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误区 战胜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三日】我今年四十二岁,一九九八年农历大年三十有缘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回想起这些年修炼中经历过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正是在师尊慈悲呵护下,我才有幸走到今天。在中共邪党颠倒是非,混淆黑白,践踏人权的当下,我把狱中亲历的遭遇写出来,用真实的经历证实法轮大法的神奇与超常,更是大法在我人生最危难时刻赐给了我战胜一切魔难的信心和力量。

遭冤狱摧残身体萎缩

二零零一年正是江氏流氓集团造谣、诬蔑、抹黑法轮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最疯狂的时候,为了揭穿这些蒙蔽、毒害世人的谎言,我与同修们印制了许多真相传单。中共地方邪党十分恐慌、惧怕,将我绑架后,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十年重刑。由此我开始了漫长的牢狱生活,那真是一段炼狱般的苦难历程。在中共邪党操控的监狱里,我遭遇了许多难以想象的魔难。

狱中的生活完全不同于正常社会,首先学法炼功的难度无法想象,邪党操控下的恶警时时刻刻,虎视眈眈的盯着大法弟子,每闯过一道关口都得有放下生死之念的勇气。二零零四年的五月,我在看守所遭迫害受损伤的身体突然出现严重病变:脊椎重度变形弯曲,造成身体萎缩,下肢血液不流畅,麻木、冰冷、畏寒。膝关节无力,坐下站不起来,站起后,手若不抓依托物,就会立刻栽倒,腿脚也不听使唤,每挪一步痛如刀绞,其实已经不能行走。只能躺在床上,可是无论怎样躺着,全身好似抽筋剔骨般的疼痛。突然降临的病症一下把我弄懵了,我不知如何是好。狱警利用各种方式,百般施加压力,企图“转化”我,使我的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家人接见时,看到我被人抬到接见室的情景,着实吓了一跳。在家人一再要求、催促下,监狱才允许我到社会医院自费检查,可钱花了不少,却没查出个所以然来。后来又在监狱医院住院三个月,仍然没有检查出结果来。在这种极其残酷的精神和肉体摧残下,我想到就吃点止痛药吧,起码身体不痛了,生活能自理,再不用去麻烦别人了。可巧姐姐送来了各种中西药,怎么办?那就吃吧,反正送来了。西药止痛当时还起些作用,药一停,痛得更厉害;中药呢,吃了几个疗程吧,无效。

到了零四年底,我的身体更是雪上加霜:这时,我的双手开始麻木,伴随手无力,甚至连吃饭的筷子,喝水的杯子都拿不住了。颈椎僵直,头也无法自如转动,原来一百三十多斤的体重只剩下八、九十斤,骨瘦如柴是我当时身体真实的写照。看来想通过药物缓解病症、摆脱困境的办法是行不通了。到底怎么办呢?

走出治病的误区

我静下心来,回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往往是人的精神先垮了,先不行了,负担很重,就使病情急剧的变化,往往都是这样的。”这不正好说的是我吗?思想清晰了,意识到自己的路走偏了。我开始用大法来归正自己。

二零零五年元月,狱警们看到一息尚存的我,都认为我已经不行了,再加上家人一再要求,他们索性把我推给医院了事。后来听知情人讲,监区狱警怕我死在监狱会给他们惹麻烦,于是我才住進了医院。很快,医生诊断我得的是“强直性脊柱炎”,这是一种目前医学界尚无法医治的疑难顽症,此病十患九瘫,终身无治,称为不死的癌症。

面对医生的告白,我只是淡淡一笑,我告诉他们:“我是修大法的,这一切病状都是暂时的,我不会有事,更不可能瘫痪。”医生无法理解的摇摇头,表示根本不相信。我拒绝了任何治疗。有一次,主治女大夫悄悄对我说:“现在有一种专治此病的新药,可能有效,每针要三百多元,我可以免费为你试用。”我婉言谢绝了,女大夫遗憾的直摇头。从此躺在病床上的我开始努力回忆、背记师父的讲法。

