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休老干部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位离休老干部,今年八十多岁了,是九七年六月底开始修炼大法的,也算是老弟子,可是从来没有写过心得体会,总认为年岁大、文化低,修的不精進,没有什么可写的。没有认识到,在修炼的过程中“写心得体会”也是对法理提高认识的过程,更加能指导自己按照法去修炼去做事。

一、修炼法轮大法 师父给我清理身体

十六岁时就从了军,才三十多岁就开始病痛缠身。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已是一身疾病,什么冠心病、脑梗塞、过敏哮喘、咳嗽、大口吐痰、食道痉挛、大口吐粘液,尤其容易感冒,经常卧床不起,整夜整夜的咳嗽,喘气都困难。天天一把一把吃药也不行。我就是因为身体不好才提前退了下来。

八十年代练气功人很多,我想试试,也跟着练,觉得练气功比吃药强些。但练到一定成度,觉的到头了,不起作用了,就再换一个,在九七年之前经常换。直到九七年六月底,我终于遇到了法轮大法,自从修炼大法,不到三个月,我全身的疾病不知不觉的都好了,周天也在通,我高兴极了。

记得初次看完天书《转法轮》我发自内心的感到终于找到了,以后就炼这个,再不换了。通过不断的学法,我越学越明白,知道的法理越多,这个法轮功真是太好了。我天天集体学法炼功,我家成立学法小组,我老伴和女儿也溶入了大法修炼。

二、从迷惑到坚定

九九年七月邪党迫害法轮功,单位领导多次找到我,报纸电视铺天盖地诬陷大法,邪党支部开了三次会,逼我写检查保证不练。因为深知邪党的整人手段,我那时被搞的没有了正念,执著心也多,怕受挫折,所以用狡猾的人心表面应付。但心里明白大法好,还照样在家偷偷炼功学法。可是有时头脑也出现象《转法轮》中讲的“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这种状态。我把师父的讲法再从头学了两遍,想到自己因学大法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所以疾病都不医而愈。我最终坚定下来,法是真的,什么也不能动摇我对师对法的坚定正信。

我一次一次的抵挡居委会、派出所的骚扰,讲大法对我的受益和对社会的好处。这样一直到二零零四年九月,亲人被绑架,我的家被抄,师父的法像、大法书、大法资料全部被抢走,把我也绑架到国保支队审讯一天。我那时没有怕,豁出去了,争斗心也强,有问必答。我都以严词拒绝和对待,一直到晚上九点才放我回家。回家后,打开抽屉一看,什么都被抄走了,就剩下两小纸片,印的师父经文:“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 难中炼金体 何故步姗姗”(《洪吟二》)我的心一酸,知道是师父鼓励我,叫我正念正行,精進实修。

我的亲人被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电脑和手机等私人物品被抢走,还把她工作用的复印机也抢走了。我一次一次去要,最后把电脑要回(硬盘扣去不给)。在去要的过程中,我把揭露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资料,从同修那里要来拿给他们看,我也从一次一次和他们的交涉中了解到六一零、国保支队的情况、人名、电话号码等详细信息,然后找到同修给曝光到网上去了。

二零零五年春,传《九评》劝三退开始了,我虽也退了,可是在邪党内还担任小组长收党费,我想这样不行,要公开退党!我以我和亲人被迫害为理由,从我修炼法轮大法以来,从未向单位报销一分钱医药费,处处做好人,可是亲人却被劳教被双开,我还遭到批判骚扰,所以公开要求坚决退出邪党组织。拖了一年时间,邪党人员三次找我谈话,哪有老干部退党的?待遇又高,让我收回(因为影响太大)。我都予以拒绝,也不交党费。终于在零六年我公开退出了邪党组织。有朋友说:“小心点,别把待遇取消了。”我说:“那是我当初拿命换来的,凭什么取消!”其实我也曾有此考虑,存点钱准备以后生活。可是后来通过学法,我发现这个“念”不对,不能让邪恶随意迫害,要正念清除,只要坚定信师信法,一切都由师父安排。

三、坚定正念 改变修炼环境

自从亲人被非法劳教被双开(开除公职、开除党籍),家又被抄,这事在我家引起一场很大的风波,尤其大女儿和外孙,朝我大吵大闹、又哭又喊,不让我炼大法。她们认为,本来我家六口人,四个是邪党员,一个团员,就因为修大法,成了“反面人家”,觉的丢人,一时承受不了。就说把邪党制造的这一切说成是我造成的,单位、亲戚、邻居都是这样认为的。因为我住的方圆有一、二百户人家,就我家修大法,在单位也是我一个人,他们对大法根本不太了解,所以才这样想。我知道这是考验我的一大关,可是心性有限,有时也发脾气对着吵,过后知道不对。修炼人首先要做到忍,所以我就开始慢慢讲真相

