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455585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七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感到自己当初的严正声明,写的过于简单,笼统,不太认真,虽然后来,又补充写了一次,但还是没有把自己该说、想说的都表达出来,所以,今天再从新写出严正声明如下:一、“七二零”后,邪党要收书,我当然不想交。可是,当有一位同修给我送来一本盗版的《转法轮》书让我交给警察,用意是保护其他的大法书时,我也就这样做了。二、从北京上访回来后,我被抓,后来因不放弃修炼大法,邪党就以莫须有的罪名行政拘留我十五天。到期后“六一零”和单位的领导还不让我回家,让我保证在两会期间不去北京上访,我坚持不写。后来,单位领导把我丈夫叫来让他写,他就写了“两会期间不去上访“的话。由于考虑到单位要交差,也没制止丈夫写,这也是不对的,是在用人心对待严肃的修炼。还有一次是当地派出所和公安的两个人到我家来说是看我,我就和他们讲了在劳教所受到的迫害和所见所闻,他们也听了。走的时候,所长拿出一张纸,上面印着很简单的一个表我也没看见写什么东西,所长指着中间一块空格说让我在这里写上自己的名字,他说这是让我签字证明他们今天来我家看我的事,是他们的工作要求,没有别的意思。我不签,他们再三要求,说只是证明他们来了,好交差。我想,既然是他们的工作,作为大法弟子也要替别人着想,这不过是个空表格,他们也没为难我干什么,就签吧。就写上了自己的名字给他了。在“非典”期间被抓到拘留所时,我当时绝食,邪恶要放我时耍花招,骗我说,要送我去什么什么地方,可出来后,又拿出一个取保候审的东西让我签字,当时家人也来了,我当时认为这是正常的法律程序,是自己绝食抵制迫害,被释放了,就签了字。几个月后邪恶又突然来到我家把我绑架到劳教所,这一次又受到了更严重的迫害。这也是自己学法不深,没有彻底否定迫害,没有认识到自己本没有违法,为什么要在什么“取保候审”的东西上签字。那不等于承认自己是罪犯了吗!没有认识到师父讲的法的真正涵义。三、我在几次被邪恶迫害关押时,由于人心起作用。也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如:第一次在劳教所邪悟转化后,有邪悟者说为了早日出去(当时邪悟者说“师父让我们出去”,把邪党的“转化”说成是“师父安排的路”),要有行动,她把自己的炼功服和书交了,让我也交,我当时相信了她们说的,以为真是师父有经文这样讲,就让家人捎书和衣服,家人只拿来了一本手抄的书(只有一讲)。我后来只把衣服交了,手抄本留下了。我在邪悟转化期间写了“三书”、“四书”还把这些“邪悟”的东西当作好东西给其他同修讲、传播,也做别人的所谓“转化”工作。还按照邪恶的要求和其他邪悟者一起分析哪些人是真“转化”哪些人是假“转化”,我还按照邪恶的安排到我们本地区大会上和本地区的洗脑班去讲“邪悟”的东西两次,我写的东西也被邪恶利用来“转化”其他学员。邪恶利用我在大法学员中的影响力去转化别人,动摇大法弟子正信,有些常人和参与迫害者也受到了影响。对这些事我明白后真是悔恨之极,对自己在“邪悟”后的所为损害了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形像,给救度众生造成了障碍和损失而悔恨莫及。所以,我后来在明慧网上写了严正声明后,又从新写了一个严正声明,重申以前在邪悟时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包括录像、照相等一切有损大法的东西在内,如果邪恶继续利用这些东西害人,所有产生的后果由参与此事的邪恶者自己负全部责任。四、还有一个更严重的用人心对待修炼的事,我在最后一次发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抓后,在送我去拘留所时,我要求警察从家里拿床铺盖,可是,没想到警车开到我家附近,哪些人就去我家抄家,后来,从家中抄走了一袋大法资料,我用常人心去想警察,当事情出现时,才明白错了。这是我很痛心的一件事。还有我做的一件最大的坏事,就是邪悟的状态下,听信了那些邪悟者的谎言和欺骗。接受了所谓的“定位”,竟然听信了他们荒唐可笑的胡乱解释,在他们的一再催促和邪悟歪理蒙骗下,意识不清的状态下,做出了烧毁自己的大法书、大法资料和法像的大罪错。这是我无法原谅自己的一件最大的错事。如果不是师尊洪大的慈悲和宽容一再给我机会,这些事早就被邪恶的旧势力作为把柄把我毁掉了。以上是我目前回忆起来的一些背离大法后所做的一些不好的事,是由于自己的有求之心,证实自己的心和人心执著被邪恶生命利用、扩大,不自觉的偏离了大法,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在理智不清的状态下被邪恶生命控制干了自己真本性绝对不会干的事。每次清醒后都是痛悔万分。所以在此严正声明,在邪恶的迫害下,或神志不清时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有损师父、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言行和邪恶以欺骗的手段用我的名义所做的所有有损大法、背离大法、阻碍众生得度的坏事全部作废、无效。并清除其影响。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包括生命。在修炼中我也更加清楚的感到修炼的严肃性。一个念头差了,都可能会被邪恶生命钻空子毁掉。邪恶生命真的是在虎视眈眈的紧盯着我们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啊!我今天再一次严正声明,修炼法轮大法是我最正确的选择,我要紧随师父走到底!完成自己的誓愿,圆满随师还!特此声明

李翠芳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看了明慧周刊文章《再谈严正声明》使我警醒,今天将七二零以后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全部揭示出来。七二零刚开始去信访办回来后,居委会让我交书,我就交了一本《转法轮》。又写了一份“不炼功“的保证书。现在我认识到这是出卖了师父和大法的行为。我带着一颗怕心和求圆满的心,在同修的带动下,去了天安门证实法。被邪恶绑架到派出所,在邪恶问我来干什么时,我都不敢堂堂正正地说自己是来证实法的。在2009年4月的一天被亲戚诬告,在家中被绑架。当时我头脑里一片空白,怕得不行。后来邪恶叫我交书,为了应付它们,就交了2本书。接着邪恶又把家里所有的书都翻走了,还逼问我哪儿还有东西。我怀着严重的怕心,便说出了楼上还有师父的法像。这一念简直太可怕了,使我痛悔终生。现在我认识到我当时就是出卖大法出卖佛的罪人。由于自己的怕心,最终配合了邪恶的迫害,签了字,按了手印,被判了两年的劳教。在一次讲真相中,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绑架。当时我身体出现了严重病业,看守所拒收,被家人取保回来。由于自己平时对家人没有讲好真相,致使他们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对大法犯了罪,毁了大法的书。还有一次,和同修出去讲真相,误认为有人诬告,由于长时间没有修去的怕心、做事心和自心生魔,见了警察就怕、就跑,结果被警察抓住,绑架到看守所。问我认识不认识同时被绑架的同修,我不理智的说认识,这也是出卖同修的事啊!真是使我痛悔莫及。现在我深刻的认识到都是自己没有学好法,不懂得实修自己所造成的后果。慈悲的师父苦心用各种方式点化我,让我闯出去,过好这一关。我这个不争气的、怕心严重,被自己的执著心封住了,悟不上去,满脑子是七情六欲的执著往上翻,怕苦、怕死、怕判刑,最终还是没有闯过去,被判了一年劳教,监外执行。自己入门的想法根本的执著心还没有去,怕死、怕失去肉身,就配合了邪恶:签字、打针、吃药。我做了给大法抹黑,给师父丢脸的事。师父从来都没有放弃我,还鼓励我,每次在被迫害后回到家,都来例假,连续三次迫害,三次来例假。我是子宫切除的人,这给我增加了修炼的信心。师父慈悲苦度无法用言语表达,只有精進实修来弥补自己的过错,报答师父的苦度之恩。通过学法小组中同修的帮助,懂得了什么是实修,怎样从法上认识法。我这次是用生命向师父保证,今后绝不再做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自己每次对邪恶的一切签字与按的手印和写给邪恶的”保证书“全部作废。

于水清 2011年6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96年5月幸得大法。随即脑血管病、类风湿、冠心病、胆结石等一扫而光。使周围的人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都说大法好。99年7月26日公安抄了我家并带走了我。突如其来的闷棍把我打晕了,三天后回家参加了邪党的“三讲”为期三个月。在这期间我做出了背离大法、出卖同修、让师父蒙羞的罪行。一,出卖同修。公安审问我从×××那里拿的材料给了谁,我供出了A同修,致使这位同修受到骚扰。当问到参加××事件的人时,由于怕心,点了几个省辅导站负责人的名字,又讲了自己炼功点一个辅导员名字。后来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出卖同修是叛徒行为。二,写了出卖大法的“保证书”和所谓的“批判材料”。7月28日,由于回家心切,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7、8、9三个月参加邪党“三讲”,写了“不修炼”的声明,同时还進行批判,完全背离了大法。其实,我在做这一切时,心中仍然深知大法是最好的,大法是真的。心中无比的痛苦,想“三讲”没结束前声明自己对大法的真正态度,但没有勇气。经过半年学法,我认识到必须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决定一定要去北京证实法。三,撕书,毁师父法像。99年7月28日回家后,心中无比恐惧,总感觉公安随时再来抄家。我和老伴(同修)商量把书上交,老伴说上交不如自己毁了,就这样在严重怕心的驱使下把家中剩的大法书毁了。在毁书时我深知自己在犯大罪,几乎是跪着颤抖着,但又战胜不了怕心,在痛苦中铸成大罪。同样,2000年5月去北京证实法,我是静心学了半年法,觉得心态稳定了才去北京的,整个过程表面上很坚定大法,但这期间还是做了二件犯罪的事。一是北京回来送拘留所前,怕進去时被查出来,把北京一同修给的《洪吟》撕了。二是从拘留回家后,怕心又起来了,不好好学法去掉怕心,而是在怕心驱使下把几篇经文和师父法像“静观世间”焚烧了,又做了让师父蒙羞的罪恶的事。四,心不正招来的麻烦。2002年去南方,由于怕心,招来另外空间的干扰。在“求心”的驱使下,去了一个所谓有功能的人(不修大法)切磋,去后我马上意识到不对劲,赶快离开了。后来又一度执着所谓开天目的同修的帮助。师父一再讲这方面的法,由于心不正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做的事,也给自己修炼带来障碍。师父把我的生命留到今天,没有放弃我,我没有权力浪费我的生命,再难也要走到底。郑重声明:在此之前我所说、所写、所做、所想一切背离大法背离师父的言行一思一念一律作废。从新开始修炼。在实修自己,证实法,救度众生中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决走师父安排的路,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用正念对待一切,真正做到从理性上认识大法,兑现史前誓约,做一个符合标准的大法徒。

刘家凝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看了《明慧周刊》“再谈严正声明”的文章,受到了很大的启发,犹如重锤棒喝一声:同修:修炼不是儿戏,含糊不得,该清醒了!我回忆从“七二零”至现在风风雨雨的十二年,由于执着做错了太多的错事,真是后悔莫及,我现将这些曝光,解体邪恶,从新在法中归正自己。1、2000年被出卖关進看守所,我写了“不参与邪教组织和不去北京”的保证,当时我想,因为我们不是邪教,我写了怕什么?也不是真心的,就写了。2、母亲的大法书藏到弟妹家,弟妹偷着把书卖给收破烂的,我当时想把书从新请回来,因为怕他揭发我有大法书和有利益心,没敢请回来。3、最最开始还没有几个发传单的,同修拿传单来,我们去发,但这位同修家人说传单能起到什么作用呢?我们一想也是,因为对发资料能救人根本就没有一点概念,根本没认识到发传单的作用,同修说你家有炉子,烧了吧,我也没多想,就烧掉了。有一次,儿子捡了两张传单,看完后,由于认识不清,也烧掉了。4、我和母亲去亲戚家,北京车站查的很紧,就把《转法轮》书中师尊的照片摘下来藏起来,有机会再粘上,把书用绳子绑在腿上(怕查出来),上了车才取下来,回来时因怕,把书放在亲戚家,因路远,至今也没把书请回来。6、迫害开始时,因怕心,老伴把“7.20”前在外面炼功洪法用的条幅埋在地底下,过了一段时间怎么也找不到藏条幅的地方了,师尊的像和书也是东藏西藏的。7、1999年11月份,恶警为了迫害同修,让我说出同修,我当时为了和一个昔日同修保持口供一致,想给同修减轻负担,两次说出了同修,以后悟到是出卖了同修。8、2000年10月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绑架到公安局,看到恶警把师尊的大法像的肩膀上多粘了一只胳膊,我想制止,但因怕心没敢吱声。原来也写过严正声明,没严肃的意识到严正声明的意义。只是怕同修在网上看到我做了这么多错事,议论纷纷,只是一带而过,轻描淡写,没敢写出实例,对自己犯的这些重大错误不知醒悟,没从根本上认识到错误的严重性,没有从根本上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直到在同修的启发下,才严肃的审视自己,才想起来要曝光这一切而感到无地自容、惭愧。我悟到是因自己学法没入心,放不下生死,为私为我,只要自己利益不受损害,连师尊、同修都敢出卖,师尊把这么珍贵的宇宙大法捧到我们面前,得之于易而不知珍惜,而师尊却比弟子更加珍惜弟子生命,如是别的法门早就被逐出山门了,而师尊不嫌弃弟子,给弟子从新修炼机缘。我之所以做错这么多事,是有太多的执着,怕心、妒嫉心、证实自我、自以为是、不爱听不好听的话的心、听不好听的话产生怨恨心、争斗心等等,造成了不理智、做了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的事,犯下了永远无法偿还的如山如天的重大罪业。是师尊从地狱把我们捞起、洗净一切污垢,又亲自教给我们修炼返本归真的宇宙大法,师尊一直点悟、呵护、扶持着弟子,费劲了心血,而我把师尊的慈悲不当回事,在法理讲的这么明白下,做了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后悔莫及。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做所说所写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诚恳的向师尊认罪,在法中归正自己,从新修炼,全盘否定旧势力一切安排,走好师尊安排的路,完成自己史前洪愿,兑现史前誓约,救度更多的众生。

