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6月26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六日】


山东省德州市法轮功学员曲凤喜多次遭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德州市法轮功学员曲凤喜多次遭中共迫害,曾于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劳教。

曲凤喜家住德州市陵县会王乡,现年四十八岁。她从小是个体弱多病的女子,于一九九八年阴历八月十六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自修炼后,自己所有的病痛(乙型黄疸性肝炎,神经衰弱,腰酸腿软,心脏病,妇科病等多种疾病)全部消失。感觉到得到了世上最好的修炼方法,对生活充满了信心。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曲凤喜给世人讲真相,被人恶意举报,二零零二年阴历六月二十四日被河北省沧州市吴桥县杨家寺乡派出所绑架到派出所,一个小时后走脱。由于当时说了地址,于同年八月二十日晚上又被陵县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会王乡派出所协同,绑架到陵县公安局及看守所,勒索现金三千元,家人打点二千元,共五千多元,非法关押九天后回家。

二零零四年因教本村两个身体不好的老年妇女学炼法轮功,被恶人举报,于阴历六月二十二日被陵县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会王乡派出所协同,绑架了三个人。两位老人当时被迫放弃了信仰。曲凤喜当时不在家,而后多次骚扰,曲凤喜被迫离家,家人被迫花了二千多元,才让曲凤喜回家生活。

二零零六年阴历六月二十四日,曲凤喜到德州市赵虎乡韩春村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赵虎乡派出所绑架,当晚上送到德州看守所,关押十九天后送去济南第一劳教所一大队,非法劳教一年。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崔秀芹被迫害经历

崔秀芹,女、五十三岁,吉林市昌邑区桦皮厂镇法轮功学员。在中共迫害法轮功期间,崔秀芹也受到了严重的迫害,详情如下。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三日,崔与四名同修去北京走上了天安门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时,北京市便衣警察一拥而上,拳打脚踢,将崔绑架到海淀区拘留所。在那里,不让崔睡觉,第二天恶警给所有关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浇凉水,崔被浇了十几盆凉水。到第六天,恶警指示犯人给崔扒光衣服,让崔做各种体罚姿势,崔拒绝不配合,小号头子就踢崔的脚和腿。崔抗议绝食,恶警强行给崔灌食。在拘留所崔的皮鞋被扣下,鞋里放点一百元现金全部丢失,到第七天恶警问崔是什么地方的人,崔说离长春近,恶警有意买了和长春相反的火车票,崔被强行带到火车站,强迫崔坐上去往南京方向的列车,崔没办法,只好中途在济南车站下车,再去买返回长春方向的火车票,崔取出来缝在上衣扣子里面的一百元现金,买了两张半途的车票,上车与乘务员说明,让丈夫把钱送到吉林市火车站,崔与同修才回家了。

二零零二年一月份,崔与几名同修去乡村洪法,当时有两名同修被绑架。此时也牵连了崔。桦皮厂派出所蓝贵福等几名恶警来到崔家准备绑架崔,发现崔家大门锁着,崔没在家就用火柴棍把大门锁头的孔给堵上,之后的二十多天桦皮厂恶警多次上门找崔。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二崔被迫流离失所,二十多天回到家中,当晚发现崔家有灯光,桦皮厂派出所恶警马上又来到崔家,他们就象小偷一样,从崔的邻居家的大墙跳过来找崔,准备绑架崔,没有得逞。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三日,由于恶人构陷,桦皮厂派出所张建军等三名恶警及保安人员开着两辆警车,一行十八个人私闯民宅,到崔家就土匪一样,开始乱翻,抢走笔记本电脑,台式电脑各一台,刻录机、真相资料等物品,价值三四千元的物品,当场将崔非法绑架到桦皮厂派出所,非法审讯崔,问崔资料拿来的,第二天又将崔劫持到昌邑区公安分局,罗织崔的所谓罪名,准备劳教崔。接着又将崔劫持到吉林市白山看守所,在看守所崔要求桦皮厂派出所出人给崔看病,到医院体检,崔的身体不合格,不能关在里面,崔被放回家中。

崔回家后四个月,昌邑区法院及检察院及当地派出所联手再次将崔非法判刑四年,缓期四年,崔的家人眼看亲人再次入冤狱,就给了法院等相关部门送了三万多元,办了监外执行手续。

