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一年上半年上海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概述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六一零”是中共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成立的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专门非法抓捕构陷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造成很多家庭破碎,家破人亡的人间悲剧。法轮功学员有的被酷刑折磨,有的被劳教判刑,有的逃离抓捕后被迫流离失所,还有的已经被迫害致死。

自二零一一年上半年以来,上海“六一零”操纵国保在长宁区,徐汇区,宝山区,嘉定区,青浦区,浦东区,黄埔区,卢湾区等地各自分片监控,同时又联合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疯狂的非法抓捕,据不完全统计,仅仅半年就有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抓。上海街道居委,公检法部门,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和监狱都参与了迫害。

一,长宁区

王珏等长宁区国保,死心塌地的充当上海市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做尽坏事。他们迫害法轮功所用的手段极其狡猾卑劣残暴:跟踪绑架,栽赃陷害,撬门闯入民宅,暴殴残疾人,非法酷刑审讯等。

法轮功学员何冰刚是软件工程师,在上海一家电脑公司经营部担任总经理。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五日,长宁区国保王珏等先以“托儿”兜售二手电脑的方式设下圈套,以“收赃”构陷何冰刚,对公司进行查抄。

四月十七日晚上六点多,王珏、魏理光一伙警察等象强盗一样撬门闯入何冰刚的家,将正在病榻中的何冰刚强行拖走。王珏等人还对双脚已经残废的何冰刚施暴,猛踢何冰刚的腰椎、颈椎。次日非法庭审,何冰刚被迫害得当庭呕吐,一度延期开庭。现被非法冤判五年。何冰钢曾经被非法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迫害致残。(详情见明慧网《遭刑讯致残 上海软件工程师何冰刚被非法判刑》)

被王珏为首的国保恶人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

二月十八日,李红珍被长宁区国保从家里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

三月十九日,李玮聆去杨惠芬家,被尾随便衣绑架,两人当场被劫持到长宁看守所,现李玮聆面临被非法起诉。杨惠芬被送洗脑班迫害。

三月二十日,以王珏为首的国保到吴小峰家中抄家,随后吴小峰被绑架到看守所,现面临被非法起诉。同一天,王珏等国保再次撬锁入室,闯入顾宝群在奉贤区住所,强行绑架到长宁区看守所。这些不法之徒在屋内翻箱倒柜,非法抢走私人物品。

四月十四日,高琴妹被上海长宁区国保恶警绑架,目前已经被送到青浦洗脑班进一步迫害。

五月十一日,唐桂秋、贺美云在位于上海市闵行区和松江区上海康城的家中被长宁区国保非法绑架、抄家。贺美云现被证实非法关押上海北新泾看守所,唐桂秋已回到家中,但仍受到骚扰。

曾在美国驻上海某公司担任总裁助理的屠明,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十日晚,遭到长宁区国保恶警王珏、魏理光等七、八个人闯入非法抄家,抢走个人财物。二零零九年十二月,长宁区检察院两次对屠明非法传唤,屠明被迫离家,至今流离失所。

二,徐汇区

三月十五日,在上海徐汇看守所非法关押的锦州法轮功学员杨靓,被关进上海松江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同时,监狱至今不许家属看望在上海松江女子监狱非法关押的锦州法轮功学员鲁秀英。张月荣家属看望她时,家属和张月荣身后个站三、四个警察,使得家属不敢说话。

三,青浦区

三月三日,阮琴等共十一人在赵巷镇被青浦区公安分局安保处(原“六一零”组织)非法劫持到青浦看守所,现阮琴被非法劳教一年。

五月十日,李国荣被恶警劫持到青浦佘山洗脑班。

五月十五日,施异在上海市青浦区被青浦国保处绑架,已经被非法刑拘,现被非法关押在青浦看守所。

四,嘉定区

在上海市某大型企业打工的原长春市空军二航校教师姚承绪,于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一日前后,被上海市邪党安全局从单位绑架后失踪。

一月十二日,上海市南翔永慰自动化有限公司工作的法轮功学员姚成旭在公司被安全局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嘉定看守所。