段丽萍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是在“七二零”江××与邪党非法镇压法轮功前半个月时学法炼功的。时间虽短但是大法的神奇与超常已在我身上体现出来。以我当时的悟性,知道大法是佛法,是教人修炼的。可是由于受邪党多年有意灌输的邪党文化的毒害和后天为私为我明哲保身观念的阻碍,“七二零”时却违背良心写下了对师父对大法极不敬的话并写下了“不修炼”的保证。本性的一面也知道大法好不愿上交大法书,但由于怕心严重,就把大法书烧掉和用塑料袋把经文包起来扔到水沟里了。做出了一个不符合修炼人的行为,对师父对大法犯罪,并停止了学法炼功。但知道大法好,隔三差五想想动作怕忘了。到二零零二年,单位办洗脑班,把没写保证的大法弟子关起来迫害,同时让所有炼过法轮功的不管当时还炼不炼一律重写不炼的保证,并给一张上面有诬蔑师父与大法的条条叫签字。我当时看了说真卑鄙,非常生气的说我不写。经不住同事们劝说,也确实是不懂法,用人心怄气。同事们看僵持在那里,就把别人写的保证书抄了一遍说我们抄的与你无关,你就签个字算了。我当时虽然明确表态上面的内容不是我的心愿但毕竟还是违心的签了字,又一次对大法对师父犯罪。后来我通过学法才明白修炼人离开法的可怕,旧势力的目地就是要毁掉人。到二零零二年底,师父不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从新走入修炼。通过系统学习师父所有的讲法知道了师父的佛恩和我的使命。学了师父《精進要旨》(二)我悟到我应该写严正声明,但是不知道如何写,就按明慧周刊上模式写了声明,没有具体认识都做错了哪些错事,现在认识到象标语口号一样不认真。今天我以一颗大法弟子敬师敬法的纯净之心,流着眼泪真诚的发出严正声明:师父:弟子错了,弟子叩拜师父。对以前所做的、所写的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所有言行全部作废。给邪党所“保证的不修炼”的保证全部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和迫害,认真学法,在大法中熔炼自己,实修中洗净自己后天形成的所有龌龊的东西。放下执着,精進实修,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弥补过错,坚修大法、维护大法、证实大法,不辜负师父慈悲苦度,不辱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做师父合格的弟子。

胡保华 2011年6月10日


严正声明

看到“明慧周刊”近几期连续报道了《再谈严正声明》的交流文章,同修透彻的分析,使我受到了很大的触动,我曾声明过两次,都不太严肃,也不太详细,现再从新声明一下:我是九八年十一月得法的。由于学法少、悟性差,并没做到实修,没有真正得法。在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时,单位召开全体职工会议。领导讲不准职工参与炼功。因单位只有我一个人炼法轮功,领导让表态,我就口头答应“不炼了”。接下来耽误三年时间。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在二零零二年底,先后安排两位同修帮我走回了修炼。后我写了第一次严正声明。因为耽误了几年时间,总想弥补回来,由此生出干事心、急躁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在二零零六年五月四日清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县公安分局邪恶非法劫持,非法拘留。此时正是沈阳苏家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一罪恶事件曝光出来不久,在强大的压力下,产生了恐惧心、执著亲情,完全动了人心,没有了正念,就想玩一点人的圆滑,骗过这一关,离开这个邪恶的地方,我是不会放弃大法、离开师父的,在这些人心的作用下,在极度痛苦的心情下,流着泪抄写了一份“不炼”的保证书(别人写的底稿)。在拘留所,邪恶向我要大法书籍,我说就一本书,他们就到我家去,家人在极大的压力下交出了一本宝书《转法轮》、一本《洪吟二》。邪恶走后,家人怕给我增加压力,怕被抄家,违心的毁掉了一些资料和两本大法书籍(一本《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一本《洪吟》)、一套师父广州讲法录音带、一张师父法像。由于自己没有做好,让家人也犯下了大罪,对师父不敬、对大法不敬(家人已发表了郑重声明)。因为邪恶追查资料的来源,我出卖了同修,出来后,第一时间,把出卖同修的事告诉她,愧疚的向同修说了声“对不起”,同修正念很强,否定了邪恶的迫害。在这种情况下,我出来后,我又写了第二次严正声明,但也很不严肃。我现在真正认识到了自己造下了不可挽回的罪业。这次我再一次严正声明,在邪恶手中的“保证书”的所有内容、所有的印迹、照片全部作废。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曝光出来,让邪恶无处藏身,彻底解体、清除邪恶。在今后的时间里,无论时日长短,遵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我用我的生命做保证,决不会再背叛师父,决不会再出卖同修,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否定邪恶所做的一切,走好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跟师父回家。

高玉花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7年走進大法修炼的。99年7.20邪恶迫害以来,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法理不清,又没有同修切磋,电视、电台的造假宣传,栽赃、诬陷,一下子使我懵了。领导打来电话说上边不让炼法轮功了,让把书交上去,写个“不炼了“的保证交上。当时由于受邪党多年造假欺骗和灌输,以及历次运动整人迫害人的例子,自己产生了怕心,心想写个保证交上、在家偷偷炼吧。说句心里话,这就是没有学好法,信师信法不坚定,就动摇了自己的正信,就照领导说的写了“保证书”交上去了。后来混同常人几年。后碰到一位原来的同修,她给我说了当时修炼的一些情况,又给我了几本明慧周刊、还有师父的新经文(手抄的),我如饥似渴的一口气看完,心里有了底气,开始在家学法炼功。后来我写了严正声明从新修炼,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就这样轻描淡写的签名发表。现在我看到了明慧周刊同修的切磋文章,谈到了严正声明,我很受启发,对严正声明有了進一步的认识。我现在认识到了,当时写保证书时写上“不炼了”,这不是背叛师父吗?背叛大法吗?师父为了传大法救度我们耗尽了心血,吃了无数的苦受了无数的罪,我本在地狱痛苦的深渊中挣扎,师父慈悲把我从地狱中捞出,把满身业力、罪业深重的我洗净、呕心沥血给予我最好的一切,我怎么对声明没有严肃对待呢?没有正确对待修炼呢?我现在必须面对我的行为曝光。我现在重新声明:我今后绝不背叛师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要时刻怀着一颗感恩的心、不负师命的心、听师父的话,珍惜大法,把自己的身心全部溶入大法中、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使命,圆满随师还。

赵吉梅 201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今天拜读了明慧周刊第四八四期刊登的关于《再谈严正声明》的文章,认识到该文所述的非常有道理,由此回忆起自己从1999年7•20以后的一些所作所为,认为非常有必要再次写一个彻底的严正声明。我今天经过仔细的反省,清查、剖析自己的思想,找出有以下四件事情应该写严正声明,予以否定。一、大约在2000年11月份,本地片警把我叫到派出所,让我照着某同修写的格式:“保证不去北京滋事,不公开炼功,不传大法材料”写三不保证,我当时心性很低,一看也没让我写不炼了的保证,结果向邪恶妥协了,顺水推舟的写了“三不保证”并签了字。对于这个保证我在2001年曾写过严正声明,寄到了本地派出所,因此招来了邪恶迫害,当时三个恶警开着吉普车到我家,企图绑架我,结果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当时正念正行,没有怕心,用法轮把它们打跑了。二、在1999年7•20邪恶公开打压法轮功的第三天,我认为自己是炼功点点长很招风,谁都认识我,我怕它们到我家来抄家,就主动的把一本旧的《转法轮》和几本我认为不重要的大法书及材料,还有几盘用过了的炼功录音磁带,还有集体炼功用的录音机,和一个装录音机的皮兜子送到居委会,并骗她们说所有炼功的东西都交上来了,家里没有书了。其实我把全套的大法书都转移了,家中只留下一本大法书,而且我一天也没有停止过学法、炼功。我今天严正声明这些行为都是对邪恶的妥协,是对大法的犯罪,是在党文化思维指导下做出来的错事、蠢事,是对大法对师父缺乏正信的表现,是修炼人不能走向神的死关。从现在开始,我重新向师父发一个誓言,在今后的修炼中,在正法中,真正的放下生死,放下一切人的东西,把自己的一切以至生命完全交给师父,不管天塌地陷,海枯石烂,坚修大法永不变心。坚持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多学法,多发正念,多救众生,一直到跟师父回家。特此声明。

孙兴华 2011年4月30日


严正声明

那是在1999年11月—12月之间,大概是填一张国际调查法轮功学员炼功表,我们同意将自己名字填上的学员就在表里填写了自己的名字。因为是国际统计法轮功的什么表,当时在国内反响很大,邪恶之徒、恶警等人根据提供的情况,直接找上门追查,问这表是从哪里来的,我不回答他们,我只是说:我们没有做坏事,为了证实这法轮功是正的,是好的,我们师父是被冤枉的,为了还师父清白,统计法轮功学员,又触犯了什么?不管我怎么讲他们都不听,并且对我说:如果你不讲出这表是从哪里来的,立即把你带走。由于没站在法上,想到自己刚从妇教所回来这下又要把我带走,一下人心出来了,怕心也出来了。在关键的考验面前,极端的自私,在人心怕心交织下做了一件违背良心的事,出卖了同修,使同修被枉判了三年,受尽折磨。再一件事大概是在2001年—2002年之间,当时邪恶经常上门干扰,我又怕被抄家,想到自己还有一摞真相资料未发出去,要是他们来抄家,那不是证据吗?在强大的怕心驱使下把资料全部都烧了。以上两件事情,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做了不该做的事,这是修炼人的一个最大耻辱。看到明慧周刊第四八四期《再谈严正声明》,猛然惊醒。修炼是严肃的,弟子错了。今后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在正法最后的时刻,弟子一定要把握好,抓紧做好三件事,严格要求自己,正念正行,坚修到底,跟着师父回家。在此特严正声明,在大法和我遭受迫害期间向邪恶妥协时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保证”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周惠芳 2011年5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9年3月得法修炼的,只三个多月的时间,邪恶的疯狂迫害就开始了。由于对法理认识不清,在此期间用人的办法配合了邪恶的迫害,对师父、对大法犯了罪。在邪恶印制好的表上签了字;在公司的洗脑班上说了不敬师、不敬法的话,犯下了无法偿还的大罪;向邪恶交了一本《转法轮》、一本国外讲法和一套炼功带,认为是应付一下而已,没有认识到做了修炼人不该做的大错事(还包括邪党支书代我签的名)。还被邪恶录了象,用去毒害众生。严重的怕心导致我交书和写“保证”,还找借口以自己得法时间短为由,言外之意是可以原谅的,这是多么可怕的事呀!师父没有放弃我,一再给我机会,我一定再精進,做好三件事,随师回家。在此严正声明迫害中一切不敬师尊、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一定要多学法、学好法,敬师敬法,遇事向内找,真正从心性上提高上来,彻底曝光邪恶,解体邪恶,做一个真正实修的大法弟子,在修炼的路上走好走正,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兑现史前誓约,加倍弥补给大法和救度众生造成的一切损失,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坚修大法到底,随师回家。

