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为我铺就回天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三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后因被情带动,走了很大的弯路,身体被邪灵伤害的很严重。是伟大的师尊再一次慈悲的将我从无底深渊救起,让我成为这世上最荣耀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如今,我堂堂正正的走在神路上,是受世人敬重、爱戴的“大法徒”,无论何时何地,我都骄傲的挺起胸膛,感到无比自豪!

慈悲的师父看护着我走回修炼

我是二零零七年初从新走入大法修炼的。当时旧势力对我身体的迫害很严重,影响到我大脑的思维,看书看不到法理,那时我经常害怕师父不要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了,整日里悔恨、哭泣,感到自己象一片随时都有可能被风吹落的树叶,枯黄、无力,被绝望包围着。

就在我痛不欲生的时候,慈悲的师父给了我信心:在我给师父上香时,看到了一圈一圈五彩的佛光。师父又在梦中点化我,我梦见自己在打坐,而师父坐在莲花上打着大手印,发出的功象网一样,从上到下把我整个罩住。我明白,慈悲的师父依然在看护着我!我仿佛在无边的黑暗中突然看到了光明,坚信师父不会丢弃我。

此后不久,师尊把一位老年同修A带到我的身边,我们组成了一个学法小组。在每天的读书和炼功时,我身体上的种种不适,影响她读书和炼功入静,但那位老同修几乎没有抱怨过,她从未嫌弃过我,从未因为我修的不好看不起我,她耐心的为我读书,因为我受另外空间邪恶干扰,经常连文字表面的意思都不理解,老同修就大声的、一句一句重复的为我读法,直到我听明白了她再往下念。在她读法的时候,我能感觉到我脑中不好的东西被清理掉了。就这样,在善良的老同修一遍又一遍的读《转法轮》的过程中,我感到自己在飞快的提高,有时身体改变的太快,经常感觉天旋地转,走路都摇晃。

同修A每到发正念时都默默的加持我,平时也经常鼓励我,送来真相资料让我去派发。刚开始,我只发周报,不敢发小册子,十几份的周报要跑好几幢楼才发完。没过多久,我胆子就变大了,敢发小册子了;再后来发光盘。刚开始不敢到有摄像头的地方发,后来通过学法,提高心性,同时在发资料时也积累了一些小经验,比如在阴天下雨或夏日烈日当空时去这些地方最佳,可以打上伞或戴上遮阳帽等办法智慧的去做。

又过了一段时间,这位老同修有意引导我做资料,我自己也很想上明慧网,就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因为对网上的安全知识一窍不通,没敢上网,就先刻了一些晚会及讲真相的碟子,老同修也搬来了她的打印机,到别的点上用U盘将周刊、周报、小册子下载后拿来我处打印,她还教会了我做《九评》。那段时间虽然不长,却为我以后做资料打下了基础。

一个月后,不幸的事情发生了,老同修A和其他一些同修被邪恶绑架到看守所。当时我很着急,想通知同修们发正念,但认识的同修很少,我就独自到看守所附近发正念,这是当时我唯一能为同修做的事情。但因为主意识不强,总感觉发正念威力不大,真想有个人帮帮我,当时真想找到同修,能够在一起交流。

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

就在这时,一位B同修来看我。就这样,我们组成了临时学法小组。 一开始,我发正念、读书时的状态把她吓了一跳,但她很快就意识到了,这想法是旧势力的间隔、干扰,她不为所动,冷静的与我在法上交流,提醒我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跟我一起读《转法轮》,对本地区出现的严峻形势交流了看法,我们认为除了同修个人的问题外,还有就是我们自己的心不稳,有漏洞才会这样的,必须尽快去掉怕心、私心,才能解体邪恶疯狂的局面,而这些都必须依靠大法才能做到。我们向同修们发出建议:迅速就近组成学法小组,在法上提高,继续稳定做好“三件事”,不要停,不要被表面假相吓住,建立整体意识,近距离发正念,在营救同修的同时提高自己,做到师尊说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同修们都主动参与到讲真相与营救同修的事情中来,一时间,我地区众多的“神”又都神起来了,同修们一起协调、配合,有力的震慑了当时的邪恶疯狂。

