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五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五日】

  •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信息

  • 正念解体邪党邪恶宣传物

  • 对五常市同修的建议

  • 请大连同修注意

  • 关于特务与邪党文化思维 再谈安全问题

  • 对敬香问题的一点思考

  • 请同修抵制假经文

  •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信息

    大连法轮功学员刘淑清、宋某某五月二十二日讲真相时被警察绑架。三天后宋某某回家;十五天后刘淑清回家。

    河南许昌市法轮功学员小雨半月前被绑架到许昌梨园拘留所,已于六月二十三日晚回家。

    山东临清国棉厂法轮功学员马少杰已从劳教所出狱回家。

    河北保定阜平县法轮功学员赵凤珍已从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出狱回家。

    河北省深泽县刘王庄法轮功学员吕小丽已回家。自四月三十日上午吕小丽被留村乡派出所绑架后,送石市看守所迫害十五天左右。深泽县“六一零”和留村乡政府又把她转送石市洗脑班迫害,因吕小丽出现严重病态,留村乡怕承担责任,才放小丽回家。四十多天期间,家属不知小丽任何信息。参与迫害人员及单位:留村乡派出所(83558049)、留村乡政府(83558030、93558001)深泽县“六一零”主任杜学军(13603316213)、国保大队长郝娟(13930133885)、公安局长曹夫坤(15831166888)。


    正念解体邪党邪恶宣传物

    邪党为七月一日大摆阵势散毒。江苏无锡江南大学内出现多幅邪党的大型宣传画,尺幅都是几米长、几米高的,而且是在学校内纵、横的主干道上,每隔几米就有一架路灯,现在这些路灯柱子上几乎全都被挂上了邪党的宣传牌。这些都在每天师生出入的必经之地,非常显眼。学校图书馆前的花都被摆成邪党的标记,学校内挂着血旗,教学楼里有邪党头目的题字、签名,图书馆中挂有邪党魔头的挂象,每天都向众生散着毒。希望各地同修都能关注一下当地是否有类似情况,大家协调起来,解体一切向众生散毒、干扰众生得救的邪恶因素与生命,解体一切邪党散毒的形势。希望有条件的同修能加强向当地的学校发正念、讲清真相的力度。


    对五常市同修的建议

    请五常市同修搜集五常洗脑班恶人付彦春和其他恶人的具体家庭住址和亲属情况,包括单位、电话、居民小区、楼号、单元、几层、几门等以便法轮功学员更加智慧,更加全面,更加深入向附近居民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制止迫害,救度众生。

    大庆监狱曾迫害死多名法轮功学员,大庆市同修就搜集到了大庆监狱长王永祥和别的恶警家庭住址,之后做成传单到恶警住址处散发,效果很好。邪恶是怕曝光的。向当地百姓曝光当地的邪恶意义深远,我们只管做好该做的。后来听说里面有许多警察都退党了,而且同修还能看周刊。

    我们也可以把关于五常洗脑班恶行文章整理打印出来,到五常洗脑班附近居民处散发,让当地百姓知道五常洗脑班就是做这邪恶事的地方和身边就有做这邪恶事的人,让五常洗脑班附近百姓知道确实有人行使恐怖,而且恐怖正在发生。

    请同修尽快查到其他单位机构别的恶人家庭住址。 向同修介绍两篇文章供大家参考,一篇是二零一一年一月一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中的《对曝光大庆监狱长王永祥恶行的建议》,还有一篇是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三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中的《大庆监狱恶警王永祥和李伟楠仍在原处居住》。


    请大连同修注意

    六月二十三日,在大连南石道街的一居民楼内发现大法真相资料被扔在地上,捡起一看,资料的包装有些不太严肃,是用报纸包裹的。同修啊,报纸上充斥着现代变异的东西和恶党的邪灵因素,怎么能用来包装大法的东西呢?还发现楼道的窗台上放着一个塑料袋里边装的光盘和真相小册子,窗台上面布满灰尘,我认为这样的位置不合适。还听到住在楼里的人说,用报纸包的资料有的是放在门的上方的门缝里,世人从屋里一开门,资料就从门上方掉下来,直接掉在头上,把人吓一跳。