宁天祥 201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的迫害开始了,所有的派出所和公安部门向我们施加压力,单位公安科来家搜书,说如果不交出书就要抄家,因为我害了怕,所以当时就把书交出来了,自己只留了两本。在二零零二年我们有个同修出狱后,见到我说他还想看书,提出让我给他找本《转法轮》书,没有多长时间他又被绑架了,从他家搜出书,他说是我给的,非法判我二年劳教。到了劳教所,那真是人间地狱,立即给我做转化工作。不放弃信仰就不许上厕所,不许睡觉,叫你一两天的站着不准动。折磨的学员腿痛的不能走、不能蹲,用各种方法折磨你。那时里边要求百分之百的转化,不放弃信仰就把你的衣服、裤子脱光往身上浇冷水,然后开窗冻你。北方冬天的天气很冷,冻上半小时身上头上就结冰了,若还不放弃信仰给你饭菜上放不明药物,搞的你神志不清、痴痴呆呆,我们有个学员就这样给让逼疯了。我不放弃信仰他们把我关到黑房子里,每天24小时给做转化工作,有几个邪悟人员说,你们放下对师父的情,该骂就骂,该批就批,这样你们师父才能解脱了人间的苦难。就这样在他们的逼迫下,我写了对师父不敬的话。当我清醒后痛不欲生哭了好几天。知道这是对师父恩将仇报,是背叛了师父,背叛了大法,是犯了大罪。然而慈悲的师父并没有放弃我,给了我弥补过错的机会,现在我又幸运的回到大法中来。这个惨痛的教训我终身难忘,这个耻辱我铭记在心,作为我精進的动力,这都是我没有学好法造成的。我向师父保证,要加倍弥补我给师父、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要按师父说的做好三件事,严格要求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完成自己的使命。跟着师父一修到底,做师父合格的弟子。特此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所做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

宋翠萍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看了明慧周刊文章,同修的话语鞭策和鼓励了我,在这十五年的修炼历程中,经过了无数次的摔摔打打,锻炼得更加理智成熟,更清醒的意识到自己以前做过的两件事,使我痛彻心扉,决心以此为戒,吸取深刻的教训,特写出声明。我九六年喜得大法。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不让炼了,当年十二月我到北京证实大法,二十八日早上七点多钟,刚走到天安门广场,还没来得及喊“法轮大法好!”就走过来几个警察,不由分说拽住我的手就问:“法轮功是不是邪教?”,当时因我学法不深,怕心马上就上来了,他们就使劲拉我上警车,我回答说:“是”,我认为说了,他们就得放我走,其实,他们还是把我绑架到天安门前门派出所,几个警察轮流审问,威胁、逼供,最终我还是说出了家里的地址和家里的人口。后来本地派出所接回当地县公安局。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天。警察审问我:“还炼不炼?”,我说:“你们说的不炼。”马上就叫我家里来接人,还在接送证上强迫让我按手印。同时,子女花了八千元钱才放我出来。回想起自己去北京证实法这件事,不但没证实大法,反而给大法、给师父抹黑,真是耻辱,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是我修炼历程上的污点,我决心清洗掉。在奥运前两月,七,八个警察非法闯進我的家(其实是女儿的家),進门后到处乱翻,乱找,不由分说地抢了师父的法像,《转法轮》书和师父在各地讲法书共十多本。还骗我到派出所去,就把书还给我,在他们写的条子上强迫我按了手印,又给我照了相。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们的正念帮助下,七个多小时,我闯出了黑窝,痛悔不该按手印,应否定拍照,这就是错!我在黑窝里所说所做的一切作废。今后,我一定听从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学好法,发好正念,多救人。请师父放心,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一定要完成自己来世的洪誓大愿,随师父回家,特此声明。

何银珍 2011年5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6年得大法的,得法后只是表面知道了大法好,用人心、人情来维护大法,到处洪法,却没有真正实修,根本不懂什么是真正的修炼。以至在1999年4月25日到7月20日期间,单位要求交书时,为了保护更多的大法书籍(现在看来都是人心执著的借口),违心的交了一本《转法轮》书及一张师父的法像,对师父、对大法犯下了罪,给了邪恶迫害大法的借口,助长了邪恶对大法的迫害。后来在1999年年底,我离开了原来的单位及城市,从此脱离了原来的修炼环境。再后来就把自己混同于常人,但是慈悲的师尊始终不弃,借常人之口点化:荣华富贵一场空,还是要修炼。不争气的我始终不悟。导致了在2003年10月,原所在城市的“610”邪恶找到原单位领导,欺骗他们说找我谈一谈,做个了结,再也不找我了。我那时才知道,自我离开原单位后,邪恶时常去骚扰,但单位领导为“保护”我,还给它们写了保证,始终不告诉它们我在哪里,每次都应付了事。这次是它们说要做了结,才通知我回去的。因为我长时间脱离大法,早已不在法上,觉的连累了单位领导,很过意不去,就给邪恶写了一份“不参加任何违法组织”的保证书(心想大法是合法的),以免它们再找单位及自己的麻烦(其实是一颗保护自己的怕心)。另外,由于我的一个亲人同修被邪恶非法绑架、关押,出现严重病态,监狱让保外就医,想要一面锦旗,为了让亲人早日回家,我也去给它们做了一个(真是耻辱啊)。我一再对师父、对大法犯罪,但慈悲的师尊却不弃不离。让我在2004年的下半年遇上一个认识的同修,给了我一张《风雨天地行》的光碟,我边看边痛哭,痛悔的无地自容。同修们用生命去护法,而我却干了些什么,连人字都不配。后来,我找来师父的后期讲法,边看边哭,痛悔不已,知道了师父正法的意义和大法弟子助师正法与救度众生的责任与使命。当时就告诫自己:决不能再错了。感谢无量慈悲的师尊又给了弟子一次彻底否定邪恶迫害,从新归正自己的机会。特此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做、所写、所言、所思、所想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兑现誓约,完成使命,圆满回家!

董丽萍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曾经写过严正声明,但当时对“严正声明”的重要性、严肃性和它的意义理解不深,只是浮在表面上认识,只是轻飘飘的,避重就轻的言不由衷的写了那么两句话就完事了,这是对正法、对自己不负责任的表现。正法形势在不断的变化,正法進程飞速的向前推進,我对“严正声明”也有了新的认识,一个生命在宇宙中无论作了什么事情,都要去承受和偿还,这是真理。两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去北京证实法,被邪恶绑架到学校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由于学法不深,法理不清,再加上自己有怕心,求安逸心,情、私心各种人心的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邪恶“洗脑转化”,做了一个修炼人绝对不能说的、不能做的可耻的事。邪恶让我们认同它们的做法,把我们都拽下去达到它们迫害的目地。同时还让我们去“转化”其它的学员,做了邪恶要做的事,做了助纣为虐的事。写了不敬师不敬法的所谓“三书”、“五敢”,加剧迫害学员(是它们写好的让学员抄写一遍)。二零零一年五月份,邪恶又進一步加剧迫害大法弟子,搞了一次攻击师父、诽谤大法的“誓词”。恶警让我领着学员念,最后让学员都签字。后来我悟到这不是在和邪恶签约吗?这个污点要不洗刷掉,这个罪可太大了,如山如天。恶警还经常让我领着学员唱恶党的歌,这不是增加邪恶的气氛吗?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所作所为,太可耻了、太可怕了、太卑鄙了,这是出卖自己的良心,出卖师父,诽谤大法的罪恶表现。我愧对师尊、愧对大法、愧对宇宙的众生正神,我有罪,辜负了师尊的良苦用心,慈悲苦度。正法还没有结束,把握好这稍纵即逝的机缘,在此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向宇宙天体的大穹,再一次发表严正声明:在劳教所、派出所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定的跟师父走正法的路,做一名堂堂正正、干干净净、名符其实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跟师父回家。

路素芬 2011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二零零六年从邪恶的劳教所回到家中,由于怕心和各种放不下的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被所谓的“转化”,邪悟约一年半的时间。回来后曾写过一份“严正声明”。近期通过明慧周刊同修关于“严正声明”的切磋文章才认识到,当初我写的那份“严正声明”就是在敷衍了事,蒙混过关的心态下写的。九九年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时,派出所警察到我家去要书(大法书),由于怕心、没有正念,曾经交过一本《转法轮》,其实那时就已经犯了出卖师父出卖大法的罪,只是我自己没有认识到。加上自己有很多的根本执著没去,如为私为我的心、色心、执著于钱的心、争斗心表现的最为突出。导致后来二零零四年和二零一零年邪恶两次迫害我,抄走了很多大法书、师父的法像、mp3。现在认识到都是我自己的心不正招来的麻烦,走了很长时间的弯路。在邪恶的劳教所,我曾经写过几次“三书”和所谓的“揭批大法”的材料、还有所谓的“心得、答题”。并被邪恶录了象去做反面宣传用,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虽然是违心的,可那确确实实是我写、我说的。犯了这样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罪,是我自己永远都不能推脱的。可是师尊并没有放弃我,又给了我一次机会。将我拉回到大法中来,我深深感到自己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现在我严正声明过去在劳教所里和在邪恶迫害的任何环境下所说、所写的一切背离师父、背叛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废。那都不是我的本意,是在邪恶的谎言欺骗和高压下所为。今后我将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努力做好“三件事”让师尊少为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操心,多救人,修好自己,随师回家。

刘万胜 2011年6月14日


严正声明

看了《明慧周刊》关于严正声明的交流体会以后,我上网查了一下自己以前发表的严正声明,看到自己以前写的严正声明太简单,不够严肃,认识也不深刻,对具体做了哪些违背大法,背叛师父的事没有曝光出来,觉的应该从新写一份深刻一些的严正声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后,单位、派出所走马灯式的轮番轰炸,(因我家是炼功点,迫害的重点),强迫交书,放弃信仰。那时邪恶的势头非常凶猛,内心压力的承受达到了极限,最后还是被迫写了“保证书”,交了两本书及师父法像。做了一个修炼人绝对不应该做的事,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污点。二零零一年五月,我被绑架到洗脑班進行迫害,在失去自由,完全与外界隔绝,天天洗脑,又有邪悟者围攻的情况下,由于学法不深,怕心作祟,被犹大诱骗误导,最后被邪恶控制,完全失去了自我,不但写了“三书”,还踩了师父的法像。又一次犯下了背叛师门的弥天大罪。回家后,一直不清醒。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一直点化我,盼我走回来,直到年底才在同修的帮助下从新走回大法的行列。但那时怕心很重,不敢走出来讲真相。二零零二年春,邪恶六一零洗脑班开班之前,派出所到单位摸底,我当时没有正念,怕進洗脑班再次被迫害,又一次配合了邪恶,按了手印,写下了“不炼了”的保证书,又一次在自己修炼的路上添上了污点。二零零二年底,有一同修被判劳教,牵扯到了我,我被骗到公安局证实此事。在怕心的驱使下,又说了“不炼”的话。这一次又一次犯下的大罪,在过去的修炼中是绝没有再修炼的机会。可慈悲的恩师从来没有放弃过我,扶着我从一次次的跌倒中,又一次次爬起来,直到走正。师父为我花费了多少心血,人类的语言已无法表达师尊的佛恩浩荡。面对师父的洪大慈悲,我心里懊悔极了,后悔的简直无地自容。我只有勇猛精進,奋起直追,加倍弥补自己的过失。现在我再一次严正声明:过去在理智不清,失去自我的情况下一切所做、所说、所写全部作废。真正按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在正法这稍纵即逝的最后时刻,抓紧时间,救度众生,以报师父救度之恩。