五,普陀区

四月二十一日,卢秀丽被尾随便衣劫持到徐汇公安局,被非法关押一天之后,与当地甘泉派出所几名恶警对她实施抄家,抄走大法资料,光碟与MP3等物品。甘泉派出所多次电话骚扰她的丈夫徐忠忠,给他施加压力。

六,宝山区

一月十七日,王东英被非法关押到宝山区看守所

二月十八日,王玉珍被宝山六一零绑架到看守所,而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三月四日, 张秀芳被宝山区居委会伙同宝山国保再次绑架。此前,张秀芳的丈夫应志明和儿子应业奇已被绑架到提篮桥监狱迫害。详情见明慧网《上海张秀芳一家三人皆陷冤狱》

七,浦东区

二月十五日,钱峰在浦东被非法劫持,先被关押在浦东张江看守所,后被绑架至洗脑班迫害。

四月五日下午,张福仙夫妇在下午田里干活时,被惠南镇派出所恶警绑架,家被洗劫。丈夫晚上八点放回, 张福仙被绑架到南汇看守所。

六月十四日,戎宗芳被浦东新区法院非法开庭。

八,黄浦区

六月七日下午,上海法轮功学员张寅大、蔡毓流被绑架。据悉黄浦区“六一零”暗中跟踪张寅大,张寅大与妻妹蔡毓流在路上说话时,俩人一起被绑架。张寅大曾经先后二次被非法劳教,总共非法关押四年,回家还不满一年。蔡毓流也曾经被非法劳教二年。

九,卢湾区

二月十五日,卢湾区法轮功学员黄英遭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浦东看守所,上海国保企图进一步构陷并图谋非法判刑,近期在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开庭。

十,闵行区

近期,闵行国保频频出入闵行各个小区居委会,明确告诉居委人员,只要抓住一个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就可以奖励一千元。

其他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案例

二零一一年一月,在上海IBM公司工作的姚远被上海恶警绑架,一直被非法关押在长宁区看守所。姚远遭到看守所恶警酷刑折磨,其中包括睡“死床”、长期手脚被铐在一起无法直腰等等。(详情见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 》)

二月,据知情人透露,在上海徐汇拘留所非法关押了一名法轮功学员名叫史敏谨,五十三岁,上海外国语大学毕业,曾在突尼斯生活十几年。据称史敏谨可能会被送往青浦洗脑班。她和她的姐姐同时被抓,她姐姐在医院查各项指标都不合要求而获释。三月,史敏谨在拘留所时的血压(收缩压)高达180mmhg。

四月二十五日上午,上海交通大学计算机系讲师郭小军在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四监区五分监区遭受酷刑迫害后送到监狱总医院,当日返回,具体情况不明。这已是郭小军第二次被送去上海市监狱总医院。第一次恶警称是“电解质紊乱。”郭小军曾于二零零零年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五年。(详情见明慧网《头套、脚镣、手铐-上海提篮桥监狱对郭小军的迫害》)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六日中午十二点,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六监区的应志明遭受酷刑迫害后送往南汇上海市监狱总医院。警察称,应志明目前患尿路感染引发低血缺钾。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顾继红,三年非法刑期将满。顾继红的姐姐顾建敏三年前被迫害致死,上海国保因为惧怕顾继红为姐姐申冤,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号上午,普陀区“六一零”等不法份子诱骗顾继红家人打开门锁,将顾继红当场绑架,抢走私人财物,并罗织罪名再次对她非法判刑三年。(详情见明慧网(《姐姐被迫害致死 顾继红遭冤狱迫害三年》)

丛培喜自二零零九年九月底被绑架后失踪,至今无音讯。

六月十七日,遭到非法判刑的李文娟的家属在南汇监狱医院终于见到李文娟。看到她瘫在病床上一动都不能动,整个人已经骨瘦如柴,头发枯白,身体非常虚弱,询问后才知道她遭受了近四个月的严管折磨。

自二零一零年六月至今,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六监区三中队狱警王浩成(中队长,警号3101380)长期用电警棍迫害法轮功学员刘鹏,且多次欺骗家属说刘鹏不要见家属,从而剥夺刘鹏家属的探视权。家属担心狱方企图切断刘鹏与外界的一切联系,从精神与肉体上给刘鹏施加更严重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