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法关押中不忘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八日】我是闭着修的,也没有出现过什么功能。但是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在我做到了完全不配合邪恶的时候,确实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见证了信师信法的威力。

看守所内见律师

二零零八年初夏,我被非法抓捕。在看守所、拘留所,我不配合邪恶的一切安排和指使,不拍照、不“滚板”(就是十指和两个手掌在黑色油墨上浸沾,然后印在纸上)、不穿囚服、不背所规所纪,坚持炼功、背法、讲真相,拒绝配合邪恶的一切,他们就给我安排了最脏、最累的活,比如用手伸到便池深处清洗厕所,每天数遍趴着擦地,搬运重物等等。即使在我绝食期间,他们也从未间断我的奴役劳动。警察多次通过狱头要我写保证书,并称写了保证书就自由了,都被我拒绝。

我悟到应该通过正常渠道解决自己被非法关押的问题,即使希望十分渺茫。我要求见负责我案子的警官并要求跟家里人通信,受阻后我开始绝食。狱头以灌食相威胁,我告诉她:“我绝食不是为了给你找麻烦,也不是为了跟谁对着干。不管人犯了什么罪,应该有最基本的人权。可是你看看咱们在这里最基本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再说因修炼法轮功被抓本身就是天下奇冤,如果再纵容警察如此下去,那不就是纵容他们违法吗?所以我不能这么做。也请你不要再劝我。如果我在外边我有很多的方式曝光、采取各种法律手段保护自己、制止这种违法行为,但是现在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下,我没有别的选择。如果我因为人权得不到保障進行绝食,而你们要对我强行灌食的话,我也可以告诉你:你们灌不了!邪恶无法得逞!”

在看守所,绝食不能超过三天,第三天如果还不進食的话,就会被灌食。在绝食的第三天上午,九号牢房的狱警高××,突然把我叫出去,问我为什么绝食。我对她说,“你们没有任何权利扣押我的信件!共产党这么对待法轮功修炼者是不对的!你们更不应该这样!你们就不怕曝光?”高大声叫喊:“你还在新闻媒体工作,难道你不知道媒体是为政府服务的?是政府的喉舌?!共产党的天下,我看你还反了不成?!”她是“管教”里最厉害的一个,很多人一见她就害怕。她说话的时候眼睛瞪得象个铜铃,直往外冒火。我说:“那是在中国变异了的情况。媒体是什么?媒体是舆论监督的工具。正常社会下的媒体,是有责任公正、客观的反映发生的事实,让民众了解真相。不仅媒体有责任、有权利,公民也有权监督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的一切违规违法行为。我在这里没有别的办法维护自身的权利,我要见预审和律师!否则我会继续绝食!”

当天下午,负责我案子的预审见了我。我把我的情况跟他说了,并向他讲了大法的真相。她一上来就问我:“你因为什么被抓?”我说:“这正是我今天见你想问你的问题。为什么抓我?我没犯法,没违法,而且抄家、抓捕完全没有任何合法的法律手续,没人让我签字,我也没签一个字。为什么警察专门抓好人?”

“你还敢说你是好人?”他内心充满了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的仇视。“当然!日月可鉴!我在家庭中,做一个贤妻良母,我的丈夫和儿子都说我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在工作岗位上,我尽心尽责,成绩突出,我的老总、我的同事都说我是一个好的员工;在社会上,我承担着自己的社会责任,为社会的发展和進步贡献着自己的力量,我为国家纳税,养着很多如警察等并不直接创造价值的人。我在哪里都被看作是好人,谁能说我不是呢?”这个预审说不出话来。

在我来这里之前,我很尊重警察,“警”么,人谈到都应该心生敬意的,为什么?就因为警察是为大众服务的。但是,现在我却不这样认为了。我的这一段被抓的经历,已经让我看到了,为了钱,为了抓捕一个法轮功学员获得巨额奖金,为了达到目地,很多警察已经完全丧失了自己的职责,甚至做人的本性。我把我的整个被抓过程跟他讲了。并且我告诉他,我会诉诸法律。他说,“你讲的具体情况我并不了解,但是我们会去调查的。”

