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给警察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八日】我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直以来我对面对面讲真相很为难,面对世人麻木而陌生的面孔不知如何是好,每次看到师父的新经文后觉的很沉重,因与师父要求的“讲真相救世人”差距还很大。我的怕心很重。

一段经历完全改变了我的这个认识和状态。

有一天在去学法小组的路上,老远看见一个人蹲在那里,表情有点痛苦的样子,当我走近时,我们两眼对视,当我要拐弯时,他的视线也随着我转,我当时弄不懂这是期盼的眼神,还是另有用意,既然碰上了,那就是缘份吧,我上前问他:你怎么了,他说:我腿痛。我从医疗上说了一些方法,最后拉到正题:“我再告诉你一个方法,诚心念法轮大法好,你就能好。”他说:“什么?”我又说了一遍,他说:那是邪的!我说不是,法轮大法的核心就是真、善、忍,怎么邪了?他忽一下站起来说:“法轮功学员最近又被抓進去三四个。”我说:“那就是错的,现在社会乱象丛生,杀人放火,偷抢都行,做好人给抓進去,那不是反常吗?”他说:“你家在哪住?”连续问了好几句,一声比一声大,这时我有点慌了,我问:“你问我家在哪干什么?”他说:“我是警察!”他有点歇斯底里。

我心想这回可真叫我遇上了,豁出去了,只能往前走了。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平和而严肃的说:“你是警察怎么了,我今天为你好,你还想来害我?”就看他愣了一下,我说:“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祛病神奇。而参与迫害好人下场不好,共产党在文化大革命中煽动红卫兵砸庙,两个月、半年陆陆续续那些红卫兵都暴病死了,你这个年龄是知道的,你可以去查。”就看他又愣了一下,他说:“我抓的人,没有我的命令是出不来。”我说:那得看他犯到哪儿,得根据法律量刑,如果根据自己的好恶来整治,那就叫以权代法,叫迫害,若真把谁无辜给整死了,他的一股怨气会扑到你身上,你以后会不吉利!他又愣了一下。我接着说:“今天有钱不一定明天有命,法轮功学员传播事实真相,是希望世人能分清是非、真假,躲过大劫难,有个美好的未来。法轮功是冤枉的,是被迫害的,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真相大白的。”我在讲的过程中,心态平稳,思路敏捷,充份感受到那种溶于法中的殊胜,坦然,我好象站在一个山巅俯视人间,对这个警察流露出怜悯之意。我感到警察被中共操控无知的干坏事,又摸不着头脑,为他们没有归路而悲哀,原来在我的心目中,警察是野蛮和低下的,并因我们同修被迫害而对警察产生的怨恨之心也荡然无存,完全摆放在救度与被救度的位置上了,当我发自内心的为他好时,劝他想尽一切办法了解法轮功真相时,我发现,他若有所思,原来那种邪劲儿没有了,邪不起来了。

过后我还在琢磨,如果在那一方面再说清楚一点他的结果就会好一点了,无意间我发现,我在替别人着想而用心时感到内心是充实而富有的,以往只是为自己考虑和打算时会感到孤独和空虚。

我回到学法点,告诉同修我遇到了警察,同修问怎么回事,我刚要说,那种战胜警察、充满胜利后的喜悦而飘飘然了,我发现这又是显示心和证实自我的心冒出来了,我就觉的,真是的,怕心还没去干净显示心又出来了,好在我能发现它,就能抑制它,去掉它。

我性格内向,胆小怕事,做事信心不足,又自卑,我曾经在厨房刷碗时不敢看窗外黑色的夜晚,天打雷时,我会趴在被垛里,在学校的课堂上,老师提问时,哪怕就我一个人会,我也不敢起来回答。如今我能在大街上,不惊不乱的与警察讲真相,实在是个奇迹,这不能不说是法轮大法的伟大和威德所在。当然我做的与师父的要求和其他精進的同修相比还差的很远,在今后的修炼路上更要努力学好法,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