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清除“唱红歌”的切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八日】最近听到同修和常人讲对“唱红歌”的抵触和反感,这是邪党在年初布置的今年邪党建党九十周年大庆,准备从音乐、舞蹈、小说、戏剧、电影、图书等方面大造声势,“唱红歌”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节目。虽然从法理上我们都知道这是邪灵为其濒临灭亡之前的又一种形式的补充能量,但还是难免带着常人之心的愤懑和抵触,以至影响着我们清醒理智的讲清真相。记的师父曾讲过:“众神在我正法的早期就定下了这样一条,叫这个邪党无论什么目地它干的什么事结果都是在帮我与大法弟子。所以中共邪党想要干什么坏事,它只要一干就是个败事、丑事。”(《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所以我们正好可以利用这件事来讲清真相,清除邪恶制止这场“红祸”的泛滥。

其实,中国内部以及许多有识之士,都对举国上下所谓的“唱红歌”進行质疑甚至反感。更有网民举例说,仅重庆一地,以每人“唱红歌”花费一百五十元计(仅服装费、道具费、补助费都不止这些),重庆要花掉数十个亿,如果全国搞下去,几千个亿就白白的浪费掉了,为什么不用这些钱去搞医保呢?说到底,这个所谓的“唱红歌”运动,其实就是一场转移国内国际视线的文革遗风式的闹剧而已!如果我们法理不清,对这件事带着常人之心的反感和抵触,或泛泛而谈的发表一些什么邪党腐败等一些现象的抽象性的议论,达到不了讲清真相的作用,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如果能用理智平和的心态和参与者或组织者展开就事论事的讨论,以理服人。这方面的材料《九评共产党》、《漫谈党文化》及不少真相资料中有大量的事实可引用,可能会达到比较好的效果。

以下简要举几例:

一、所谓“社会主义好”:中国的社会主义搞了几十年,到了人民都吃不饱肚子的程度,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前苏联、包括南斯拉夫、罗马尼亚及东德等所谓社会主义阵营都一样,所以其早就选择了顺应历史潮流解体了共产党,走上了自由民主的道路)咱们中国老百姓的日子好过一点,不也是“改革开放”把“社会主义”的枷锁放松一点,也就是共产党少管一点才达到的吗?说所谓的“社会主义好”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二、所谓“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中华民族有五千年的历史,中共建政才六十年,没有共产党之前中国早已存在,这是老少皆知的事情。而共产党的中国究竟好在哪里呢?请看中共统治六十年都干了些什么:“三反五反”、“反右”、“文革”、“六四”等,在和平时期导致八千万国人非正常死亡,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伤人数的总和。中国历代在改朝换代时难免出现杀戮,但在取得政权后一般都是安抚于民,大赦天下。香港、台湾地区没有共产党统治,经济高度发达,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富强和谐,早就有“亚洲四小龙”之誉。没有共产党,中国就没有灭绝人性的屠杀;没有共产党,中国就没有变本加厉的贪污腐败;没有共产党,中国的工人就不会大量失业、农民就不会大量失去土地;没有共产党,中国的传统文化就不会遭到空前的破坏,民族道德就不会如此沦丧。没有共产党,中国一定会发展的更好。共产党在国际上臭名昭著,是国际大家庭的“孤家寡人”。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是逻辑颠倒,应该改为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以上是我在平时讲真相时的一些思路,仅举几例,意在抛砖引玉。

这些年的讲真相中我逐渐意识到:我们大脑中除了装大法,尽量多装讲真相的材料,尽量少装常人的名利情,真相资料就象我们救人的“法器”,多掌握一些“法器”就能多救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