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中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修炼大法之前,和丈夫经常大吵小吵不断,修大法之后,知道修心性,也不再和他争执。到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铺天盖地的迫害,各地大法学员都走出去证实法。我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也曾三次被劫持在拘留所和看守所非法关押达六个多月,之后一直做资料、讲真相。下面说说几件印象比较深的事。

(一)

在二零零二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做饭时,头一天剩的排骨汤,第二天晚上做饭时,我把排骨汤倒在面条锅里,倒的时候我加了不好的一念,心想能不能吃坏,没想到,第二天早上我就开始连拉带吐。丈夫平时胃肠不是很好吃了没有事,孩子们吃了都没事,就我吃了有事。当时心想,是我当时的一念不对,那时正是五月节(端午节)的头一天,立刻想到师父讲“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第四讲 〉)悟到之后,当时也不拉不吐了,也能下地走了,身体不适的状况立即消失,并感到无病一身轻。中午我就出去,把带有法轮大法好的葫芦挂在树上,从此以后身体也就好了。

(二)

二零零六年过年前几天,晚上出去挂条幅。刚把条幅扔到树上,还挺好看的,转身就摔了一跤,当时就把脚脖子崴了,坐到地上半天才起来。起来之后一瘸一拐的,当时心里也没想,身上兜里还有几个,就又把条幅挂到树上。回家就感到身体发冷,心想是我空间场不纯正,才导致另外空间的邪恶迫害。当时悟到后,第二天就下地,家务活照干,因家里所有活做饭家务全是我干,但脚还是疼,心里想疼我也不承认你,我有师父有大法,其它什么也不是。

第四天也就是年三十除夕晚,我和丈夫把三十七个真相条幅都挂了出去。说来也怪,每次做正法事时,出去走路脚都不怎么疼,做完回来脚就开始疼,我心里想,不管怎么疼也阻挡不住我做正法救众生的事。

过完年,我就出去买塑料薄膜(做护身符用), 背一大兜子,回来时背着兜子,压的我腰也疼脚也疼,我想不管怎么疼,我不承认它,我做的事是宇宙中最正的,我该干啥干啥,三个月全好了。

(三)

二零零六年冬天,因冬天黑的比较早,我下午四点多钟出去发《九评》。别的大门都发完了,就剩下那一个大门没发,我一直在盯着那个大门。终有一天,下午四点多钟我去了,刚发完顶层走到下层,顶层的人回来了,他看看我我看看他,待他上楼,“叭”摔在地上的声音,说以后别上这楼发。我当时心生一念,我是在救你。随即就听着开门,可能把《九评》捡回去了。由于我当时站在下层,我看他也没下来,就把下几层都发完了,平安回家了。《九评》我也记不清发了多少本,当时心非常平稳,不惊不怕。

(四)

二零零七年四二五,我去A同修家,路过B同修家,同修B说我走错门了,我就从旁边下楼梯,我当时心想,有一个人这么熟悉,是副局长。谁知随着这一念,就听到恶警出来说话声音很大,我当时就站在楼梯上,恶警出来看走廊没人又進屋。这时我知道我的念不对,他们才出来追,我也不惊不怕,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我顺利脱险。

二零零九年秋天,我在公安分局门口给民工讲真相救人。一民工他说他入过团队,当时也同意退了,给他讲时,好象这民工喝酒了,闻着一股酒气。给他讲完走不远,就看他拿手机打电话,我当时就发正念,我想我是在救度众生,是来救你们来了,解体干扰世人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结果正是这位民工给警察打电话,我刚走不远,民工和警察就走过来,说你站住,我也没听他们的,我就往前走,边走边发正念“你不配,你够不着我”。结果两个警察也都回去了,就这样在慈悲伟大师父的呵护下,又一次脱险了。

每次出去发资料讲真相,都是想着师父的《洪吟》里面的法。每次一出去,脑子装着师父的法。只要我们按师父的法去做,遇到问题向内找,就没有过不去的关,一切都会畅通无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