张玉峰 2011年6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于九八年有幸得法。二零零一年由于被牵连而被非法抄家,抄去师父法像一张,《转法轮》宝书一本,非法拘留15天。在这过程中自己配合邪恶拍了照,按手印,写“口供”。在拘留期间,又有同修遭迫害被牵连。拘留结束,带到居住的派出所录口供。当时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法理不清,有怕心,信师信法不够,写了“保证”,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二零零三年被邪恶骗到洗脑班,关键时刻人心观念太重,正念不足,在人心的带动下,正念全无,学法不深,不扎实,没有把自己当个修炼人,没有把师父大法放在第一位,迎合邪恶写了“四书”,写了“揭批稿”,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文章,以及所谓的“作业”。在交代问题时,我出卖了同修。我比其他同修早回家几天,一到家把师父的讲法录音带毁了丢掉,把家中师父的经文全部转移到亲戚家后被丢失了。由于我的为私为我的心,只想保护自己,不敬师父,不敬大法,对大法犯了罪。当时我认为回家获得自由了,一身轻在家独修,再也不会受牵连了。在家学法炼功几年,学法只求数量,不入心,不与同修切磋,不看明慧周刊,只求安逸得不到提高。几年后,在同修的帮助下,走出家门参加集体学法,在精進同修的帮助和指导下,多学法,学好法,系统的看师父的经文。随着学法的深入,自己知道以前所做的一切错了,我是在背叛师父,背叛大法,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感到痛悔。我辜负了师父慈悲的苦度与厚望,违背自己的史前誓约,给自己修炼染上了污点。感谢师父慈悲于我,又给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从新修炼的机会。我一定珍惜万古不遇的机缘。以前我曾声明过一次,但是有落项,声明不全面、不彻底,只是在走形式。这次是郑重的严正声明,以前我对邪恶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错事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定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多学法,学好法,修好自己,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吴静娟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九年五月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得法的,得法后仅仅两个月,大法就遭到了邪党的残酷镇压。由于我当时对大法只是感到法好,能做好人这样一个感性认识上,再加上对邪党淫威的惧怕,功也不炼了,指导我们修炼的大法书也交出去一套(因为当时是我一次请回来两套大法书),使我在人生道路上铸成了极其危险的大错,差一点错过了千万年等待的修炼机缘,真是追悔莫及呀!直到二零零二年春,在师父的点悟下第二次得法。当我把保存完好的一套九本大法书抱在怀里,眼看着伟大师尊的法像,我顿时老泪纵横,泣不成声,在心里呼喊着:师父啊,师父,弟子错了,弟子知错了!自此以后,我终于走上了大法修炼的康庄大道,成为一名真正的助师正法的大法徒。为此我现在严正声明:一九九九年七月底,邪党书记拿着一张写满炼法轮功的人员名单,按名收书(我现在已想不起来是否在这一名单上签过名),这些都是旧势力的安排,共产邪党迫害的结果。对此,我全盘否定,一概不承认,全部作废。我只认准一条路——跟随师父,修炼大法,一修到底。今后,我一定要更加努力学法,自觉同化法,做好三件事,在反迫害中证实法,救度众生,在助师正法的道路上精進实修,将功补过,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徒。

刘世川 2011年6月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象很多大法弟子一样,为了证实法,去了北京,并在京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其后,邪恶将我遣送回老家当地关押。邪恶逼迫我写“悔过书”、叫我表态“彻底脱离法轮功,与法轮功划清界限”。我当时拒绝做此违背良知的行为。邪恶由此将我开除公职,在当地把我第一批投入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期间,邪恶对我進行洗脑、转化……我被邪恶安排所谓的“感化、特殊帮教”。我内心仍坚信法轮大法好。但由于七二零前,不够精進,学法不深,不能站在法上认识问题,还总想看别人怎么修。有一天,来了一个“特殊的帮教小组”,据说是已经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是几个北方人。一边说着大法好,一边说着对“当前局势”的看法,目地是要领着我歪曲师父的法理。我当时由于脑子里装法不多,误以为自己悟到了,应该从新认识,曲解了师父的法理,违心地写下“认识”、“三书”、“揭批”等,严重地诋毁和诽谤了大法和师父。回想一下,自己得法后,如同师父所说“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不精進,不向内修,还总是瞅着别人怎么修,结果在真正的考验面前,没有了正觉。之后,邪恶以“已转化”为由又将我恢复公职,其目地是将我作为典型,标榜邪党的成果。在未得到我充份认可的情况下,对我進行视频、报纸宣传,给大法及大法弟子造成了损失。如今,我彻底醒悟了,那一切都是邪党恶警的谎言和诱骗,还有旧势力的安排。我十分后悔当初的不正行为,由此也给自己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师父慈悲,知道众生得法之苦,我要重回大法。在此我郑重声明:以前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在劳教所受迫害期间写下的“认识”、“三书”、“揭批”等全部作废。在此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从此敬师敬法、精進实修,坚修大法到底,堂堂正正的做一名大法徒。

杨琴 201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在邪恶的迫害中,由于对法理的不清和正念的不足,许多事都做的违背了大法的要求,虽然也曾声明悔改,但也是敷衍了事,没有认识到声明的郑重与严肃。今天,我从新把自己修炼以来做的不足的方面声明并归正。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被隔离,邪恶要求写“保证”和“悔过书”,那时法理不是很清晰,只是无意中听过一个同修说“那不能写”,就觉得很对。但后来又说什么一个弟子都不能被邪恶带走,让我先写了出来,于是就胡乱编了写瞎话出来了。大概记的当时写的是:“我为自己做的不好的事后悔,象我这样的人后悔等”。后来,大法弟子都去北京上访,在看守所做笔录时,最后要求签字,我正在看笔录内容,警察说不用看了,都是按你说的话记的,所以我就没再看,签了字。后来想想就一直很后悔。二零零零年,我被判刑五年,虽然在判决书上没签字,也没有写三书之类的东西,但却在临出监的时候,在释放证上签字了,当时自己对自己说:“那不过是个释放证。”其实已经是失去了正念,放松了修炼造成的。从监狱出来再進洗脑班,一年多之后,我出来去报户口,片警要求在笔录上签字,最后派出所的指导员说不签字就把原因写上,于是我就在笔录和释放证上都写上了“法轮大法是正法,我没有犯罪”之类的话,又写上了自己的名字,虽然是这样,还是没有做到大法对自己的要求: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回顾这么多年的修炼历程,这一路走的很是曲折,许多事都做得违背了大法的要求,给大法抹了黑。特此借声明作废那些自己不正确状态下做的不符合法的事。归正自己,融入大法,弥补过失,不断精進,更好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关自平 2011年6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96年得法的。2000年到2010年,我因发真相资料,被邪恶绑架了八次。邪恶追问我资料来源,我说是捡来的。被邪恶抄过三次家。被邪恶关押四次,共被关押三个多月。扣我半年的养老金2000元。我在压力下向邪恶写过“不发资料,不捡资料”的保证书,我烧过大法书,处理过《明慧周刊》。我现在严正声明:1.自己写的、邪恶代我写的和办事处综合办、洗脑班代我写的“保证书”一律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在此向师父认罪,痛改前非,立即挽回,学好法归正一切。用心学好法,认真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跟师父圆满回家。

陈义芳 2011年6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98年下半年得法的。在2001年9月23日,当地派出所的3名警察突然闯入家中,查到我尚未抄完的《转法轮》和几盘炼功录音带,然后用警车将我带入派出所,第二天又硬性将我送到看守所。在这当中他们让我签字并非常伪善的说“十一”放完假就能接我回家。开始由个小警察叫我签字我说不签,后来另一个说什么他们也没办法是上面压下来的等,因为“十一”前都得有这样的安排(指抓人)。当时自己也没有站在大法上,想到既然他们答应“十一”过后就让我回家我就签了字,还让我写“同意”二字我也写了。十五天后他们把我从看守所接回来了,本应接我回家的,结果又拉回派出所让我写“不炼功”的保证。我心里想这决不能写,就跟他们玩起了文字游戏,写了“几个继续,写继续做好人,继续走返本归真的道路,继续在单位做好本职工作”,然后他们都笑了。可是我出来后我丈夫又请他们吃了一顿饭,我也没有阻止,用人心对待此事,认为派出所几个警察对我还不错,总认为他们也没办法等等。在迫害开始后我们单位知道我炼法轮功就让我交书,由于怕心我交了两本师父在各地的讲法。我现在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

姚瑛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两千零一年,我被邪恶构陷,非法拘押出来那天签字时,我特意看了没有法轮功的字,我就签了,当时很迷茫。之后有两个年轻人问我,你还炼不炼,我说“不炼了”,那时我真的是不想被关押被迫害。出来后,看到师尊《华盛顿DC法会讲法》及后期讲法,我知道做错了,心里一直很忧、很堵。今天在同修的提示下,把它写出来,特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写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绝不会再给大法和师尊抹黑,洗刷自己的污迹,信师、信法到底。

夏金玉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儿子在2002年高中作文比赛中,因证实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中共迫害法轮功是错误的,被阅卷组恶人举报到610邪恶手中。从此以后县610和公安邪恶多次来我家骚扰,并且要非法绑架他,当即取消儿子的高考资格,儿子被迫离家出走。在2002年7月22日上午,县610和县公安局人员带领一伙人抄了我的家,抢了部份现金及电脑,当晚我夫妻二人被软禁了,强行要我交出儿子,否则,就停止我们的工作,迫使我夫妻二人外出寻找。邪恶用谎言对我说,找回你儿子说清楚就没事了,可是我们相信了邪恶的谎言,把儿子强行送到县公安局被非法审问,被邪恶下了不明药物,从此以后精神恍惚,神志不清,相当一段时间饮食不正常,失去了正常人的状态。现在我才悟到我夫妻二人在配合邪恶迫害儿子,这是对师父犯罪,我们做错了。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现在我们早已走進了大法修炼,我们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谭邦尧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2000年5月份,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炼功时,被武警非法绑架到派出所,一个年轻警察用电棍电我的额头,还有上半身,而后用胶皮棒打我的下身;又让我脱掉外衣,只剩内衣,两男警察轮流打,一个警察跳着大打我。后来被关進铁笼子里,回来后被邪恶判两年劳教。在被迫害劳教期间,没能以法为师,由于我的怕心和执着圆满的心没放下,邪恶使用犹大来“转化”我,后又因主意不强而邪悟,写了很多“揭批书”,辱骂尊敬的师父、神圣的大法,背叛师父背叛法,写过“悔过”文章,我还给其他同修洗脑,写过“转化信”给其他同修,出狱后我还把同修的一本大法书给扔了,跟着邪悟人写了“保证书”。做了许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这么多年来心里一直有负罪感。现在严正声明:在迫害高压和酷刑逼迫下,写了“不炼”的“保证书”,毁大法书,辱骂大法、辱骂师父,邪悟时所写的“转化文章”、“转化信”,以上的一切不敬师、不敬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愿意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一切安排,跟着师父走,好好学好法,修去执著心,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

凌霞 2011年5月22日


严正声明

今天看了明慧网同修交流文章《再谈严正声明》,感触很深。虽然我以前也发表过严正声明,但现在认识到那时我写的严正声明不严肃,也很草率,所以决定从新写我的严正声明。我是99年上半年得法的。不久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那时候没什么正念,更不用说什么悟性了,由于当时恶党的电视台经常污蔑诽谤大法和师父,自己也对大法、对师父产生了疑问。现在想起,是因为平时学法不精進,信师信法不够坚定的一种错误认识。2002年我被邪恶非法绑架迫害,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邪恶敲诈家人,交了四千元人民币作保证金。2006年10月份,当地的村镇610伙同派出所、国安把我非法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在邪恶人员的威迫下,在帮教人员写好的“悔过书”上签了名字,虽然后来我否定并把自己的名字抹掉了,但当时签字的那一念和行为是大错的,是对师父、对大法的背叛。我现在严正声明:99年7•20以后,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对不起师父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和一切邪恶迫害因素,坚定走师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多学法,精進实修,弥补以前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

曾光明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了。通过看明慧网,同修提出修大法是严肃的,严正声明更要严肃对待。我的两次声明都是同修代我上网的,自己没做好还不严肃对待,回想起来真觉汗颜,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所以我要从新声明:2001年——2002年,在洗脑班,上了邪恶的当,写了所谓的“悔过书”,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也给自己留下了永久的污点,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赵梅芳 2011年6月


