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师父的话 破除家庭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六日】我修炼十多年了,法没少学,但学的不够扎实,没用心学,常人心重,没听师父的话“多看书、多读书”、“我要叫你们多学法,多去执著心,放下人的各种观念,是要叫你们带走的不只是一部份,而是圆满。”(《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二零零三年,我在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恶警绑架到看守所后,非法关押了一百三十多天。

在黑窝里,思想很混乱。旧势力挡住我的思维,再怎么努力背《论语》,都背不下来。我想,阻挡我学大法可不行,别的可以不要,大法必要,绝对不能离开大法。尤其在这个充满邪恶的黑窝里更离不开大法。我坚定信念,下决心一遍一遍,反复背法。背《洪吟》,一句一句的背,越背记的越多。有了法,我心里踏实多了。

冷静思考,为什么被邪恶抓住。想起师父的教导,出了问题向内找,找出了很多执着心,怕心、干事心、不理智等等,主要还是没听师父的话“多学法,多去执著心”(《精進要旨》〈溶于法中〉)。不修好自己,不提高心性,怎么能做好救度众生的大事呢?还有,关键时刻正念不足,忘记了自己是救人的,不能被邪恶迫害抓走,没有运用师父赐予的佛法神通把恶人“定住”。当成人对人的迫害,还有“抓住了不就半个月就出来了”的念头(我曾被关在拘留所半个月),这就等于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惭愧不已,痛悔不已。

那时我在不断的找自己的漏时,心里有一念:我有漏也不能被邪恶迫害。顿时感到浑身发热。我知道慈悲的师父就在身边时时呵护着弟子。只要弟子有一点正念,师父都给以肯定、加持和鼓励。我这么差劲,真是让师父操心了。当时我浑身充满了力量,更加坚定的信师信法,坚持背法、发正念、炼功,给同监室的人讲真相。她们中有几人想跟我炼功,还说要跟我学大法。监室里不少人说:看这法轮功真是好的,看这法轮功身体好,人也好。在哪儿都给世人留下好印象,也是证实法。

再说当时家里的情况。我被迫害后,老伴又害怕,又担心,天天找儿子闹,要去看守所把我救出来,最不应该的是把我的大法书都烧了,只留下一本我每天读的《转法轮》。几天后,他就去了几千里外的弟弟、女儿家。我从看守所回家后,发现几千元现金、工资卡、存折都被老伴拿走了。我赶紧给老伴打电话,让他回来。他说不回来,工资卡等都不给,还要离婚。当时得知他已经另租房子,找了保姆,同吃同住。从那不再接电话。几年间,他用光了存折上的几万元。

我很难过,不能患难与共,算是个什么人?怨恨心、妒嫉心、一些不好的念头等都上来了,整天吃不好、睡不好,总是放不下这个情,非常痛苦。后来在不断的学法中,认真反思自己,是因为没修好自己,有大漏才被邪恶迫害,造成老伴烧了大法书,这犯多大的罪!无法挽回的损失!想想老伴的所作所为造成了不好的影响,我想不能让他再犯罪、再滑下去了,那可就没救了。还是接老伴回家吧。

第一次去接也是思想斗争的很厉害。最后还是正念,必须要去。因为我是修“真、善、忍”的大法徒。“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我坚定信心,就听师父的教导,慈悲对待这个该救度的生命。去掉“恨”的情,放下人的观念,就是真心善心的对待已过了四十多年的老伴,去把他接回家。儿子、女婿都大力支持,要跟我一起去。两天的路程到了侄女家,她领我们找老伴,但老伴听说我们要去,搬家了。我去跟那家房东打招呼,当知道我是老头的老伴时,他愣住了。我儿子又介绍了一遍。原来我老头对他们说,他老伴(我)已经死了三年了。

后来他弟弟找到他了,他不见我们,也不同意回家。第三天才见面,但提出三点要求,答应了就跟我们走。一条是不让我炼功,炼必须在家,不准到外面去讲,去发真相资料。我没让他说出第三条,立即告诉他,你没有任何理由提条件,接你回家是正当的,你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以后没有好结果,接你回家也是对你的慈悲、关心和爱护。修大法之前,我有多种病,炼功才好,现在这么好的功法被坏人诬陷迫害,你有没有正义感和良心。

