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尊赋予我新的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的老弟子。我得这部大法很不容易,若不是师尊苦心的安排同修对我讲大法的美好,把我从极苦的困境中拽出来,我现在早已不在人世了。

我从记事起,就没有感到一丝活在世上的美好。十几岁时,就与母亲相处不融洽,母女俩一有矛盾我就想不开,曾逃跑过两次,喝汽油一次,不知多少次跟自己过不去。曾经两、三天不吃饭,晚上独自坐在大门口的石头台上,默默的哭,仰望夜空,自言自语问星星、月亮:我怎么这么命苦呢?我怎么遇到这么个妈妈?情不自禁的对月亮说:“妈妈,你怎么不管我呀?”我从上中学起就有一种强烈的自卑感,不愿在众人面前说话,活的很苦,恨自己没出息;学习成绩不好,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二十几岁参加工作,也不求上进,婚后怕婆婆、小姑子。说白了,什么都怕。丈夫比我小,更不知维护我,谁欺负我也不为我说句公道话,只顾自己吃喝玩乐。总的来说,婆家、娘家,没有人可怜我。我认为自己是世上最苦的人。

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七年,五年间因调动工作、孩子小,跟婆婆、小姑子、邻居闹矛盾,真是痛苦。一九九六年六月份,我与同楼的朋友打了一场热闹的架,招来了半街的人看热闹。从那以后,就觉的自己没脸见人,只想赶快搬家。愁了一年,丈夫也不关心此事,我每次出去和回家时,见楼门口人多时,就吓的不敢回家,等人们散后,才赶紧回家。公婆和与我打架的人又说又笑,非常亲近,我看到后也很妒嫉和生气,于是指望烧香求神、求佛来拯救我。我经常对我供奉的那些乱神讲:“给你们烧香、磕头,你们也不帮我消灾解难。我半生中只求当好人,不敢伤着谁,可没有一个人看我可怜,替我说句公道话!”我花钱买香和贵重的水果,烧香婆要什么买什么。这样折腾了四、五年,觉得烧香也没有神来帮助,就想干脆死了算了。看人家死了的多好,一了百了,没有烦恼了。丈夫也不进家,打电话回来也没好气,我一气之下吃了安眠药,丈夫狠狠的从我嘴里往外抠,还说:“你想死就到外面去死,别想在家死!”我见这次死不成了,想找机会再死,就偷偷的买了四瓶安眠药。

一九九六年冬天,我的一个老乡说送给我一本《转法轮》让我学。我那时已经不想活了,也不想看书。一九九七年,老乡在丈夫百般的刁难下,来到我家,告诉我她丈夫之前怎么打她和欺负她,并给我讲她得法后,活的如何有滋有味。我见她心地善良,很愿意听她讲。但自己就是不想拿书看,后来我勉强跟着学动作,她以为我真想学了,百忙中来教我。我被她的举动感动了,才拿书看。看了几页也看不懂,她诚恳的对我说:“把你供奉的那些乱神扔了吧!上面都是狐黄白柳等不好的东西。你烧香那么诚心,它怎么不管你呀?”我大吃一惊,没有让她动。同乡就走了。那是三、四月份,天还不怎么暖和,她回到家,见门口有一条大蛇,她明白那是我家供奉的那些东西吓她,就对蛇说:“弄死你!”蛇马上就跑了。第二天,她来我家说这件事情,我很吃惊,就让她把我家所有供奉的东西全部都清理了,心想:法轮功真能救我吗?

自从清理了那些东西后,我开始认真读《转法轮》,不几天,师尊就给我净化身体,又吐又拉,三天功夫,多年的肾炎、咽炎、胃病、神经性头疼全好了;二女儿三天两头哭的毛病没了,爱尿床的病也好了。

我的心性也得到提高,得法两个月后,对以前所有伤害过我的人全没有了恨意,和四年不说话的婆婆、小姑恢复来往,亲自到以前打过架的邻居家串门,她对我也很亲热,后来也三退了,也很认同大法。丈夫现在也不酗酒了,也知道过日子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单位也参与迫害我,配合六一零办公室两次把我关入洗脑班,扣我工资一万五千元。他们还煽动家人对我无理的打骂、羞辱和责怪。

无论遇到什么魔难,我都不会放弃对大法的正信,坚修大法到底。因为师父的慈悲苦度,才使我脱离苦海,师父用最浅白的语言,教我如何做好人,带我走上了金光大道。

几年来由于我按照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现在家人、朋友渐渐认同大法,与我和睦相处。在此,我代表我的亲属们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感谢师尊给他们带来美满和祥和。我代表全家向师尊问好,感谢师尊给了我们一个完整的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