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悔自己的选择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十三年磕磕绊绊中走到今天。

讲真相

我常年花真相币,有时收钱人当时就看到真相币也不说什么。一旦有人问,我就借机讲真相。日常生活中,我也是想方设法与人搭话讲真相。仅举一个例子吧。

我在做“三件事”的过程中养成了这样的习惯:看到常人先示以善意的微笑,常人总会被这份善意打动,敞开心扉接纳我。一次洗澡时遇到一位阿姨,我们聊了起来,由洗发水聊到香皂,话题就是转不到讲真相中来,我心里很急,怎么办呢?于是求师父加持我。于是我话题忽然一转,问她在哪里工作,她说在某医院。我又问她认识某某(同修)吗?她说认识,她炼法轮功!我马上笑着说:我也炼啊!紧接着我就将我炼功受益了,身体好了等事实告诉她。还说我的姥姥八十多岁,在大法修炼中身体好了,八十多岁的人,身体却象五十多岁时的体质一样好,这些年没有衰老等等一些例子。话题一打开,她说她父母在一九九九年之前也曾学炼过,中共迫害发生后就放弃了。我鼓励她劝父母继续修炼。我说修炼之后身体好了,只有你自己知道,打针共产党不会替你痛,罪也不会替你遭,还要花掉你的血汗钱。你在医院工作,这一点你比谁都了解吧!她点头说是啊,还主动跟我说,她不是共产党员,还表示想要大法的书籍,也想修炼!看到一个生命选择了大法,真替她高兴!

劳身

我和母亲都学大法,一九九九年之后我们家屡遭迫害,父亲及家人也受到很大的压力。二零零五年,母亲从监狱回来后,父亲狠心的将我们分开,他觉的我们两个在一起他管不住,就把我撵到平房去。 当时我心里难过极了,心想我又不是后妈生的,干嘛对我这样狠心?也曾悄悄的伤心落泪,甚至憎恨天底下还能有这样狠心的父亲,这比中共邪党能强到哪儿去呀!

我是住楼房长大的。由于从小生活条件优越,我没干过啥活儿,更别说生炉子烧火、劈柴这些生活琐事了。之前我都不知道用炉子还可以烧水和做饭。来到平房后,常常是一烧炉子呛的满屋是烟,不得不打开房门,炉子点燃了,屋子也冷透了,我还被熏出一身的烟味儿。饭锅里有老鼠屎我都不看不出来,要不是同修看到后及时提醒,我差点就吃了。三九天用冷水洗脸洗手,冻的手上裂口子,好痛啊。赶上下雪天,柴火都被埋在雪里面,我就得用手去扒柴火,冻的手象撕开了一样的痛。我就反复背诵师父的话:“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洪吟二》〈正念正行〉)用法来鼓励自己!

一段时间后,父亲过来看我是否能挺的住,见我穿两件厚毛衣、两条棉裤一双厚棉鞋,生气的说:你看看你都什么样了,象个捡垃圾的!他那意思想让我说出屈服的话,他就会让我回家。说实话哪个女孩子不爱美呀?我也想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可是屋子实在太冷了,我不穿这么厚冻的受不了。即使这样,在信仰与安逸面前,我无悔自己的选择,如果这样能跟师父回家,我不觉的苦!

转眼离开家已经六年了,六年的独身生活使我成熟了很多。父亲也转变了许多,已经在我的劝说下三退了。后来父亲还要给我买楼,由于房价上涨等原因没买成。他又要给我租楼房,现在租楼一年也要八、九千块钱。我说不用了,现在生活的也挺好,父亲的钱也是辛苦赚来的,作为修炼人也要替他着想,能自己解决的还是自己来吧!省下来的钱还可以用于救度众生不是更好吗!

小花

我们当地的真相资料一直是等、靠、要的状态。我也想自己做,哪怕只做出自己的一份,也减轻了同修的一份负担。经外地同修帮助,我家也成了助师正法中的“小花”。第一次打印师父经文,由于技术不成熟,我打出的经文是A4纸那么大的。我急忙去询问同学(机关打字员),她说从来没打过四合一的,没见过,我不得不再请教别人。硒鼓坏了我也不会修,拆开机盖儿稀里哗啦的零件、齿轮掉一地,根本不知道谁跟谁是一起的?经过几年的学习和摸索,我不但学会了排版、打印等技术方面的操作,还帮助其他同修建资料点,开小花。

我们资料点由我和另外两位阿姨组成,她们有空就过来帮忙。由于她们有工作有家庭,经常是说好要来却不来。就这样,刻碟、装袋、打印、装订等工作就落在了我一个人身上,负责供应四十来人需求的资料点儿几乎成了我一个人应该支撑的了。六年里我记不清有多少次一个人忙到下半夜两点多,有时候又累又困也得坚持着,不能耽误同修及时取资料,第二天还得早起去上班。我的日子从来都是一溜小跑式的,可是不管多苦多累,我从不埋怨两位同修不来帮忙。

修心

修炼中来自同修的指责是最能触动人心的。同修要买切刀,说是要质量好一点的。我就帮她订购了一台比较贵的,没想到买回来她却怨言一箩筐:说什么切刀的质量不好,一切纸就偏了,手柄不好使了,我不给她好好挑了等等。我当时不平稳的心也上来了:切刀有五、六十斤重,我又背又扛的给你弄回来,还是从外地买的。你挺大个人在家等现成的,还指手画脚、挑三拣四的,好象我该你欠你似的,你也真忍心?

同修指责的话象针一样往心上扎,我虽然心里很委屈,却强制自己不顶撞,强制自己听,并不断的告诫自己要忍住。纵然同修再怎么不对,这里面也有我要修的东西,我应该无条件放下自我,而不去想我如何如何受伤害。就为了助师正法,再大的委屈我能行,一定行!最后我把那个大切刀又送到配货站,返给了商家,可是商家不退钱。我想大法上的钱必须还,可是怎么商量商家就是不退钱,后来调换成我们能用上的其它物品了。

修炼中我们都要从旧宇宙的为私为我中走过来,真的做到放下自我,无私无我,达到新宇宙的标准。这一切我们也真能走过去,无愧于大法徒的称号,做一个正法中的觉者!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