回到他侄女家,他弟弟听信了他哥的谎言,说我在公公婆婆坟前不下跪,还要他父母拜我。他弟弟大声训斥我。当时我非常平和,只是过后对他老伴解释为什么不下跪的原因。儿子、女婿要回去上班,催我一同走。我想这次要是不接走,以后就更难了。老伴已经七十多岁了,身体不好,再混下去,生命只怕有危险,他不能得救,与他联系的那么多生命该怎么办?既然已经来了,必须办成。我留下来再等几天。他弟弟、侄女都希望他快走,别再给他们找麻烦了,侄女说:“伯妈,我同情你,支持你。伯父给我的丈夫作了坏榜样,如果将来我老了,我丈夫是否也会把钱拿走跑了。”侄女让他赶快走。后来过年,保姆回家了,他才回来。

回家后,几乎天天吵闹,拿绳子说要上吊,开窗要跳楼,摔东西,不得安宁。闹得我学大法也难以入心,承受到了极限,发正念也少,心里不稳,让老伴的魔性逞狂。他住了两个月就又回老家了。这是二零零四年七月份。

他回老家住朋友家。也是这儿住一月,那儿住一月,或者住几天,成了流浪人。他到处说,村里、镇上、我的亲戚家都去说,炼什么功了,不管我了。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了解了他的情况后,我很担忧,怎么才能善解、救了他呢?回想起他回家的两个月里,我表面善,内心没做到真正的善。他吵闹,有时我也跟他吵,还鄙视他,没有真正的体贴、关心他。仔细想来,他也可怜,被旧势力操控干坏事,还要继续坏下去。旧势力就是要毁灭他。如果我只顾自己轻松,不把老伴救出来,也会间接的影响家乡父老、亲朋好友的得救。因为他在老家吃、住、穿都不好,一受罪,他不找自己的过失,马上就怪罪我们不管他,从而给大法抹黑,让世人更加误解大法。坚定救人的正念,我决心第二次回家乡去接他。

到了家乡,我姨陪我去乡下看老伴。到了朋友家,屋里很多人围着看四人打麻将。乡下人打麻将成风。屋里人一看我们進屋,就说:谁谁都来了。认识我的人都过来打招呼,老伴在那儿打麻将,连头都不抬,更不打招呼。我们等了好久。我姨忍不住,就说他:你这人怎么这么无人情,我姨侄女这么远来看你,这么冷的天就背一个包,手里还提着你的羽绒服,你还继续打。老伴站起来,和姨吵起来了。别的亲戚也都劝我别管这个不知好歹的死老头了。

我一点也不生气,不难过,我想着师父讲的修炼人要宽容忍让,要有大善、大忍的慈悲胸怀。这件事很快就在周围的乡亲们间传开了。

第三次我又踏上了回家乡接老伴回家的历程。明知有难度,也得勇敢去面对。因为我心中有法,我是大法徒,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我的这个魔难是邪恶的旧势力强加给我的迫害,也有因缘关系,有我必须要修去的东西,但我认为凭着信师信法就一定会闯过去。

二零零五年,老伴和他弟弟准备盖房子,秋天盖成。我去后住在他邻居家。老伴经常半夜睡醒后就吵,让我睡不好觉。有一次他又吵,他弟弟不分青红皂白,使劲拉着我的手要到大门外的大路上叫全村的人都来评评我这个炼法轮功的。当时我都愣了,不知道咋回事。有好心人拉开他,说你怎么这么对待大嫂。几天后,他又跟我道歉,说那天不应该那么粗暴,还拿出我以前给他讲真相时送给他的护身符,告诉我他一直放在上衣口袋里。众生珍惜护身符就是对大法有正信,我还是应该宽容的面对这一切。我时常告诉自己要牢记自己是炼功人,真、善、忍天天要做到,必须高标准要求自己。我们是超常的人,再大的关难都能过去。

后来房子盖好要收尾了,弟弟的钱都交了,老伴差一万不交。弟弟急坏了,冬天要来临,天冻之前必须要盖好。老伴就不交钱。弟弟、弟媳找我拜托我解决。我找老伴商量钱的事,他却要动手打我耳光。本来我不想管,后来想到涉及到大家的利益有损失了,应该尽力帮一下,找儿女帮忙解决了。他弟弟感谢我帮了大忙,从此对我很好。

到了年底,老伴跟我回家。这次跟他住在一起,吵、骂是常事,还动手打过我一次。我受的委屈,受的气难以言表。弟弟妹妹、亲戚都劝我离婚,说要这么个糟老头有什么用?可我是大法徒啊,要离婚,他就彻底完了,我真的是为他好啊。

当我想放弃不再管他时,我就反复背师父教导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背着法,我心中就坚定了救人的正念,增加了信心。他这么对待我,肯定有渊怨,业力轮报,还有我要修去的执着,要不断提高心性。

