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的走在正法修炼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公开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的几天后,我就开始对熟人讲大法真相,那时就从自己修炼大法后身体及心性的变化开始讲,因为身边的人都知道我以前身体特别糟糕,他们看到我修炼后身体的所有病都没有了,知道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功法。但天安门假自焚出台后,真相就越来越不好讲了,听到的不是指责就是谩骂。那时我心里只有一念:我师父是清白的,大法是正的,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不管怎么难,我都要让世人明大法真相。这坚定的一念,伴我走过了十多年的正法修炼之路。

我从刚开始发真相资料都战战兢兢,到后来面对面讲真相、发神韵光碟也没怕心,一路成熟起来。

传《九评》、劝三退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我得到两本《九评共产党》,当时刚好遇到一个村支书,就给了他一本,心想他是邪党的官,让他认清认清这邪党。从那以后,我不管从资料点拿到多少。除一部份分给别的同修外,有多少我发多少。后来有光盘后,不管光盘还是书,能面对面送的我就当面送。世人大部份都接受。不要的人很少。

后来师父发表《向世间转轮》和《再转轮》两遍经文后,我开始劝三退,开始劝的都是熟人,那时怎么讲也没几个信的,因世人被邪党毒害的太深了。我心里很着急,越急越没人听我的,怎么办呀?静下心读师父的讲法,看《明慧周刊》上同修讲真相劝三退的文章,慢慢的也能把世人劝退了。

一般劝三退我都要跟世人讲大法真相。不管认识的人还是不认识的人,都不能抱着情和各种执着心去讲。从刚开始的争斗、压抑,流泪、委屈到后来的祥和坦然面对,个中的酸甜苦辣以及触及人心的割舍我都经历过。

冲破家庭干扰 开出一朵小花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我丈夫说给我些时间转变思想,后来看到我根本就没有转变、还到处去跟人讲法轮功好、拿真相资料给人,那时我这边给人讲了真相,这人一转身就说给我丈夫听了:“鸡蛋碰不过石头啊,不能搞政治啊,你们斗不过共产党啊”,我丈夫又是怕邪党把我被抓去又是怕抄家,又气恨我不听他的话,发展到后来只要一听我说大法好,就打我嘴巴,拳脚并用,因为他一点也改变不了我修炼大法的坚定正念。有一次他趁我不在家时,把我的大法书及师父的法像烧了(后来他写了郑重声明),还说要跟我离婚,只要看到我炼功就拳打脚踢,有时候不打就把鞋放到我头上或手上,再后来只要我学法他就抢书,有时候我学法不敢开灯,拿手电筒照着学,还得防着怕他看见。

因为修炼法轮功的事,他吵了两三年离婚,看看离不成了,就改变方法了,对我说:要法轮功还是要老公,要法轮功就离婚,要老公就不能炼法轮功,只能选一个。因为另外空间的邪恶看到我对丈夫的情,想利用这种变相手段来迫害我修炼,最终没有达到它想要的,再后来我丈夫整天不跟我说话,有一个多月每天不回家吃饭,晚上要到两三点钟才回家。生意不管,小孩不管,家里家外什么都不管,邪恶想利用他的这种行为把我修炼大法的意志拖垮。一个多月后,是师父的慈悲点化,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人心,找到了自己的执着,慢慢的丈夫也转变了。从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七年,丈夫从不准我学法轮功,到睁只眼闭只眼,再到我堂堂正正的在家学法、炼功,经历了整整六年多的时间,六年多来我从未放弃过对大法的坚定、坚信,我也做到了坚修。

二零零六年的中旬,我买了电脑和打印机,我丈夫不肯拉网线,我就在家复印真相资料。到了零七年三四月份吧,我三楼的住户要搬家,他们说网线给我们用,我就去同修家下载破网软件,然后从明慧网上下载《周刊》、小册子。那时用的是国内的下载器,大概用了一年左右吧。有一次跟同修讲起了此事,同修给我吓了一跳,她马上给我找了一个技术同修。技术同修到我家一看就傻眼了。他说:“你就用这个下载真相资料?你胆子也太大了。”我那时什么也不知道,也就没怕心。在这里,弟子拜谢师父的慈悲保护!还要谢谢那位技术同修把我的电脑安装了所有的安全设置。

我的家庭资料点一直安安稳稳的运转,一份份的真相小册子,一张张的真相光盘都从我手里做出来。

回首十一年正法修炼路都是师尊牵着我的手一路走过来的,一说师父,弟子就流泪。师父啊,弟子谢谢您,没有你的慈悲救度就没有弟子的今天。想起师父的慈悲,一下子就想起了一件事:

大概是二零零三年或二零零四年的时候吧,有一天我发完六点钟的正念,又睡回去了。在似睡非睡的状态下来到了一个地方,那里正播放音乐,我就跟着跳起舞来(在常人中我不会跳舞),一下子惊动了一群人,刀枪剑戈全拿出来了,全都是古代的兵器,个个满脸敌意,我一看就跟他们说: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到这里来没有恶意。他们一下就散开了,其中一个老者说:“代问佛主好。”然后我就醒来了。因为我从来没见过师父,今天在这篇文章里转达他们对师父的问候。

因为是第一次写文章,写的不好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