    同修啊,让我们把救人的事做的庄重、神圣。不要救不了人还把人推一把。

    也请能上网的同修提醒其他同修。


    关于特务与邪党文化思维 再谈安全问题

    最近,在长春不同区域的同修当中多次有反馈“内部特务”之事,我们虽不能明确是否有此事,但我们是修炼人,在大法弟子中出现这种波动,不是偶然,有必要考虑我们自身存在什么样的心性问题,也就是说我们心性当中有什么问题,才出现所谓的“特务”之说。

    1、疑心重重的变异心理、邪党文化的思维会间隔同修,内部消减力量。

    不论是否真的出现“特务”,大法弟子的思想中能反应出“××可能是特务”,分析“谁谁有特务的嫌疑”,等等,我们想一想,这种想问题的方式?“怀疑别人是特务”这种思维是怎么一种思维?这种分析程序是一种什么心理过程?是否说明我们自身的思维、自身的心理本身就是变异的,正是这种疑心变异心理才招来外鬼——“特务”。

    说白了,这种判断方式是邪党的文化思维。要归正这种思维,要去掉这种分析问题、看问题的思维习惯。当然了,没有了这种思维,“特务”自灭之。

    2、环境宽松,大法弟子之间不注意安全,失去了大法中做事的要求和原则。下面例举长春近期出现的不注意安全的具体现象。

    (a)同修间泛泛接触。如通过中间人轻易接触陌生同修,又将陌生同修介绍其他同修,大家就一见如故了。再如:召开大型法会、交流会,为不认识的同修之间广泛交叉接触提供机会。
    (b)不修口的问题。如在其他同修面前,轻易提及另一个大家不认识的同修做的事,或他的名字。
    (c)掌握不该知道的事。如有的同修对较多不认识的同修能够知道他们的姓名,好象对他们的情况了如指掌。
    (d)不遵照手机使用原则。如集体学法时,手机不关机;轻易的就把同修的手机号告诉了另一个同修或陌生同修;同修间手机对手机办事,甚至在召开交流会时,都是手机之间现场通知。等等。
    (e)失掉了大法中做事的原则。如有的大法弟子家中,同修穿梭来来往往,甚至家里常人都知道大法弟子做的具体事情。

    总之,不论外在环境如何,大法的原则是不动的、不变的,我们不能因为环境宽松了,从而失去了大法中做事的要求和原则,而恰恰相反,越是最后,大法的要求与原则我们坚守的越好,我们越理智、清醒、沉稳。

    安全问题实际就是心性问题,不注意安全往往是求大求名、显示心、欢喜心引起的。建议大家都找找自己存在哪些不安全隐患,存有哪些心性问题。

    认识的有局限,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对敬香问题的一点思考

    文/深圳大法弟子

    二零零九年我曾参加过深圳地区的一个小型法会,法会开始前,主持法会的同修不顾空间比较封闭,空气不易流通,首先要求烧香,然后才是发正念,这让我感觉很吃惊。因为有些同修已经把烧香当成法会的一个程序了,很明显这是在搞宗教形式了。因为师父叫我们开法会前可以发正念,但并没有要我们开法会前要烧香啊。

    我也曾经遇到过一些大法学员,似乎把一个同修是否给师父法像敬香和磕头当成衡量这个同修是否真修的标准了。我觉得这实在是一种误解。因为这并不是师父要求每个弟子要做的事。

    在深圳我也曾听到有的同修说什么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意思是都要烧香和磕头。更有甚者说什么要每天二十四小时烧香,居然还有同修在传在信。我们可以理智的分析一下,我们可以给师父的法像敬香和磕头,只要有这个心就可以去做,师父也保护我们敬师的心。但有一部份同修由于修炼状态的原因,并没有烧香磕头这样的心,我们却不能说这样的同修就是不敬师不敬法或修的不好,因为大法弟子都在法中,这样的表现也是符合法的,而法理已经再明白不过了,只有大法专修弟子才需要宗教形式。

