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让我绝处逢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三日】我是湖北省某县的一位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六岁。在我得法前的六十年人生中,已饱经人间沧桑。年幼时,父母双亡,沦为无依无靠的孤儿;中年时,遭人诬陷,被丈夫抛弃,家庭破碎;随后遭单位恶人与丈夫及他的姘妇联手设陷毒打,打得头破血流,送医院住院治疗。

单位拒绝承担医疗费用,连旁人都路见不平,六位律师自愿为我通过法律途径讨回公道。但由于邪党的腐败,只认钱(恶人用钱物买通了法院办案人员),法院污判我败诉,好心人都劝我忍下这口恶气,算了;到花甲时,我疾病缠身:食道癌、心脏病、肺病、肾脏病、风湿病、脑血管病、血尿症等。到省城等大医院,花了好多钱都无法医治,到最后已没有医院愿意收我,只能回家等死!

在我身心遭受巨大的打击及病痛的折磨下,我的心里非常苦、非常的不甘心,整日以泪洗面,不说一句话,变得痴痴呆呆,在这生不如死的日子里我悲惨的人生已走到了尽头。

喜得大法

就在此时,一九九五年,我绝处逢生喜得大法。在朋友的劝说下,我参加了省城召开的一个法轮大法学法交流会,开始时我还不以为然,在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时,我被师父深入浅出的法理深深吸引住了。连午饭也没心思吃,一古脑的只想听、看完师父所有的讲法。

第二天,我回到住所,晚上睡觉时,小腹剧烈疼痛,我想就让它痛,痛死了拉倒。没想到十几分钟后,小腹一下子不痛了,而且所有病状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全身上下从未有过的轻松。我顿时泪流满面:师父啊!我还没有见您的面,您就将折磨了我这么多年的癌症、顽疾清除了,把一个心如死灰、形如枯木的我,从地狱里捞起来,洗净,变成了一个鲜活的健康人,我该如何报答您的慈悲救度啊?!当时我就暗下决心:坚修大法,矢志不渝!

破镜重圆

重生后,我通过学法,明白了人生为什么来到世上的真谛,懂得了轮回、善恶因果关系。决心不计前嫌、不计得失,按大法要求去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好人。

我以一个崭新的、健康的面貌出现在我的亲朋好友、同事老乡面前,首先我到被姘妇及私生子抛弃、得了病的丈夫那里,问他是否愿意我回到他身边,我来照顾他。他惊讶、悔恨的连声说愿意。一个破碎的家又变得完整了。

人们通过我身心的变化,陆续走進大法修炼有一、二百人。丈夫胆里有拇指般大小的结石不见了,他也偷偷的跟着学。

大法显神奇

一次,小外孙在幼儿园打预防针后,手臂又红又肿又痛,不能脱衣服,哭闹着。我在他身旁炼功,他说:“外婆教我炼吧!”我就教他,不一会儿,外孙高兴的说:“不痛了, 不痛了,师父让我手臂好了!”

第二天在幼儿园,外孙又是打球又是玩这玩那,高高兴兴,蹦蹦跳跳的。而其他小孩有的吊着绷带,有的痛得又哭又闹。小朋友羨慕的问他:“你的手怎么不痛?”“我跟外婆学炼法轮功,手就不痛了。”小朋友一听都要跟他学,他说:“我还没学会呢。”小朋友围着他久久不愿离去。

神奇的是这群孩子说出要学炼功后天目就打开:后来他们有的能看到师尊法像的胸前有六个大卍字符形成三排,满身都是小卍字符;有的能看到大法弟子的肚子里的法轮,从法轮的大小,可以知道炼功时间的长短;有的看到大法弟子炼“法轮桩法”时,有的抱的是山,有的抱的是树,有的抱的是莲花,有的抱的是法轮;还有的看到每个炼功人眼皮下面有编号,而且孩子们各人说出的号码都对得上;有个姓伍的小孩还跟师父的法身对话。

有一次,小外孙发高烧,烧得眼睛都睁不开,鼻子也出血了,他不跟妈妈睡,要跟我睡。我就读师父的法给他听,不一会儿,他从被子里站起来说:“外婆,我不烧了!”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

二零零二年三月份的一天,我上公共汽车,突然觉得右腿象骨折了一样,钻心的痛,不能行走了。一位好心人把我送到朋友家。躺了三天三晚,这期间我坚持学法,第四天就能下地,半个月后就能自由行走。我知道是师父的慈悲呵护!

同年九月二十九日,我上轮渡时,右腿被卡在铁跳板的缝隙中。一个男青年没有将我的腿拔出来,又上来一个小伙子帮忙,才将我的腿拔出来。一看,从脚尖到大腿部都受了严重的损伤,膝盖处的骨头已粉碎,一个好心的司机把我背到同修家。在同修的正念加持下,我俩一起学法,一个星期后我就能下地,两月不到我一切恢复正常,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九年正月初五早上五点多钟,我从一米多高的水泥台上跌下来,左膝盖脱臼,不能行走。我就打坐学法,七天后能拄着拐棍下地了。我三儿子匆忙来找我说:某某(一个朋友)的儿子病得不行了,您快去看看。我看自己的伤腿,心里想:我是师父的弟子,救人要紧。

于是我将拐棍放下,乘车行了六十公里路赶到朋友家。朋友儿子靠开摩托车养活一家三口,有一次不小心摔了一跤,受了伤,后来越来越严重,卧床不起,并且神志不清,满口胡言乱语。他有几个亲戚是省城名医院的权威医生,想尽了办法都无法医治,只好回家等死。

我去后,了解这孩子是个本本份份的人。我对他的亲人说:“如果你们能诚心诚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许能救他!”我还讲了大法真相,他的家人都认可。我在他家,每个晚上发正念,清理他家环境及他身上的邪恶因素。一星期后,他神志清醒了,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了,随后就能下地走路了,很快恢复正常。

这件事情让他的亲人、朋友、邻居、老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当时就有十几人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很多人都记住了救命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但有一件事情让我很痛心。有一个人得了肺癌,我给他讲真相,并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帮他发正念,不长时间他就好了。他母亲由于害怕邪党的迫害,让他信别的东西,他主意识不强听从了他母亲的安排,见到我后不理我。过了一个多月,就被病魔夺去了生命。

人们啊,一定要清醒,明辨是非、好坏、善恶、正邪,珍惜自己的生命,不要再被邪恶的谎言欺骗!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晚上八点多钟, 我在马路上步行,被一辆疾驶而来的大客车撞昏过去,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医生说:头撞破了,流了好多血,眼睛、嘴巴里也流了好多血,右脸肿得很大,右小腿骨折,右肋骨断了三根。

我开始头晕、呕吐、昏迷。五天后,人完全清醒了。我立刻要求回家。回家后,因我不能动,同修主动来帮助我。一次解手时不小心把尿泼在床上,我悟到应该自己下床解手。第二天,我坐起来,两脚踏在矮凳子上不停的踏步,口里念着:“走啊走,走啊走,跟着师父走,走好最后正法路。”就这样我开始下地了。过了三个星期,我丢掉拐棍,能自由行走了。住院时医生说,得花五万多元钱治疗,还不一定能治好。可我不到一个月就好了,再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得法前,我被医院判了死刑,要我回去等死。所幸的是我得到了大法,是大法师父救了我的命!九九年迫害发生后,我经历了许多魔难,但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闯过来了。这十六年的生命是师父给我延续的。我讲给人们我的真实故事,就是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分清善恶,明辨是非,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赶快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与邪党划清界线,抹去兽印,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