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幸运的走進法轮大法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我是1998年下半年得法的。记得当时非常偶然。一位同修送来《转法轮》给我的同事,她没有时间看,我接过来一看,那里面的名词概念是那么陌生,我又是那么不肯退还而想学。带回家四天看完。

在第二天去参加集体炼功,神奇不断展现:先是上嗝气下放气,脚趾叉出胶糊状黄水,全身轻松。一个星期师尊为我灌顶,一股热流通透全身,那时天气冷,感觉特别舒服。对于我这个全身都是病的人,病名数都数不过来:心脏病、贫血、脑血管阻流、类风湿关节疼痛,大小便失禁……那时我才四十多岁,就進入早期老化。是师尊救了我,给我一个全新的生命,尝到了没有病的感觉真好。

一、学法是根本 关键要修心

我能得到大法,走上修炼的路,又遇到师父亲自教我们,确实是我生命中最荣幸的事。所以,我如饥似渴的学大法,尽管不懂,表面的意思能理解。开始时,只要有一点时间就抱着大法书看,把学法、炼功、洪法的事当着第一重要的事。在学的过程中,有一种无形的间隔,无法想起在工作、生活、矛盾中用法来衡量,约束自己的行为。有点着急,那就笨鸟先飞吧,利用晚上少睡觉来加长时间学,炒菜做饭背《洪吟》,这样有段时间还是处于小和尚念经状态。就又尝试背法,把法写下一段,在上班的路上背,有空背,有时一句法要背一二十遍,一字连一字的背,回头一看,背了这段,前面背的又忘了,通读又没坚持,背法放下了。后来找到用了人念,潜意识有一种渴求,大法能治病,在法中求不被干扰而背法。基点错了。看了明慧介绍同修的背法经验。于二零零四年下半年第二次背法,能领会做好修炼的“三件事”,学法是根本,这次一定要背下去。虽然四年只背了三遍,真是受益匪浅,大法的法理总在突然间明白,学法静了许多,思想溜号少了,主意识强了。还把读经文、《明慧周刊》、背法通读时间合理的安排好,让自己在有限的时间中让正的内容填充。让人的一切物质因素远离,让法理主导自己,溶于其中。让自己最终能完全浮上来。发现今年背法又在升华,熟读几遍能背,几段连背也很清晰,对法理的内涵理解又拓宽了。真是觉的大法学无止境。

回顾修炼的历程,哪一天哪一年不都在执著心的割舍与难舍中度过呢?记得师尊最早点悟的法理:“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反复读过几遍,开始在名、利、情中注重修心。碰到了那就放下吧,谈何容易,放下就是对人的一面的割舍与消除,人的一面不干就干扰,初期人念往往大于神念。出现的修炼状态是:表面的能放,内层的难放,小的能放,大的难放。那年我厂改制,干部和工人都是按工龄年限计算所得,当时那个名利心按捺不住,和厂干部一起举出一大堆理由质问改制组。后来厂干部每人多发了五千元钱,和别人不一样了,名利心得到安慰了,过后心里有一点后悔。我是修炼人,怎么能求这个东西呢?但是那个“假我”觉的还少了呢,该要不该要一直在失与得中较量。半个月后,与一辆三轮车撞个仰面倒,心想可能是还了命债吧。两年后,一个同事从家人手中借走一万二千元做生意(付高息),还钱时用各种理由少给五千元。怎么这么巧合,这时我才想起,修炼人遇到任何事情没有偶然的,是你的不会丢,不是你的求不来。利用这种形式还了命债,又叫我悟到,我这要失多大的德呀,炼功人不就是要这个德吗?都失去了怎么修呢?悟到就能做到。一改过去买菜时那种挑好压价,挑肥拣瘦,不吃亏,不上当,计小利的恶习,现在我能处在别人的位置上,看他们种菜那么苦,那么累,自觉的不挑不拣不还价。特别是名利情这东西过去失去一点就痛苦的不行,其实失去的是不好的东西坏东西。不失不得是宇宙的法理。

只有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按照修炼的标准衡量,那才是正念神念。按照人的理去衡量是障碍是人念,人心不去怎么能修成神呢?

“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在向内找向内修的过程中转变观念、心态,摒弃后天变异思想,归正自己的行为方式。把问题向外推,转向内找;眼睛盯别人,转向看自己;看到别人缺点,转看别人亮点;让那些伴随自己的争斗心、显示心、妒嫉心、自我的心等等人心,在向内修的过程中表现的苍白无力。

我和老伴是同修,在常人中一个是“钢钻”,一个是“铁钉”,争斗一辈子。修炼后,首先是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不和他争吵,强忍着。生活中矛盾重重,不符合自己的观点就炸。看他那将军的脸,没有笑的神经,说一不二,先是走开不理他,背后嘀咕嘀咕。他好象故意魔你一样,三天两头来一通,无理争三分,你执著什么来什么。有时也告诫自己,是我上辈子欠他的,或者想,这是帮我消业,是好事,嘴里这么讲,心里难受,难免采取回击行为,把那个“我”都抱的紧紧的。修炼人遇到任何问题都要看自己,找自己,我为什么不能慈悲的对待家人呢?因为那是自己的亲人,放纵自己,恶的一面在这里滋养生息。拖着自我不放,对别人(怨、恨、恶)的人心不去,这是真修吗?做个真、善、忍的好人,从身边人做起,这才意识到离开了法的标准。再用谦卑的心态对待家人时周围的环境就变了,家中现在没有战争,没有地雷,增添了几分包容与平和,再看孩子们忙着工作,也用善心对待他周边的人和事;看老伴那个将军脸,让人尊敬几分,笑容也有了,把吃苦当成乐了。不断向内找向内修形成一种机制,第一念就找自己没有错,逐渐的更换容器,由小变大,由狭隘变宽容,修好自己,这是师父赐给弟子的法宝,修心是关键。