那时我感觉自己提高的很快,身体发生了很大改变,读书时或交流时,经常感到身体里发生强烈的震动。我在整体中升华,对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有了具体的理解,整体的概念在我脑海里深深的扎下了根。

我给参与迫害的某单位写了劝善信,写的时候几乎是一气呵成,下笔如有神助,同修们看后都说好。现在回想起来,若不是师父帮助,以我当时那混沌的脑子是不可能写出这篇条理清晰、逻辑性强的文章来的。

当这些事情过后,B同修向我提起最初建立学法小组时旧势力在我们之间的间隔,我意识到应该写出来让大家都能警觉旧势力的干扰,然后B同修口述,我执笔,纪录下了我们建立学习小组的经过,请同修帮助向明慧网投稿,随后明慧刊登了我们的文章,并在周刊上发表了,我们很高兴,也很受鼓舞,因为那是我们第一次向明慧投稿。

现在回想起跟B同修在一起的那段日子,依然记忆犹新,同修那淳朴的思想,谦虚的谈吐,对同修负责、对自己负责的修炼态度以及做事时的一丝不苟,都非常值得我学习。感谢师尊的慈悲加持与这位同修的真诚帮助。

我现在参加的是第三个学法小组,我和一位七十多岁的C同修。我们刚在一起读书时,我很不适应,老同修读书太慢了,她没有上过学,但能读大法书,我们轮流读,平均一晚上能读一讲,刚开始把我急的够呛,可是又一想,这也是一种磨炼,就按捺住静下心来听她读,慢慢的,我也就适应了,经过纠正,老人读的错别字也少了,每当我静心听的时候,发现她读的非常流利,宁静、安详,竟然感觉不到慢了。我们开始配合起来讲真相,我发资料或贴不干胶时,她给我发正念,再后来,我们就一起到街头面对面讲真相,发真相护身符。我们的心性也在集体学法中提高着,都感到在学法小组里受益良多,我的身体也在不知不觉的恢复着。

这里再说一下同修D吧,他在我从新走回修炼时给了我很大帮助,跟我交流,给我读书,鼓励我,让我有信心和勇气走回来,同修没有因为我做错事而嫌弃我,还那么真诚的帮助我,我能够走回来除了有师父的加持外,还有这些好同修对我的帮助。可是几个月前,这位D同修在晚上发资料时被便衣跟踪、绑架了,由于承受不住恶警的殴打,配合了邪恶,做了不该做的事。我一听说,骑上车就去他家,在去的路上,我一再叮嘱自己,我是站在法上去帮助同修,给他信心和勇气的,不能流于常人式的报恩,基点一定要在法上才能帮的了同修,只有依靠大法才能有力量。见到同修后就先安慰他,告诉他同修们都在给他发正念,有师在,有法在,不要放弃。以前同修D在鼓励我时曾说过,“不经历风雨哪能见彩虹”,如今同样的话我说给他听,同修D的眼睛湿润了,他说他是不会放弃大法的,所有做过的错事都到此为止,以后再也不会配合邪恶了,不管压力有多大,谢谢同修们对他的关心。他还说,看到我去就知道师父还没有放弃他,是师父让我去看他的,他还要走回来。我看到同修忧郁的眼神有了光彩,脸上绽放了笑容,就象换了一个人。

建立家庭资料点

老同修A被绑架后,我想,我有责任继续老同修的工作,一定要让这台打印机发挥作用,一定要做出资料。我背上电脑就去找我唯一可以找到的会做系统的同修,同修也很干脆,没过两天就帮我做好了系统。当时受思想业力的干扰,身体的不适,尤其是主意识不强,这些都成了当时我上网的压力,但都闯过来了。记的第一次上网时,当我看到师父照片的那一瞬间,泪水不停的涌出,好象迷路的孩子看到了久别的亲人。

