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黄陂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三)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七日】(接上文

武汉法轮功学员在黄陂洗脑班受迫害的部份案例

(一) 掩人耳目的江岸区“法教班”

江岸区所谓的“法教班”是在江岸区“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操控下成立的洗脑班,最初开始于2000年5月10日,当时建在黄陂的采石厂,目的是掩人耳目。这个非法的私设刑堂,常年大门紧闭,整栋楼戒备森严,警察看守大门,四周院墙及所有的窗户都用铁丝网网住。如果不进入大楼内,外面的人绝对不知道里面发生的一切。

2000年除夕期间被抓的武汉法轮功学员,本已在监狱或看守所关到被非法判定的期限,但公安不愿将他们释放,就办了监视居住,在监狱外找个地方,把他们统统关在一起。让他们写保证不上北京,不去上访。学员们坚持不写。到了五月份,还有二十多人被关。江岸区的学员都被送到黄陂农村,家属都不知道地方。当时黄陂县关了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年过六十的知名的妇产科教授黄丽萍。每人每天要干重活,每人的家属每月还要被迫交纳1000元的所谓“费用”。

2000年3月份,当局以所谓的“两会”为由,将李市红绑架到黄陂区洗脑班非法关押进行强制洗脑。由于李市红坚决抵制迫害,洗脑班的邪恶之徒将她单独关押,并对她大打出手,李市红被打的脸部受伤。这次非法关押持续了五个多月。

后来陆陆续续被关押在这个黑窝的学员有:邓洁(1999年7月之后,黄陂邪恶转化班)、骆元英、祝彩琴、汤美珍(分别于2000年5月、7月、8月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江岸区“610“办的黄陂“学习班”)。

(二) 黄陂“610”迫害外地法轮功学员

黄陂“610”不仅残酷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还与武汉市“610”狼狈为奸,迫害外地来黄陂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据悉:黄陂区“610”秘密关押迫害外地法轮功学员,还以每月900元的“工资”招聘社会人员作帮教。

2005年至2007年,就有武汉法轮功学员宋金秀、王雨生、彭红玲、杨伟芳、王梅枝、余丽芳、吴碧琳、刘运潮等在黄陂或贴真相资料,或讲真相,或发放真相资料,或探亲而被当地恶警非法抓捕,关押到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周仙娥在黄陂讲真相,遭到黄陂派出所警察几个人毒打,他们将周仙娥的手往后扭,打脸,打头,打得她头昏脑胀,脑子一片空白,很长时间不清醒。

每逢中共的敏感时期,黄陂当局大肆监视、抓捕法轮功学员,对外地学员同样不放过。2008年,黄陂区“610”曾多次公开或秘密召开各种会议,传达上级黑指令,策划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他们的唆使下,黄陂国保和各乡镇派出所的恶警们极其卖力。据明慧网报道,仅在奥运前(2008年元月到6月半年之间),先后有多名来黄陂地区讲真相的外地法轮功学员,如林汉英、陈洪云、姚金凤、王雨生、谢远霞等被黄陂当局恶警绑架。

2009年4月10日被黄陂区绑架的共有27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武汉法轮功学员黄汉松在洪山法院旁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位于黄陂六指镇的看守所。同年10月武昌法轮功学员周锡坤也被转移关押在黄陂看守所迫害。

黄陂法轮功学员在外地受迫害的部份案例

武汉法轮功学员林典秀与丈夫朱邦福,户口所在地是黄陂区,夫妻俩都是法轮功学员,多年来一直在武昌区得胜桥经营一个小裁缝店,他们为人善良、真诚,有口皆碑,深得周围群众好评。2008年5月28日清早一群恶人闯进他们家将两人绑架,后来朱邦福被放回,林典秀被秘密送到一个叫“妇教所”的地方非法关押了15天,后来又转到武汉市七处一所关押,而且不让任何亲人接见送换洗的衣服,在里面处境十分困难,大家都为她担心。她有三个孩子在学校,却无钱缴纳正常的费用。