严正声明

自一九九六年六十三日开始修炼法轮功。但在修炼过程中,由于学法不深,也曾做过一些错事,给大法和自己都造成了负面影响,现将这些错事全部曝光出来。1.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不久,我当时所在部门的头头找我谈话并让我填登记表(表上没有表态炼不炼的栏目),我填了表,并表示说“不因我炼法轮功给他们添麻烦。”2.二零零三年七月我在公司打工,该公司副总经理的爱人(大法弟子)被非法绑架,这位副总带着四岁多点的女儿上班、生活很困难,他央求我给他妻子写信,劝她口头上说“不炼了”,以便哄骗当局放她回家。我按其意写了个小纸条,在他探视时,给他妻子捎去了。遭到该同修的严厉拒绝,但当时我也没认识到自己有什么错,认为反正我本意也不是劝她不炼法轮功。随着正法進程的飞速发展和深入学法,看明慧交流文章,我认识到以上所为是偏离大法的错事,是因学法不深被人心带动而为之,做法上采用的是邪党惯用的哄骗伎俩,结果是配合了邪恶,助长了邪恶的气焰而不是堂堂正正的震慑邪恶,为此深感惭愧。特此借明慧网平台发布严正声明:宣布以上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彻底作废!今后一定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所造成的损失,紧随师尊坚修大法到底。

朱桂霞 2011年5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7年5月得法的。当时学法的根本执着是治病,对法的认识只停留在感性上,用人心对待大法,念不正,法理不清。“四二五”事件中,准备好去省城为大法讨回公道,却因为丈夫的百般阻挠没去成。“7.20”事件发生后,因第一次没走出去,自觉不配在修大法的人心作怪,加上多方面的压力,宣传媒体的造谣等原因,我违心的写了一份“保证书”,学校搞得签名,我也糊里糊涂的签了。在痛苦、绝望中,我烧毁了一套大法书(精装三本)。零五年我又回到修炼队伍中,可我做的那些不符合大法的事时时缠绕着我,让我寝食难安。使我有时是修炼人状态,有时是常人状态。二零一零年,我为了去美国,在办护照时,人心凡重,在恶警诱逼下,辱骂了师父。我恨自己正念不足,对法不坚定,做了许多错事,犯了不可饶恕大罪,我愧对师父和大法。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我要从新修炼,加倍学法,修好自身,救度众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做个真正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助师正法世间行。

李庆菊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对大法开始镇压迫害。当时因自己对大法法理不清,产生怕心、求安逸的私心,只想保护自己,没有保护大法书的意识,向邪恶妥协,交出了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为了自己的安全把最珍贵、最神圣的宝书交给了邪恶,这是对大法、对师父的犯罪。从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日被邪恶非法绑架四次進洗脑班,二次被非法拘留、一次被非法劳教。在此期间,向邪恶多次写过“三书”,出卖过同修,使同修被非法绑架迫害。在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和去北京上访期间,交罚款2000元,勒索现金5000元。通过最近学法、对师父的讲法有了较深刻的理解和认识。使自己反思这十几年的修炼过程,根本没有真正从法理上理解认识提高,对法理不清,用感性人的观念认识大法。所以在这场邪恶对大法的迫害中,在关键时刻,产生了怕心、求安逸的私心,执著常人的干事心,执著圆满的各种求心。伟大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弟子,又从新给我机会,让我认识到我的所作所为的严重性和危害性。特此严正声明:以前违背大法的所作所为,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坚定修炼,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弥补损失,完成史前大愿。

李佛元 2011年6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今年七十岁,在村里种地。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人员到村里叫每个大法弟子都写“悔过书”,我说我不识字不会写,我老伴替我写的。二零零零年九月,村干部告诉到镇政府去学习,那时也不知道不配合邪恶,只知道师父是清白的,大法是正的,结果去住了两天,又叫写“悔过”,这次是邪党人员给我写的,叫我按手印。十一月份到北京去给大法说句公道话,当时怕心很大,把书藏起来了,十几张资料用火烧了,我也交了一本大法书,当时心里很难受,到了晚上梦中哭着要书。通过看第四八四期明慧周刊同修写的“再谈严正声明”提醒了我,对我的帮助很大。我这里向师父认错,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师父我以后要精進,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杨玉凤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个很不争气的大法弟子,我在五个邪悟者的六天的攻击下,被打倒了。在它们预先写好的那份“邪悟书”上签了字。在签之前,我脑袋发懵,眼睛也看不清楚。我签字后,它们便说:“今后你在什么地方炼功都行,没有人看着你了”,我问为什么,他们说因为这才是真正的同化大法。我马上明白了,这不是同化大法,这是出卖大法。我马上向他们要回那份邪悟书,他们说什么也不给我,然后就走了。后来,我多次向那些人要回那份材料,它们都不给我。从此,我就象患了场大病,瘫在床上,我感到痛苦极了。总想着自己修炼这么多年,却被几个邪悟者打倒,心痛难以忍受,我是一个不争气的弟子。在此严正声明:在“邪悟书”上的签字,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今后的道路上,我将倍加努力,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坚修大法到底。

张根兰 201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七年喜得大法的。由于修炼上的不扎实,做了许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每念及此,懊悔不已。在九九年邪恶迫害初期,由于怕心,抱着敷衍了事的心态,交了两本大法书和一盘磁带。九九年在教养院被迫害期间,因为法理不清,在安逸心、名利心的驱使下,写下了否认师父、否认大法,而强调锻炼身体、祛病健身这种出卖良知的话,也连累了家人对大法犯罪,造成很坏的影响,并配合邪恶的要求被采取了指纹,并向邪恶交了5000元保证金。虽然当时是违心的,但在修炼的路上却留下了抹不去的污点。回想自己当时的所作所为真是痛心疾首、追悔莫及。在初期我也做过“严正声明”,但由于当时没有认识到严正声明的严肃性,只让同修代笔签名了事,自己并没过问。现在我认识到了“声明”的严肃性。在这里郑重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存在。今后一定加倍努力弥补以前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精進实修,救度众生,真正做一个助师正法的合格的大法弟子。

李丽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了。在邪恶迫害大法开始之后,自己做了几件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一、打压后,听说邪恶要搜走大法书,我就把其他大法书藏起来,拿了一本手抄《转法轮》到大门口焚烧。目地想表明:谁来搜书,就说已经烧了。现在看来,这种做法是极端错误的。是对师父、对大法的不敬,也是对大法犯罪。二、当我第一次读《转法轮》时,在书中划了很多线,这是在常人中养成的不良习惯。后来看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了这个问题才觉得后悔。以后每次读到这里心里都很不是滋味。今天也在明慧网上向师父虔诚悔过,请师父原谅弟子的行为。三、2003年到北京证实法,由于有怕心,当被警察盘问时,没有用正念对待,在恶警的威胁下,违心的说:“你说是邪的就邪的吧”。这句话一出口,就是对师父和大法犯罪。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以后的修炼路上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弟子一定努力做好三件事,在以后的修炼路上走好、走正。

熊习芳 2011年6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修炼中我走了弯路,犯了大错,由于法理不清,半遮掩着发了声明,以至于一错再错,最后虽然痛下决心,永不再犯,但仍没有正视自己的罪恶,没有严正的曝光自己的恶行。现在我把99年7.20邪恶迫害大法以来自己所犯的恶行一一曝光:2002年在劳教所被迷惑,向邪恶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回来后,向“610”恶警说了“不炼功”的话,向单位写了一篇“悔过书”。2003年再次被非法绑架,在高压下,违心的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被欺骗着出卖了一个同修,违心的拼凑了四十几篇所谓的“心得”,其中有一篇我被迫在劳教所的大会上念了一遍,十几次被迫在诽谤师父和大法的答卷上签字。2004年、2008年,违心的向单位领导说了诽谤师父、“不炼功”的话,写了两次“不炼功”的“保证书”,在单位写好的“问话笔录”上签了字。所有这一切我想起来都痛悔不已,我罪大恶极,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统统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

赵书灿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于二零零六年11月去农村发放真相资料,被恶人非法绑架送派出所迫害,当时因法理不清,学法不深,生出了怕心,被恶警抄家,把大法书《转法轮》和有关师父在国外讲法、mp3搜走,给大法造成很大的损失,后来家人代笔写了“不修炼”的“保证”,由于情太重,我违心的签了字,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给师父抹黑,给大法弟子抹黑,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后来同修告诉必须写“声明”,从新修炼,由于当时不知道怎么写,就按照明慧周刊上的“严正声明”写了-份,敷衍了事,没有把这件事看重。以后在看明慧周刊同修的切磋文章,要严肃对待严正声明,要不旧势力对你还要迫害,由于当时的怕心很重,又认真的写了一份声明。最近明慧周刊的切磋文章又强调严肃对待严正声明。所以我要从新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是李洪志的弟子,我的一切由师父安排,正念正行,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做一名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张丽坤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刚刚得法不久,面对邪恶的恐吓,由于怕心,主动与同修去公安局口头“保证不修炼”,在99年单位领导让交大法书,我向单位交过一本大法书,一度带修不修。到2002年,一直忙于做大法事,起了做事心,2004年被非法绑架,在被劳教期间,由于怕心,违心写过多次“五书”、“保证书”,出卖了师父,说了对师父不敬的话。今天我郑重发表严正声明:99年7.20以来,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不敬师、不敬法的言行,所写的东西,以及家人曾代写、代说的“保证”,全部作废。从新做好,加倍弥补,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一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白著云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6年喜得大法。1999年7月20日邪党开始打压法轮功,在当时那种恶劣的环境下,由于自己怕心重,对法理解不深,悮性差,配合了邪恶的要求,违心的交了大法书。2001年过年时,邪党胁迫我家人对我進行迫害,写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在上面签了字。签字后仍然遭到迫害,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关押,后又转到党校洗脑班迫害。由于自己正念不强,在所谓的“三书”上签了字。大约在2007年,我在发真相资料时,被邪恶跟踪,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我又一次配合了邪恶,签了不该签的字。近期我看了同修交流文章,认识到严正声明的严肃性。通过向内找,才真正认识到辱骂师父和大法是多么严重的事情。在此严正声明:1999年7.20以来,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桂兰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与修炼逐渐提高,我对发表严正声明也有了新的认识。从2005年春天发了一次严正声明至今,我已写了三次严正声明,但每次都没有勇气把自己过去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的丑事、卑鄙之事彻底无漏地曝光出来,每次都把它掩盖起来,没有真正严肃对待严正声明。修炼是严肃的,是直指人心的。最近在学法中突然想起了自己在邪恶的拘留所遭受迫害时,由于邪悟,而出卖过两位同修,两次从拘留所出来都是向邪恶写所谓的“保证”,还写了所谓“揭批大法”的东西,这些在名利心的掩盖下,还没完全彻底曝光出来。在此郑重的严正声明:从2000年至2001年在拘留所里,我曾经所说、所做的一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我要加倍补偿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今后我要多学法,向内找,修自己,坚决按真善忍标准衡量自己的言行,做好三件事,履行自己的助师正法的责任,圆满随师还。

吴玉清 2011年6月8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对大法的认识不足,学法少,学法不入心,所以人心太多,怕心太重,在家人同修被中共邪党迫害时,亲人们受邪党毒害太深,害怕中共邪党的迫害,当亲人们毁师尊的法像和大法书籍时,我没有去制止,还糊涂的将大法书交给他们去毁,不但没有起到维护大法的作用,还帮他们做了破坏大法的坏事,使他们造下了深重的破坏大法的罪业,把他们推到了面临被淘汰的危险境地,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做了作为一名大法学员绝对不该也不能做的大错事,也给自己的修炼抹上了污点。在此严正声明: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在压力下,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去做好三件事,洗刷污点,跟上正法進程。

肖媛芙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是在九九年“七.二零”去北京讲真相,后遭非法绑架的。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在公社一个星期,因学法不深,由于怕心,在高压下,违心的写了“保证书”。做了一名大法弟子绝对不该做的大错事,这是对师父、对大法最不敬的事。我真的从内心感到对不起师尊和大法。在此严正声明:我所写的“保证书”,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用实际行动来弥补过错,做好师父叫我们做的三件事,学好法,发好正念,讲真相救度更多的众生。而且还要告诉家人,大法是最好的,让他们都相信大法好。

吕逢娥 2011年6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八年四月份开始看大法书的。在九九年七.二零后,由于我学法不深,怕心重,怕自己的工作受影响,就把大法书、师父的法像、录音带、法轮章都交给了邪党,在压力下,公安让签字我也签了,后几次都是我不在,丈夫替我签的。现在回想起深感内疚,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请慈悲的师父再给我一次机会,今后要坚修大法,跟师父回家。

