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慈悲的能量包裹 心里也滋生着慈悲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我从小到大都很孤独,年幼时,由于缺少关爱,衣服时常是脏兮兮的,头发也是乱糟糟的不干净。到了秋冬的时候,小脸就开始发皴,一双小手伸出来小裂口子配上十个黑黢黢的小指甲,还时常饿肚子。所有的小朋友都瞧不起我,尤其被别人欺负的时候,我整个人都被怨恨填得满满的,恨所有的人,更恨我的母亲。六、七岁的我就时常在想活着真没意思,死了才好。这种对生命的绝望就一直和我如影相随,我只和一些能让我敞开心扉的人有交往,后来的我就很缺少开朗正常的人际交往能力,在我独自成长的年代里,看书、听广播(我有一个半导体收音机)是我生活中的主要内容。

在这个世上什么能够真正属于我?我该走什么样的路?冥冥之中我在寻觅。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转法轮》,内心澎湃的说:“这才讲出了真正的理!”三十年来没有一本书能让我有如此感受,《转法轮》有一种巨大的涤荡心灵的能力冲击着我,慢慢地我开始变的平静、祥和。随着对《转法轮》一书法理的不断理解,心中的怨恨、计较、悲伤、彷徨、贪欲也在不知不觉中象冰川似的在溶化。我时常被书中善化、慈悲的能量包裹着,心里也在悠然的滋生着慈悲,《转法轮》中的道理不仅和中华五千年传统文化息息相通,还深入浅出的告诉你在当今社会中该如何去做,我时常幸福得泪流满面,生命的何去何从还能够有如此伟大的意义!

我是一九九八年走入法轮大法(法轮功)修炼的,由于悲凉的成长经历,我的身体很差,贫血、心悸,一年四季憋不住尿,二十来岁生完孩子就更加不堪,不仅两个脸颊长着蝴蝶斑,还散在脸上,满脸的黑点点,一张蜡黄的脸没什么血色,5斤重的东西我都拎不了多长时间。炼功半年后,蝴蝶斑消失了,红润的气色也让周围的人感叹,不知不觉中脸上的黑点点也全部消失了,从此以后再也没发生过心悸,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一年之内。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我被中共非法关进看守所,我知道在这个期间有许多大法弟子被关押。当我走进第九监室时,有两个大法弟子正在发正念。我微笑祥和地说:“大法弟子好!”我自然流露出的祥和与一身正气在那种邪恶的地方一下震撼了监室所有的人。我也开始发正念、讲真相,并且毫不惧怕地炼功。和犯人的交流中,就她们所遇到的事,告诉她们什么是真正的好、什么是真正的坏,不要被社会错综复杂混乱的现象所迷惑,更不要为一己私利而心生恶念,善恶有报可是天理。当我解开她们一个个不好的心结时,她们会感叹地说:“哎呀,真是这样啊!”在短短的二十天里有三分之二的人开始跟我学炼法轮功,警察一看赶紧给我换到另外一个监室,可情形也一样。

零三年元月又把我劫持到湖南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在天寒地冻的日子里,她们把我从早晨6点整坐在小凳上一直到晚上10点半,除按规定上厕所,连吃饭都不让站起来,整整26天。犹大们和恶警软硬兼施,最后以失败告终。

在我绝食期间,有个人高马大的恶警用钢勺强行把我的嘴撬开,一边乱捣一边在口腔里寻找这着力点,一而再的过程中,我的口腔已是伤痕累累,这时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在排山倒海的恶浪面前,弟子不承认迫害,但也决不惧怕它。”我一想起师父就不由自主的想哭,我马上对自己说:神在这个时候会哭吗?不会!神是纯正无私、慈悲无量。想到这,我感到自己瞬间变得超凡,也具有了慈悲宽容。我祥和的望着这些残害我的人,心里觉得她们好可怜。我内心没有一丝怨恨,祥和的跟她们讲道理。那时我的心境很到位,心念对了我知道是师父把我摆在了这个位置上。受伤的口腔在我静下来的时候,有个软轮子在口腔中一会扫过舌头、一会扫过上腭、时而正转、时而反转,我知道是师父在为我疗伤……

我的经历在大法弟子中很寻常,到要回家时我把我的心态写给她们:“在这个黑窝里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不公和无理性的迫害,我都保有着正义、宽容和祥和,这让我一个弱女子回首自己的经历时,都为我自己的生命感到自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