武汉市黄陂区蔡店法轮功学员张运柳于2004年去北京上访后,一度下落不明,后来不断受到迫害。

世人明真相,得福报

十年来,黄陂区法轮功学员不畏强暴,将自己修炼法轮功受益的亲身经历告诉家乡亲人。学员们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的告诉父老乡亲:法轮功好,真善忍好!是法轮功挽救了他们的生命,是法轮功教他们做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正是这些“真善忍”的实践者用自己的言行净化着人们的心灵,使越来越多的善良人明白了真相,很多还得到了福报。现列举几例:

例一:2006年4月份黄陂区粮食系统百余名工人,公开签名向其所辖的武汉市粮食局和武汉市委提出集体退党。

例二:黄陂地区的一个山村里有一位中年妇女对法轮功有正信,在法轮功学员和她接触中她明白了真相,内心感觉法轮功学员好。在村里人集体故意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时,她不同流合污,仍然坚持正义,替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说公道话。后来她多年不愈的皮肤癣好了,出现了很多神奇事,她的家庭也很顺利,爱人原来工作找不到,近几年爱人工作也很顺利。

例三:这是一位黄陂法轮功学员的自述:法轮功救了我婆婆。我婆婆年近8旬,家住湖北武汉黄陂某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早晨,婆婆生病住院,上吐下泻腹痛难忍,吃不下饭,妹妹扶着婆婆做了检查,但是查不出什么病。

我到医院后,告诉婆婆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诉她只有法轮功才能救你。妹妹当时有怀疑,而且受共产邪党媒体欺骗对法轮功有误解,我对她提出的问题一一解释,妹妹默默地听着,心结渐渐打开了。

就在当晚半夜,妹妹头晕,腹部出奇疼痛,在这时她想起了我告诉她的话,她默默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反复默念后,头不晕了,腹部也不痛了。早上起来她就对婆婆说:妈妈真好,真好,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好,你就这样念吧。

婆婆在医院住了几天,我跟婆婆讲明真相和道理,妹妹也支持,婆婆也坚信法轮功能治好她的病,出院时我们一片药也没有拿,回家就放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音给婆婆听,婆婆越听越觉得法轮功好,越听越明白,渐渐地婆婆的病好了,能自理,能吃饭,而且由于白内障引起眼睛模糊的感觉也消失了。

例四:这是一位历经沧桑的老人,在明真相后身体受益,十分感激法轮功。下面是他的自述:我是湖北黄陂山区的一位农民,从小失去父母,没读一天书,靠给人家放牛帮工过日子。以前受共产邪党的毒害,不信神,参加过土改、合作化的事。我现在才真正认清共产邪党“假恶暴”的一套。

前些时候,我生命垂危,女儿来看我,告诉我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就能解决我的痛苦。医生说我没治了,可我按女儿说的就这样默念“法轮大法好”,没吃药、没打针,我真的就好了。我原来知道法轮功好,我姑娘炼功几年,没花一分钱,病都好了,女婿、外甥身体都好了。我在他们家住了几年,这些都是我亲眼看见的。

后来政府陷害法轮功,我姑娘向政府反映情况,派出所老到他们家抓人、骚扰、抄家,搞得家无宁日,女婿害怕,女儿和外甥长期受到恐吓,我的精神受到很大刺激,在她家住不下去了。

原来我姑娘对我讲过法轮功好,我听不进去。因政府的压力,想得到政府的照顾,违心的说过一些对法轮功不好的话,我错了。共产邪党的话不能听,它是靠不住的,它都是靠人民的血汗钱养活,怎么能帮人民?要是指望共产邪党,只怕我现在死在家、臭了别人也不知道。我是一个差点就钻了土的人,我用我的大半生经历向世人讲:人要做善事,不要听共产邪党的谎言。记住“法轮大法好”,得福报、保平安。