丘爱莲 2011年5月22日


严正声明

自从二零零三年以来,我一直参与资料点项目。在做大法书籍上出现了偏离法的现象,做《转法轮》时有一次某一页缺一行字,后来同修学法时发现了,有一次《转法轮》打印出来之后在一页上字号大小不一,还有将《精進要旨》一和二、《洪吟》一和二合订在一起。在将大法书籍做成电子书文件时,将《洪吟》、《大圆满法》、《精進要旨二》这样带有图片及师父像的书改成了电子书格式,给同修装進电子书里;做电子书文件时,将《转法轮》每一讲的每一节独立做成一个电子书文件;将《新经文》里边的顺序打乱,从新编排顺序,做成电子书文件,我现在悟到这些行为是严重的乱法,我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也害了同修。我在做的过程中没有严格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现在郑重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一律作废。请求师尊原谅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今后一定要严格以法为师,用大法的标准去做每一件救度众生的事,踏踏实实的修自己,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圆满随师尊回家。

李玉贤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之后,我做了很多对不起大法的事,厂邪领导让我们大法学员交书,我交了5—6本大法书。派出所邪警到我们厂和保卫科一块迫害大法,发污蔑大法的资料,让我们每个学员按手印,我当时按了手印。厂邪党书记、车间主任找我谈话时,我说“不炼了”的话。厂领导还扣了我二千元钱,车间又扣了二百元。还有,厂邪党领导下发到各个车间栽赃法轮大法的材料,让每个人都签名,我也签了名,给大法造成很不好的影响。由于怕心重,我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学好法,按照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去做。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历明兰 2011年6月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在九九年七.二零红色笼罩中国大陆的时候,我由于法理不清,曾经几次向邪恶写过“不洪法、不串联、不上访”的所谓“三书”,向邪恶交了一套大法书。当时我也确实非常心疼,这可是师尊为我们留下的上天的阶梯呀!被邪恶非法关押了五次,向邪恶共交现金1350元。在零四年九月二十二日又被非法劳教二年,在劳教期间,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又被亲情这个魔心所干扰,向邪恶又写了不敬师、不敬法的所谓“三书”,这一切是我最大的耻辱,也是对师父最大的不敬。我做了这么多的错事,犯了这么大的罪,可慈悲伟大的师父并没有放弃我。我从劳教所回来后,就让身边的同修帮助我,和我一起学习师父的新经文和所有的大法书。现在对大法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和理解,在此我深深的感谢师父对我的救度,感谢同修对我的帮助。特此严正声明:以前给邪恶所写的一切“三书”,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信师、信法,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弥补损失,圆满随师父回家。

高连明 2011年6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五年七月的法的老弟子。由于自己学法少,悟性差,怕心强,名利心重,儿女情深。所以在九九年七.二零邪恶打压时,在高压下,配合邪恶写下了“保证书”,不但自己写还替丈夫写(丈夫不在家),并且邪恶几次找我,自己都表示“不给找麻烦”,几次非法抄家,我也给邪恶签了字。特别在零四年,我被绑架到看守所时,每次提审都签了名。同时邪恶叫我认同修,虽然没说名字,也默认了,出卖了同修。邪恶给照像也顺从了,当我出来时,也写了“保证书”。弟子在此郑重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弟子要加强努力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弥补自己的罪业,洗刷曾经的耻辱。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到最后,和师父一起回家。

张淑兰 2011年6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由于学法不深,修得不扎实,对法理认识不清,在九九年七.二零恶党破坏大法时,派出所警察让交大法书和师父法像等,因有怕心,怕警察到家里找麻烦。当时也不懂得什么叫正念。当时认为少交两本应付一下,能保住更多的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后来退休办强制大法弟子写“保证书”,自己虽然没写“不去北京上访”和“不炼了”等话,也写了“不给任何人找麻烦”和“你们放心”等话,当时想应付一下就过去了,也没写什么实质的东西。在后来的不断学法和看明慧的交流文章,自己如梦初醒,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这不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吗!今天写出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写的“保证”,全部作废。全部作废。我的一切由师父安排,师父说了算,不承认旧势力。我走错的路会在大法中归正,今后要认真学法,多学法,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孙玉芝 201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逼迫大法弟子交出大法宝书,迫于压力,怕被抄家,自己就把大法宝书藏到玉米秸垛里了,时间不长发现书不见了,听说是上学的孩子拿走了,是自己有怕心而没有保护好大法宝书,自己深感痛心与悔恨。自己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更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今后自己一定要认真学好大法,主动同化大法,精進实修,一定要象珍惜自己的眼睛一样去珍惜大法宝书。坚修大法到底,紧跟师父做好三件事,真正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让师父少一分操心,多一份安慰。

张政儒 2011年5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九年得法的。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对大法开始迫害后我违心的在“转化表”上签了字,背叛了大法和师父。后来村里让交大法书,我把最珍贵、最神圣的大法书交给了邪恶,这是对大法的犯罪。九九年十月三十日進京上访,被邪恶拘留半个月,向邪恶交了50元饭费。再次上访时,当地派出所向家人要了300元罚款,同年三月两会期间镇里办洗脑班交饭费400元,二零零二年办洗脑班,交饭费600元,滋养了邪恶,这期间,也做过“五不”的“保证”---“不進京、不上访、不串联、不聚会、不炼功”,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现严正声明:在高压下,写给邪恶的一切“保证书”和“悔过书”,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修炼,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弥补损失,随师父回家。

王淑兰 2011年6月18日


严正声明

1999年后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劫持到办事处,被非法关押几天,由于怕心,人心太重,交了一本大法书。在邪恶抄家时,没能保护大法书,让邪恶抄走一本《转法轮》。每每想起没能保护大法书都非常痛悔。由于执著亲情、怕亲人被非法关押,替亲人写过“不聚集,不進京”保证。在被单位六一零劫持到洗脑班时,由于学法少、人心太重,怕被劳教,违心写了“三书”。在这短短的十几年修炼中我竟做出这么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我非常痛悔。现在声明:我替亲人写的“保证”,及在“洗脑班”写的“三书”,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坚决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路。

李淑红 201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从一九九六年四月份得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六日,办事处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大女儿给交上一份,十二月份,孙子当兵,公安局找我写“保证书”,我没配合他们,我说我没上学不会写字,他们拽着我的手按的手印。二零零零年,庄里来了两个同修让把书都交上去,我交了书,还烧了三本和师父的法像,也跟着邪悟者举手喊口号,后来觉得不对就不配合了。零五年十一月我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想快点出去,就配合邪恶,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我放下心里的包袱,用纯净的心态,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心不动,坚决跟师父回家。

毕秀兰 201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在2009年10月份,我们几位同修在厂外贴不干胶、发真相资料时,被当地610非法绑架到洗脑班,在非法审讯、逼迫下,我供出了三位同修,并被迫在三位同修的名字上按了手印。在随后非法关押的38天期间,邪恶份子不准我睡觉、不准与同修见面、不准和外人说话。在自己一时糊涂、心态不正的情况下,610大队长赵修成说以后不要再炼了,自己随声哼了一下,被逼着在“笔录”上按了手印后,就放我出来了。事后一年多,我供出的两位同修被盯梢抓捕、被抄家,给大法、给同修造成了很大损失。可是自己还迟迟认识不到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掩盖着不敢正视,这是多么严重的问题,即使是在迫害的情况下,也是出卖良心。在这里我发自内心的向师尊悔过,请求原谅。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在以后的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过程中,真正的从内心痛悔自己的罪过,在修炼中努力洗刷耻辱,加倍弥补罪过,坚修大法到底。

马春梅 2011年6月18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派出所五、六次喊我去训话,每次训话后都要叫我签字,我签了,最后一次还自己加了一个不炼“邪法”了。通过学法,深刻认识到从前签字的做法是错的,是自己在修炼路上的一个污点。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郑兴贵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在邪恶的劳教所谎言迷惑下,违心的写了“五书”!其中有谤师、谤法的言行!而且还交了大法书。在当地被抓期间,也写过“保证书”,欺骗师父,背叛大法!还给其他同修洗脑,现在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对师父、大法不敬的言论,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修炼是严肃的,自己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决心今后尽快去掉执着,加倍做好三件事,弥补过错,跟上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

侯桂琴 201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在二零零零年六月份,我县成立了洗脑班,我在洗脑班烧大法书,邪悟了。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十二月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绑架到县看守所之后,每次都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四年,两次被迫去洗脑班,写了“保证书”。我没走好证实法的路,因为变异的思想,想骗它们,出来还可以炼功,没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知道错了。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一律作废。我会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定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紧随师,这就是我今天的选择。

张桂竹 201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迫害大法后,二零零零年四月份,恶警强行非法绑架我到洗脑班,我家人用一千元把我赎回来了,过后我才知道。七月份又被常人构陷,恶警来我家抢走了师父法像;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我在家写横幅,被恶人告发,恶警把我绑架到市看守所关押迫害一个月,期满后在公安局我没把握好,签了“不炼功”的“保证书”,配合了邪恶;二零一零年四月份,市公安恶警到我家大搜查,抢走了师父法像。一次次魔难我都没有把握好,很后悔,悟到是自己没有学好法,讲真相做的也不好,给救度众生造成了影响,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给大法抹了黑。在此我严正声明:以上所有不符合大法、不敬师父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保证书”,全部作废!学好法,做好三件事,不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在正法修炼路上,勇猛精進,坚修大法,永不迷途。

王美玲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在邪恶迫害下,顺从了邪恶,向邪恶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尽管自己有怕心、保护自我及利益不受伤害的私心,但是,对修炼人来说,还有比背叛师门更严重的吗?我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在正法还没有结束,师父还在给我这样的大法弟子从新走正的机会,我更感到师父的洪大慈悲、救世主的胸怀!我千恩万谢师尊给我的这次机会。我郑重声明:在邪恶迫害的高压下,所说、所写的“不炼功”的东西,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努力做好三件事,多多救人,兑现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李玉权 201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近日读了《明慧周刊》第484期“再谈严正声明”的文章,对我触动很大。我是一名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得法的老年大法学员。邪党镇压后,单位邪恶领导逼迫我写“不修炼”的“保证书”,由于自己过去学法不深,怕心很重,当时我想为了应付邪党,等风声过后,我还炼,我没有认识到在人中这也是一种可耻的行为,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更没有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于是,在“不修炼”的“保证书”上签了字,还写了诽谤大法的话,把大法书交了,真是后悔莫及,其罪大如山如天。是伟大的师父慈悲于我,给予我从新修炼的机缘。为此,我再次严正声明(过去声明一次很草率):我过去所写的“不炼”的“保证”和诽谤大法的话全部作废。我今后只有勇猛精進、再精進,坚信大法,洗刷污点,做好三件事,弥补自己所犯下的罪过。

戴玉琴 2011年4月29日


严正声明

今天我以纯正的心情严正声明:“7.20”以后,在邪恶的逼迫下,我交过大法经书、师父法像和法轮图形画,以及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迫害。听师父的话,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做好三件事,起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所应该起的作用”,最后跟师父回家。

刘玲珍 201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九七年喜得大法。七二零,在邪恶压力下,写了“不炼”的“保证书”,还交了一盘炼功带;2000年進京上访回来后,在恶警写的“上访经过书”上签了字,又被610等邪党人员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在邪恶命令指使下,我在师父的照片上划了两笔,我哥哥在“四书”上代我签了名字。现在严正声明:在邪恶迫害中,所写的“不炼”的“保证书”,及所说、所做的一切不敬师、不敬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侯静亚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二零零零年得法的老弟子了。2000年刚得法不久,我家亲人就被邪恶非法绑架迫害,我因怕心重,同意未修炼的丈夫毁掉了师父讲法的录音磁带一套。我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尊。现我在这里严正声明我以前所作所为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从今往后我一定要好好学法,坚定正念,做好三件事,真正做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绝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吴玉莲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给公安局交了一本《转法轮》书、一盘炼功带,女儿替我签了字。二零零七年四二十日被送進劳教所迫害,当晚写了“四书”,签字、照像、按手印,配合了邪恶,其间不明真相的家人,给邪恶花了三万多元钱。这都是信师信法不够坚定,怕心太重所致,在黑窝给恶警织毛衣为打电话方便。事后非常后悔不争气,没有正念,回来后邪恶给了一袋大米一壶油。我心里难受极了开始真正认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大错事,悔恨至极,真的是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严正声明:以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彻底解体旧势力对我安排的一切,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损失,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圆满随师还。

