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制真相印章救人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回顾这十三年艰难的修炼历程,我感慨良多,更加坚定了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这里主要谈自己在这些年修炼当中,利用自己的一技之长,刻制真相印章的体会。

在两次被恶党非法迫害期间,给我家庭造成极大的困难,前妻和一双儿女艰难度日,还欠了许多外债。当我第一、二次被非法劳教刚出来时,面对可怜的前妻和一双可怜的儿女,禁不住我泪流满面。而恶党就是抓住这一点,逼迫我放弃修炼,否则单位不接收。在当时这样的困难和压力面前,我想我作为大法弟子,决不能动摇对师父和大法的坚定正信,决不能向邪恶低头!即使困难再大也能靠师父和大法解决。就这样我空着双手,带着大法书和同修借给我的四百多元钱,凭着自己的手艺,开始走上了背井离乡做生意的路。

在艰苦的流离失所的日子里,我一边做着生意,一边如饥似渴的学法补课,把在被迫害期间耽误的师父讲法补修上来,始终牢记师父的教诲,不忘自己的神圣使命,五套功法每天坚持炼,在师父的佑护下,生意越来越好,解决了生活的困难,从经济上否定了旧势力的迫害。

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来说,时刻不忘自己是大法弟子,严守心性,做好三件事,履行着自己的历史责任。每到一个地方,找到当地同修后,就能看到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周刊》,跟上正法進程,与同修切磋互励,同时把自己刻制的真相印章无偿提供给当地同修。为了把真相印章推广到更大范围,我先后走过六个城市,每走到哪里,就把真相印章推广到哪里,拓印到哪里,把真相币用到哪里,真相讲到哪里,汇入当地正法洪流。而且在生活方面也得到了当地同修的无私帮助,对此我非常感谢帮过我的同修。

刻制真相印章,这是我为助师正法而带来的技能,都是师父赐给的,就是大法的资源。我就把这事当成我证实大法的一个特殊项目。师父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我悟到每个真相印章就是一朵小花,只要这一朵小花,就可拓印出成千上万个大法真相短语。所以我抓紧一切可利用的时间精心刻制,尔后把碳素墨水倒到印油盒里,使印章拓印在任何地方都擦不掉。根据正法進程和同修们在实用中的需要,使真相印章发挥更大的效用,我设计刻制了大小两种印章,大章可以直接拓印在墙壁上、电杆上、楼道里等地方,小章可以拓印在人民币上,印文一般都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命”等。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小印章现已基本不用了,都是电脑打印的真相币,但在偏远地区或农村等地还可用。所以我现在基本上以刻大印章为主,根据实用中反馈回来的情况,我发现不同的坯料刻制的大印章,在不同地方拓印效果都不同。比如在墙壁上和较硬的地方拓印,坯料较硬的印章就不好使,拓印出来的字迹不太清晰,我便改用普通学生用的橡皮作坯料,因橡皮质地较软,使用时只要用力一摁,无论墙壁多硬或稍不平,真相字迹便会清晰的留在上面。后来发现原子印章储墨垫(也叫橡胶海绵)做章坯最理想,这种坯料刻制的真相印章(与扑克牌大小相当),加一次印油(碳素墨水),可以在墙体上拓印一百多次,使用方便,字迹清晰。而且刻制简单,工效高。刻制时不需要每个印章都用笔写印文,只需刻一个所有坯料大小相同的母版(正字),也可用电脑把印文直接打在母版(正字)上或纸上,然后把母版刻好,再把母版上的印在要刻的坯料上即可(注:每张原子印章储墨垫可切割成大小相同的八块坯料),尔后就可以动刀刻制,因为母版上的印文是正字,拓印在章坯上的印文是反字,刻好后拓印在墙体上的字才是正字,这样可以省略一道工序,刻制时只需用利刀片把印文字体的笔画四周划开,然后用镊子把笔画以外多余的部份印文便凸显出来,也可以用电烙铁把笔画以外多余的部份烧掉,刻好后,找一块几厘米厚的泡沫板,切割成印章大小相同的方块,再用乳胶粘在印章的背面作为印把子,加墨时,找一只与印章大小相当平底盒子,也可找一只塑料袋放在平处,把碳素墨水倒進去,再把印章字朝下放在里边,这种橡胶海绵坯料就可以自动的把墨吸進去,使用前用塑料袋包好,以防碳素墨水外渗,我把这种方法还教会给个别同修。

今天写出来,有条件的同修可以照着去做。几年来,我先后共刻制了一千多枚真相印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