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送我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六日】为了洪传大法,我们几位同修,去约二十里外的一个比较偏僻的村庄给新学员教功。

由于这几位同修都不在一个村,也不好联系,有时可能去的多几个,有时可能少几个。但是,由于师父的巧妙安排,每天还总是有同修去,总没有空缺的。

我是乡下妇女,过去我的胆子比较小,从未走过夜路,更没出过远门。前两次我都是拉个作伴的。这次她也去不成了。怎么办?是去还是不去?我想到:假如其他同修有事,都去不成又该怎么办?那儿的几个新功友不就白等了吗?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今天我就是一个人也一定要去!

多谢师父的安排。果然只有我一个人去了。

在教完功回家时,他们几个新功友怎么都不放心我,无论如何都要送我回家。

途中,我几次让他们回去,他们不肯。

在拐向通往我村附近的一条路时,我告诉他们:前面就是我村了,你们可以回去了。他们仍坚持又向前送了我一段路。再往前,村庄已经隐隐可见。于是我说:你们看,那下面就是我家了,你们就回去吧。他们这才开始往回返。

就在这时,从前方射过来一束光,就象手电筒的光似的。这光不是照在路上,而是先照在我的身上,又照在我的脸上。而且光越来越强,就象摩托车的灯光,还传来了“摩托车”的马达声。

这灯光及“摩托车”的响声离我越来越近。灯光仍然是照在我身上、脸上。由于是和我相对而行,照的我看不清路。心想:这人怎么这样啊,为什么不照路啊?可是,这“摩托车”在越过我几秒钟之后,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跟随我而来。

我更加有些惊慌。心想:快点走。可是,我快他也快,我慢他也慢。我想这人是怎么了?是不是……?我不敢往下想。

这时,我已经来到了通往我村的一条小路,我赶紧加快了骑车的速度。可是,“摩托车”及灯光也跟着下了大路,随我而来。

我才想起:是不是师父?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护送弟子?这时,我发现“摩托车”的灯光突然又增加了亮度。就象汽车的灯光,照的小路及小路两旁都通亮。我明白了:确实是师父在护送弟子回家。我的眼泪“唰”就下来了。心中说:师父,谢谢您。

就在将要進入我家小胡同时,我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到家了,您请回吧”。此时,“摩托车”声响及灯光同时消失。

我禁不住泪流满面。赶紧下车,回身向师父双手合十……

师父拨开迷雾照亮了弟子回家的路

一次去十余里外的某村洪法。

在去的时候就开始下雾。回来的时候雾大的不好形容,几乎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吧。

我和其它村庄的另一名同修,共同返回在同一条大马路上。

马路上的汽车都亮着车灯,排着长龙,在大马路上缓缓的爬行。我和同修就在汽车的右前方,借着汽车的微弱灯光(此时灯光下的能见度还不到两米),慢慢前行。感觉路很长很长,我们走的很慢很慢。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此时,我心里在想:这样走虽然很慢,但还勉强能走。如果到下道上(去乡村的小路)可怎么走啊?想着,走着,终于到了下道的交叉口。我和同修告辞(同修还要继续前行一段路,才能下大马路),就来到了下道上。

这时,下道的道路,轮廓已经能看得见,但看不清。走着走着,道路越来越明显,抬头一看月亮也隐隐可见。再后来,道路已经很清楚,月亮也越来越亮。看上去,这里好象晴天一样,根本就没有下雾。我觉得好笑,刚才还大雾弥漫,现在月亮当头照。

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我家大门口。

我放下自行车,拿出钥匙,打开门锁。将自行车搬進院内,准备回去反锁大门。

此时却令我大吃一惊:刚才还是晴天,月亮当头,现在又是大雾弥漫,“伸手不见五指”了。就连我去关门,还要伸手去摸,根本就看不见,什么都看不见。好不容易才把门锁上。

这时,我才醒悟:是师父,师父拨开迷雾照亮了弟子回家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