例五:法轮功学员家人明真相,抵制迫害。罗细荣遭迫害被曝光后(前面已详述),她和家人均受到恐怖分子的再次骚扰、恐吓。2007年3月20日上午九点多钟,在恐怖组织610主任胡术智,国保科长张福初策划操纵下,610副主任韩贵武、前川街综治办主任彭定春带领多人,开着一黑一白两辆轿车闯到罗的楼下,将罗的丈夫老黄带到华昌塑料厂谈话,威胁他把妻子交给他们去迫害,遭到老黄的拒绝,老黄还揭露了邪党人员非法关押、毒打他妻子的犯罪事实。但是他们还不甘心,又找到在砖瓦厂上班的罗的已出嫁的长女,对该女儿软硬兼施,威胁女儿把她母亲交给他们去迫害。邪党人员象乔装打扮的大灰狼欺骗善良的小姑娘一样,花言巧语的说:“为了你母亲好,我们把她送到武汉市学习班学习几天就放回来,放心吧。”女儿识破了他们的阴谋,没有上当,而且当众严肃指出国保科长张福初毒打她妈妈的犯法行为。

天理昭昭不可诬,莫将奸恶作良图

善恶有报是天理,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人信与不信,他都是客观存在并制约着所有人。下面是我们收集到的武汉市黄陂区部份恶人遭恶报案例,进一步印证了“天理昭昭不可诬,莫将奸恶作良图”这一古训。

(一) 黄陂区数名恶警遇爆炸事故粉身碎骨

武汉市黄陂区公安分局国保科原副科长胡礼贵,干警张富忠,吴志军,李荣等人极力追随江氏集团,不遗余力地迫害法轮功,他们在当地邪恶组织610的指使下,纠集基层派出所的恶警和一些不法之徒绑架法轮功学员,拘留、送劳教、强制洗脑、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财、体罚打骂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强行抄走法轮功书籍、音像资料和私人财物;逼迫法轮功学员妥协、放弃修炼真、善、忍;监视法轮功学员的家、任意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践踏人权、造成多名法轮功学员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伙犯罪分子横行乡里,不可一世,专门打击和迫害一群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无辜百姓,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坏事,不胜枚举

作恶多端终有报。2001年9月18日晚九时许,胡礼贵等人在查抄李集镇一家私人鞭炮作坊时,因操作不当引起爆炸。当场被炸死。李荣的下肢被炸没了。胡礼贵、吴志军、张富忠等三人被炸得粉身碎骨、血肉横飞,其尸体根本无法辨认,工作人员从爆炸现场将尸骨一块一块地捡到一堆,用铁锹撮进编织袋里送去火化。据说火化前做了几具石膏人摆放着让其亲属和同事向“遗体”告别。

众所周知,按公安内部业务划分,查抄鞭炮作坊之类的事应由治安科主管,根本不属国保科业务范围,可是却鬼使神差的安排了国保科。善良的人们啊!想一想吧!这难道是偶然的吗?(见明慧网2004年3月21日报道)

(二) 黄陂区其他恶人恶报事例

黄陂区前川街定远村村委书记朱心文,60多岁,紧跟恶党集团、协助610抓捕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于2005年5月3日晚心肌梗塞,暴死在床。

黄陂区建委公务员杜端阳,40多岁,受江氏流氓集团谎言的欺骗,不相信善恶有报,仇视、谩骂法轮功,并撕毁法轮功真相传单,于2005年4月得食道癌痛苦死亡。

黄陂区王家河镇原镇长彭永和,追随江氏集团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亲自出马非法抄法轮功学员的家、监视法轮功修炼者,做了不少坏事。2006年10月中旬一天中午,他吃了午饭,开着镇里的车回家,开到王家河与长堰交界处,与一辆大卡车相撞,车毁人亡,死时年仅40岁。

在此我们正告那些还在助纣为虐的恶人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迫害好人的从来就没有好下场!正义的审判已经开始,并在全世界逐渐展开,现在江氏已被多个国家和地区以“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告上法庭。邪恶不会长久,历史上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同情、支持法轮功和保护法轮功学员就是在选择自己的美好未来,就会给自己及家人带来福份,而这不需要你一分钱,只需要你拿出自己的道义和良心。

结语

历经世间磨难,黄陂法轮功学员依然坚定的信仰法轮功。他们善良,他们坚贞,十几年的风风雨雨,他们一如既往,坚忍和平的向世人讲着真相。也许,在不久的将来真相大显时,你会想起那一句救命的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正是这些不知名的“真善忍”的捍卫者给你带来了福音。善良的人们请记住:珍惜这万古机缘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

附录一、恶人榜(参与迫害的单位和主要责任人)

