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生死考验 体会真正信师信法才能闯过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三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底得法的,住在卑诗省阳光海岸旁边的一个小镇,要去一趟温哥华,除了四十分钟的船程,还有两边的车程,来回需要五至六个小时。虽然经常送妻子同修去温哥华参加活动,但自己却一直没有溶入集体的环境之中。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悟性不好,长期处于半修不修的状态。

后来经过一次生死关的考验,我体会到要明明白白的修炼,真正把师父讲的法理溶入心里,而不是停留在嘴上。是不是真正明白了师父讲的法,外人看不见,可师父知道,遇难过关的时候,就没法自己骗自己了,按师父要求的真正的学法、实修,马虎一点都不行,真正明白了,有关有难的时候,就真正能做到信师信法,排除常人观念的干扰。

二零零九年我出现了咳嗽,当时照X光后医生说是肺炎,服用了七天抗生素,咳嗽症状一直存在,时好时坏。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中旬再次照X光片和做CT检查之后,就被转诊到一个颇有名气的胸肺专科,医生说我有胸腔积水,右肺功能完全丧失,支气管炎,淋巴全部肿大,最大的一粒四点八公分乘五点二公分,肝脏也可看到淋巴肿大。当时医生只是说情况不好,可能怕吓着我吧,没直接告诉我是晚期癌症,只是说尽快把亲朋好友都找来,希望一次性对他们解释清楚,并马上给我安排了在第二天做全面血液检查,第三天早上七点半到医院准备做手术,最后这位医生说了一句“希望我能帮到你”的话来安慰我。当时我的感受是:我被判了死刑。

回家的路上,我的妻子(同修)忍不住流着泪说:“多好的法,多好的师父,这么好的机会你怎么不好好抓住呢!?”我对妻子说:“我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我感到生离死别就在眼前,但心里没有太大的波动。我心里很明白为什么这种事会在我身上发生,当天夜里竟然一夜无梦,心里坦然。

第二天一早四点我就醒了,想到专科医生说的话,我知道她说的“希望我能帮到你”只是作为一个常人医生对我这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可奈何的安慰话,开刀也就是尽人事罢了。我认真回想自己得法至今的经历:没有好好学法,好好炼功,没有做到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经常执著于常人的东西,还给自己找借口,认为自己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修炼。

我明白在我身上反映出的肺癌的症状是我生生世世的业力造成的,我必须去消这个业,去承受这个痛苦。此时我心里涌出一个很强烈的明确的念头:我已经得法了,一定要抓住这个机缘,不能再错失了。我一定要跟着师父走,我知道这个关很不容易过,可是我一定要过,这是考验我是不是真正信师信法,是不是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其实我非常明白,这是我唯一可以走的路。我决定放弃一切常人医学上的检查和治疗手段。

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妻子,问她好不好,妻子当时就坚决的说:“我支持你!但是取消治疗的电话需要你自己打给医生。” 我马上给医生打了电话,明确的告诉医生:我决定放弃一切检查和治疗,我是气功修炼者,我要用超常的气功方法治疗我自己。我的家庭医生很快回电话给我,要我想清楚,不要轻易放弃,如果现在放弃,将来再没有机会了。我谢谢他的好意, 明白坚决的告诉他我不需要了,可以把机会让给需要的人。

我妻子暂时放下手上证实法项目的工作,全身心和我一起炼功学法,每天读一讲《转法轮》和师父的新经文。澳洲的亲戚夫妇(同修)也利用圣诞节的两周假期赶过来和我们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消业的过程是很辛苦的。师父说:“消业中是会痛苦,所以能提高,就是这个关系。”(《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我的症状越来越厉害,吃不下东西,消瘦,咳嗽加剧,呼吸困难,胸痛,走一小段路都上不来气。有时回家扭门把的力都没有,晚上躺在床上翻身的时候感觉右胸发出一种象鬼哭狼嚎的声音,很吓人的持续不断。整个人越来越衰弱。我只能坚持炼一小时功,学法时没有力气读出声,妻子和亲戚们读,我就听着,听着听着就处于昏睡状态。

有的同修用电子邮件传给我大法弟子艰苦修炼的文章鼓励我,妻子把师父的各地讲法都拿出来让我看,天天学着师父的经文。通过学法,我很清楚自己的消业过程就是一次证实法的过程,就是一次全盘否定旧势力,跟“人”彻底决裂的过程,就是考验我对大法和师父的坚信,就是在检验我到底是真修还是假修。那时心里和身体都很难受,我自己就走到我家后院外无人的野地。对着苍天喊:师父!弟子我不怕死,我一定走好这条修炼的路,一直走到底。

修炼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我知道在这个消业过程中如果正念不足,让常人的一思一念干扰,都有可能被旧势力和邪恶钻了空子。我对着天空大声说:“旧势力和邪恶你们听着,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怕死。我内心做好了全部准备,信师信法,我一定能战胜病业。”

每天学法,心里越来越亮堂,跟明镜似的。师父什么都告诉了我,有时候,我感觉到自己走在一条架在万丈深渊的断桥上,一眼望去雾气重重,看不到前面的路,可师父仿佛告诉我:“走过去,有我的法身在,你一定行的。”我大步的向前走竟然走了过去,这个断桥原来是个假相呀!其实我是走在一条非常坚实的大桥上。谢谢师父!