几天后,我也见到了律师。我跟她讲了我和很多大法弟子在里面的情况。我告诉她,我要求律师帮忙并不是单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更多象我这样的人,也许根本无法成功,但是我不能放弃努力,不能任由邪恶为所欲为。她很感动,我看到眼泪在她的眼圈里打转,她跟我说:“我只是负责生活方面的律师,无法接这个案子。但是你是我看到的被抓以后最坦然的!我很佩服你!”问我每天“坐板”、在木板上睡觉有没有垫子,并告诉我好好保重。

我先后见过三次律师,虽然最后还是没人敢接我的案子,但是每次在接见的过程中,我都会跟带我过去的警察讲真相,给那些与我一起接见的人唱大法的歌曲,并找机会给她们三退。

女护士对大法深信不疑

在看守所,每天早饭后到晚上十点,都要“坐板”,每次坐板的时候,我就双盘,要么背法,要么发正念。坐我旁边的是一个美丽温柔的女孩子,她主动找我说话,我就跟她讲了大法的真相,她深信不疑,当时就退了团。而且我告诉她,每天没事情的时候就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给她带来很大的好处。她很有灵气,于是我决定教她背《洪吟》中的诗。我教的第一首是《别哀》,她背着:“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她告诉我,这首诗真好,就好象写给她的一样。每天我们在一起就背,她学了很多首。

每次提到她的案子,她就会无语落泪。后来告诉我,她和女友共同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子,这个男孩子喜欢她,而不是她的朋友,他们已经订婚。女友非常生气,就把她给告了。其实,我们关系很好,住在一起,我的银行密码她知道,她的我也知道,我用了她二千块钱,是经过她同意的。结果她把我告了。我的案子马上就要审了,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前几天有人被控盗窃二千元被判了一年多。

我无从知道她案子的真实情况,我告诉她:我在这里遇到的人大部份的都是好人,你是一个很纯洁的女孩。人都会犯错,但并不等于犯了错就是坏人了;关键是知错就改。而且,如果你是被冤枉的,老天一定会给你一个说法。我告诉她每天要常念那九个字,特别是在开庭的时候。真心向善、明白大法好的人,大法一定会给你一个美好的未来。她很认真地点头。结果,没过几天,她突然被通知释放。

在调遣大厅给近四十名犯人讲真相

我和与我一同被非法抓捕的同修被一同转到劳教人员调遣处,三个民警押着我们从拘留所的楼上下来,我看到约四十余名男犯人在大厅齐齐地坐着,等待分配。根本就没有理会身边的警察,同修便跟犯人们讲起了大法真相,告诉他们我们是修炼法轮功的好人,却被非法抓捕,并告诉他们“天灭中共”是大势所趋。

开始这些犯人轰轰的笑。我接着同修的话说:你们别笑!她(指同修)说的都是真的。你们都觉的电视、报纸很权威是吧?上面说的都是真的,对吗?我原来就在报社工作,在报社内部都知道关于法轮功的真相,但是我们不能报道,否则我的老总都得下台。所有的报道必须要完全按照“上面”的要求报。所以,电视、报纸上很多内容都是假的,都是“造”出来的。最早国家下文,调查法轮功对疾病治愈率是百分之九十七,号召全国人炼,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多——一亿人炼啊?江泽民心胸狭窄,妒忌心太强,怕法轮功的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得了中国人的“民心”,抢了自己的“风光”,就要置法轮功于死地而后快。就把黑的说成白的,好的说成坏的。现在让那些大贪污犯逍遥法外,抓的都是好人。我相信,你们可能犯了一些错误,但并不是坏人,而且很多都是为了生计为了活命不得已而为之。

