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讲真相 用心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八日】每个大法弟子都清楚自己的使命与责任。而我自己“三件事” 做的怎么样心里很清楚:在讲真相方面的障碍长时间没能够突破。每当看到同修正念、用心的讲真相、救人的事做的是扎扎实实,心里除了感慨、敬重同修救人的如意之举之外,就是愧疚。其实,所有的阻碍都是因为“怕心”生出的各种观念所致。所以,当我第一次跟陌生人讲真相并给其办成了“三退”、觉的“面对面”讲真相的障碍有了一点点突破的时候,内心有种抑制不住的兴奋。

回顾过去,自己在讲真相救人方面错过、浪费了许多机会和时间。有一次,与同修在街边短暂交流的时候,有二位路人向我问路,同修立刻提醒我去给他们讲真相,可我内心有种很不愿意的念头压着,在同修的催促下碍于颜面,很勉强的向那二人跟了上去。当走到二人跟前时,还是未能开口向他们讲真相。

在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过去十来年时间里,类似事情遇到许多:在工作、生活中经常与不同群体、不同阶层中的人相遇,他们中多数人都没能够听到我给他们讲真相。因为有些观念罩着:一是怕熟人知道我在讲真相,或觉的对熟人讲真相还有机会和时间;二是面对不熟的人不知如何“开口”,觉的不了解对方背景而插不上讲真相话题;三是觉的自己在做一些间接讲真相的事也是在“讲真相”。所以,长期以来 “面对面”讲真相都处于非常被动的状态:对熟人较少的讲真相;对不熟的人没能够讲真相。白白浪费多年时光。

第一次与陌生人讲真相

一晃到了二零一零年春,因公外出到其它城市,空闲时间比较多,因此较多的阅读了《明慧周刊》,其中几例同修非常用心的讲真相的事例时对我触动很大:发现自己每当该讲真相的时候就是开不了口。感觉有种阻挡的东西没能突破。其实就是对“面对面”讲真相的正念不足。于是暗下决心一定要去实践、突破它。

有了这一念之后,就随时准备着与人面对面讲真相。一次,在乘坐三轮车时,先与车主聊了几句家常话,然后鼓足勇气问他听说过“退党保平安”的事情没有。接着就从不同角度和层面给他讲起“三退”真相,在短短的十来分钟,基本上把为什么要“三退”的真相讲到位并给其退了队,最后又利用三五分钟时间与车主同路的另一三轮车主讲了“三退”真相,对方随即也同意了“三退”。

这之前只是想试着讲讲看,没曾想一讲他们就“三退”了。这使我大受鼓舞,内心抑制不住的兴奋直往外蹦:觉的自己多年来没能清除的障碍,终于有了一点点突破(当然,一定是师父在加持、让我遇到这二位有缘人而鼓励我的)。从这以后,脑袋里随时都装着讲真相的念头,无论结果怎样,有机会就要讲真相。讲的过程中,自己状态好的时候,大多数听了真相的人都办了“三退”。

用电话讲真相

一次公差期间,正逢“五一三”大法日,想在这时候也做点该做的事。于是就随机拨打真相电话。过程中,其中有个电话老也不挂机,一直听了半个多小时,数个电话录音节目几乎播送完了。这时想起同修这方面的心得交流,也想在电话里给对方直接讲真相。当准备再拨电话时,心态有些不稳:心里抑制不住的“咚咚”直跳。这时稍微稳了一下心,向自己说:“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看着呢,一定行的!”就这一念,又拨通了对方电话,几声问好后,对方有了回应。于是就问对方是否需要帮助:“是退党、还是退团或者是退队呢?您贵姓呐?”对方说:“我姓周,只戴了红领巾。”我说:“我给你起个化名叫周某、帮你把‘少先队’退了吧?”他回答道:“好嘛。”这个真相电话的结果对我鼓舞很大,增强了拨打真相电话的信心。