我对外孙说:“警察到单位去绑架你妈时,你妈外出办事不在,当时单位很多人好奇围观,有个警察问大家,这个人平时怎么样啊?工作怎么样啊?围观的人都说,这个人太好了,工作更好,我们都不如她。这个警察转过脸,对其他的警察说,怪嘞,怎么都说炼法轮功的人也好,工作也好?这事你是知道的。修大法的人没有对国家对社会做半点坏事!再说,如果有人能把你妈和我的病治好了,你们是不是得感谢人家?当这个人受迫害时,你不敢说句公道话,还要落井下石,那还算人吗?你妈和我的病修大法才好了,你是清楚的。”

后来慢慢讲真相,他们也都明白,看我坚修大法的心不动,也就不闹了,也不反对了。现在我家全家人都三退了,六口人已有四人得法修炼,邻居有两人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自从邪党迫害之后,我家就成了所谓的重点,居委会、派出所常来人骚扰,特别是零四年冬到零八年春,街道办事处主任、书记就来了十多次,想给我做“转化”。不管谁来,我都是请進屋,堂堂正正的讲真相,讲大法祛病的神奇和我的受益。当提到天安门自焚时,我就说那不是炼法轮功干的。大法教我们,炼法轮功不能自杀,自杀就是犯罪,是杀生,连打胎都是犯罪。活的鱼虾都不能吃,怎么能去自焚犯罪呢?那不是炼法轮功的干的!有一次办事处主任来说:“你没看见网上呀?法轮功和国际反华势力很猖狂,想要推翻共产党。”我说:“法轮功是修炼,就是共产党真的倒了,法轮功也不会去掌权,你看我快八十了,是为了掌权吗?”他无言以对。那个书记多次来说法轮功闹事,有一次我说,“远的不说,就说在你的管辖区内,也有不少人炼法轮功的,你听说哪个干过坏事?在单位都是积极工作的,任劳任怨、不计报酬、还不报销医药费,处处做好人。炼法轮功的不反对任何党和团体,但是反对迫害,反对枉加罪名判刑劳教。去北京上访,那是对党和国家的信任,去说明法轮功对国家对社会都有好处,对人民身体都有好处,要求停止迫害!相反是共产党不听人民的呼声,反而迫害……”当然他表面不能同意我说的,但他也不能否认这些事实,后来他再来就东拉西扯不入正题就象完成任务一样,从零八年春到现在均未来过。现在居委会、派出所、办事处书记都知道这个大爷好,见面都很客气。从前邻里方圆的人都用异样眼神看着我,现在都用羡慕的眼光看我,大爷身板溜直、腿脚利索,我说这都是炼法轮大法炼的。

四、按照师父要求 做好三件事

在迫害的头两年,我一直在家中和老伴学法炼功,很少外出接触别人,当然,周围有些人也不敢接近我。偶尔和同修接触,只是和合适的人说几句。当学习了师父发表的《理性》经文“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后,思想上触动很大,慢慢出去碰到合适的人,就讲大法祛病的神奇,如何教人做好人,和受到的不公的迫害。并联系同修资料点发真相资料。在零四年前,我们这个地区片没有学法小组,几乎都是独修,我主动和同修联系,开始成立一个老年学法小组,现在发展到已有六个学法小组,互相促進、互相提高,都能走出来揭露迫害,讲清真相救度世人。这个老年组就成了这一片的协调组,形成统一的整体。有事能及时了解,能及时揭露迫害,统一行动,统一发正念。后来我又成立了自己的资料点,能及时看到师父的讲法和了解整体大法弟子的修炼進程和情况,现在本片每个同修都能看到《明慧周刊》,发放真相资料。通过不断学法,我進一步明确了“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才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在修炼自己,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清醒》)

《九评》的传出把邪党的老底都揭露出来了,自从学习师父的经文《向世间转轮》“其党现在不但行了恶,而且罪不可赦,性质不同了,自然也就祸及了中共的党徒。人不退出,那就是它的一份子、一个粒子、它组成的一部份,也就成了众神消除的目标。”我就经常的到朋友家、同事家劝三退,从零五年到零九年两次回老家(距现在居住地一千公里)、亲戚、熟人家劝三退,两次到外地亲戚家劝三退,能救的全救,平时碰到不管是熟人还是陌生人,有时机就讲,但我深知自己劝退的人数还太少,比起同修差的太远。我片有个学法小组,这两年每周少则劝退一、二百人,多则三、四百人。

“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所走的路,这种既修自己、同时救度众生、又配合了宇宙的正法要求、解体清除对正法起负面作用、对大法弟子行恶的黑手烂鬼与各种旧势力安排的干扰迫害因素,这就是大法徒所走的完整的修炼、圆满、成就伟大的神的路。”(《也棒喝》)我一定会加倍努力的坚定的走好这条路。

修的不好,写的也不好,请同修慈悲指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