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根本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回首在大法中修炼十几年一路走来,真是太荣幸了,用什么语言也无法言表对恩师的无限感激。只有做好三件事,唯愿师尊笑。

一、大法的神奇

上小学时中、外国长篇小说我已读过几十本了,看一本书应该是轻车熟路的事。奇怪的是九七年七月末一个偶然的机会,听到陌生人短暂的对话中得知《转法轮》能治病,当时感到不可思议,很快请来宝书。第一次学《转法轮》时,刚好去外地。本想最多用三天时间一口气先看一遍到底是什么书这么奇特。就在没有做事的情况下,除了糊饱肚子外不分昼夜的学。以前老失眠,可当时一学就睡,越迷糊越看不懂越想学,就这样学完后连自己都非常惊异,这哪里是在读书啊,整整十二天只学懂了五个字:应做个好人!其他什么都不懂。这真是奇特的天书啊。在人中我是个“贤能”好强者,越不懂越想钻,就接着学第二遍、第三遍……无知中,我的颈椎、腰、关节疼等毛病都好了(我家几辈都有当医生的,我也懂点,用了好多偏方都没能治好),解除了我身体上最大的难关,感到人生不再灰暗了,尤其解开了我为什么活着、怎样活才算真正幸福等人生无处寻、无法知多年的心结。对社会中各层面人的命运差异、人生差别产生的根源明白了,心理平和了。

那一个多月里我天天都象有特大喜事似的,高兴的总想笑。从此我的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法也在不断的从本质上改变着我。当时只上幼儿园的儿子都认不了几个字,却已能熟练的通读《转法轮》。

当时我在一家全国大报刊上从祛病健身角度发表文章,讲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希望全社会的人都来学、都来沐浴、都来感受师尊的慈悲。远方的亲朋好友,我一次又一次邮寄《转法轮》二十多本让他们都学,真觉的给家人和亲友再珍贵的什么,也比不上让他们得大法。

二、严冬里的火热

这么好的大法,竟受到残酷迫害!“四•二五”我在场,“七•二零”我也去了。当时中共给大法列出的所有诬陷我都看了,从对照和辨析中,经过了一个理性的选择,看到了社会的黑暗与虚假,看到了恶党的邪恶,更让我坚信大法。有明白人说,哲学教人理智,历史教人冷漠,政治教人残酷。文革中我亲眼所见“走资派”父亲的悲惨,被夺走生命的经历,告诫自己始终远离党派、不参与政治。我明白大法全是公开的,就是教人做到“真、善、忍”,放淡名、利、情等一切执著,做真正的好人,与己、与人、与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中共这么颠倒黑白,诬陷大法,毒害众生,真是太邪恶了!做人得凭良心。象我这样受过益的人还有什么理由不能站出来说句真话呢?得用我的心让世人知道真正的法轮功是什么!得法前我曾准备过考取律师证懂点法律,当时还不知道什么是正念,我人的一面坚信,说实话没违反法律上的任何一条,根本判不了我。大法是最正的!大法所包容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做好人的大法弟子凭什么被抓呢!我就智慧的用别名、虚拟的地址大量的写信给党、政要人及国家各主管机关、人大代表,讲亲历和同修的祛病奇效;讲真正教人修心向善的大法;讲大法带给个人、家庭及社会的幸福与美好。同时我特别惋惜间断修炼之人,利用九九年七月夏天常人乘凉的便利约出同修切磋,互相鼓励共同精進。当时有一学员由于怕心要去学别的法门,我知道后在路上等见她,通过切磋她改变主意一直在大法中修炼。当时我所有的,包括别人送来的大法书、资料,全部完好无损,后来把多出的又陆续给了想学的人。“七•二零”不久我们那的几个辅导员都被转化对同修影响很大(大多又回到大法中了)。通过多次切磋,大家认识上清楚了,认定大法,机缘难得,坚定实修。后来我们那片学员很少有被转化的。在那些岁月里同修有什么事都喜欢找我,互相切磋比学比修。有两人要转化这片同修,第一个来找的也是我,让我抵制后自觉无理,再不来了,也不去干扰同修了。大家看穿了“严冬”的假相心里火热,没有消沉。邪不压正!邪恶永远迫害不了我们信师信法的心。由于“坚修大法紧随师”(《心自明》),干扰少了,我们从未见过什么假经文等不是大法的东西。师尊的经文和《明慧周刊》我们都能及时看到。