监狱得到医院的通报后,怎肯为我花钱,让我回家自治,可我家当地公安局却因为没有得到好处费拒绝接收。在许多人看来这是一次离开监狱的绝好机会,轻易失去,他们都替我沮丧不已,我却没有当回事。躺在床上学法、发正念,不断的向遇到的有缘人讲述大法蒙难的真相,并劝“三退”(退出党、团、队),是我每天生活的重要内容。

那时我朝思暮想的是能有本大法的书。师父看到了我发自内心真诚的愿望,很快我便神奇的拿到了《转法轮》,现在想来真是不可思议。如果不是师父慈悲的护持,是根本不可能的。当时的心情别提有多高兴。从那以后,我的身体发生了明显变化,慢慢的我的手、脚有了知觉,恢复了力量,可以自己翻身、起床、靠着床边站着炼功。很快,我可以不再需要轮椅,拄着双拐自己走动了。

面对我身体的巨变,医院里的医生、护士,包括警察没有不惊叹的。其实他们心里也十分清楚是怎么回事,只是不敢公开表达而已。

二零零六年,我的身体已恢复的很快,双拐变为单拐,坐立、行走已基本正常。监狱自从有预谋、系统的大规模采用流氓手段强迫“转化”大法弟子后,他们并没有因为我的身体原因而放过我,正要借机施压“转化”我。九月份,狱警将我接回监狱,预备了一间小号室,将我强行关闭起来,又挑选了七名在监狱有“名气”的刑事犯包夹我,试图用不让我睡觉的方式折磨、摧残我的意志,达到他们“转化”的目地。面对恶警、坏人的凶猛气势,我并没有害怕,平静而严肃的正告他们:“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你们为了私利出卖良心,助恶为虐,必然害人害己,善恶有报是天理。邪党恶警是在借你们之手迫害好人,千万不要上当受骗。如果你们不听劝告,我的命你们随时可以拿去,但修大法的这颗心谁也动摇不了。”当时,几个负责的刑事犯紧张的向恶警作了汇报。从此只是把我禁闭在小号室里,不许和外界接触。可我知道,那是慈悲的师父看到弟子在魔难面前这颗坚定的心,帮我化解了困境。

彻底丢掉拐杖

往后,我的身体越来越好,彻底丢掉了拐杖,行动自如。我可以扫地、拖地,打扫房间卫生,清洗衣物,生活完全可以自理。和我一起生活了几年的刑事犯,见证了我身体在没有任何药物治疗下,就靠坚定的信师信法,在乐观与豁达中神奇般的恢复了正常。他们折服大法的神奇与超常,因为我曾是被现代医学断定为终身瘫痪,无可治愈的人。我向他们讲述了许多许多大法蒙难、遭迫害的真相,劝告他们“三退”保平安。一些犯人还向自己的亲人推荐大法,也有自己悄悄开始学炼大法的。临离开监狱时,有些犯人一再请求我,帮助他们的家人“三退”。如果不是大法的无边法力,在监狱那样恶劣的环境下,这些事简直想都不敢想。

二零零七年秋,我最后一次去医院复查,拍片子的老医生十分惊讶(以前的片子都是他拍的),我的身体能复原的这么好,还以为我做了什么特殊治疗。对狱警说:“我知道的好几个这种病人,都已经瘫痪了,有的跑遍了全国各大医院都没有办法。他怎么治疗的,恢复的这么好?”其实,狱警更清楚这里面的奥秘。一次,一个狱警私下找我谈话,他都不得不承认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好。我告诉他:“法轮功的好又何止这些,千万不可听信邪党欺世谎言,要对自己的生命,对自己的未来,对自己的家人负责,不要追随邪党迫害大法弟子。”听完我的话,狱警默不作声。其实,监狱里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了,乌云终究遮不住太阳,天一定会晴。

茫茫尘世间,我象迷途的羔羊,是慈悲的恩师将我引领上返本归真回家的路,艰难的归途中,经历狂风暴雨的洗礼,弟子坚修大法的心愈加坚定。把大法的美好传告天下苍生,是我今生最大的洪愿,唯此不足以报师父慈悲苦度之恩。在红魔狂舞的神州大地,遭受谎言与恐怖荼毒的世人,快快觉醒吧,当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把救命的福音——真相传单送到你手里时,千万要珍惜呀,那就是你千万年生命救赎的机缘!莫错过,莫错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