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对我的一路呵护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六日】我是九八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因为放不下名利情和各种执着心,九九年七二零前不断摔跟头,七二零后又遭中共看守所、洗脑班迫害,也留下污点。但师父仍是一路呵护,只要我做的一符合法,神迹就会出现。为了证实法和同修们共同鼓励、精進提高,把印象深的几件记述出来。

得法前,由于自己很强的名利情,受邪党斗争哲学的毒害,在事业上略有成功,却更助长了争斗心,致使未到不惑之年的我,心脏病、胃病、神经衰弱、莫名的腰疼、失眠,不知多少病缠绕。西医、中医、练武术、气功,都不能改变身体状况,一边为名利争斗,一边在病痛中挣扎。

有缘得法一个月左右,一天我正看《转法轮》(第一遍看了一半左右),因为当时腰疼的厉害,我躺在床上看,突然疼痛的左腰眼“咚咚咚”跳起来,因为反应强烈,我有点害怕,翻身把左腰压住,就感觉从身体内往外顶的力量要把我从床上拱起来,用手摸腰部,感到好象手都被推开,我稳下心后,觉得没有疼的感觉,足足跳了有十五分钟左右,停住后,我起来活动,左腰部不疼了,只有右腰象以前一样疼痛。我有点兴奋,心想莫非师父管我了?但转念又犹豫,我《转法轮》才看了一半,虽然觉的书上讲的真好,真该修炼,但我还没有修炼啊……

我把发生的事告诉了妻子,她当然更不相信,说是我贴的膏药起的作用。我想去干活试试疼不疼,结果用大力气干活仍是右边疼,左边不疼。我把左腰部膏药撕下,试了几天,左边不疼,右边贴膏药处仍疼。我不想它了,又过了一周多,我躺在床上看《转法轮》(这时就要看完第一遍)突然右腰眼出现象上次左腰眼跳动的状态,我心里一喜:是师父在管我了。我想起《转法轮》书上说:“佛性一出,觉者们就可以帮他。”我赶紧跳下床,喊妻子过来,用手摸右腰部,妻子也感到了强烈的跳动,这次跟上次一样跳了十五分钟左右停下了,接着,我不顾妻子的阻拦撕下了膏药,从此腰再没疼过一次,并且身体一天比一天轻松。我清楚是师父从根本上给我清理了身体。我真正开始了学法轮功。看完一遍《转法轮》,我很激动,师父说:“今天不修更待何时?”(《转法轮》)觉的就是对我说的,我半生苦苦求索的不正是眼前的大法吗。修炼时间不长,身体上一切病症不翼而飞,我再也不用去吃药了。

走入修炼半年左右,一次我骑摩托進城,当时摩托刹车失灵,在横穿大公路时,我目测到顺公路急驰过来一辆加长大货车的速度和距离,正好是我穿过公路时从我身边驶过。我加油门急穿过去,当距公路边两米左右时,突然一辆摩托车顺公路到了我摩托车前,我脑袋“嗡”一下子,想要出事!因为我向前走就要撞上摩托,公路边是一条大河,我要停下,货车就要撞上我,当顶住对方的摩托的一瞬间,我不知所措,本能的用脚踩刹车,我和对方同时停住了,身后的大货车几乎擦着我的摩托后尾疾驰而去。这时我才看清对方的摩托已到公路最边沿,骑车的是位年轻女士。我想是我在抢道,责任在我,等着挨骂吧,同时想起我现在是修炼人,人家骂我打我,我也应该赔礼道歉,这一念刚出,见那女士面带笑容的说:“好危险,注意安全。”我紧张的心一下松下来,赶紧说:“是,你也注意安全。”女士走后,我才想起,不是我的摩托刹车不好吗?怎么就刹住了呢?我一下明白了,是师父保护我,要不可能就没命了,真是有惊无险,谢谢师父!

一次,晚上该我在单位值班,我想利用这个独处的晚上整理一篇揭露邪恶迫害的文章。可来到单位,这个大院的灯都黑着,一打听才知道是单位总闸没开,当时周围都有电。我想打开装闸的铁箱门锁。用身上的钥匙试了几次不成,就发正念,想着打开锁,结果还是不成功。我想自己所处修炼环境不好,如果错过这一晚上,就会影响及时揭露邪恶,我请师父加持,想如果能运用神通使灯亮了就好了。回到值班室随手一摁开关,灯真的亮了。我一阵兴奋,感到有点蹊跷,心想是否送电了,出去一看,除我屋外,一片黑,装闸的铁皮箱依然锁着未动。我悟到是师父为我开了灯。我在灯下顺利做完应该做的事。

邪党奥运后,对大法的迫害还在持续。一次上级要求各单位在院内橱窗里张挂污蔑大法的图片。我知道后,第一念想决不允许邪恶毒害众生。我找到我区负责传达的领导,跟他讲了真相。他较接受,后来他没有继续这事。

可一个星期天,我到某单位办事,发现橱窗内竟张挂着污蔑师父大法的图片。我想决不能让它继续留着毒害众生。从单位出来,我就想着晚上進去把它除掉。当我观察围墙时,发现上边有铁丝网,如果晚上跳進去是不方便的,再者晚上拿着手电如果被值班的发现,可能认为是偷东西的。我是大法弟子,请师父加持,现在我就進去清除它。我一边发着正念不允许门卫等人看见,一边走向大门。当我要進门时,在值班室门口坐着的门卫站起来進屋里去了,好象给我让路。我悟到是师父在帮我。一進门左边有十来个人不知是在干什么,我发着正念,边看着他们边向里走,他们好象都没有看见我。我径直向中间院的橱窗走去,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就从玻璃与木板中间取出图片,又安好木板,从后院扔到墙外。当我返回大门时,橱窗不远处就有领导和施工人员,但他们都看不到我。门卫此时正坐在门口,我大大方方说要借火柴用,门卫拿了火柴给我,我心里念着“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走出大门,找到图片,到野外把它烧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