我从下载、打印第一本小册子,到运用网上的各种功能,都是边用边熟悉的。后来,打印机出故障了,但不敢拿出去修。当时,我整天脑子里想的都是打印机,每到这时,我总会想起一次我问同修A最喜欢什么,她很认真的想了想,说:“我喜欢打印机。”当时我认为她是信口说的,没想到现在我也有了同样的体会,我急切的渴望有一台好的打印机。我终于买回来一台打印机。当第一本彩色小册子《天下》打出来后,我惊异于它的色彩艳丽、生动,提升了真相资料外观档次。哪知新打印机刚买回来没几天搓纸轮就有问题了,上网一查才知道这是这个型号打印机的通病,是设计上的一点缺陷。看来在修炼中遇到矛盾光靠回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就这样我硬着头皮去了维修点,随着机器修好,我的怕心也去掉了一些,胆子也大了一点儿,以后又因为清零问题去了几次,直到同修帮我下载了清零程序,在修机器的过程中,我的怕心越来越少,现在我到电子市场不管是买什么,都堂堂正正,说话底气十足。现在我几乎能做所有的真相资料,而且能自己编辑内容、打印真相币、不干胶、图片等。

我所有做资料的技能,都是师父赐给的智慧,在做的过程中一点点摸索提高上来的,在师父的点化与呵护下,才能够平稳的做到这一步。

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救度律师、法官、警察

为了营救被绑架的同修们,大家都出去张贴不干胶、近距离发正念。我把营救同修的不干胶贴在参与迫害的单位家属院里,贴到看守所的外墙上,一次我把不干胶贴在看守所附近的村庄里的墙上、树上、围墙上,只剩下了最后一张,我决定要找一个好地方贴上,于是就选择了明亮的路灯下的电线杆,就在我刚把它举向电线杆还没挨近的时候,一股力量瞬间就把不干胶吸到电线杆上了,那是我那晚贴的最牢的一张,至今仍在那里。

当听到邪党法院要开庭审判同修时,我们就商量着请正义律师,大家分头行动,到律师事务所内讲真相、寻找正义律师。我在征得老同修A子女的同意后,带上一兜真相资料,到附近的律师事务所讲真相,我碰到了持各种观念的律师,有的认真的听了真相并接受了资料,有的受中共的谎言毒害不听真相,有的则知道我们是被冤枉的也不敢仗义执言、维护正义,在讲的过程中,我尽量不被他们的情绪带动。

最终,我找到了一位愿意接下案子的正义律师,我送给了他真相资料和护身符,刚开始他有些害怕,但是都接下了。回来后我请同修们一起给他发正念,过了几天,等我再见到他时,他堂堂正正的接待了我,并告诉我他看了真相光盘和资料,感到震撼,他认识到我们是正义的,他很重视这个案子并将全力以赴。此后,我每次去他都热情接待并认真听取我的建议。因为后来事情有了一些变动,他没能上庭作辩护,对此他深感遗憾。前不久我在路上碰到他,他高兴的说:“自从碰见你们以后,找我打官司的人突然间多了,我的案源也多了,我现在也忙起来了,这都是你带给我的福份,谢谢你!”我说:“这都是你自己的正确选择吧,你为神说话,神现在回报给你了,祝贺你交好运,祝你全家都幸福!”后来,我又专程给他做了“三退”。

在营救同修过程中,同修们给本地区的公、检、法等部门寄真相信,把涉及到的法官及法院领导的电话登在明慧网上,请海外同修帮助打真相电话,后来同修家属去法院找法官,法官在电话中遮遮掩掩吓得不敢会见我们,可见我们整体配合的威力很大。开庭时,请来的几位正义律师为被绑架同修做无罪辩护,同修们在法庭内外整体配合发正念。正义律师铿锵有力的辩护,正气十足,句句说得精彩,直说得公诉人及法官耷拉脑袋,在场的众人及警察都憋不住的乐。

