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父救了我和丈夫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五日】我于于一九九九年二月十五日开始修炼法轮功。在此之前,我全身都是病,关节炎、眩晕症、胃窦炎、鼻窦炎、慢性肠炎、痔疮、宫颈炎、膀胱炎,气管炎、心脏病、贫血,全身奇痒、抓的到处冒血水,医生诊断血液有毒。我整天除了吃药,就是三天两头跑医院,一有钱,全送到医院去了。三十多岁的人就象五十多岁,两腿象灌了铅似的,走不动路。

我已走投无路,听说法轮功好,试试炼炼,其实当时并不太相信。想不到一到炼功场,学做完四套动功,特别是第四套功法随机下走时,弯腰起来头不昏了,走路觉得没了腿似的。太神奇了,从那以后,只要有时间,我就到炼功点去学法。一个多月,鼻窦炎好了;三个多月,气管炎、心脏病症状都没有了;七个月,胃窦炎也好了。我感激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如果不修法轮功,我现在可能已不在世了。

我丈夫反对我修大法,我炼功学法他就责骂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底,他打麻将受凉发烧,咳嗽把肺都咳破了,气跑到胸腔,压缩肺百分之八十,医院准备第二天破胸做手术。晚上我打坐时恳请师父保护我丈夫,让他留条命,我会让他相信大法的。第二天手术前做检查,发现肺不漏气了,我知道是师父在帮他。

后来CT查出我丈夫主动脉血管夹层瘤,离心脏只有二公分,需要赶快做手术,否则随时有生命危险。医生很奇怪,按正常而论,象这样的情况早该炸破。手术后第二天,我告诉他是师父救了他,可他不相信。第三天发烧至三十九度多,一个多月不退烧,血色素只剩六克,怎么治疗都不退烧,医生让我们转院。我又恳求他相信大法,炼功试试看。从那天晚上开始,他打坐了,连续五天,烧退到了三十七度八,但他认为是挂水的作用,又不炼功了,结果就一直停留在三十七度八,一个多月不下来。我期望他继续炼功,家里已花掉十多万元,经济上已没法承受了。我劝他:“如果医院能治好,就去借钱治,但现在医院也没有办法了。”当时医院已诊断为败血症。

在我和婆婆的一起劝说下,他不太情愿的又打坐了一个星期,随后烧全退了。慈悲的师父又一次救了他。

现在他全信了,说:“信则灵,师父帮我承受,为我消业,给我净化了身体。”开始默默的支持我做好三件事。

感谢师父救了我和丈夫,我会抓紧时间,助师正法多救人,完成自己的责任与使命,随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