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起神笔 兑现誓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五日】

一、尝试写稿、投稿

自九九年得法以来,只是看《明慧周刊》同修们写的修炼体会,自己从未写过,认为自己做的不好,没有什么可写的,一个人的观念就挡住了。零四年,还是在同修的劝说下,写了自己和同修被邪恶迫害,在黑窝里坚信大法、正念闯出魔窟的经历。开始时,不知怎么写,怎么开头呀!后来知道了,先把时间地点人物写出来,然后再把发生事情的经过写出来就行了。说归说,可真正动笔时,就不是那么回事了,真是写了撕,撕了写,连续写了好几天,有时弄到大半宿。好不容易写完后,别说发给明慧同修看了,就是自己看也是上段接不上下段,重复句子多,一会儿这,一会儿那,特别罗嗦,没有一条主线,觉的写文章太难了,而且费时费力,决定放弃。可一个声音告诉我,让登在本地“专刊”上。这样,又经过多次反复修改后,登在“专刊”上。同修们看了都向我们投向了敬佩的目光,有的感动的流下了眼泪(当时本地遭受邪恶迫害的同修正念闯出的为数不多)。没想到自己认为写的不好的文章,在同修间竟起到了证实法的作用,顿感欣慰。

二、初学打字、上网

几年前,同修送来一台二手笔记本电脑,让我学打字、修改同修们写的交流文章。因人的观念和怕心不愿触摸它,就半途而废了。随着学法的深入和看《明慧周刊》上,同修写的交流文章,人人都上网,象资料点一样,也遍地开花,破除了人的观念,邪恶因素的干扰,认识到电脑这一法器,在救度众生中起着不可缺少的重要作用。明确了法理后,心性也提高上来了,一切也都跟着变化了。

在二零零八年,主动让同修给买来了电脑。自己有了电脑倍加珍惜,一定要好好利用它和它一起共同完成该做的事。在技术同修的多次耐心帮助下,慢慢的学会了打字、上网、下载、打印等简单操作。

第一次上网,看到明慧网首页上,师父“静观世间”的照片时,眼泪流了下来,决心走好走正修炼路,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从这以后,经常上网。给我最大的体会是:自己上网和看《明慧周刊》是完全不一样的。明慧网内容丰富多彩,它开阔了我的视野,扩宽了我的胸怀,开启了我的智慧;还可以在第一时间内及时的看到师父讲的新经文;看到国内外整体的正法洪势;看到同修们写的不同内容的交流文章,能及时找出自己的不足和差距等诸多好处,真是受益匪浅。

同修写的文章传到我这,首先看一遍,多余的句子就用笔划掉,需要补充的就给填上,这样省时省力。然后,我坐在电脑前,就在键盘上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找,一个字一个字的打;眼睛一会儿盯在屏幕上,一会儿盯在键盘上;哪个是消除键,哪个是空格键以及标点符号等的应用都很陌生,对电脑一窍不通,真是忙的不亦乐乎,一坐就是几个小时,甚至顾不上吃饭,初学电脑时的心情非常迫切。经过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学会了打字和修稿, 一篇篇的文章发往明慧被认可后,再发到本地“专刊”上,有时还从明慧每日上选一些针对本地情况的交流文章,圆容本地“专刊”,对同修们起到了提醒和提高的作用。

在此过程中,也克服了很多困难。如同修写的文章事件很突出,但是给同修看还是给世人看,混淆不清。有的叙事不清,重复话太多,语句不通顺等。感到心烦意乱,无从下手,不知如何修改,但想到同修能写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就又坐在电脑前,从新认真审稿,去其糟粕,留其精华,还不能改变文章的原意,这样一篇稿件就完成了。当发表后,非常高兴,立即把这一喜事告诉说事、写稿的同修,增强了同修们写稿的信心。在给同修们打字、修稿的过程中,给我今后的写稿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三、再次拿起笔证实法

一晃几年过去了。一次在打坐中,忽然看见,在我面前一笔一划的写了一个“写”字,觉的纳闷,便和俩同修说。同修脱口而出:这是师父点化,让你拿笔写文章。我方从梦醒,又联想到二零零零年上北京证实法回来后,曾经看见过一枝很大的毛笔。因自己悟性低,没能把师父赋予自己的历史使命,及时的发挥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来,深感内疚。认识到自己的责任后,再次拿起笔证实法。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在写文章上前進了一大步,十几篇不同内容的文章被明慧录取,有的还刊登在《明慧周刊》上,起到了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作用,也增强了我写文章的信心。

去年,我地邪党疯狂的非法抄家、绑架了多名大法学员,抢走了多台救人的法器和私人财物等。有的被关進看守所一个月后,又被巨额罚款;有的被送劳教,在黑窝里遭受邪恶的迫害;有的被迫害致死,损失惨重。几个同修不谋而合,默默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有收集整理材料的;有收集邪恶个人信息的;还有被迫害致死同修的个人材料等等。详细材料整理完后,发往明慧,被新唐人电视台制作成光盘,及时的在海内外曝光揭露了邪恶。在本地散发后,有力的震慑了邪恶,为救度众生开创了环境,同时体现了整体的力量。