虽然心里很坚定,但症状还是越来越厉害,咳的几乎要昏过去,呼吸困难,我扶着椅子和墙大口的喘气,感到肺象一块铁板一样,有时真的感到自己好象快不行了。

一天早上,我对三位亲人同修说我可能要准备后事了,他们同时瞪着眼对我说:“你说什么?!”似乎不明白我的意思。我马上意识到自己差点儿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我在每天发正念时加大力度,彻底清除旧势力,旧观念对我的干扰。我不断的警惕自己,千万不能让一丝一毫常人的观念占上风。妻子有时会问我:“你累吗?”我马上跟她说:“这是干扰。”

从确诊后不到一个月的一天下半夜里,我睡着睡着感觉全身特别热,热的我醒过来了,发现被子被掀到了一边,我大口喘气,突然觉的怎么呼吸这么顺畅,胸痛和肺部铁板一块的感觉没有了,特别舒服。我坐了起来,又大口吸了几口气,真是舒服,我马上又躺下翻了几个身,胸部里那种鬼哭狼嚎似的声音也没有了,我一下子清醒过来了,马上意识到这是师父把我的病业拿掉了,我不由自主的说:“谢谢师父!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以后一连几天每晚睡觉时我都能顺畅的呼吸,感觉真舒服啊!内心里不断的发出:“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随后几天身体还是很弱,呼吸急促,做稍微大一些的动作就喘个不停。今年二月份参与推广神韵的活动,我和妻子到印刷厂取需要修改的宣传单张。当我把一箱约四十斤重的箱子搬到车上的时候,感到心跳气不够,可是十天之后要把改好的单张送回印刷厂时,我能够一个人把十四箱搬上车,已经可以胜任了,我真高兴,再次谢谢师父。印刷厂的同修知道我消业的事后,半开玩笑的对我说:“你再搬几箱回去,做完了你的业就消的差不多了。”真是这样,随后我又搬了七箱回家,等再送回厂的时候已基本不喘了。我悟到这是师父通过同修的嘴在点化我,告诉我要走出来,做好大法弟子要做到三件事。

现在我有机会就向身边认识的朋友和在香港,大陆的亲友讲述大法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讲述师父的慈悲,讲述修炼法轮功的好处,同时揭露中共污蔑陷害法轮功的邪恶用心,对大家触动很大,很多人都很震惊,表示要跟我学炼法轮功,有的甚至着急的说要赶快学,学会后再去教家里有病的亲人。现在已经有七、八个朋友让我帮他们请师父的《转法轮》和师父的教功DVD光碟在学习了。

现在我和妻子一起参加集体讲真相救人的活动,到中领馆前发正念,到购物中心里去帮推广神韵发正念,参加大组学法等等。有时时间长了感到疲惫,但精神很好,心里充满了从未有过的踏实。

经过这次生死关,我体会到要明明白白的修炼,真正把师父讲的法理溶入心里,而不是停留在嘴上。是不是真正明白了师父讲的法,外人看不见,可师父知道,遇难过关的时候,就没法自己骗自己了,按师父要求的真正的学法、实修,马虎一点都不行,真正明白了,有关有难的时候,就真正能做到信师信法,排除常人观念的干扰。再就是过关时正念一定要强,不让旧势力和邪恶因素钻空子。

在整个消业期间,我时时提醒自己,排除人固有的观念,不把自己当病人,除了晚上睡觉,身体再难受也不躺在床上,只坐沙发,我的妻子同修也几乎没有把我当作病人,家里一天三餐象平时一样,没有因为我的身体煮一些什么常人讲的所谓营养的东西。当我咳嗽最厉害的时候,她鼓励我别怕,说咳嗽是好事。平时也没有过多的嘘寒问暖,一切保持和以前一样。有时我自己身体太难受了,偶尔有怨她不关心我的念头,但转念一想:“这不就是修炼吗!”她也在过关呀,可能比我过的更辛苦呢,也就放下这颗心了。

师父给我们指出了一条通天的路,《转法轮》就是我们登天的梯子,如何上去,每一步都稳稳当当不再掉下来,如何过好关和难就是我们自己的事了。坚持学好法,正念正行,心性就提高的快,在梯子上就稳。

正法已到了最后的最后了,我要急起直追,弥补自己以前浪费的时间,踏踏实实的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自己的使命。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