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医院都拒留的重病人神奇的活下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春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记得我刚得法不久,有一次从炼功点炼完功回家,忽然眼前一片漆黑,然后就倒下了,可当时我心里明白,在心里呼唤师父的名字,瞬时醒了过来。我现在才明白,那时就是魔来取我的命来了。“真正往正道上修炼,谁也不敢来轻易动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转法轮》)。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个人修炼时期还好,可到一九九九年以后,我失去了集体学法修炼的集体环境,自己在家学法,但不太精進,也和同修出去发资料。但却没有修炼人的那种神圣状态。又过了几年孩子结婚了,有了小孩,我就基本不学法、不炼功,而混同于常人了,每天忙于做家务,看孩子,心性也掉到常人中了。

零八年底,有一天,我突然就来病了,昏迷不醒,什么都不知道,丈夫和儿子就把我送到医院,检查结果是卵巢癌,当天晚上就上了省城医院,第二天做了手术,光费用就花了二万多元,手术后在医院九天,一直昏迷不醒,医生们也慌了手脚。诊断不出是什么原因,拍片子就是脑袋有阴影,给我往脑科推,脑科诊断不了,又找妇科,都说人不行了,无药可医。医生也怕担责任,无可奈何的情况下,给我下病危通知,那年我才四十九岁,家里的亲朋好友都含着眼泪到医院去见我最后一面。

我的妹妹(也是同修)来到医院拽着不清醒的我问:“法轮大法好不好?”我说:“好”,妹妹说回家还炼不炼了?”我说:“炼。”(这是过后他们对我讲的)我第二天被送回家,到家就出现了奇迹,当天我就醒过来了,因家里一直挂着师父的法像。丈夫(未修炼)看见我醒了,高兴的立即就去给师父上了一炷香。我一睁眼,就看见墙上贴的:“法轮大法好”!我就在心里默念。那时我在炕上躺了四十多天不能起来,吃饭都得让人喂,当时我连拿小勺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吃半个鸡蛋,半勺粥。

当我能坐起来的时候,我就坐着每天听一讲师父的讲法录音,一天只能听一讲就累了,到正月十三那天我就能站起来走了,而那时我只有几十斤重,亲朋好友都说太神奇了。省医院都不留的人竟然能活下来,还能下地走!我见人就说我是学大法学的,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第三次生命!

现在,我已经能和其他的人一样了,身体好好的,什么都能干,再不敢懈怠,每天都坚持做好:“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这三件事。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学法时必须盘腿姿势正,心净,头脑不想其它的东西,否则法理不给展现。

师父说:“我说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我想要救人,就和同修配合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发光盘,送护身符,挂条幅,打语言电话,发真相资料,印真相币,还安装了新唐人大锅,目前又新安装了电脑。我想,凡是救人的项目我都不能落下,因为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师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我每天四个整点都发正念,有力的清除了另外空间的邪恶。我在家中组织了一个学法小组,一共七个人,最大的七十三岁,法学的最多,每天都坚持来,最小的也四十六岁了,讲真相,做三退做的最好。在共同学法救众生配合过程中,我学会了修心,向内找,看自己的不足,去掉各种各样的人心。如:怕心、妒嫉心、欢喜心、显示心、看不上别人和不让别人说的心等,不让它在自己心里生根发芽,还趁着闲暇时间去找昔日同修,叫醒身边的人。

可以说我们修炼中每一步提高,都熔铸了师尊的洪恩圣德。师父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我们,没有师父和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心中总有讲不完的殊胜和感激,修炼人每发生的一件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是师傅为了弟子的提高精心安排的。在我懈怠求安逸的时候提醒我,在我精進的时候鼓励我,在我迷失的时候叫醒我。把我救起,又给了我救度众生,建立威德的机会。我用什么样的语言都表达不了对恩师的感谢,只有踏踏实实的做真修弟子,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