二零零零年腊月三十晚,我和同修带上钱,放下家门钥匙去天安门护法回来了;在外地弟子来北京最多的岁月里,我们与外地同修在天安门连续三天切磋也回来了。二零零三年春有一同修被警察跟踪抓捕后约近半小时,我不知道又去送资料,到她那认识我的常人很吃惊,催我赶紧离开,我边发正念坦然对待,最后有惊无险。那几年我身边送和做真相资料的同修接连被抓,有时我怕心也上来了,通过大量学法(有时七、八小时)及时归正。学法成为我生命的基本要素。我们一直坚持集体学法。

三、做好三件事,唯愿师尊笑

得法前我在常人中名、利、情都得到过,造业不少。刚学法时不知道修心,师尊多次在梦里点悟我,事无巨细都能感受到师尊对我的呵护!师尊曾点给我,自己曾做过一世强盗,还做过一生修道人……恩师啊,是你把我从地狱里捞上来,又给了最好的一切。平时处处耳闻目睹常人的各种哀怨、愤恨、担忧、烦躁和肉身的痛苦时,真正觉的:是师父和大法教我怎么摆平现实中和永世的一切,超越常人成为这宇宙中最幸运的生命。有师在,有法在,我已经修大法了,还有什么比这更荣幸、更重要的呢?

“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每当干扰大时我就反复背《无存》,有时感到自身不好的物质在层层剥落。也常发正念清除自身不好的物质及因素,善解一切因缘。人就那点事,就那点难。修炼中的一点苦还算是苦吗?当亲友们遇到生活中的矛盾、难题和平时的闲聊,我就用“真、善、忍”大法在常人这一层次的理讲给他们,教给他们向内找,使其烟消云散心态平和,更知大法的深奥、神奇,受益后让他们知道应感谢师父、感谢大法。又看到我性格和生活上诸多变化,几次消业的神奇,所以家人和亲友们都明白大法好并支持我修炼,也有自己坚持修炼的。十几年来我没有感到过修炼环境的严酷。

我每天半夜打坐,早晨发正念前炼功,多年已成习惯,到点不起床都不行,感到全身能量流呼呼转。有时睡二、三个小时白天照样精力充沛。后来全球统一了时间,我就每天凌晨三点四十起床炼功,也有个别时候实在不想起床,犹豫间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或生生为此生就正念取胜了。上班时,中午在单位每天学法近两小时,晚上睡前再学一个多小时,有事耽误了就抽时间补上。来回路上要么背法要么传播真相要么发正念,晚饭后三个多小时做真相。同事和常业务往来的人都听我讲过真相,特别是领导听过多次,还让他学过《转法轮》。他们知道大法好,知道大法弟子是受迫害的,所以对我的态度是既支持又担忧。我办公桌里就放有《转法轮》和经文,同事看见谁也不说。在单位公开学法,对我对同事来说都习以为常了。师尊多次鼓励,让我看到大法书上显现出漂亮的大莲花。为安全考虑送真相资料的事不告诉他们。我们同修较多,那时每周得拿四、五十斤重的一大包资料,当初路远图顺道省事,我都固定时间接过来背单位去,下班再坐公交车背回分好送出去,领导看见不知装的什么也不吱声。这样持续了两个多月才改变。

有天领导担心的跟我聊天说:通过几年来你的行动,当然知道学大法的都是好人,你对单位的贡献很大,我对你也很放心,我也知道法轮功根本不象电视上说的那样,但如今恶党就这么黑暗,乱抓人,我总有点担心你的安全,如果在单位出事了,我可以保你,要在社会上有啥事,我就不好说了,还有可能牵扯到把单位封了。还说有一个新来的实习生,因为听真相告发我,让我以后注意点。我说:“你要觉的我做的好,那都应该感谢我师父,感谢大法。有人告发我,那是我没讲清楚做的不好,以后我会注意。”为了解除领导的顾虑,我诚恳的说:“如果出什么事,我一人承担,就说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不想连累任何人,更不想连累单位,何况我们从不参与政治,没有任何活动,只是讲句真话。”这之后领导心里踏实了许多。还说让我推荐几个学大法的人来应聘做业务。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们那片化小成三、四个资料点,也不用背一大包真相资料去单位了。为减少资料点同修压力和运送方便,经同修的帮助我的小花早就开放了。在师尊的呵护下,这朵花越开越艳。

