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没有过不去的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一九九七年腊月我有幸走進大法修炼,修炼前我身体有很多种疾病,最主要的是脑神经官能症、妇科病、坐骨神经痛、风湿性关节炎等,大医院、小诊所都去看过,药没少吃,钱也没少花,病也没好,整天以泪洗面,对生活已失去了信心。就在这时,有人说附近屯有修炼法轮功的,我就去了,炼了三四天就感到师父给我清理身体,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状态。

在这十三年的修炼过程中,大法的超常在我的身体展现出来很多很多。

一、信师信法,没有过不去的关

四月二十七日上夜班,丈夫骑摩托车带我走出离家七八里,和一骑自行车的女子撞到了一起,原因不在我们。当时我摔的不省人事,鼻子、嘴出血,在场的人说:人都摔成这样了,赶快送医院吧!当时丈夫想:去就去吧。

在场的人帮助拦车把我们送到了当地医院,当地医院治不了,就送到了市内大医院,我被检查的结果是:脑存瘀血、脑骨震纹,需要观察,如不好转就得做手术。丈夫给我姐打电话来医院帮助照顾,我姐(同修)家里正忙,地里栽的茄苗、辣椒苗正需要卖,我姐想:我是修炼的人,应该在这里照顾,苗卖不卖算什么,不能让常人照顾,常人一定是按照常人的方式照顾。在医院夜间呕吐的时候,我有一点意识,吐的都是血,其余时间总是昏迷,什么也不知道。

第二天早上医生来查房看看我有没有知觉,掐了我的胳膊一下,痛的我叫了起来,医生说挺好的。大约上午十点左右,护士给我换吊瓶拔针的时候,我感到特别的痛,一下就把眼睁开了。醒来后我要求立即出院。

丈夫当时去厂开工资,回来后听说我要求出院,马上打电话给市内的同修,当时同修特别的高兴,把我接到了她家,知道的同修都去看我,正念加持帮助,我的意识逐渐清醒,在同修家住了一天一宿,第二天下午同修把我送回家。

车到家丈夫搀着我,我是闭着眼進到屋里的,屯里常人看我这样都担心的说,这样回来能行吗?有的说我不能好了;还有的说我丈夫得伺候我一辈子;我丈夫堂哥在我去的那家医院是主刀的,他不相信法轮功,他看到我摔得这么重,把我丈夫训了一顿:“这次你可得花钱了,最低也得一两万……”我出院的时候他正好休班,等再上班的时候,看我不在医院了,就打电话到我大姑姐家说:“这人还没脱离危险怎么就出院了呢?”我回来后,大姑姐到我家把他的话重复了一遍,我说:“没事……”她说:“没事?咋叫没事呢 ?大脑受伤是小事么?孩子还上学,要是以后……那可咋办呀?”

我没有被她的话所带动,心里很坚定,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早上起来,炼静功半个小时,动功头发昏站不住就坐着炼,炼完功就听师父的讲法,主意识完全清醒,昏迷状态减轻,头一阵一阵不是痛就是干难受,我丈夫把毛巾用开水泡泡拧干,围在了我的头上好受多了,这样用了两天,第三天我头又难受起来,他照常又去提水壶,水壶一下子掉在了地上,里外都摔碎了。当时我的丈夫就悟到了:“对我说,可能是师父不让这样做,自己的业力你应该自己承受。”我当时也悟到了,从那以后头再也没有疼过。

事后我问丈夫,我们一起撞的受皮外伤的那个女的咋样了,丈夫说没事,开了三百元钱的药,当天就回家了。我问开药的钱是谁拿的?丈夫说是我们给付的!我听了很高兴,我们是修炼的人,这事不管怨谁,我们都应给这么做。在伟大慈悲的师尊加持和呵护下,回家后,我四天就能下地做饭洗衣服了。

“五一”儿子回来看到我当时的情形,很担心,回学校天天打电话询问,当他得知我能下地做饭了,很是吃惊!在电话里高兴的对我说:“妈,太神奇了,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常人看我好的这么快,都很佩服,都议论法轮功太神奇了!二十多天后,我下地去插秧,常人都惊奇地看着我,都向我竖起大拇指,我见人就对他们说:“多亏我炼法轮功,多亏师父的保护,要不还不知道啥样了呢?”认识我的人都从心里说法轮大法好!