王建平 2011年6月10日


严正声明

3月份,派出所警察让按手印,我配合了,给大法抹了黑,留下了千万年不该留下的悔恨,自己也很痛心。通过学法交流,多次的向内找,越来越清醒的认识到自己错了。我在此郑重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晶 2011年6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曾经被邪恶非法绑架,在劳教所邪恶的压力下,因为学法不深,有怕心,被迫出卖了同修,邪悟了,骂师父,出卖了师父,并且写了“三书”。非法劳教结束回家后,虽然从新走回大法中,可是不长时间,我又邪悟了,并且把大法书和讲法带都烧毁了,做了一个修炼人不应该做的事。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后来在师父的慈悲点悟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从新走回大法中。去年秋天,我又一次被邪恶绑架,因为观念多,无意中出卖了家人同修。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写的“三书”,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好好修炼,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薛淑娟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2011年5月12日,被610邪警非法绑架到邪党洗脑班关押了16天期间,被邪恶钻了空子,在邪警和犹大的恐吓下,在人心的作用和干扰下,失去理智的写了背叛师父和大法的“三书”。现在自己万分痛心疾首,特此声明:本人在被邪党洗脑班非法关押期间,在邪恶的压力和诱惑下,所说、所写的一切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三书”,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做好,坚定修炼,加倍弥补,做一名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尧金汉 2011年6月6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对大法开始镇压迫害。当时因自己对大法法理不清,产生怕心、求安逸心,向邪恶妥协,把大法书交了。在2000年3月,邪党召开两会期间,怕大法弟子進京上访,强行绑架了全镇40多名大法弟子办洗脑班,每人交罚款400元,交村里100元。2001年1月3日去北京上访,被县公安绑架,交罚款200元。在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六年六月期间,被邪恶非法绑架洗脑班两次、劳教一次,在此期间,在邪恶的高压下,违心的写过“三书”,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助师正法,认真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大愿,圆满随师父回家。

饶凤琴 2011年6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从一九九六年八月份开始学法,由于学法不深,听人家说:不用学了,圆满了。二零零四年年底,我邪悟了。把《转法轮》、经文、法像、炼功磁带、讲法磁带都烧了。烧完后不几天经常摔跟头,膝盖摔的不会动了,也不会弯了,然后腿没好,胳膊又摔折了,接二连三的出事。二零零六年,原来也邪悟的儿子看到师父的法身总点化他:让他看到法身,看到法轮等等。后来儿子说:妈,咱还得学法呀。这样,我和儿子又会到了大法中。走回来后,我感到对自己邪悟烧书的行为痛悔不已,在梦里都痛哭。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以后坚修大法心不动,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张秀兰 201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时,我在单位被邪党人员看起来不让回家,在家人强迫下,在别人代写的“不修炼”的“保证书”上按了手印,当时误认为自己完了。在共产邪党逼迫下,在单位30来人的邪党支部会上,读了违心所写的“保证书”。现郑重声明:以前受共产邪党的灌输毒害太深,加上怕心,违心的承认或配合了共产邪党的一些迫害大法弟子的言行,如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参观了邪党办得污蔑大法的图片展览,以及对邪党做的一切“保证”,全部作废。今后更要坚信师父,坚修大法,跟上师父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

王振民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虽然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九九年七.二零初,向邪党交过一本大法经文;二零零一年三月份,我从看守所回来,向街道交过一份“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二零零一年末快过年时,街道负责管法轮功的人来我家问我“炼不炼法轮功了”,我告诉他们炼,当天晚上派出所来了三个警察要带我走,他们说你写不炼了就可以不走。当时的怕心、求安逸心全上来了,就又一次给邪党写了“不炼功了”,在此声明:以上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不利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要多学法,努力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全英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自流离失所的丈夫回家后,渐渐的放松了自己的修炼,对丈夫的行为着急、不满,怕他的松懈影响自己和家庭的安全,而对他产生怨恨之心,导致自己正念不足,主意识不清,常被思想业干扰,想出一些受迫害的场景,从而被邪恶抓到了把柄。在邪党污蔑大法、污蔑自己的“单子”上签了字,铸成大错。之后我彻夜难眠,痛苦不堪。现在我郑重宣布:所签、所填的一切有损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我会记住这次血的教训,让自己精進起来,弥补损失,消除邪恶,修正自己,把心思用在三件事上。

陶平元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中共邪党铺天盖地的迫害法轮大法及大法弟子,因刚得法两年,学法不深悟性太低,对中共邪党更是认识不清,向主管单位交了一部份大法的书、炼功带、师父法像等,把《转法轮》手抄本也烧了。经深入学法,才悟到这是怕心,使我们对师父、对大法犯罪,背叛了大法,背叛了师父。在此特严正声明:在中共邪党高压下,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轮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努力做好三件事,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

潘玉珍、罗新民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单位让我填表写放弃修炼大法,表格上写的是什么我没看,我也不写,是单位的同事替我写的,我没有同意。由于当时学法不深,法理不清,没有严肃对待修炼,给大法抹了黑,同时也给自己留下了污点,真是后悔莫及,对不起师父和大法。今天我严正声明:单位同事替我写的“放弃修炼”和什么“保证书”,全部作废。我要从新修炼,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進程,在神的路上勇猛精進,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大法,做好师父要做的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叫师父放心。

袁宝芝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2011年6月17日,当地610,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居委会等20多人上门企图绑架我到洗脑班,当时由于怕心重,亲情重,人心重,违心的写了“三书”,还按了手印。自己认识到是做了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大坏事,这是最不应该的。现在严正声明:以前给邪恶写的“三书”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今后我一定要多学法,学好法,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坚修大法紧随师。

姜孟琴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在二零零四年七月被非法劳教时,绝食反迫害后,当时回家时,在“保证书”上签了字。在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二日,和同修一起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给举报,被非法劳教一年,在迫害和高压下,写了“五书”(悔过、保证、揭批、检举、决心书),向单位也写了“保证书”。我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错事,造下了如山如天的大罪,真是痛悔莫及。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所谓“五书”和“保证书”之类的书面材料,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田树君 2011年6月20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社区让我填表写放弃修炼大法,表格上写的是什么我没看,我也不写,是我先生怕我被抓替我写的,我没有同意。由于当时学法不深,法理不清,没有严肃对待修炼,给大法抹了黑,同时也给自己留下了污点,真是后悔莫及,对不起师父和大法。今天我严正声明:先生替我写的“放弃修炼”和什么“保证书”全部作废。我要从新修炼,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進程,在神的路上勇猛精進,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大法,做好师父要做的三件事,叫师父放心。

高桂枝 201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迫害初期,交出了一本《转法轮》;二零零三年八月,去乡村貼发真相资料时,被恶警非法绑架到洗脑班,在邪恶高压面前,在犹大的蛊惑下,邪悟了,写了诽谤大法、诬陷师尊的“三书”,供出了一名同修,使资料点遭彻底破坏。在此严正声明:在邪恶迫害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

王正武 201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7•20邪恶迫害大法的时候,由于自己怕心重,悟性差,把师父的法像给烧了。当时学法不深,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自己还处于带修不修的状态。通过和同修在一起学法交流,才认识到自己做了一件最大的错事,对师父和大法犯了罪,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在邪恶迫害下,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今后我要用心学好大法,利用一切机会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提高自己的悟性,做师父真正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尽快把造成的损失弥补上来,加倍努力修好自己,弟子坚决跟师父回家!

边广娥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迫害大法后,在家里、单位的压力下,由于怕心重,违心地不炼了。在同修的帮助下,我现在又回到了大法中,现在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抓紧修炼,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好跟师父回家。

齐文芹 2011年6月14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大法时,镇上召集大法弟子开会,命令大法弟子踩和坐师父法像,当时因怕心,竟然按照邪党的方式做了;那一年因害怕,同修们把书和资料都送到我家,我怕邪党发现,便偷偷的卖给收破烂了;每次恶人问我“还炼不炼”,我总是应付说“不炼”;丈夫因反对把师父的法像又撕、又烧,我没有阻止。通过学法交流才认识自己犯下的错误太多,在此郑重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统统作废。请师父原谅。今后一定加倍努力,一定听师父的话,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彭春梅 2011年6月10日


严正声明

被恶警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劳教所期间,因学法不够精進,认识不深,写过“悔过书”,在那个时候只想了写就写吧,等出去再炼,曾说出同我一起去劳教所的那个同修家里还有大法书的事,以及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信大法,跟上正法的洪势,做好三件事,跟随师父修炼法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过错。

刘香兰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那场铺天盖地的邪恶的迫害下,由于学法不深,法理不清,怕心重,不敢出来证实法,在家偷偷的学。我在2003年5月还做了一件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我把明慧周刊10本、明慧周报10多张烧毁了,对师尊和大法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可是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愧对师父,愧对大法。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背离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学好法,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朱育骐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与同修切磋被迫害的原因,学法不深,悟性差,私心重,怕心重,违背师父的教诲,对大法不敬,在二零零零年两次進京证实法都被邪恶绑架。配合了邪恶,出卖了同修,也出卖了自己(给邪恶签了字),还连累了家人,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现在只有多学法,学好法,修好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救度一切可救度的众生。我在黑窝里所写所说的一切全部作废。这是最严肃的一次最后声明,向师父表示我的诚意,弥补我的一切过错,坚修大法到底。

张淑碧 2011年6月11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七.二零严重迫害时,交了一套济南讲法带,近期自己由于法没学好,修炼状态放松,被邪恶钻了空子,单位保卫人员来我家干扰迫害,当时我正念不足,一看见他们心里反感,签下了“我与单位没有任何关系”的字,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今后的修炼中,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林治香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九九年之前得法。从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开始到今年,由于怕心,在邪恶面前,说过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说过“没有修炼大法”的假话,向邪恶写过“检讨”和“保证”,交过、烧过大法书。而且在九九年,把因为修炼大法全身的各种病都好了,违心的说成是其它原因好的,做过给大法抹黑的事。今天我诚心向师尊认错。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从新做好,坚定实修。

卢胜涛 2011年5月27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那时我们刚刚進入大法的门,对法理不清,所以我们也就吓的不敢炼了,说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也随和了邪恶。今天我们在亲人的劝说下,又学了法轮功,师父没有放弃我们。还在给我们机会,我们一定跟师父回家,在这里我们郑重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东西,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孙巧云、袁德稳、鲁翠兰、袁春雨 2011年5月17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时,怕心重,向邪恶交了大法书,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我要珍惜这万古机缘,加倍的努力跟上正法的洪势,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凤平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二零一零年秋季,邪党迫害大法弟子让在所谓的“三书”上签字,当时由于心性不高和有怕心,我说过,“我不炼功了。”心里想:“我修炼干啥?”。在“悔过书”上签过字、按过手印。事后很后悔,所以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所想的,一切对不起大法的事全部作废。我要精進实修,弥补过错。

张玉芬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在修炼中由于学法不深,给大法带来了很大的损失,做了不符合法的要求的事,对不起师尊和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在邪恶的迫害下,不让学法炼功,让把大法书籍交出来,当时头脑就什么也没想,胆子又小,叫交就交,把书交了,做了一名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现在很后悔。我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玉莲 2011年5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六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后我身体健康,身心愉快。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先后两次進京上访,在县看守所被关押过,在洗脑班被迫害过。由于人心的执着,写过“保证书”,说过似是而非的话,做过不符合修炼人要求的事。现在我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到敬师敬法,坚修大法到底,挽回给大法带来的损失。

胡娟 201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于97年喜得大法,99年7月打压法轮功,派出所叫我们去交大法书,当时我带了两本书,一盘炼功带,就交了一盘炼功带(是坏的),把书带回家放在孙女的废书里。后来她不知道就和废书一起卖了,我听孙女说了后,心里很难受,想起没保护好大法书,又说了“不炼功”的话。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以上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王金玉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期间,在中共恶党的迫害下,由于我人心重,向邪党写了“不学法、不炼功”的保证,又交了几本大法书、录音带,写诽谤大法的话,这是对师父最大的不敬。现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抓紧时间学法,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走好今后的路,保持正念,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郑春景 2011年6月8日


严正声明

“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时,居委会和户籍警上门收书,由于怕心重,没有了正念,交了二本宝书《转法轮》,同时他们将贴在墙上的师父法像、《论语》和“法轮常转”一起拿走。事后我们也没去要,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是对师父、对大法的不尊敬。现在严正声明:我们所说、所做的一切不敬师、不敬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听师父的话,坚修大法紧随师!