我所做的这点微不足道的工作,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点化和精心安排,与明慧编辑部同修们的无私付出和帮助。比如,当写好一篇文章时,多数是题目和内容相差很大,明慧同修就会选一个恰到好处的题目。选择一个什么样的题目,对一篇文章来说特别关键和重要。有了一个好题目,文章的内容就一目了然了。当每次看到明慧同修给修改后的文章,我都会认真的和原稿進行对比,看哪个地方给改了,什么应该写,什么不应该写。发现改过后的文章和原稿读起来是不一样的,如党文化变异的东西争斗心等,时常不自觉的表露出来,明慧同修就会给删去,使文章的语句更加平和流畅。有时想运用师父讲法的原话,可一时又记不清在哪个讲法中讲的,就只能用个大概意思来表明,但明慧同修就会把师父讲法的原话给补上,使文章更有威力。对没有被明慧录取的文章,我就反复的看,发现带有很多的常人情掺杂在里面,还有浮夸不实的语句或叙事不清,抓不住主题等等不足。为了使自己在写作上更上一层,对同修们写的关于怎样写好文章,怎样写揭露迫害的文章,我都很留意并仔细反复看,从中收获颇多。

四、在证实法中去人心

有一次,同修让我写一篇关于同修被“病业”拖走的文章。目地是提醒仍处在病业中的老年同修,珍惜师父给延续来的生命,放下一切执着,不被旧势力钻空子,做好三件事。因我对早走同修的实质情况不了解,只是听说一些表面的东西,并写了出来,与同修的真实情况相差悬殊,结果在同修之间,造成很坏影响,要求我在本地“专刊”上道歉。当时,我听了很生气,很委屈,心里愤愤不平,向外找,放不下。经过学法找自己,才把不平衡的心放下了。有了这次教训后,再写同修的文章时,必须做到慎重,了解清楚,落到实处,避免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一次,一同修当着全学法小组同修的面指责我,我听后也认识到自己做的不对并向该同修认了错,可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找理由为自己辩解,我如何忙等。还有关于没被明慧录取的文章,没有做到及时修改,从新投稿,做事拖拉。

在写文章和修稿的过程中,也暴露出很多心。如看到文章发表时,就急于告诉同修显示自己;当曝光揭露邪恶时,就生出恐惧心和怕心,怕邪恶知道带来麻烦;当看到同修写的文章繁琐时,就生出懒惰心,不愿吃苦;嫌写文章费时费力把自己应该写的推给别人,当同修写好的文章与自己的想法达不到一致时,有种失望感。因为每个人修炼的层次不同,对法的理解也不同,怎能以是否符合自己观念作为评价标准呢?深挖自己不愿付出是安逸心和依赖心在作怪;还有求发表的心,被录取了就高兴,没被录取就沮丧。

以上这些不足和人心,都是挡在我修炼路上的障碍,我会尽快的把它搬掉清除掉。我发现在以后的学法和证实法的过程中,这些不好的人心渐渐的少了。

五、师父新经文催我再精進

反复看了师父的新经文《再精進》后,对我触动很大,深感自己的责任重大。师父说:“你能默默的去完成好你所看到的不足,你能默默的做好你应该做的,你把那件事中不完善的部份自己默默的把它做好,众神佩服的了不得,说这个人太了不得!”(《再精進》)只要我们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大法的神奇和威力就能体现在我们每个修炼者身上。

我看到本地在揭露邪恶方面做的还不够完善。十一年来,本地就有上百名法轮功学员不同程度的被邪党,劳教、判刑、关押、拘留、抄家、罚款、洗脑等手段迫害过(周边的还不算),可却从未系统的曝光过邪恶,使邪恶还在肆无忌惮的做着坏事迫害法轮功学员。要想把此项目做好,就得找到曾被迫害过的每个同修了解情况,落到实处,得需要一定的时间和精力,是件不容易的事,还得需要同修们的配合,才能做好此事。年前曾和同修们做过,但没有坚持下去。这次,我有信心想把它做好。

一天, 我主动到几个同修家,向其说明来意后,同修听了都主动配合,很顺利的收集到了一些迫害材料。在回来的路上,看见电动车车筐里,报纸上的几个字 “从今天开始都能做到” 映入我眼帘,突然意识到什么?怀疑自己是否看错,就把窝着边的报纸伸开,定睛一看,又多了几个字“随时随地”!悟到是师父在鼓励我:只要我做下去,同修都能配合,而且是随时随地。我的双眼湿润了,心情无法表达。

平时上网,对“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从来没看过,也不知什么是简讯,偶尔在《明慧周刊》第四四七期上看到:提醒同修注意浏览“大陆综合消息”和“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才知道什么是简讯。试着发了两条。一条是:本地邪恶610利用信息台向手机用户群发了诽谤大法毒害众生得救的简讯。另一条是:邪恶利用太阳能大会,企图迫害大法弟子与同修的交流。刊登在明慧网上,及时的起到了曝光邪恶、解体邪恶的作用,突破了只局限在本地“专刊”内的范围。

在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上,自己和精進的同修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特别是在面对面讲真相上,但我会努力。在证实法的最后阶段,做好自己该做的,承担起自己应该尽的那份责任,默默的把它做好协调好,不辜负师父的厚望和众生的期盼!

在自己所在层次上,写出更多更好的“实在、准确、干净、不带有人情的文章”(《成熟》),圆容大法弟子的交流平台明慧网,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兑现誓约,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