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女儿同在大法中成长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一九九五年的初春,我有缘喜得大法。那时女儿三岁多。得法的初期,我修炼的并不精進,但大法的神奇屡屡展现在我们母女身上。

记的一九九五年的夏天,女儿发高烧,象个小火炉似的。那时我都没怎么学法,但是我记起了师父讲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的话,就给女儿读法,很快女儿的烧退了,丈夫见证了全过程,打那次之后丈夫很少提让孩子吃药的事。

一九九六年五月十八日,我骑车带女儿去办事,路上被一个酒后驾车的人给撞了。据在场的人讲,当时我口吐白沫,手脚抽搐,后脑失血很多,目睹的人都认为我肯定完了。从被撞到被抢救的过程,我全然不知,女儿却毫发无损,被不认识的好心人带到他家去了。我心里明白:我是真修大法的,没事。几天后,就出院了。撞我的人怕我讹他,我就给他讲大法怎么教人做人处事的,后来我把他给的钱扣除住院费后,全部退给了他,他很受感动,他的几个家人因此也看了《转法轮》这本书。在这之后的一段日子,经常听到女儿喊:“妈妈,师父!师父!”因为我看不见师父,就问女儿师父在哪?师父长的什么样呀?女儿说,我们走哪,师父在哪,师父坐在莲花上,打着坐哪。这件事后,我修炼的心更坚定了,也坚定了带好女儿一同修炼的心。

大法是开智开慧的,在我和女儿身上也得到了证实。

一九九五年至九七年间,我顺利的把注册会计师资格考下来。当时有一个体会:题很难,感觉比高考难多了。但是坐在考场上我能知道题的出题点在哪,有一种题是自己出的感觉。那时女儿还小,工作又忙,加之九六年出过车祸,能考过注师是不容易的,当时考过注师的人也寥寥无几。随着修炼我慢慢领悟到这都是师父早就安排好的。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被迫害后,我被迫辞职,与他人合伙成立了会计师事务所,自己还成立了会计服务公司,如果没有注师资格这些是做不到的,这在当地起到了证实法的作用。

女儿从小在大法中受益,身体健康,聪明伶俐。在一九九八年上学前,《转法轮》、《精進要旨》、《洪吟》等很多内容她都能背下来,只要我读错一个字,她都能及时指出来,这些都为日后证实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女儿是我的一面镜子,修炼中,我的一丝漏都能从她那映射出来,她也会毫不客气的指出来。在她小的时候,我曾说过因为她,我也得做好的话,她听到后立刻说,如果只为我做好而不是为所有的人做好,那不是真的好。当我和丈夫偶尔发生小争执时,她会在旁边指着“心脏”这个位置,示意我注意心性。当我论及他人三长两短时,她会指着嘴提示我注意修口。我修炼懈怠时,她的毛病也不断。因为心中有法,我俩都能很快在法中归正过来。

二零零八年八月下旬的一天,我们几个同学带着孩子到海边的鱼馆吃饭,点的菜大多是海鲜,因贪吃了几口(当时我俩鱼肉很少吃了),回来后,我俩一块上吐下泻,并发烧,女儿比我重些。一天下来浑身无力。天渐黑的时候,女儿手脚抽了,看的出她很难受。她哭着喊了声:“妈妈,我太难受了。”我听到了话外音:我坚持不住了,吃点药吧。我意识很清醒,坚定的说:“不行,要坚强,想吃药的不是你!我们就走师父安排的路!”之后,女儿睡了一小觉就全好了。写在纸上很简单,但是当时真正体会到的是正邪之战,同时感受到了师尊的慈悲加持。我和女儿在法上交流了此事,她在法上也提高上来了。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四日,邪恶对我所在地区大法弟子進行了非法抓捕。当邪恶来到我家后,女儿哭着问我:“妈妈,咱家的师父法像、大法书怎么办?”我问孩子:“师父怎么讲的?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动不了我们!”我和女儿一起发起了正念。平稳后,我发出强大的一念:决不允许邪恶利用不明真相的世人对大法、大法弟子行恶,解体一切邪恶,救度世人!此念一出,感受到自己的空间场被慈悲祥和的能量包容着。邪恶的阴谋没能得逞,家人想利用女儿亲情让我如何如何的想法在女儿智慧的说服下打消了。

作为一个小整体,我们母女之间的配合在家庭中起到了证实法的作用。多年来,家人总担心我会给女儿带来压力,会影响到女儿的前途。无须过多的解释,我俩默默的配合,一有时间我俩就学法,女儿在法中一天天长大。女儿身高一米七零,大方可爱,气质很好,二零一零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北京一所名牌大学,我俩成为校友。

是啊,只有我们母女俩知道,给予我们一切的是师父,师父是智慧的源泉。

现在女儿在北京上大学了,面对新的修炼环境,心中隐隐不安,我及时查找,一是母女情的牵挂,二是离开了学法环境,对女儿能否抵御诱惑的担心。

师父请您放心吧,我们会在新的环境下走正您安排的路,圆满回家!

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