沈国俊、戚玉清 2011年5月14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九年,我被邪恶非法迫害劳教期间,由于自己信师、信法不够,有较强的人心、怕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做了违背大法的事,说了“不修炼”大法,写了“不修炼大法”的保证,背叛了师父和大法,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给大法造成损失。现我郑重声明:在邪恶的劳教所里所说、所写“不修炼大法”的保证,与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回到大法中修炼,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坚修到底。

张淑清 2011年6月11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因为自己的修炼不精進,求安逸的心很重,在大队邪党人员逼迫下,把大法书交了,还写了“不修炼法轮大法”了等,说了一些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词,在当时只是认为,叫写就写,心里知道大法好就行。现在想起来很后悔。在此,我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师父不敬、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郭京艳 2011年6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九九年得法,刚修炼不久“七.二零”就开始打压了。在迫害中我交过师父法像,被照过象,签过字,按过手印。在零九年七月份发资料被邪恶绑架了十天,在恩师的慈悲加持下回了家,在打压中第二次按了手印,照了像。回家后家人才告诉,邪恶把我最心爱的大法书与师父法像全收走了,使我非常痛心。现在我要严正声明,凡是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并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春梅 2011年6月7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当时虽然走進大法了,却不知精進。一直到二零零零年,我听别人说:到洗脑班交书,不交就引火烧身。我就随着去了,拿一本《转法轮》到洗脑班,很多人围着火堆走,一边走,随着往火堆里扔书,还喊了口号。后来我感到师父这么慈悲地救度我们,我还做这么不好的事,感到很惭愧。在此我严正声明:我以前所作所为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我坚修大法心不动,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周秀英 201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今年在一次讲真相时被举报,被邪恶绑架,進去后,恶警让我签字,我不签恶警按住我戴手铐的双手留下了手印。回家时恶警让我签字,我就签了(不知是什么内容,我字认的不全)。回家后经过学法,与同修切磋,知道错了,不应配合邪恶。现严正声明:绑架期间所说、所做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要走好走正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坚修大法到底。

刁素琴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七.二零”迫害时听信了邪党的谎言,做了在大法修炼中绝对不应该的事情,把宝书交给了邪恶,停止了修炼。可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却没有丢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在大法威力感召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终于走回了大法修炼中。在学法归正自己中认识到,必须发表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今后的修炼中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薛艳荣 201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听明慧网广播后我的心动了,学法、走路、做事心都不安,当初在怕心的促使下,毁坏了一本小的《转法轮》、一本《大圆满法》、几张单张经文、明慧网周刊,现在认识到这是犯了天法,做了大法弟子最不该做的事。从现在开始,我要做好三件事来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现在我当着师父面和宇宙众神的面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就走师父安排的路。

林清福2001年6月13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天翻地覆的打压开始,由于自己有怕心、私心。除了《转法轮》,其他的大法书都毁了,今天我明白了,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对不起大法,没有坚定好好的修下去,痛感万分,我要弥补我造下的罪业,信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

王芳宇 2011年6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通过修炼大法,身体上的一切疑难杂症不治而愈,身心健康。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大法遭到邪恶迫害。在邪恶办的“学习班”我违心的写了“不炼”的保证书。因不是我本意,在此我严正声明:一切不敬师、不敬法的言行及在邪恶办的“学习班”上违心的写了“不炼”的保证书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要加倍珍惜大法,不负师父苦度,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戴维华 2011年5月8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后,单位领导要求必须填表签字,保证“不炼功”,当时我拒绝签字。领导就想了一个办法,只要签字就行,不用表态。自己以前发过声明。用的可能是化名(记不清了)。为法负责,也为自己修炼负责。今又特发此声明:表中无论填写什么,那都一律作废。坚修大法,一修到底。任何因由都改变不了坚修法轮大法的心。

武桂琴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由于没有修好自己,在邪恶的迫害中没有真正做到信师、信法,被人心带动,在邪恶的“三书”上签了字。自己深感痛悔。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给大法抹了黑,我做错了,我要从新做好。努力学好法,坚定信师、信法的正念,不承认邪恶的迫害,坚定走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路,用实际行动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汝芳 201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自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后,由于学法不深,以致在怕心的驱使下烧毁了许多大法书籍,做出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自感罪孽深重。现特此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不起师父的言行全部作废,在今后的日子里,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孙厚珊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在中共邪恶的高压下,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三名恶警多次去我家骚扰,被逼下交了炼功磁带,在村长威逼下,给邪恶一伙签了名说“不炼了”。现在后悔莫及,特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坚修大法到底,努力做好三件事,坚定地跟师父回家。

邹桂珍 2011年6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在一九九七年得法,“七.二零”后,大法遭迫害,因为怕心太重,停止了修炼。在不修炼的这段时间里说了对大法不敬的话,并阻止婆婆出去做大法的事情,这就是我的所作所为,这是我一生中所犯的最严重的错误,对不起师父。现在我要精進努力实修,坚修大法,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好三件事。

杨润风 201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长期不学法、炼功、发正念,离道渐行渐远,以至于被邪恶长期迫害,心思放在常人的享受、安逸上,被迫向邪恶妥协,写下不该写的文字,造成对大法不好的影响。我严正声明,凡写过与说过的违背大法的任何东西,都是违背我的意愿的,全部通通作废。从新振作,進入修炼中来。

杨柯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八日,我被派出所恶警绑架。配合了邪恶,强行叫我签了字按了手印。由于那时学法不深,做得不好,对不起师父。我严正声明在黑窝里签的字按的手印全部作废。弥补过错,做好三件事,多学法修心,走好最后的每一步。坚修大法到底。

刘德荣 2011年6月7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后,在邪恶高压迫害下,我在“转化班”签了名,背叛师父和大法,每天作业中都有诽谤师父和大法的话。现严正声明,我以前做过的说过的错事错话一律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重新修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火清 2011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写了“不炼大法”的声明,还交给恶人三本大法书。我这种在大法中受益而不保护大法的做法是严重的背叛。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发自内心的痛悔,一定在今后的修炼中加倍弥补。特声明:以前所写的不修炼的声明作废。并向邪恶要回大法书。

孟庆英 2011年6月20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再加上对邪恶的迫害产生了怕心,曾说过“不炼法轮功了”的话,现在认识到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更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从今天开始,严正声明,以前所说过的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修炼大法到底,弥补以前的过错,做一个合格的助师正法弟子。

王洪兴 2011年6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九年三月修炼大法的,“七.二零”后,给邪恶签过字,给过自己像片,烧过手抄《转法轮》和资料。在和同修出去发资料时,同修被绑架,我走脱后把未贴的真相资料、喷漆都扔了,对不起师父。我严正声明,以上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到底。

张玉莲 2011年6月6日


严正声明

2001年12月底在火车站被邪恶搜去《转法轮》一本,在邪恶的威逼下,违心的写了“不炼功”的保证。现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

邱样弟 2011年6月2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平时学法不够,不精進实修,当被邪恶迫害时,正念全无,怕心和各种执著心全出来了,在黑窝里写下了“不学法轮功、不收真相、不接触法轮功学员”的假话,在此我诚心诚意向师尊认错,声明这一切全部作废。从新做好,坚定实修。

古代琴 2011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7.20”后,邪恶破坏大法,我在高压下说过“不炼法轮功了”的话,但是我心里一直没有离开师父的法,心里想念着师父,但是我也有怕心和很多人心。修炼是严肃的。我现在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做的违背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信坚修大法到底。

李福兰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零八年七月被同修供出了我,邪恶绑架了我,强迫我按了手印,这是不符合大法的,一律作废。我没文化,不会写字,这声明是我口述,同修代写的。但是我能读大法书,我要静心多学法,做好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素琼 2011年6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和老伴同修因为正念不强,派出所警察来家让按手印,没有抵制邪恶就按了手印。我老伴说了对同修不利的话,没有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给大法抹了黑。现声明,所说所做的错误言行一律作废。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决心修炼到底!

夏连富、刘振清 201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以后,我由于怕心,做过把大法资料烧毁、丢弃等错事,现在我知道自己错了,非常悔恨,觉得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决心今后一定坚定信念,努力做好三件事,弥补损失,紧跟师父走修炼的路,直到圆满成功。

程菊梅 2011年4月


严正声明

我在98年得法。到99年“7.20”被邪恶迫害,我给邪恶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把大法书也交给了邪恶。我做了愧对师尊洪大慈悲的事,心里一直很难过。现在我宣布从返修炼,以前写给邪恶的“保证书”全部作废。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淑琴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迫害时,向邪恶交过好几本大法书,师父法像和《转法轮》,我自己烧过师父经文,和同修一起烧过《转法轮》,铸成大错,对大法、师父犯了大罪。今后,一定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加倍弥补过失,完成史前大愿,做一个合格大法弟子。

刘德金 2011年5月17日


严正声明

九八年十月开始炼功,“七.二零”后邪恶让交书,我把《转法轮》等好几本书,还有师父照片都交了。烧过大法资料、手抄《转法轮》。现严正声明:以上所有做过的错事,对师对法不敬的事全部作废。以后不管咋样都要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到底。

孙玉梅 2011年5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最疯狂时期,由于害怕,曾烧毁过师父的法像,被邪恶钻了空子,加重迫害。现曝光邪恶并铲除它。今后要真修、实修,助师正法,了愿随师还。今严正声明:在邪恶迫害期间,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跟师父走到底。

刘晓云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两年前,我被邪恶绑架,恶警问我为什么炼功,我说祛病健身,恶警又问?要不好呢?我说就不炼。现在悟到,都是人心,配合了邪恶。现声明,所有不符合法的想法,语言,签字,全部作废。信师信法,坚决做好三件事,更加精進。

丛金红 2011年6月20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六年我走入大法修炼,二零零九年冬被邪恶绑架,由于法理不清,怕心所致,没有承认自己修炼法轮功,这就是不敬师、不敬法的行为。我从现在开始彻底悔过,严正声明我要堂堂正正的做一名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李桂荣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七.二零”后因女儿被绑架,放不下情,法理不清,跟家人说“不炼了”,没有保护好大法经书,被不明真相的家人把师父经文烧了,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现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刘桂连 2011年5月21日


严正声明

在中共对法轮功和对大法弟子迫害期间,我在中共邪党行恶之人的威逼下写的所谓的“三书”,骂过师尊骂过大法的和一切对师对大法不敬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莫伟秋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的怕心,在遭到非法抓捕后违心的说了、写了“不修炼”的话,愧对师父,愧对大法。在此严正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以后的修炼道路上加倍弥补,做好三件事,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刘维强 2011年6月1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后,在压力下,自己没有在法理上悟到,产生了怕心,给邪恶交了一本《转法轮》。给自己修炼路上造成阻碍。所以,今天写出来,暴露它,解体它,并声明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坚决修炼到底。

史宝珍 201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迫害下自己被迫对邪恶违心的所写所说的“不修炼大法”的保证及一切不符合法的做法全部作废。我坚信师父和大法。从现在开始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师父回家!

苏亚勤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在女子监狱受迫害期间,被邪恶强逼,对师尊和大法说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说和不该写的话,我对不起师尊。痛恨不已。今日声明,我在邪恶处所说所写全部作废。我坚信我的师父和大法。

肖春红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后,在压力面前,由于害怕,交了大法书,没能尽心保护好大法书,做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现在严正声明,加倍弥补过错。

王淑欣 201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邪恶迫害大法的99年“7.20”之后,我由于怕被他人出卖,说过自己“不再修炼大法了”,这种做法不符合大法要求,所以我声明以前所说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坚定修炼大法。

胡凤琴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疯狂迫害中曾多次说“不修了”,“不炼了”。现在我郑重声明,以前所说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要加倍弥补,从新修炼,归正自己,坚修法轮大法到底。

袁怀玲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五年得法的大法弟子,由于自己的怕心,向警察交过一本书。现在觉得对不起师尊,对不起众生,我决心以后加倍弥补,紧跟正法進程。

薛桂玲 2011年6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迫害大法时给邪党写了“保证书”,说了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话,现声明作废。弥补过失,紧跟师父正法進程。

胡海志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在零几年迫害我时收去了我的大法书和大法资料,我没做到零口供,在问我过程中签了字。现在我严正声明,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王玉凤 2011年6月10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压力下,对邪恶所说对大法不敬的话和“不炼功”的话全部作废。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助师正法,弥补损失。

马根元 2011年6月22日


严正声明

两年前,家人被邪恶绑架,在出来时,恶警让我签字,我配合了邪恶,现声明,不符合法的言语、签字全部作废。信师信法,更加精進。

吕明东 2011年6月20日


严正声明

因受邪党的宣传,毁了大法书,非常后悔。现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孙美芹 201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