第四次老伴回老家,又找了个保姆同吃同住过日子。一天晚上,我梦见老伴喊我名字三次,结果把我喊醒了。我连忙坐起来,以为是他回来了。原来是个梦。我想是他主元神来叫我来救他。后来又梦见他在一个大坑里站着,坑上面旁边两个人铲土往大坑里扔。我跟同修商量了一下,都认为得去救他。

这时我想,家里条件都可以,儿孙都在这儿,他为什么要到外面去受罪丢人呢?仔细分析,查找原因,一是他自己被后天形成的观念、业力包围了,受社会败坏道德的影响,包二奶、找第三者,他也随波逐流,分不清好坏、善恶了。甚至你说他时,他还振振有辞,说谁谁都怎么了。再有就是旧势力操纵,让他坏、毁灭他。他认为自己反正岁数都七十七岁了,过一年享受一年。其二,是他没有真正感到我为他好,为他负责。就是我没做到真善,对他有芥蒂,有间隔,没有真正做到修炼人的标准。

师父讲:“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转法轮》)

反复读着师父这段法,我找到了自己的问题,放下了对老伴的怨恨。这都是旧势力干的,排除干扰,就听师父的话。回想以前我有十二种病,几乎天天吃药。中药、西药、打针不断,五十岁就不能上班,病休在家。炼功后至今从未吃过药,打过针,家务活全干,他知道是神功,支持我修大法。后来我被迫害了,是邪恶利用他的私心迫害他,操纵他,让他变坏了,做坏事而不能被救度。

这次我准备在那年的秋天回家乡。六月老伴从医院给儿子打电话说住院了,说因为钱不够,停药停针三天,要寄钱给他。儿子说回去看他,他不让我们回去,只要寄钱就行。我打电话一了解,原来他骑摩托车带保姆去县城。走在公路上,被两条狗打架挡了路,翻车,撞断了六根肋骨。保姆只是脸上擦破点皮,人没事。人家都说这是报应。我赶忙打电话找亲戚借了一千元送医院,不能断药,不能停针,嘱托炖点鸡汤送去。我下火车,上汽车,两天赶到医院伺候。夏天热,他不能站立洗澡,我打水让他泡脚。他脚上厚厚的一层污渍。我用手给他搓,脚洗干净了,他觉得很舒服。我给他讲大法神奇,让他念救命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劝他三退。老头说还是老伴好,要跟老伴过。他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好的很快。休养些日子就跟我返回来了。

给他看《九评》,大法真相资料。他拿着《九评》反复看。他说写的太好了,都是真的,开始转变观念。现在还经常看真相资料,《明慧周刊》等。对大法也能正念认识了。

过年后,二月份他又回去了。我第五次回去轻松多了。他老家的很多人我也熟了。他们都问我:为什么还对老伴好,不离婚?说谁谁男人只有一点错就离了。我对他们讲因为我是修大法的,是按“真、善、忍”做的。这第四次和第五次,我利用一切机会跟家乡人讲真相,劝三退,共劝退了二百多人。

去年老伴夏天回老家了,八月半夜昏迷。他弟弟叫来救护车送县城医院。在救护车去医院的路上,他有些苏醒了,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接着又昏迷了。送到医院,医生一检查,脉搏摸不着了,瞳孔大了,屎尿拉了一裤子。医生说这老人没救了,赶快抬回家。他的弟弟和乡亲与医生交涉请求收下抢救。这时,老伴又醒了,又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医生没听清喊的是什么,知道老伴还没死,就同意收他住院。前三天都昏迷,医生天天下病危通知。

第四天老伴醒了,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他自己说,那时他醒了,不知在哪儿,什么也想不起来,只记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几个字。

老伴从抢救室送到病号的床上,病房里还有四位病人。他们一看老伴要死的样子,吓得不敢在病房住了,跑到别的病房熟人那里挤着睡了。后来老伴稳定一星期后,就接他回家了。病人都觉得惊奇,要死的人都这么快好了,太神奇了。真是由衷的感谢师父的慈悲,把一个即将被旧势力毁掉的生命也救了,他背后的生命也得救了。

今年夏天老伴回家乡,逢人就讲他得救的奇迹。不少人都问他,是哪几个救命字,我们也念,也信。他就告诉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诉一个人,送一个护身符。

在这艰难的岁月中,经历了很多痛苦,去掉执着,魔炼了心性,也扩大了容量。完全凭着信师信法,凭着“心慈意猛”的坚强意志,在大法的威力下和慈悲师父的呵护下,以及同修们的帮助下,终于走过来了。

有时想想十年的魔难,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深感师尊的宏大慈悲和佛恩浩荡,深感弟子的责任重大。而救人又是多么的急迫。弟子做的太差了,愧对师尊。现在只有听师父的话,学好法,修心断欲去执着,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弟子叩拜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