我看到所有的犯人都在看,认真的听。而身边的警察,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跑得没影了,就我和同修面对着这几十名犯人。但是由于我已经十四天没吃一口饭,口干得几乎说不出话来。我想,我必须讲完,任何生命都不能干预我把真相告诉他们!于是,我接着讲:“你们知道,有一本书,叫做《共产主义黑皮书》,统计了中共执政以来造成六千万至八千五百万人非正常死亡,就是不属于老死、病死,而是饿死、打死、整死的。你们想想,我们一个人犯了罪还要得到法律制裁,杀人要偿命,而一个政党也是由人组成的啊,它犯罪也要偿还啊,也要有法律制裁啊。它杀了那么多人能不被制裁吗?中国管不了,有国际社会管,国际上管不了,有老天管,这就是为什么中共必亡。而所有隶属中共的人都跟它一个命运。共产党员自然第一个难逃,共青团员是它的后备军、少先队是它的接班人,都要跟它倒霉。除非你不是它的一部份,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很多人看到天灭中共的必然趋势,都在纷纷自救——退出党、团、队。我同样希望今天遇到的你们也都能够有美好的未来。你们现在可能不方便退,但是只要你们在内心声明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就会有人帮你,你们就会有美好的未来!”

等我讲完了,民警也走过来了。

劳教所犯人得真相,癫痫不治自愈

因为不参加所谓入所教育的学习,我们又被延长了所谓“学习”的期限,继续强制“学习”,有时在教室,民警给上课,我们全大队被非法关押的八个大法弟子在一起,就向民警讲真相;有时在班组内学习,我就利用这个机会背《洪吟》、写点东西。

有一次,要粉刷墙壁,我们所有留在组内的人都要到楼道“学习”,几个班组都集中在一起。这时,一个叫小华的年轻吸毒女孩子,挺清纯的样子,坐在我旁边。我问她多大了,她告诉我二十岁。“这么年轻!花一样的年龄,花一样的女孩啊!真可惜啊!”我知道她不下楼劳动,是因为吸毒造成的癫痫和心脏衰竭。每次在楼下吃饭的时候,她都会犯病,很痛苦地倒地抽搐。

我说:你的身体状况这么不好,以后就别下楼了吧,我看你不下楼就不犯病。天气又这么热。她说,“我也是这么申请的,可是队长不让。说没人留在上面看我,所以每次都得下。我每次都忍着不让自己犯,每次都告诉自己一定忍到大家吃完饭,不然太麻烦了!”每次我看到她倒地的时候,狱警都若无其事的说说笑笑,过后拿起对讲机通知大夫。好象对此他们早已习惯的麻木了,好象那个在地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的好象根本不是个人。而且本来这是可以避免的,但他们根本不考虑她犯一次就会严重损伤一次心脏和大脑,而是那种“该犯就犯,犯完了给你找大夫”的心态。

她还这么年轻!这个生命本来就因为误入歧途被毁,但不能因为她走错了一步就让她自生自灭吧,甚至当这个生命需要别人帮助时而漠视。我觉得她非常可怜,这么年轻美好的生命就在被毁灭的边缘!

我对她讲道:“你知道吗?在我身边发生过两件让我和很多人都感到很吃惊的事情。一件是在一九九九年以前,我认识一个人,是一名伐木工人,一次登上了一个被人锯了但没断的树枝,一下从很高的树上跌下来,从此瘫痪,有国家给的残疾证。孩子还小,妻子也没工作,这日子怎么过啊。后来,他妻子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说让他也试试,结果没想到,奇迹发生了!他真的站起来了。因为太神奇了,他们单位、他们小区、很多亲戚朋友、知情的人都开始修炼法轮功,他从瘫痪变成健康人的例子太轰动了。其实修炼法轮大法人中,这种例子特别多,而且是什么病都能治,但必须是真心修炼的。

“还有一个,是我原来的同事,她现在国外,她母亲去年得了胰头癌,查出来的时候医院(北京最权威的医院之一)就已经说只有三个月时间了。她女儿知道了非常着急,因为她妈妈在隔离中,又没有手机。于是就托我帮忙,让我一定告诉她妈妈,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因为她妈妈不信法轮功,她还担心他妈妈难以接受。我去看她妈妈,刚好解除隔离,我告诉她她女儿嘱托的话。老人说,“现在医学、科学已经宣判了我死刑,没有别的办法!我女儿总不会害我,我念!反正每天也没有别的事情。”我特别嘱咐她,一定要诚心诚意念,念的越多越好。她妈妈满口答应。那是十月底的事情了。后来我很忙就没再过去看她。再后来,也就是在第二年二月份,我收到她女儿的邮件,告诉我她妈妈已经到了国外,身体基本康复,癌不见了,也开始跟她一起修炼法轮功了。

“我看你身体那么难受,每天都要遭遇那么一场痛苦,我没有别的能够帮上你的,就是希望你能好好的,能够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你每天也念那九个字吧。你可以试试,如果你真心,一定会好的!”