以上是法轮功学员崔秀芹被迫害的经历。

相关信息:桦皮厂派出所参与迫害崔秀玲的恶警:王副所长、张建军、刘文斌、张彦玲


吉林市昌邑区桦皮厂镇平原村张叔芝被迫害经历

张叔芝,女,六十四岁,吉林市昌邑区桦皮厂镇平原村村民,在中共迫害法轮功期间,张叔芝也受到了严重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不久桦皮厂派出所及村委会治保主任、王继伟等人同到张家搜大法书籍,收走了十多本大法书。

二零零一年十月八日,当地派出所侯××等三四个人去张家把张强行绑架到桦皮厂派出所,接着又劫持到昌邑区公安分局、六一零转至越山路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在拘留所的第二天,张突然心脏病复发,拘留所被迫放人,在拘留所的当天,派出所侯××等三人把张带回家进行抄家,抢走大法书,四五本《转法轮》等经文,大法资料,价值二百元以上,当时又向张大老伴勒索五百元现金,没给任何手续。

二零零二年二月,张与老伴去吉林市买东西,桦皮厂派出所侯××等几人到张家找张,让张去洗脑班,在张家等了一会,没见到张,就去告诉村委会找张,村委会的王继伟去张家,说去洗脑班,将张与老伴一起拉到镇派出所,逼张说要不去洗脑班拿两千元现金。它们勒索了两千元现金后将张放回。过了一个多月张的老伴去要两千元现金,经过多次交涉才将现金要回。以后的几年中,镇政府、村支书刘明详多次上门骚扰。

以上是法轮功学员张叔芝被迫害经历


吉林市船营区大绥河镇安家村赵秀芹被迫害经历

赵秀芹,女,七十四岁,大绥河镇安家村村民。在中共迫害法轮功期间,赵与一名同修去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被北京恶警绑架到公安厅,在那里关押一夜,第二天当地派出所的恶警和当地镇政府黄镇长等人到北京把张、赵劫回吉林市船营分局,在那关了一夜,把赵又劫持到越山路看守所,看守所拒收,把赵送回家,十天之后,又把赵骗到派出所,直接又劫持到黑嘴子劳教所。劳教所听说赵六十六岁他们又拒绝不收,这样赵又回到家中,当时片警王金生非常生气,两次都没把赵关进牢房。

以后的几年中,镇政府的工作人员经常上门骚扰,让赵填表,被赵拒绝,他们灰溜溜的走了。


吉林市昌邑区佐家镇河湾子乡卢亚华被迫害经历

卢亚华,吉林市昌邑区佐家镇河湾子乡大官地村村民,在中共打压法轮功期间,卢亚华也遭受了迫害,卢亚华曾被非法拘留一次高额罚款。

一九九九年九月卢去北京上访返回后,被当地村书记李及河湾子乡派出所高××、马××等五六个恶警非法入室进行抄家,偷走水果刀、抢走录音机及炼功磁带,继而将卢亚华非法绑架到派出所,关在大约一米宽的铁笼子里,关一天一夜后,又把卢劫持到吉林市越山路拘留所,没有办任何法律程序,就将卢非法拘留半个月,回家时勒索五百元钱,所谓的生活费。

二零零零年夏季某月,河湾子派出所马文建、高××等四五个恶警在一个夜晚突然私闯民宅,进屋二话没说,就将卢亚华绑架到派出所。高××直截了当的就张口勒索卢的现金说四千多元,非法关押卢一天一夜后才将卢放回。


关于王万兴、余清珍夫妇多年遭迫害事实

王万兴,男,六十八岁,1998年从重庆市电力公司沙坪坝区供电局退休。家住沙坪坝建筑巷35号2单元6楼2号。2011年5月17日再次被绑架。据目睹者说,上午11点左右,沙坪坝派出所、街道及沙正街居委会合伙一群人,按头的,抬脚的,将王万兴强行塞入车内,绑架到位于重庆市渝北区鹿山村望乡台度假村的重庆市“610”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王万兴严正告诫绑架者“善恶必报”,坚信师父和大法,于2011年5月19日堂堂正正从“洗脑班”回到家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由于王万兴、余清珍夫妇一直坚持修炼法轮功,长期遭受当地“610”、国安和沙坪坝供电局等单位不法人员骚扰、监控居住、强制洗脑、非法关押等各种方式迫害。

余清珍原是重庆市化龙桥汽车配件厂退休职工。夫妇俩以前都是长期病魔缠身,因修炼法轮功,以法轮功的“真、善、忍”为准绳实修,严格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从此夫妇俩身体越来越健康,在邻里、单位一向口碑很好,称赞他们是世上真正的好人。

