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参加李洪志师父广州传法班片段(图)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三日】一九九四年八月,我有幸参加了李洪志师父的哈尔滨传法班。通过听法,我明白了很多做人的道理,脾气变好了,也不象以往那样和丈夫争吵,濒于破裂的家庭从此和睦。

我丈夫看到我参加李洪志师父传法班前后的巨大变化,也想参加,我就帮他报名参加广州传法班。后来他由于工作太忙没去上,我就去了,那时佳木斯市共有六十一人参加了广州传法班。

广州传法班门票
广州传法班门票

广州传法班学员证
广州传法班学员证

参加广州传法班的时候,我对大法已有了深一点的认识,知道大法好。那时我身旁有两位同修,一位是北京气象台的,一位是北京电视台的。听他们讲,师父很辛苦,只吃方便面,咱们得这个法不易啊。当时我还不太理解“不易”的含义,在修炼中走到今天,我才有更多的体悟。

那时候很多很多参加传法班的学员、包括我,都想和师父握手,可是人太多师父实在握不过来。师父也知道大家的心意,一進场就向各个方向的学员挥动着双臂、打招呼。

在最后一堂课结束后,师父绕场地四周,双手为学员们转大法轮。当时我就感觉到能量场特别强,身上“倏倏”的发麻、非常热,特别美妙、特别舒服,我真的是受益了。就象师父讲法中说,“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当然我们讲缘份,大家坐在这里都是缘份。”(《转法轮》)对这段话我特有体会,因为我有亲身感受!

有一位参加广州传法班的医学院的老太太,自己就是搞医的,当时身体非常不好,很大一块胆结石已经不能治了。从佳木斯走的时候是躺着走的,到了北京就有点精神头了,等到了广州之后没有因为舟车劳顿更难受,还能坐起来、走着去班上听课。等传法班结束后,老太太好了,完全好了,听她说掉出来一块大一点的结石。二零一一年老人家八十多岁了,满面红光的,身体还很硬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