我们相撞那天,摩托车叫对方推回家了,因为离她家比较近,事后丈夫去她家骑摩托车,那女的说:胳膊痛,还想去拿点药,还得花个六七十块钱,以后就不用你们管了。丈夫当时什么也没想就答应了。回来告诉我,我也没在意。可事后却要了一百六十五元钱(这事当时丈夫没有告诉我)。过了一段时间,我和一外地同修一起切磋的时候,听说有一个同修骑自行车和一摩托车相撞,当时就被勒索三千元钱,同修二话没说就给了。听后我向内找,我的心性和同修比,差距多大呀!三千元钱同修都做的如此坦然,而我这么点钱都放不下。

回家后和丈夫切磋,决定我晚上去那个女的家,去讲真相。走之前,给师父上了香,求师父加持我们把真相讲到位,我们一定能把她们救了!到她家后,我说:“咱姐俩真是有福气,那天摩托车要是骑得快,你就没命了,我要不是炼法轮功,有师父保护也没命了……”她说可不是咋地!接着我和丈夫就给他们讲真相,她丈夫说:“我妈以前也炼过,可病没有好,所以我根本就不相信法轮功,这次看你好的这么快,我真的相信了,在医院拍片时你多重呀,法轮功真是太神奇了!”他夫妻俩明白了真相,很爽快的同意三退。过了一会儿,他叔叔来了,我和丈夫又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也很痛快的答应退了。我和丈夫真是为他们高兴。

二、正念显神威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我镇副镇长和妇联主任到我家要我们写放弃修炼的“三书”,我丈夫说:“我们做好人有错吗?我们不会写的,7.20以后写过,可是你们还是经常来骚扰,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们了!”他们无话可说就走了。

六月十五日,村治保打电话告诉我们屯的一个同修,要她劝劝我们,让我们写保证书。我就告诉同修让村治保主任自己来。村治保主任是我们一个屯的,我以前也给他讲过真相,并且还做了三退,我们的关系都挺好的。村治保主任来到我家后,我就问他:“邪恶又要干什么了?”他说:“市内老百姓上访闹事,政府前天晚上要来抓你们,我没让,但是,还是写个保证吧,要不他们就会来抓你们,孩子还上学,真要是被抓走了,可咋办呀?这次你们写了,我保证以后不再找你们了!上面要再问我就说你们不炼了!”他以为这样是为我们好,我当时就悟到,这是邪恶因素利用情来干扰,决不能配合。我说:“你也知道我这次摔的这么重,要不是我师父保护能好这么快吗?再说,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完全是合法的!保证书我们是不会写的,再说你也什么都保证不了,你说了不算,一切都是我的师父说的算,你逼我们写保证对你不好,是在犯罪!”

六月十八日副镇长和妇联带着警察凌晨4、5点来到我家,我听到车声后,让丈夫给同修打电话,我发正念求师父加持,绝不允许邪恶之徒進家,保护我们这朵小花。

外面的人见没人给开门,副镇长就带一名警察跳墙進来叫门,另两名警察顺西园進入堵住后门,我丈夫打完电话到外间一看,没给开门就很严厉的质问副镇长是怎么進来的,副镇长说是跳墙進来的。我说:“你知道这是什么行为吗?你是执法者,你知法犯法,你们就是土匪,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错了吗?你给我个理由!”副镇长狡诈的说:“做好人没有错,你给打开门,咱们谈谈,不是来抓你们的,只是想跟你们谈谈,先把门打开再说……”我说:“没什么好谈的,法轮功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受到全世界的人的欢迎,江××已经在国外很多国家被以群体灭绝罪起诉了,难道你们想做陪葬吗?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不但你们个人遭报,还会连累你们的家人!”

他们见怎么哄骗也不给开门,又跳墙出去了,说以后有时间咱再好好谈谈。我说不必了,你有精力就把咱地区的经济搞上去吧,做点好事,谁都佩服你。副镇长点点头,连声说“误会了,误会了”,上车就走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