虽然同修最终还是被冤判了,但是经师父的巧妙安排,就在我写稿前几个月的一天,我在街头讲真相时,刚好又碰见了上述案件的主要办案法官。当时我并不知道他就是那个法官,当我跟他讲真相时,谈到当前的退党人数已近八千万,中共即将垮台时,发现他脸上的表情很不自然,随后就看见他快速的从衣兜里拿出手机并取下电池,然后告诉我说,他就是那次判同修的某某法官,他真诚的请我替他向同修们尤其是被冤判的同修家属表示道歉,他承认那次是冤判了,还说是被逼无奈,并说办过我们的案子后,正义律师找到他们把他们骂的狗血喷头,说他们不懂法;法院的好多法官都接到过海外打来的正义电话,也都知道我们是被冤枉的,都知道惹不起我们;他和法院的院长们这几年生活的都非常不顺利,净倒霉了,身体也不好了,因为害怕遭报应,连车都不敢开,外出办案都是坐火车或坐长途,后来他们集体去了香港一趟,在那里向香港的同修忏悔,香港的同修对他们很慈悲,把他们都感动哭了,他还告诉我,他们都商量好了,如果以后再碰见法轮功的案子就智慧地采取别的办法变通一下,不能再象以前那么傻了。

世人真的太渴望得到真相了

我开始了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生活中,我外出时经常要乘坐出租车等交通工具,一般情况下我都能如意的给司机讲真相,劝三退。可能是看到了我有这个愿望,师父特别加持我,别看我的脑子有时反应很慢,但讲起真相时却总是条理清晰,头头是道。

一次我第二次坐上了一位司机的车,他认出了我,告诉我他调出了新唐人电视台,并且说原来他的邻居们也早就在看这个台了,说的都是真的,他都看到了。我很高兴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一次我在市政府门前遇见两个人正在等人,我问他们要不要有关退党的光盘,免费送。其中一人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赶快说:“要!”我拿给他几盘,他问我还有没有,我正伸手去包里掏时,他们等的人开车来了,朝他们招手,他顾不上看车里的人,急着让我再给他几盘,似乎我动作再慢一点他就要亲自动手到我包里拿了,还说:“给他也看看(指车里的人)。”

一次在一个政府机关门前讲真相,有一位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我把真相资料递给他并劝他退党,他一脸的不耐烦,一把把我的手推开,问我:“这么干有什么意义?你这样做有什么目地?”我说:“中共马上要垮台了,党团队员都会跟着遭殃,就好比你提前知道要地震了,那你肯定会挨家挨户通知大家快跑吧,要地震了,那时你不会想到你自己,你不会想到你能得到什么,不会想到自己的安危。我们今天也一样,我同样告诉你快跑呀,中共要垮台了!我不会想到我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你退出来了,保住命了,我达到目地!”他闭上眼睛,低下头沉默,正当我诧异他的表情时,忽然,我看见他的眼角流出一行泪水,顺着他的鼻子流下来,我愣住了,不知如何是好,良久,他擦干泪水告诉我他是政府公务员,他要退党,正在我拿起纸笔给他起化名时,他接过来自己写,他给自己起了一个又有意义又好听的名字,我笑了,夸他有“文化水平”。他说谢谢我,这样他就不用去香港了,我替他省了好几千块钱。我随口说道:“是师父让我来救你,你谢我师父吧!”没想到,他郑重其事,表情严肃的在人来人往的马路边双手合十给我鞠了个九十度的躬,并请我替他向师父致谢。一会儿,他妻子来了,他又指着他妻子说:给她也退了,她是团员,叫某某。临走时,他一再叮嘱我要注意安全。

