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同的人讲真相点滴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我于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磕磕绊绊走到今天。往往我们学法不够的时候,对于修炼中遇到的魔难,对于师父的点化,就悟不到,就要多吃苦,多摔跟头,有时法理能明白一些,但是却抱着人心的执著不想放弃,结果人为的给自己加大、加长了魔难,给正法救度众生带来损失。

由于我地地理条件偏僻,与外界接触少,又多是六十岁的老年同修,只有我条件比较好一点,于是跑腿协调的事自然落到我这里,开始只是简单的跑跑腿。随着《九评》的出现,看到做资料的同修太辛苦,想分担一点,于是成立了小资料点。慢慢的随着救人项目的增多,我的事也多起来了,为同修做《周刊》、真相资料、协调同修的炼功带、mp3、大法书、《九评》、光盘、讲真相、发资料大大小小一切事。

我修大法,我丈夫和儿子已受益很多,虽然他们现在还没有真正修炼大法,但很支持我修大法做证实大法的事,而且他们几乎都不在家,所以我基本上所有时间都可以自己支配。几年前同村一起干活的人问我“咱们村谁最有福?”我说:“真正得到大法的人最有福。”她们说“那你最有福了。”我说:“我还刚刚入门。”当然我心里知道我是她们中最有福的了(或许她们觉得她们很有钱),因为我有宇宙间最伟大的师父,我有她们用多少钱都买不来的太多太多的无价之宝。

《九评》问世后,我首先在亲朋好友中讲,开始我丈夫的同事到我家,我给他们讲,我丈夫由于害怕,就说一些使人家听不進真相的话,帮倒忙,人家走后,我就为以后讲清扫障碍,我对丈夫说:我知道人面临危险能不告诉他吗?他说别人死活与你有什么关系(以前我经常被抓,使得我俩无法正常生活工作)。我说:谁是别人谁是自己,你舅舅也是别人吗?能眼瞅着他吃亏吗?乡里乡亲、低头不见抬头见,人命关天的事能不告诉他吗?本来别人来,我多是一对一的力量关系,你不站在我这边,你站到对立面,你是在帮我呢还是在害我?以前被抓,都是我法理不清没做好,今后我会理智的去做事,我不会硬来,我会保证自己安全,你放心好了。再说你帮我,也帮了你的朋友,最重要的是帮了你自己,多好的事,何乐而不为。退一步,你觉得我讲的东西有些你不能认同,你可以走开,给我几分钟的时间。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以后他真的走开了,再以后(他经常听别人说我的事)他就对来人说:你说不过她呀(指我能说)。前面提到我丈夫的舅舅,之前他家请客,酒席间提起法轮功,他的女婿(有三十岁)态度很恶劣,口出狂言,我说什么他也听不進,后来开货车住店时被人杀了,钱也丢了,车也没了,人财两空。丈夫的舅舅本人也不明真相,身体很不好,几次半夜差点要了命,我特意去讲给他听,他很认真,我把这个利害的因果关系讲出来,我看到他眼里掠过一丝惊恐,从此对大法转变了态度,经常到我家拿资料与大法书看,身体越来越好,还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而且经常把真相资料拿到厂里,让很多众生明白了真相,他也积下了大福份。

有一次,我到车铺去修车,与那几个人讲过真相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后,车铺老板娘回来了,我又和她讲,开始她不在意也不退,我设身处地的站在她的角度说:不但自己要明白,还要告诉孩子,孩子上学忙,很难有机会了解真相,而且学校还在毒害他们,你看现在的灾难很重,将来还有更重的灾难。法轮功是佛法,就是为救大家来的。咱做父母的都希望孩子好,有什么事,宁可自己有也别叫孩子摊上。这时她开始认真听了,她知道我真心为她好,可她还是不相信法轮功能救命,灾难与自己无关,于是我又讲了大法洪传的盛况、中共谣言迫害的结果、预言及藏字石,最后我说:退一步咱们生活中难免有很难摆脱的麻烦,记住法轮大法好,能帮你化解,三退是顺天意而行只是心里不承认就行了。她听我说的有道理,终于三退。

一次在路边遇见一个内蒙古人在乘凉,我过去给他讲真相,我这样说他就那样说(电视上宣传的),我说: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有些事你说的不算,我说的也不算,但是历史会证明一切,留下来的人会见证大法弟子说的都是真的,但是谁想知道,必须得走到那一天。他看我说的那么严肃,那么肯定,他冷静下来了,这时我才慢慢的给他讲一些基本真相,他边听边看我给的真相资料。(威海荣成方言最重,我必须使用普通话而且还要尽力使语言达到既平和又亲切,救人真的不容易。)我知道他有希望了,他的家庭有希望了,我走时他表示了谢意。

一次给一个信佛教的人讲,他以为他信佛生命就有了保障,他不听。我说:我们知道耶稣、释迦牟尼是神,我们敬重,我只是说他的法现在救不了人,他们在世的时候人们也不知道他是神,也是人,离世以后人们才知道是神,你说你是信佛人是好人,连真善忍都不能接受,不能认可,好在哪里呢?连明事理的常人都赶不上,你自我标榜好人有用么?上天承认吗?善恶有报,灾难来时能留下你这样的好人吗?他不吭声了,我接着说:再说你信佛信神的人,为什么又向天发誓加入共产党的“无神论”组织呢,不自相矛盾吗?它战天斗地,讲暴力,杀人无数,现在又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你不该退出来吗?你知不知道西方信耶稣的人跪着为法轮功请愿:不许迫害有信仰的人!你们连真相都不敢去了解。我的话有点不留情面但语气很委婉,他知道我真心为他好,终于明白了,做了三退,拿了资料。

对那种自认为什么都知道、不太理智的人,我就鼓励他们,使其有正念、有正义感。我有一个表哥就是这样,我说:法轮功很快就正过来了,正义很快就将战胜邪恶,那时人们的态度就不是现在这样了,那是亿万年传颂的事,那时候人会永远传颂今天的事,你的外孙们(他有俩女儿)会天天追着你问:姥爷,姥爷,那时怎么样?你讲讲,你讲讲,你在干什么?他说:问你就行了。我告诉他:只能问你,没有机会问我,那时的你就是历史的见证人。我打趣的说:你告诉他们说,我堂堂七尺男儿,没有帮小女子,尽说风凉话了,他们会笑话你的,会瞧不起的;你应该很自豪的说,我也帮了她们!从那以后,他真的再也没有说怪话,而且很有正义感,很支持我讲真相救人。

有时也遇见什么也不听的我也会把善留给他,给他一个好印象,为他以后明真相打基础。

我讲真相注重打开人的心结,要是说不明白,我就回家想,师父很快给我智慧。当然,修炼人的心态最重要。我还有许多人心障碍着救人,我会继续努力学好法,加强正念,更加理智,更加成熟,走好走正最后的路。

修炼中的一点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