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大法原来是这样美好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八日】我是一名得法不到一年的新学员,今年六十三岁。我得法虽然很晚,但大法为我展现出来的神奇却很多。我患肩周炎多年,医院也治不好。去年秋天,丈夫说“你跟我炼法轮功吧。”我就每天早上跟他一起炼功,他耐心的教,我认真的学,结果不知什么时候肩周炎就好了,不疼了。我想,真是神了。

有一天晚上,我突然肚子疼,疼的头上直冒汗。老伴说:“我给你读《转法轮》,你什么也别想,只要仔细听就行。”他认真的读,我用心的听。结果读完第一讲,我的肚子就不疼了。老伴问我:“神吗?”我说:“太神了!”

有一天,老伴突然对我说:“你该真正的得法修炼了。”“我不是每天早上跟你炼功吗?”“光炼动作是不行的,还须学法用大法的法理来指导。”于是,老伴和我一起观看师父在济南和广州的讲法录像,每天看一讲。看完后,我捧起了《转法轮》。我终于得法了。

以前我生大儿子的时候,落下了月子病,不能走长路,走长路,脚就疼。因此我从来不去旅游。有一天,我去超市买菜,过马路的时候我感到脚踝骨“嘎嘣”响了一声。从此,我走再长的路脚也不疼了。

早上炼静功盘腿打坐,我的眼泪就象两条小溪一样顺着脸颊往下流。不知流了多长时间,有半年多吧,现在不怎么流了。照镜子一看,两个黑眼圈不见了,脸色也变的红润起来。

可是,在此之前,由于我悟性差,一直迟迟没有走入大法修炼,现在想起来真后悔。老伴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得法后,他让我和他一起炼功,我没炼。那时我除了上班,还要忙家务,往那一站,脑子里什么都想, 根本静不下来,炼不成。

“七二零”以后,中共恶党疯狂的镇压、抹黑法轮功,我怕心重,更不敢炼了。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六日,中共“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抄了我的家,抢走了真相光盘和资料,并把我老伴非法关押到看守所迫害。我又气又恨又怕。气的是老伴不听我的话,我不让他炼他偏要炼,起早贪黑的炼,结果被抓走了;恨的是共产党,动不动就搞运动,无端的镇压法轮功,连群众锻炼身体的自由都要给剥夺了,这是什么世道?做好人都不行!怕的是老伴進一步受到共产党的迫害。老伴在单位里是领导,在家里是顶梁柱,两个儿子都没有工作,我也退休了,如果老伴再失去了工作,这个家可怎么办哪?想到这里,我的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哇!整天哭,哭成了个泪人。

老伴在看守所被迫害了七十五天,又被罚款一万元才被放出来。出来后,单位邪党书记迫于上面的淫威让他签“四书”决裂法轮功。他拒绝了,结果被迫失去了工作。

老伴虽然失去了工作,但他并不悲观,整天乐呵呵的,学法炼功、发正念、出去发真相资料讲清真相,可忙乎了。

他说:“有失有得吗!我虽然失去了工作和薪水,但是有了更多的时间可用来修炼和助师正法,而时间就是生命,我们得到的是更宝贵的东西。”对于他说的话我不理解。我说:“丢了工作,挣不来工资,让全家都去喝西北风啊!”

于是,我就把大法的书给他藏起来不让他看,看住他不让他去跟同修在一起,还叫来两个儿子给他做工作企图阻止他修炼。结果,谁也说服不了他。他说:“修真善忍、炼法轮功,这是我的信仰,信仰自由是写進《宪法》的公民权利。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是违反《宪法》的,是不得人心的!”

我想,法轮功怎么这样厉害呀!共产党用尽了各种手段来迫害都不能让他们放弃修炼、放弃信仰、改变人心,这到底是一种什么力量在支撑着他们呀?!

带着这个问题我困惑了好多年,直到我在老伴的感召下也走進了法轮功,才真正感受到修炼法轮功原来是这样的美好!

今年的三月七日,我早上起来炼功,朦胧中伸手去摸床柜上的手机,睁眼一看,手机屏幕上现出了一朵大莲花!我先是一惊,接着是兴奋。我想看的更清楚些,就翻开手机盖。背面的大屏幕上清清楚楚的映着一朵大莲花,金黄色的,放射着道道金光。莲花下面还有一朵朵叫不上名来的鲜花,旁边还有师父的一方金红色的印章。我那个高兴啊,赶紧往老伴屋里跑,想让他也看看,分享我的喜悦。可就在这时,莲花隐去了。我只好绘声绘色的讲给老伴听,心中透着几分遗憾。

老伴说:“看来你根基不错,得法修炼时间不长,师父就显现出大莲花让你看,这是对我们的鼓励,让我们勇猛精進呢!”

从此后,我每天学法炼功不止,还学会了发正念。讲清真相救度世人这件事虽然还做不好,但我在亲友中也劝退(退党、退团、退队)了七、八个人。

现在,我的高血压病也好了。自从得法修炼后,我慢慢就忘记了吃药,后来连药瓶也找不着了。现在我一片药没吃,血压却正常。我要把大法的美好和殊胜告诉所有与我有缘的人,让大法世世代代的传下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