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的二三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七日】十几年的修炼中,曾发生过这样几件神奇的事情,现在写出来,用以证实大法。

一、二十分钟退烧

二零零零年的一天晚上,我上夜班,正和工友们闲聊着,忽然感觉身上很冷,自己摸了摸脑袋很烫,就回了自己的办公室,看了一下时间,是晚上八点二十分。开始意识到自己在发烧时,心里有些不稳,因为修炼两年多来,一直没有发过烧,也一直认为不会出现这个现象。转念一想:我都得法了,有师父管着,怕什么?!于是放下心来,在办公桌上趴了一会。不知什么声音响了一下,我抬起头来,摸了摸前额,“咦”,没事儿了,一点也不热了,也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我又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是八点四十分。

二、十五分钟肾结石消失

二零零七年五月,正上着班,忽然觉得腰部狠劲儿疼了一下,我以为是闹肚子了,赶紧去了厕所。可是在厕所里蹲了半天,什么也没排出来。下班后到了家里,腰部仍然隐隐作痛。妻子灌好了暖水袋让我靠着,感觉好多了。就这样坚持了一夜。

第二天上班,疼痛感比夜里增强了很多,只是强忍着,在高低不平的路上每一步都感觉象体内有异物一样一下一下震动着痛。终于勉强坚持到下班,赶快灌好暖水袋躺在床上。可是今天的暖水袋好象没什么作用,疼得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折腾了一夜。早上妻子起来上班,走之前告诉我:“我从网上查了一下,你这是肾结石,到医院很容易治好,咱俩因为你炼功的事情已经吵了这么多年了,我不想再说什么。”说完妻子就走了。

这时的我已经疼的快下不了床了。忍着剧痛,我的大脑飞速的转着,回忆着近十年的修炼历程,回想着经历过的件件往事和师父的讲法,不停的问着自己:我信法轮功错了吗?最后我十分确定的告诉自己,我的信仰是对的,没有错。于是我拿起了电话,拨通了号码,但不是打给妻子,而是打给了同修。在电话里,我告诉同修:“我的腰痛得厉害,快承受不住了,请帮我一下。”同修说:“你别着急,我们马上过去,你不会有事的。”

放下电话,我已经大汗淋漓,开始在床上呻吟着打滚儿,后来光着脚下到地上,用手抓墙,最后疼的已经意识不清了。这过程中,我不断的向内找,到底还有什么放不下的执著,结果找出了一大堆的执著心和漏洞。我喊着对师父说:“师父,弟子不精進,执著太多,但是即使今天疼死我我也决不放弃修炼,我是您的弟子!”

大约九点钟的时候,我听到了敲门声,我扶着墙开了门,三位同修進来,什么话也没说,進屋就坐下发正念。其中一位老年同修告诉我也坐下来发正念。开始我担心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坐不下来,但试了一下,发现疼痛好象轻了一些,能坐住了。这时候大家一边发正念,那位老年同修让我说了一下经过,问我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然后告诉我:“你不能光向内找自己的问题,你还要发正念反迫害。不管你有什么执著,有师父在管,决不允许邪恶迫害。来,我们一块儿发正念铲除它。”

我稍微犹豫了一下,觉的同修说的很对,马上开始闭目、立掌,默念正法口诀。发正念中,周围的一切似乎都静止了下来,直到听到同修关切的问:“怎么样?”我说:“好点了。”那位老同修赶紧给我纠正说:“不是好点了,是好了!”我马上意识到我对迫害否定的还不彻底,也赶紧说:“对,好了!”随着简单的对话,我真的感觉疼痛感几乎全部消失了。这时,同修说:“以后多学学反迫害的法理。我们还有事,就不在这儿多呆了。”

我一边往门外送同修,一边看了一下墙上的表,是九点十五分。送走了同修,我也骑车上班去了。

三、下载比拷贝还快

我的电脑系统是同修从网站上下载的,一直用的不错。二零零九年九月,我发现网站上光盘有了更新版,就盼着有同修能下载后给我一份。等了几天,我突然悟到,我也是一个懂电脑的大法弟子,为什么不能下载后传给别人,非要等别的同修呢?是不是下载大文件有怕心?想到此,我清醒的意识到了自己的执著,并决定马上去掉它。

我打开电脑,用破网软件找到了光盘文件下载的页面,大约有三十几个文件,每个文件是20MB,这时头脑中闪过一念,“这得什么时候下载完呀?”因为平常通过破网软件下载的速度只有几十KB,但转念一想,正是因为时间长,有困难,我才不能等同修去做,而是应该自己做好后帮别的同修。于是,我一边下载,一边心里对电脑和网络说:“不要受任何干扰,我们一起来做救人的事。”我这么一边想着,就看到下载软件显示的下载速度越来越快,由几十KB到几百KB,然后到1MB多、2MB多,后来的一些文件几乎是一闪就到了硬盘上,比拷贝的速度还快。我有点兴奋,也有点担心,担心文件下载不完整造成不能使用。所以我赶紧解压缩后刻成光盘安装,完全正常,一点问题也没有!

四、高压母排不放电

二零一一年二月初,因为单位出现大范围停电事故,我觉得应该趁机会检查一下平时不能近距离观察的高压设备。于是,我和单位的另一位同修(也是同事)挨个的检查了高压柜、变压器、电缆和电抗器接头,确认没问题后回到了办公室。

当天下午,和我一起检查设备的同修有些兴奋的告诉我,“你知道咱们上午干了一件什么事吗?咱们去的电抗器室是有电的,而你离高压电那么近,就差一点摸到了!”没等我说什么,同修又说:“哎呀,真后怕呀,如果不是师父保护,咱俩准烧焦啦!”我想了想,也很有感触的点了点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