然而从19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夫妇坚持信仰‘真善忍’却屡遭其当地、有关单位人员迫害。在2000年5月下旬,他们的独生女儿因病去世,处在晚年丧子的极度悲痛之中。就在7月初,沙坪坝渝培路派出所和沙坪坝供电分局保卫科人员到其亲戚家,强行将王万兴绑架,关到沙坪坝火车北站附近设立的洗脑班迫害至7月底。其间,恶人叫其家人拿五千元作保释金。7月底回家后,夫妇俩悉心照料体弱多病的老母亲。9月,沙坪坝供电局保卫科发出通知,叫王万兴到单位去报到,不去后果自负。迫使王万兴流离失所。

2000年底,王万兴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在北京非法关押几天后,2001年1月1日转入重庆沙坪坝区白鹤林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个月。从白鹤林看守所出来就被绑架到由沙坪坝区邪恶的“610”、政法委在沙坪坝区井口非法设立的洗脑班,2001年4月又转入歌乐山洗脑班,直到8月中旬回家,非法关押长达8个月之久。

这时王万兴的母亲病重,医生说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王万兴往返于医院和家中照料母亲。2001年11月底,沙坪坝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和供电局保卫科等一群人再次闯入家中,再一次绑架了他,八十多岁的母亲目睹她儿子被绑架的一幕,当时心脏病复发,晕倒在地。这群人不顾他母亲的死活,又一次将王绑架到重庆市由邪恶的“610”、公检法司、监狱联合在沙坪坝区井口地质仪器厂设置的洗脑基地。一直关押迫害到2003年5月底,长达一年半之久。当时参与迫害的有重庆市政法委、“610”、和从各监狱、劳教所抽调的警察,直接参与迫害的是西山坪臭名昭著的恶警严飞等人。洗脑班的恶人恶警采取各种手段,威逼利诱、哄骗讹诈,都无法使王万兴妥协,在洗脑班的后期,恶人恶警气急败坏的对王万兴叫嚣:“你不转化(放弃信仰),我们用绳子把你勒死后,将你从窗口甩出去,说你是跳楼自杀……”。他们甚至把王万兴直接绑架到邪恶的西山坪劳教所,威胁要劳教他。王万兴视真善忍真理大于生命,也深知邪恶至极的流氓手段,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邪恶无奈只好于5月底放王万兴回家。

2007年6月1日,王万兴在沙坪坝三角碑路上行走,又被绑架到沙坪坝派出所,同年7月5日,沙坪坝国安人员骗王万兴说其妻子余清珍在白鹤林看守所病重,叫他接妻子回家,结果把王万兴绑架到白鹤林拘留所,又非法刑拘15天。

从2000年11月至今,沙坪坝供电局不仅参与对王万兴的迫害,还协助邪恶对王万兴进行经济迫害,扣发应发给退休职工的退休金的一部份,每月约210元。
但是邪恶的“610”和沙坪坝街道、派出所一直没停止对他们的迫害:重庆市邪恶的“610”又在他家院子内单元门口专门设立一个岗亭,派人专门监控他们的行踪。参与迫害的单位有重庆市“610”、国安、公安、沙坪坝街道、派出所、沙坪坝供电局,由沙坪坝供电局出钱,由沙正街居委会雇佣社会闲杂人员,八年多换了一批又一批对他们夫妇进行非法监控、跟踪、骚扰,电话长期监控,还有便衣特务,至今持续八年之久。邪恶迫害好人花费大量金钱。仅以在沙坪坝区井口地质仪器厂设置的洗脑基地为例,每月沙坪坝供电局就要支付5000元。还有数次迫害所花经费,据知情人士透露,主要都是由沙坪坝供电局支付的。

王万兴的妻子余清珍,2000年底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在房山看守所二十几天,后转入重庆市渝中区李子坝拘留所15天。2003年5月上旬在同修家里,恶人去绑架同修时,也将余清珍绑架到白鹤林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几天,2007年6月1日在沙坪坝区门诊部路上行走,又被绑架到渝北区一个农家乐迫害了9天,又转入沙坪坝区白鹤林看守所,又被非法迫害二十几天。2009年11月5日,她路过白市驿,被白市驿派出所绑架到九龙坡华岩看守所迫害。

呼吁国内外正义人士伸出援助、声援之手,伸张正义,制止邪恶长期对王万兴夫妇的人身、人权的侵害、监控,立即停止迫害,正告那些仍在跟随恶党干坏事、迫害法轮功之徒,人不治天治,善恶必报的天理,给自己及家人、朋友留下美好的未来吧!

