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邪恶大全的中共酷刑(一):抻铐、吊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三日】(明慧网记者海涛综合报道)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真善忍”,中共十余年来动用了各种酷刑。历史上人们知道宋朝岳飞忠心为国,却遭奸臣陷害,“披麻问”、“剥皮铐”,酷刑之惨烈为中国人世代切齿。然而中共集古今奸小之阴毒,酷刑超过百种以上,使用在修心向善的最好的民众身上。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铐、吊,是在中共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等集中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的一种酷刑,因能使人长时间痛楚、没有马上的生命危险而被恶警打手们普遍采用。目前明慧网公布的法轮功学员遭受吊刑的典型案例2600余例。有的学员被连续吊铐几小时、几天,肢体受伤、下身浮肿、冷汗遍体。中共的目的就是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说违心话,写“不炼功”的保证。

夏宁女士连续两年遭铐刑毒打

所谓抻铐,是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恶警经常使用的酷刑。他们用两个铐子将法轮功学员的一手铐在床梁上抻着,再用布绳子将另一只手铐狠劲抻很远绑上,这样就使受刑人必须躬身,再把受刑人的双腿绑上,造成胳膊、手异常酸麻、疼痛。隔一段时间,值班警察将绳子解开,使劲地甩胳膊,说怕残废,受刑人痛得大汗淋漓。

有的法轮功学员在关押期间甚至连续几年受此酷刑。辽宁法轮功修炼者、五十多岁的夏宁女士于二零零八年被绑架后,被投进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在那里长达两年的关押中,夏宁绝食抗议酷刑迫害,恶警野蛮灌食两年。两年中夏宁几乎一直被吊铐在床上,差不多每天都在电棍电击和毒打中度过。夏宁出狱后写道:

我第一次遭受这种折磨是姓马的警察接班时执行的。夜里快十二点换班时,恶警张军过来,解开手铐,将我站着双手吊铐在床的上边,我的腿已经肿了,已经到了上半宿,再站着吊铐,那滋味真是痛苦不堪。第二天早晨张军过来,又使劲地铐上。警察上班后,董彬、张卓慧过来解开手铐甩胳膊,看手腕一层大泡,她俩一看,没法再抻铐,就将我的双手各铐在一个床上边三角铁上。我双手麻、木、疼,尤其右手更麻、更痛。

我绝食抗议迫害,他们白天将我绑在灌食床上,用开口器撑着我的嘴。她们下班了也不把开口器拿下来,还撑着我的嘴,等拿下开口器时,我的上下颌已经合不上了。晚上他们迫使我站着,将我的双手吊铐在床的上边,这种摧残整整持续了十三天。

我不承认自己是劳教犯人,不穿劳教服,我们只是信仰真善忍,没有犯法。恶警叫犯人把劳教服缝我衣服上,又把我带到酷刑屋,还如同以前一样迫害我。隔一段时间值班的警察来看看我,见我大汗淋淋,打开手铐,解开绑绳,我躺在地上,衣服都湿了……

“写保证不炼功才能放下来”

蔡如芬,女,四十六岁,在湖北省武汉新洲区一中任教,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人,勤勤恳恳教书育人,是学生和家长爱戴的好老师。十几年来,却遭中共指使的校领导、警察等人员一而再,再而三的绑架。蔡如芬曾经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判刑,另外还被关洗脑班、看守所等,在十年里受尽折磨,几经生死。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蔡如芬在看守所监室炼功,警察把她吊铐在铁窗上,仅仅脚尖踮铺板,双手铐在手铐里,时间一长全身大部份的重量落在铐子上,铐子勒进肉里,特别难受,长时间象这样吊着,承受到了极点。不准上厕所,也不放下来吃饭,晚上又冷,窗户开着,饥寒疼乏困交迫。同室的犯人对警察说:让她说不炼,就把她放下吧。警察说,她是个老师,要写保证不炼功才放。蔡如芬表示不会说的,更不会写的。

湖南洗脑班铁圈吊人数小时

湖南省辰溪县刘元波以开修理店为生,平时按法轮功的要求修心向善,与邻居都和睦相处,邻居有什么事都愿意请他帮忙。就是这样一个厚道人仅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屡被中共迫害,2010年11月3日被劫持至湖南怀化市“法制教育基地”(实为非法私设监狱,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

在洗脑班被拘禁数日后,来了一个姓王的女人,她自称是省监狱管理局来的,问刘是否愿意接受这里的“学习”?刘元波说:“我没有犯罪,要求无条件释放。”王转身出去了。不一会儿,来了一个叫马小刚的近四十岁的男子。他在关押刘的房间的门框上用铁丝挽了一个圈。洗脑班几个人将刘元波用手铐双手吊铐在铁圈里,脚仅能沾地。过程中刘元波曾奋力反抗并大声揭露他们的恶行,洗脑班负责人杨涛殴打刘元波的脸部,用力扳折刘的手腕并用卫生纸塞嘴。刘元波眼冒金花、双耳嗡鸣。

直到中午吃饭时,不法人员才将已吊了三个多小时的刘元波放下来。放下时刘元波已全身发软,需人扶持。过后又将刘元波吊了起来,直到下午六点。晚上,除原有监视刘的两名人员外,杨涛另派人轮番值守,期间只打开手铐让刘解一次手。直到第二天早上八点才放下,等到吃完早饭又将刘吊上。这时刘的手腕都磨出血了,脚也站肿了,精神疲惫恍惚。在这样的情况下,杨涛等人拿出了一份“不炼功保证”……为了抗议恶人们对自己的非人折磨,刘元波从被放下来的第二天就开始绝食。

强制无法改变人心

中共企图以酷刑、关押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背弃大法,写了就放人,不写就持续关押、受刑。如此处理,正说明这些人根本没有违法犯罪,中共就是想从思想、信仰上剥夺所有中国人的权利,只能信奉中共邪党主义,不准人们有思想的空间和自由。

然而强制无法改变人心,切身从法轮大法中身心受益的修炼人不会放弃信仰,即使酷刑加身,也只能使真金愈炼愈纯。真正受害的是那些跟着中共跑、不顾良知迫害大法修炼人的打手,岂不知熊熊的炼狱之火在等着你。

当年逢迎秦桧,诬害岳飞的万俟卨、罗汝楫到哪里去了?据《宋史•罗汝楫传》记载,罗汝楫回家奔丧,丧期未满,自己也一命呜呼了。罗汝楫的儿子罗愿官任鄂州知府,很有政绩,但因其父所作所为,不敢进入岳飞庙。后来有一天,罗愿自念政绩不错,姑且前往参拜,不料刚刚拜下就猝死于岳飞像前。奸人贼子至今在地狱受刑,据《说岳全传》载,巨钉钉其手足于铁床之上,遍体有刀杖之痕,每三天就要遍历“风雷之狱”、“火车之狱”、“金刚之狱”、“冷溟之狱”诸狱,受尽苦楚。

“天地无私,鬼神明察”。迄今发生在恶警身边的恶报案例已数量巨大,足以使人清醒了。今日为害修炼人,就是害自己,祸延儿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3/集邪恶大全的中共酷刑(一)-抻铐、吊铐-2418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