从这以后,就经常用电话直接讲真相。也有的是在工作上相遇的、因在当面讲“三退”没给讲明白的人,就记下他们的电话号码,之后再给他们播送录音电话或发真相信息。之后,对不能够再见到的人就在电话里直接给对方再讲真相;对还能够见到的人,在给他们播送录音电话或发真相信息之后,就继续给对方当面讲真相。这种“电话讲与当面讲”和“连续跟進”的组合方式比较有效。

一次,给一个刚毕业参加工作的人讲真相,他提出许多天文地理、国内国外、民主人权和“自焚”伪案等问题,我都一一作了解答,但一说到“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时他就接受不了。但我没有放弃:当天就给他播送录音真相电话、发真相信息。之后他再见到我时非常兴奋的向我讲述道:“我收到个本市电话,听了40多分钟后,又收到数条手机短信,法轮功真是了不起,太伟大了(指师父的名字),这个电话让我开了眼界……”。我说: “‘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是真实的,你能听到真相,你真是很幸运,……”之后不久,他连声道谢的主动请我给他办理“退团”声明。

拨打电话讲真相办成“三退”的事例虽然不多,但由于自己不欢喜、不气馁的心性状态,使百分之六十以上接听真相电话的人愿意听真相电话。之前,由于怕心和做事心,几乎只有百分之十的人能勉强的听真相电话。更没有在电话里办成“三退”的。

用手提电脑讲真相

由于自己工作需要,随身带着手提电脑。工作中随时与人相遇,只要有恰当的机会就播放“退党保平安”、《九评》、“新唐人电视台”节目、《风雨天地行》等真相视频给他们看,然后,再让他们看大纪元“退党保平安”网页。这种讲真相方式很有效,不用费太多口舌,就会清除邪党对众生的洗脑毒害,看了真相视频和退党网页的人几乎都办了三退(只有少数几个人固守观念未能办理“三退”)。

由于自己也能够“面对面”讲真相了,生出了欢喜心(或自身有其它没守住心性的状态存在)。因此有半个多月时间在讲“三退”真相中,一个也没讲成;打真相电话几乎摘机便挂机、没人往下听。也知道自己这种状态不对头被干扰了。但是我没有泄气,一是多静心学法,二是不去想结果、只管继续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一次,我用手提电脑给一个刚见面的年轻人播放真相视频节目,他刚看了二、三分钟“退党”视频广告,就表情严肃的问道:“我戴了红领巾,那也要退出哟?!”我说:“那是一定的,不退出邪党组织你将来怎么办呢!”他说:“那帮我退了吧,”并且要亲眼看到我在退党网页上给他发了“退队声明”才放心离开。

还有个很典型的例子:有个在工作中很熟悉的人,出身于“书香门第”,从小就会背诵《梅花诗》等许多古诗词,同时也受邪党洗脑毒害很深。曾费了较多时间给他讲了几次真相,说到中共邪党如何邪教、如何流氓、如何暴政等等时他都赞成,最后说到“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时就是不愿退出中共“团、队”组织。最后一次,他又主动约我给他讲大法真相、何为修炼、“三退”等真相,这次我吸取了上一例、用电脑视频讲真相的经验做了充份准备:事先把《梅花诗》、《风雨天地行》、《九评》、退党广告片等视频文件装在手提电脑里,然后再将退党网页登上。到了他住处后,首先讲大法真相和自己修炼大法受益的体会,接着让他看完电脑里的真相视频,又让他看退党网页。这时,我再次问他退团、队的事情时,他表情严肃的思索片刻后起身答道:“退了好!那就(把团)退了吧”。这是我讲“三退”真相中遇到的用心、用时最多的一例。这件事情使我认识到:许多时候没能将身边的熟人救了,是因为没有“用心”去讲。

自己在讲真相救世人方面做的怎么样,自己最清楚,以上讲真相事例,是自己在整个十年来很少讲真相中的这么几例,太不足挂齿,与大法弟子的使命与责任相差甚远。只是想从正面把仅有的一点点讲真相的事情写出,与同修交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