多次参与迫害王万兴的沙坪坝供电局保卫科科长马锐林,年轻的女书记陈琪。
在王万兴家单元门口设立岗亭,马科长也有参与。2003年、2007年绑架王、余时沙坪坝国安参与人员有唐斌、李洪等人。参与监控的人员中有听真相后放弃行恶者,也有不听真相而遭报应的,如冉启材突然高血压引起瘫痪不能行走。

相关人员电话:

重庆市电力公司安监保卫部
罗晓华 安监保卫部副主任 13983360699
钟双明 主 管 13752975908
石宗维 保卫处长 13908331439
孟 超 13908341473
何文旭 13594163311
陈昌松 13896973567

沙坪坝供电局
牟 林 原局长 13883460999
任 毅 党委书记工会主席 13908321541
赵安福 副局长 13808358499
杜蜀薇 副局长 13608330434
陶时伟 副局长 13908385669
徐 韬 副局长 13808398312
陈 琪 13908378286
李洪杨 经营副局长 13508352848
崔庆涛 财务资产部主任 13983608025
李尚华 保卫部主任 13983081776
彭 炼 保卫部主任 13983082062
聂劲松 保卫部副主任 13983763589
苟 洪 监察部主任 13808348040
王少东 副局长 13883812689
林德聪 经营副局长 13509402394
黄 伟 基建后勤副局长 13883143935

靳加强:(人力资源部主任)13708337761
陈 重:(思想政治工作部主任)13983360936
董艳丽:(思想政治工作部副主任)13883380966
马锐林:(原保卫部主任)13508317296,宅电023-61701238
陈万平:(工会副主席)13608376197
郭志荣:(保卫部主任)13908373892
李尚华:13983081776
靳加强:13708337761
肖小龙:13908333696
陈万平:13608376197
陈重: 13983360936


吉林省乾安县黄淑兰和教孟艳多次被绑架

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从二零零零年,吉林省乾安县正字村法轮功学员黄淑兰和教孟艳遭中共多次绑架和非法劳教,经受了各种苦难和迫害,家人也因此遭中共株连迫害。

一.法轮功学员黄淑兰 被迫流离失所

法轮功学员黄淑兰,是乾安县正字村人。

二零零零年九月十六日,黄淑兰到北京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中途在保康火车站附近散发传单被绑架,恶警从黄淑兰身上搜出二百多元钱,至今未还给黄淑兰。因黄淑兰不说家庭住址,他们就打骂黄淑兰。黄淑兰被迫说出住址,被送到乾安县看守所。赵彦海等人问黄淑兰炼不炼了。黄淑兰说炼,他就狠狠的打黄淑兰,扇耳光,打的黄淑兰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三十七天后,黄淑兰被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三大队四小队非法劳教一年。刚开始不让睡觉,帮教围着灌输歪理邪说,直到“转化”,然后整天在冰冷的地上干活,因超强度的劳动,精神和肉体上受到严重摧残。

于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一日回到家后,国保大队宋学娟等人带正字村书记于万生、王老义又一次次到家骚扰,使黄淑兰不得安宁。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七日,黄淑兰在女儿家扒苞米,大队书记于万生又带领宋学娟等人要黄淑兰交出大法书。黄淑兰不教,他们就翻,找到两篇新经文,就把黄淑兰推上车送到看守所,呆了二十多天,后被劳教一年半。劳教所的管教指使帮教“转化”迫害黄淑兰,黄淑兰不听。就不让黄淑兰睡觉。经过一个多月,又因怕心被“转化”了。“转化”后,什么脏活累活都让黄淑兰干,不听,她们就打黄淑兰。

二零零五年三月,黄淑兰回到家,大队书记冯立国、大队长王大忠、王老义带领国保大队又到黄淑兰家,因黄淑兰没在家,他们把电视和“大锅”都抢走了,黄淑兰听到后就流离失所了,至今在外,有家不能回。

二.法轮功学员教孟艳第三次遭绑架 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遭迫害

教孟艳,是乾安县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一日下午四点,教孟艳去弟弟家被第二派出所四人跟踪。在那僵持了两个多小时,他们把教孟艳绑架到拘留所,二十天后,教孟艳被非法劳教两年。教孟艳已经是第三次被劳教了。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教孟艳被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第七大队。当时教孟艳一切不配合,不写五书,不干活。别人一看教孟艳不干活,她们也不干。教孟艳天天学法,发正念,始终坚持不懈,也没人对教孟艳行凶。后来她们看教孟艳对其他人影响太大,把教孟艳送入公安医院,家人被骗交了三千元医疗费,教孟艳提前九个月被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