武汉市东西湖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武汉市黄陂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武汉市硚口区委及硚口区分局国保大队
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
武汉市何湾劳教所
黄陂区公安分局政治处
黄陂区公安分局
黄陂区公安分局看守所
黄陂木兰山风景派出所
武汉市黄陂区委副书记,王四一
武汉市黄陂区政法委书记,李胜桥
武汉市黄陂区委政法委副书记,喻大权
武汉市黄陂区政法委副书记、“610”头目胡述智,男,50多岁
武汉市黄陂区“610”副头目韩贵武,男,40多岁
武汉市黄陂区公安分局国保科科长张福初,男,50多岁
武汉市黄陂区公安分局国保科副科长王保国,男,50岁左右
武汉市黄陂区公安分局国保科副科长、文字杀手肖友生,男,50多岁
武汉市黄陂区公安分局国保科干警乐春芳,女,40多岁
武汉市黄陂区国保队队长胡育清,男,30多岁
武汉市黄陂区区综治办主任,王艳明:
武汉市黄陂区前川街综治办头目,彭定春,男,40多岁

纪检组长,晏爱萍
综治办副主任,姚行军
综治办副主任,熊国顺
人秘科长,雷淑梅
黄陂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江巧云
黄陂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姜建辉
黄陂区公安分局局长,王建明
黄陂区公安分局政委,李国保
黄陂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刘明利、汪春宝、谢兵、姜东林、曾金安
黄陂区公安分局办公室主任,田小龙
黄陂区姚集镇政府,胡建忠,芦世家
黄陂区姚集镇派出所所长,潘某、警察黄明焱、刘元东
黄陂区姚集镇信用合作社主任,董静
武汉市何湾劳教所 队长:胡芳

附录二:黄陂被非法劳教的部份学员

黄红启,于1999年9月被辽宁省大连恶警绑架拘留,同年12月被非法劳教两年半,被关押在大连市教养院。于2006年正月初一被广州铁路公安处一黄姓恶警劫持,几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二年,被关押在广州市花都赤坭镇第二劳教所。

李菊华,三次遭非法劳教。其中2009年8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

刘麦梅,2002年9月在看守所迫害8十多天后,又被送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

彭望琴,2002年绑架到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王凤英、涂宝珍,于2004年11月被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非法关押拘留后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罗细荣,2001年秋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武汉市何湾戒毒所迫害。

附录四:黄陂被非法绑架、拘留、洗脑的部份学员

黄红启,2003年7月,武汉市国保再次绑架黄红启监禁六个月。

彭世民,非法拘留、关押、洗脑共达8次之多。

李菊华,遭受二次拘留。

刘麦梅,2000年8月被非法拘扣二天半
二零零四年四月被绑架到谌家矶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二零零六年三月被绑架到武汉市女子第一拘留所关押迫害十五天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被绑架到武汉市第一女子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刘麦梅老伴,二零零一年七月被非法送8里看守所关押一个月

彭望琴,二零零一年七月劫持到长堰派出所关押共三小时并审讯
二零零二年五月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三十四天
二零零四年绑架到武汉二支沟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后,后转送到杨园洗脑班,迫害二个多月
2009年3月被绑架到武汉市二支沟拘留所拘留十天后又转到杨园洗脑班
二零一零年元月被劫持到拘留所十五天后转到武汉第一看守所

李玉珍,两次被非法刑拘

吴翠华,2008年6月1日左右从家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钟玲珍,2005年3月被绑架

汪文清,2008年6月被绑架到黄陂8里监狱非法关押迫害十五天
2010年3月被非法关押在武汉硚口派出所。

罗细荣,1999年底至2000年初两次被非法关押迫害两个多月
2003年秋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2007年2月绑架到武汉市吴家山女子拘留所关押迫害

易志发,2005年10月被绑架到武汉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进行迫害

赵小运,2007年4月7日绑架到武昌汤逊湖洗脑班迫害。

陆保清,2008年4月2日被黄陂区六指街派出所恶警绑架,并遭非法抄家

张玉连,2008年5月5日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女子行政拘留所遭受迫害。

陈太文,2010年1月24日被武汉市黄陂区横店街派出所绑架非法拘留15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