤重压在爬犁下面拖了那么远,大伙以为他腿肯定伤的够呛,结果他一活动,腿好好的,啥事没有。

村里人都惊叹于大法的神奇:“这老头多亏炼了大法,否则别说腿,命也保不住。”

成吨土石料倾倒而下……

二零零五年冬,有一施工队在我村附近施工,负责给施工队采购的魏强(化名)是老板的亲属,经常到村子里买菜。熟识后,同修们经常给他讲真相,他很认同大法,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

一日,我路过施工队驻地,看见魏强在路边,想起兜里还有一枚法轮功真相护身符,便送给了他,并告诉他诚心念上面的字:“法轮大法好”、“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两三天后,魏强专程到我家来,和我讲述了前晚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件事情:那晚是魏强在工地值夜班,负责为一辆作业的“一吨翻”清除工作台上的余料。“一吨翻”是俗称,是一种运送土石料的小型车,车斗在前,载重两千斤。

魏强在清理中不慎将铁锹掉到工作台下面。当时他算了一下时间,“一吨翻”二十分钟一趟,下去找铁锹还来得及。由于是夜晚,倾倒的废料有几十米高,他费了一会功夫才找到铁锹,正准备回返时,倒料的“一吨翻”开到了工作台。魏强在下面急忙喊叫,使劲摇晃手电筒,可是机器轰鸣,再加上“一吨翻”的车斗在前,司机看不见手电光,也根本没想到下面会有人,瞬间,一吨土石料倾泻而下。

魏强急忙闪避,一块花盆大小的石头砸中了他的右肩,当时他只想着快跑,只觉得右肩被重重的砸击了一下。等他爬到路上回到工作台一看,才感到后怕:整个棉袄袖子除腋下还有少许连带之外,全被撕裂,但肩膀却没有疼痛感。惊魂未定的他,下意识的摸到了兜里的真相护身符,瞬间明白了:是法轮大法救了他一命!魏强从心里喊道:“法轮大法好!谢谢李洪志大师!”

听他讲完又为他缝上撕裂的棉袄,我告诉魏强:是你认同大法好才为自己赢得了福报,李洪志师父呵护了你。以后无论走到哪里,都别忘了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魏强连连点头。

正念正行开创了宽松环境

二零零一年初秋的一天,县公安局局长、镇派出所所长及警察一行四五个人突然闯到我家,当时家里还有一同修及女儿,我正在家里做家务,随行的恶警打开本子做记录,看当时的情形似要审讯我,当时我和同修一点都没有害怕,本着善念给他们讲我修炼法轮大法给自己的身体及家人和邻居带来的福报:“修炼前我家里是村里的钉子户,长期拖欠土地税和学费,无论是村干部还是老师,都头疼上我家收土地税和学费。我修炼法轮功后,不但还清了以前的欠款,每次都主动先交,再也没有为难过村干部和学校老师,不信可以随时去调查。还有我是常年的‘药罐子’,修炼法轮功后一身的病症全都消失了,现在无病一身轻。这么好的功法,有谁不让炼,当然要去讨个说法,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上省城去上访的原因。”

他们询问了同修A的事情,我智慧的保护了同修A。警察问大约一个多小时,什么也没得到,反而听到了法轮功真相,公安局长临走时说:“我们只是来看看你。”几天后我碰到镇派出所所长,他对我说:“你知道吗?那天去你家,是准备劳教你的,亏你说的好,才没劳教你。”中共警察不明白,但我心里知道,是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解体了另外空间企图劳教我的邪恶因素,正念使邪恶自灭了。

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我们坚定念正,坚信大法,法就无所不能,师尊就为我们做任何事。

例如在邪恶迫害大法最严重的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一年,我们村的同修一度把环境开创的比较宽松。二零零一年夏,县政保科主任去我村时,曾说:“我来这神仙岛上,看看你们这些修炼的神仙。”(因我村三面环水,似岛状)我们知道那是师尊借常人之口,对我们的鼓励。

这么多年来,师尊为了救度我们,不知为我们承受了多少!弟子们在此叩谢师尊的慈悲呵护。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