我始终记住师父的话,用行动证实法。出差时,在差旅费没有任何限额的情况下,别人住四、五星级宾馆,我住三星(单位规定最低三星级),地铁、公交车费不报销(单位里出租车和餐饮费报销且不限额)。去上海时,自掏地铁费,减省出租车费,经常自费在外面小店吃饭,既实惠又节俭不少餐饮费,所以无论何时何地领导感到我都会为单位着想,对我很放心。出差在外大法书和真相资料走哪带哪。孩子放假时我常在家,可以不去单位坐班,为此我硬退掉一千元工资,照旧努力工作,领导很感动。我说这都是大法教我这么做的。

四、正念正行 多救有缘人

上下班每天路过天安门。心想这都是师尊对我的最好安排。几年来一直坚持从西单到王府井之间往返两次近距离发正念。每到过年和十一、五一都专程到天安门发正念一至二小时。因路远防止堵车我每天四点下班,在回家的路上,给化缘的和尚讲真相、给有缘的路人讲、给公交车上的乘客和售票员智慧的讲、不便讲时用意念清除车上众人背后的一切邪灵、黑手、烂鬼、共产毒素,让他们佛性的一面明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速退党、团、队保命,为以后得救铺垫。给出租车司机讲。给生意人和碰到的熟人讲。利用孩子的便利给学校的老师和同学讲,随时随地走哪讲哪。去某某寺游览,给寺里的老和尚讲真相,当我解开他大法为什么在常人社会中开传的疑惑,知道大法很高很大时,七十多岁的老和尚高兴的称我为师父,我说不能这么叫,大法的师父只有一个,你应该感激我们的师尊,希望你们也专心学性命双修的大法,即世圆满。他高兴的笑着说明白了。我发挥自己的优势给很多媒体和企业老板大量寄信,有的收到很好的反馈。在讲真相中更感到学法和发正念的重要,三件事必须都得做好。我虽然看不到什么,但师父常常让我感到正念的神威。做真相时不让天下雨当时就不会下,不让恶人看见只让有缘人得救,它们就看不见,贴真相贴发正念不让恶人毁掉,就会保持好长时间。发正念铲除一切迫害干扰,就真的很顺,做真相也没有邪恶干扰。在国际机场和码头的安检照样没有什么麻烦。

家里人也常配合做真相。一个入邪党三十多年离休老干部,对他发正念铲除共产邪灵,一周后约见,很顺劝退了,并带回《九评共产党》给他家人看。在正念帮助下专程二次去外省老家洪法和劝退,三天劝退亲友五十多人。多年来发资料、寄信、贴不干胶、用手机讲真相和面对面讲、劝退,根据环境需要多种形式互补。好几次都在师尊的呵护下有惊无险。对于每一张真相纸币,发出一念让接钱人当时看不见,过后发挥救人威力,果真他就看不见,无论是手写还是印的,有时一次给十多张都好使。市场、超市、商场、银行、只要用钱的地方尽量少刷卡,都是真相币发挥威力的场所。也常感到了真相币的好处。有时接钱人看到了就顺势劝退。我常背师尊讲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铲除怕心。心里更明白都是师尊在做,我们按照师尊叮嘱的正念正行,救人时只需动动腿、手和嘴而已。

这些年的修炼亲身经历让我明白:修炼是严肃的,法学的好,信师信法正念正行,三件事都做好,修炼状态就好,才会神在人中,才真正安全。如果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都能做到正念正行,成为世间的觉者,那么一切邪灵、黑手、烂鬼、旧势力必灭,更多的众生才能被救度。

至今自己的人心仍不少,离法的要求差距很大。但我的一切包括一思一念都会在大法中归正,也一定能归正。师尊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