    如果说有的非专修弟子在敬师的名义下走极端执著于宗教形式,还把自己执著的一套说法拿去影响或要求别的同修,那就不仅不是修的好,而且会是在严重的违背法了。

    我个人认为,大法弟子给师父敬香,作为尊敬师父的一种形式,师父让我们这样做,主要是在保护一部份大法弟子以这种方式敬师的一颗心,并不是师父缺少那个香所演化的一点物质,也不是说靠敬香就能提高我们的层次。所以说我们不能脱离了法,想当然的走极端。

    总之,修炼最重要的就是修我们的这颗心,如果我们不实修心性,学了法却不按法的要求做,一遇到心性问题就回避,就不愿意正视,但却在宗教形式上强烈执著,那就等于把我们的环境变成了一座庙,来逃避世俗,也逃避正法。我们应该想一想这是不是一种旧势力思想呢?

    当然在敬香的问题之外,还有同修把师父的法像放的位置太低,或是由于怕心不是供奉师父的法像,而是供着别的佛像(比如大屿山的佛像),我个人觉的这都是敬师不够甚至不敬师的一种表现。

    以上所说的这些话,也是自己长期观察所感受到的,希望能对存在类似问题的同修提供一些参考。如有不当的地方,还望同修们能够圆容和指正。


    请同修抵制假经文

    一直以来有人传假经文,假消息。我们地区也有人活动传假经文,但同修们也都知道有那么几个人传,所以都在抵制,不受干扰,而且碰到传假经文的人,我们有的同修就对他们说传假经文的严肃性和严重性、危害性,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不要传邪恶网站的东西,其破坏大法的罪业是还不清的。

    但这些人已听不進师父的告诫,不听大法弟子的良言,被另外空间的邪恶烂鬼操纵的把师父每次来的新经文反面理解,不敬师敬法。这些往往传邪恶网站和假经文的人也不知道这些东西从哪里来的,还说保密。被邪恶网站利用向同修散发出毒素他叫你看一看,如果同修问是不是师父的经文,他说你不看你怎么知道,用激将法叫你看下去,多看几遍,他们也来一套我为你“好”,甚至搞的眼泪巴巴的,把假经文拿到同修家里去,如果有人情和人的面子观念放不下的同修就容易接受邪悟的东西,邪恶就抓你的把柄,那么就一定会受到干扰,就会有麻烦。这不就是自己招魔害自己吗?

    最近其它地方有些老年人同修由于不会上明慧网,分不清是真经文还是假的,也不会上明慧网去查看。由于传邪恶网站和假经文的人也在外面传。一听说是师父的新经文和其它的文章,马上就要。看了后还传给其他同修,认同有的地方说的是对的,也是在叫人“做好人”,很迷惑人。

    我在《明慧周刊》第四九零期看到弟子切磋文章《走出“转化”的误区》中同修正悟到:邪悟的理还有一个烟雾弹,就是“做好人”。“做好人”没有错,错在邪悟的理用“先把人做好”来否定、讥讽、堵死我们对神的神圣向往,来斩断我们走向神之路,来替换修炼那博大精深的内涵,来混淆师尊所说做好人的真正涵义。所以,很多邪悟者满足于在常人的思想境界中,乐此不疲的学习佛教文化、传统文化,自以为找到了人生真谛,将修炼向内找、高标准要求自己降到仅仅做一个好人,降到仅仅停留在做好人的层次,迷失了做人的真正目地,忘记了自己真正的家。

    每周《明慧周刊》同修们都在拿,都在看。特别是不会上明慧网或没有条件上明慧网的老年人同修,师父的经文来了,明慧同修一定要在《明慧周刊》转告学员。不要轻易中邪恶的圈套。切记师父的法:“对邪恶网站要不听、不信、不看”(《什么叫助师正法》)。

    个人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