当时脑子中还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但如果没有出现奇迹,那怎么办呢?我马上打消这个念头:这一念就不是我!我突然之间意识到,我讲真相的过程,不仅是带给众生对大法的信心其实也是在加强自己对于大法的坚信。就信师信法,什么结果我不去管它!

第二天,我们吃饭的时候,我看到她又犯病了,但是非常明显,病的程度轻了许多,这次她没有出现每次都必然出现的吐白沫、倒地、抽搐。下午的时候,又安排她来到我们这边,我把自己的被罩拿出来给她铺在身下,让她坐着,她靠在我身上,就象个迷失的羔羊终于找到依靠。

我问她是否念了那九个字,她说念了。“你自己是不是觉的犯得轻了?”她点点头。我又问:“但是,你在内心是不是还有疑问?是不是还不能百分之一百的相信?”她又点点头。我跟她讲,迫害前,我知道有一名吸毒的人,多次想摆脱毒瘾的控制但都失败了,后来修炼了大法以后彻底摆脱毒瘾。她仰着脸专注地听着,她自己也吸毒,而且这不是第一次被关,她自己最知道这个毒是多么的难戒。看得出,她真的想摆脱病魔,同时也摆脱毒魔。我问她,“你相信我吗?相信我说的话吗?”她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我相信!”我说:“那你就一心一意地念那九个字,完全相信大法。你自然就好了。我再教你背几首诗,我给她看了我背写的《洪吟》。她主动问我能不能给她一首,她喜欢《梅》。于是,我把那首给了她,并告诉她对大法经文要妥善保存,不能乱丢乱放。她非常顺从,也退了团,还一遍一遍的跟我背大法师父的诗。

那个时候,我内心非常感动,为这个生命被大法救度而感动。我第一次感到自己为了别人而存在,第一次感到自己不再为自身处境而乐而忧。我在日记中写道:

“为他人而存在,为他人而活的感觉非常好。我在前天下午也体会到了,那也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欢愉。”

“那么,我的坚定,我的坚信,我的坚持,就不再仅仅是个人问题,而是对于更多人有着非常的意义。”

“我要笑着快乐的坚持,笑着平和的对待一切善恶。”

“一个生命因为正信而有希望,因为坚信而让更多的生命拥有希望。”

从那天开始我就再也没看到她犯病。

在后来,大队大规模粉刷墙面的时候,把我们绝大部份人都集中到了教室住,五、六十号人挤在一间屋子,又是大夏天,正是最热的八月。我想,这真是给我们机会讲真相啊。我们从来没这么集中过,连所有的大法弟子也都集中在此。

有一天,有一个卖淫的女孩把我叫过去。我清楚记得她来的时候的情景。所有的人都鄙视犯性罪的人,也怕自己被染上病,都远远的躲开。她那天被送来的时候,一脸的在被鄙视和强迫之后的反抗和警惕的自卫。我有机会多次从她身边走过,每次都对她微笑。开始她都不知该如何反应,她肯定没想到会有人对她微笑。我发自内心的接纳她,我觉得不管人犯了什么错什么罪,但都还是有一颗善心,至少向善的心,这就是最可贵的。她记住了我给她的微笑,也记住了我。

她那天把我主动叫过去,对我说:你给我讲讲法轮功吧。我非常高兴,把大法的传出、大法带给人的一切美好、政府为什么开始迫害、怎么对待大法修炼者,如何编造谎言都告诉了她。她听完后,她对我说:“以前光忙着挣钱,从来没有听说过法轮功,我是進了劳教所才知道的。我就觉的法轮功最好,你们大法弟子也是最好的!他们那些包夹这样打骂你们他们会遭到报应的。我出去以后一定告诉我认识的所有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在这里认识你们真好!能听到你们讲的真相,我觉得自己即使被劳教也值了!

我感动得几乎落泪,我知道,这是师父让这些得救的众生、明白了真相的众生在鼓励我们,在我们最艰难的时段给予我们坚定走下去的信心和动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