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小组对我的帮助很大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我是九六年六月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十几年来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学法,发资料,贴传单等,几年走下来有惊无险。对我来说讲真相是最难的,真是老大难,因为我就是不愿和陌生人说话,也不知从何时说起。当时就想如果有人带带我,我也能讲,我必须走出去讲真相。也许是我有这个愿望吧,师父就安排我到现在这个学法小组,已经一年多了,学法小组对我的触动和帮助很大,因此我想写出一些来和大家分享。

我来到这个小组一年多了,小组的同修都是九九年以前得法的老弟子,每个人都走在精進实修的修炼路上。在学法时都不能念得太快,因为念得太快就领悟不了法的更深的内涵。要中速念,学法时不许念错字。如果有一个人念错字,大家都会给他更正过来,我们认为学大法是严肃的,如果是你念错一个字,他添一个字,他又加几个字,久而久之尽管是无意的,那也是改动了法,这问题不就严重了吗?所以我们尽量不读错,做到准确。

我们组每天上午学法,发完中午正念,全都出去讲真相救人,回来后一晚上十二点发完正念为界限,有的同修上半夜不睡觉,学法看资料,十二点发完正念才睡觉。有的同修是上半夜睡觉,下半夜学法、背法,但都在早上三点四十五起来炼功,从不耽误,有空就在法理上切磋,在同修的大力帮助下我也归正了自己,在学法时不困了,不溜号了。

八十多岁的老协调人甲同修,一宿只睡三个多小时觉,从来不困,已经背法三十多遍了,现在还在背法,她说晚上静,背法快,十几年来,只要是大法的事情,她都积极的去做,从来不落下,冬天去郊区的监狱及远地的派出所等地发正念救人,不管是冰天雪地还是烈日炎炎,她都去,从不落后,无论小组有什么事情,什么矛盾,她都用法理耐心引导、劝善,从没有见她发脾气,总是慈悲慈善的,令我感动。去年她和老伴经历了老年丧子的痛苦,这件事对他们的打击太大了,一般人难以承受,同修们用大法开导她,在法上升华,她在极短的时间内从亲情关中闯了过来。更精進的做三件事。她的丈夫同修,悟性也很高,他说我早就把亲情放下了,试想这得有多大的毅力啊。甲同修常说主意识要强,心一定要正,她只要做错一点事,她都向内找自己,并且在大家面前曝光自己,很值得我学习。大法弟子就要坦坦荡荡的。

乙同修是我们小组讲真相的主力,她讲的又多又透彻,她若听说哪个组哪个同修讲真相好学法好,她都去学习,回来告诉我们,她常说不是非得特意去讲,而是随时随地的讲真相,她每次去办事买东西,坐公交车,坐出租车,走路等她都不失时机的讲真相救人,没有怕心,什么人都讲,有工人、农民、司机、军人、警察、机关干部、教师、讲得最多的是大中小学生、她说救孩子很重要。一次对面过来两个人,说咱快去讲,她说迎面过来的人最好不讲,那样会使常人有反感,有劫道之嫌。她常提醒我,讲真相不要太罗嗦,时间宝贵,应开门见山的讲,在车站站点要快讲,人们登车着急,一来车就都上车了。在江沿、公园等休闲场所可多讲,讲透彻。我都记住了,经过她的帮助,我也能讲真相了。

以前刚开始学讲真相时,就老是觉得后面有眼睛瞅着我似的,如果乙同修在我跟前我就觉的踏实,她不在我跟前我就没把握。以后她又让我单独讲,如有讲的不足之处,或不对的地方,过后她都给我指出来,并经常让我锻炼自己讲,不要有依赖心。在乙同修的帮助下,现在我也能自己面对面讲真相了,但是我觉的还是差得很远,没有同修那样成熟、有经验。乙同修真相讲得好这都来源于她法学的刻苦和严谨。她在小组学完法,回到家还要学一两讲,晚上看资料,如果有事耽误了,她一定抽空补上。三件事从不落下。

还有一次我们去广场讲真相,看到一长条凳上一对青年人正在亲热,我们在旁边讲退一位老干部。一位推着自行车的老年男同修走到两青年跟前,说你们好,那两人一愣,都惊讶的看着他,男的说你要干啥?老同修说孩子们我来救你们来了,然后老同修给他们讲了很多真相,两青年都退了,走了。老同修走过来,我们切磋了几句,他说我们的使命就是救人,还有什么比救人的事更重要的吗?他说他老伴瘫痪在床,他每天早上把饭做好,伺候老伴吃完饭,收拾一下就出来骑车子到处讲真相,晚上在和老伴学法。我们认为只有学好法,多学法才是做好一切的根本。

同修们让我们携手并肩做好三件事,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正法结束时我们都能无愧的说,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做了我们应该做的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