世人真的太渴望得到真相了。记得有一次发真相光盘,被路边正在喝汽水的一个人看到了,就向我要,不巧的是光盘正好发完了,而且他也不可能再来这个地方了,看到他惋惜的神情,我感到很对不起他,就拿出随身带的MP5给他看关于藏字石的录像片段,他看的很认真,边看边思索,还努力的记住片中涉及到的几位科学家的名字,看完后我以为他会满意,没想到他还是执拗地指着别人手中的光盘说:“我要那个回家看!”我哭笑不得。

发《神韵》光盘时,我总是一路底气十足的说:“晚会!赠品!谁要?”一位正在卖菜的大姐接到光盘后看了看赶紧收起来对我说,“这是今年新出的。”我问她怎么知道,她说:“去年的晚会光盘没有下面的这排人。”“呵!原来是神韵的忠实观众啊!”我开心的笑了。

在公交车站上,人们站成一排,还没等我走到跟前,他们就都伸出手来。

在马路旁,一群年轻的建筑工 “抢”光了我的真相资料、依次“三退”后,笑逐颜开,有的人握起拳头就高喊“打倒某某党!”他们中还有人什么都没入过也吵着要退,还让我到他们的家乡去做“三退”,他们中俩人的对话就更让我忍俊不禁了,其中一人兴奋的说:“这要是回去让他们知道了,肯定羡慕死咱!”另一个则高兴的不住点头,所有人都沉禁在欢乐中。

在商场外,等活干的年轻人正凑成两堆打牌,听完真相后,立刻“抢”完了我手中的真相资料、光盘,都主动接过纸笔给自己起名三退,十几个人只有一人没退,等我起身离开时,发现没有一个人打牌了,都人手一本小册子,静静的低头捧着看呢。最近讲真相时,经常会出现这种“哄抢”真相资料的场面,并不需要过多的讲什么,几句话,众人就会主动要资料了。

可见邪恶已经阻挡不了真相的传播了。师父早已为我们扫平道路,只看我们有没有勇气,希望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快出来吧,不要被迫害的假相迷住心智,也许,只需要一点点勇气,你就能看到“通天坦途”,走出来并不象我们想的那么难。

随着我们讲真相的深入,现在大陆的形势真的是变化很快,明白真相的众生越来越显露出他们的可贵了,我们没有理由不珍惜他们。下面,我就再举一个有代表性的例子。

我所在的公司有一两千人,我到公司里的家属区发真相资料、光盘,同时给院子里的保安写真相信、发光盘,后来听说有的保安看了真相信后哭了好几次,都非常同情法轮功学员,争着要夹在信里的“三退”不干胶卡片。听有的常人反映,院里的人看了真相光盘,都交口称赞,尤其是《九评》DVD,有的人看的连饭都顾不上吃。明真相的世人在单位里都不去开党会了,厌恶共产邪灵。动画片《永恒的故事》,许多人都会背里面的台词了还在一遍遍的看,每次看都要流泪。还有很多我不认识的人,在收到真相资料后,故意在我身边大声说:“这是谁送给我的礼物呀,这是谁干的好的事呀,真是太感谢了,谢谢他呀!”

有些去过香港的人,就站出来给大家现身说法,证实真相资料的真实性;有些我不认识的人也告诉我他们去香港的感受,并跟周围的人讲他们的见闻。还有好多人在看了真相资料后去了香港。这里还要说的是,海外同修,香港、台湾的同修也纷纷给单位里的同事、领导打真相电话,对某些恶人起到了震慑作用,同事们都真切的感到形势的转变,感觉很震撼,好多人能够正确认识真相与此也有很大关系。

在此感谢海外大法弟子,是你们给我们减轻了迫害的压力,救度了很多我们不方便救度的世人。在我们做不到的时候,你们帮我们做到了,感谢海外弟子们!谢谢!你们讲真相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