二、主动做协调 救人是使命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邪恶铺天盖地的瓦解式的向大法发难。我地几批大法弟子都被抓捕、判刑,魔难一个接一个,在家的同修互不来往,戒备交谈。这时突发一念:师尊在《转法轮》中讲:“我在整个传法、传功过程中,本着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对整个社会的影响也是比较好的。”师尊为了救度众生吃了无数的苦,神佛为了度我们在常人中要饭。我作为大法弟子我的责任是什么呢?想到这,我要主动把在家学法的同修联系上,找出来。首先有机会成立学法小组,把师父开创的学法形式在本地恢复起来,形成整体,助师正法。有了这个愿望,我就不断的接触到同修,开始是一个两个,这样太慢,与同修商量后,找出原辅导站同修依靠他们去找,发动相近、相识的同修去找,有问题,有难度我们共同做工作,这样在两年时间内不等时的都走出来了,先后成立了六个学法小组,人数不等,同修都很高兴,这是同修一部大法把我们联系在一起,是我们整体提高交流的平台,是师尊肯定的学法形式。虽经几次变换场地,经过我们同修的坚持和维护,一直延续到现在。

那时我们这里还没有资料点,即使外地同修送过来,只有个别能得到,根据当时情况,只要打听到哪里有师父经文、资料,不管路远坐车直奔,什么吃喝、饿都忘了。请来一份两份,会写的同修手写,再分给同修,觉的不规范。开始找印刷点复印。记得有一次复印师父经文,在城区我知道的印刷点都找遍了,有的找两遍都拒绝复印,说公安开会了,谁复印法轮功资料查出一次罚款五千元,又急又累,沮丧的叹道,怎么办?在无助中象有人引着一样,到附近店再去看看。前面两个店已经关门了,第三个店门开着,大步走進去,平和的说印东西,那个女孩看了一下,就按数量复印好了,当时那个心一直笑着回家。经常奔波于资料、印刷、发放那种艰难,那种坚持,那种不放弃,现在比起来不是精進了而是安逸了。后来有些同修都主动找印刷店,把真相资料洒遍了部份乡村,听到有人在说:“法轮功还在呢。”

我们同修后来几经切磋,要建立自己的资料点,才能有能力助师正法,在准备计划中,有外地同修到我地工作,很快将设备、技术同修带到,还有资金,资料点就这样在我地开花扎根了,现有多个资料点,拥有一批无私无我的同修肩负重任,开展不同的证实法项目,把邪党的谎言揭穿,让世人明白真相,把大法的福音送到千家万户,城镇乡村。

现在我地有了资料点,有了不同的证实法项目,配合着大法的進程,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中与旧势力抢人。师尊明白的告诫我们:“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只要师父讲的我们就去做,我和老伴一起,是以发放真相资料为主,商场、菜场、住宅区、从城镇向农村,都是我们去过的地方。走亲访友也是我们发真相资料的好时机,我们背上百宝袋走到哪送到哪,贴到哪,随缘而遇,得心应手,心里装着众生,让他们明白真相得福报。在深圳有一次神奇的故事,住地周边都做完了,想到附近地区去发资料,到那以后,不知向东往西。老伴说:师尊会引导我们的。他大步往前走,一拐弯。我说这不是住宅区,他还一个劲往前走,原来这是个印刷厂,大门上多个电子眼一闪一闪的,门卫没有人,我们進去后,发完四栋宿舍楼的资料和光盘。刚下楼两个保安捧着饭盒上楼,我们穿过小吃市面,大步走出大门,保安人员也没吱声。到家后确实有点后怕,但又有点兴奋,师父时刻在我们身边,加持着我们的正念。这类事情太多,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面对面讲真相难,难在怕心、面子心,破除这些人心,摆正大法弟子的责任与救人的关系,在家坐都坐不住。我经历的体悟是,第一次难得,贵在坚持,就敢讲了,经常讲,就会讲了,停顿下来又难讲了。作为文化低的我还要多看多装真相资料,浓缩一字一句要表达的内容,尝试用不同的内容解开不同人的心结,有文化的与无文化的,老年人与年轻人的,男的、女的、小孩的,职业不同的他们表现的心结不一样。还留意上门来家的人,红白喜事,生子寿宴等这些集会的地方,都是我们救人的机会,都是我们的有缘人。其实面对面讲真相形式有多样化,我地同修大多数能结伴而行,一个帮一个,组成小组,走街串巷,遇到的,看到的都是有缘人,都是我们要讲的对象。开始不会讲,跟着学,讲多了就会了。救人不论天晴下雨,不管严寒酷暑,哪怕节假日都一样自愿结伴而行,越讲越想讲,智慧越讲越多。心里装着法,心系众生,不忘大法弟子的使命。用心去做,尽心去做。做的过程也是自己修心的过程,魔炼的过程,它能不断的去掉自己身上不好的物质因素,不断的改变人的观念,不断的加强自己的正念。在做的过程中提高升华。

现在想起来,从我们生下来接受的都是邪党文化的污染。几十年来被“无神论、斗争哲学”的灌输形成的意识思维、观念用来评判是非,真是受害至深,造业至重。在修炼的路上忽左忽右,深一脚浅一脚走到今天,没有师尊的呵护无法走出浊世这片沼泽地。只有精進实修,才是报答师尊救度之恩!

感谢帮助过我们的同修和默默为大法付出的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