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时刻一定要想到师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四日】由于修炼上放松自己,二零零八年我被迫害進了劳教所。在劳教所里,恶警指使邪悟的人对我進行所谓的“转化”。我不为其所动,同时高密度的发正念,坚定的抵制迫害,坚定正念。为了强迫我在“转化”书上签字,恶警将我左右胳膊上下交叉着吊铐在两层的铁床上,左手铐在铁床的最顶端,右手铐在床的最低端,使左胳膊将身体提起来,由于我身材短小,整个脚尖都离开了地面,身体呈倒“V”字型象钟摆一样在空中来回摆动,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坠在左胳膊上。十几分钟以后,汗珠从我脸上淌了下来,左手被手铐勒的钻心的疼。

后来,恶警们都出去了,只剩下我自己在屋里。左手被勒的越来越痛,痛的我都恶心了,我开始默念“难忍能忍 难行能行”(《转法轮》),也试图和手铐沟通,但疼痛并没有减轻,我开始求师父救我,由于带着执着和人心求师父,也没结果,奇迹没有出现,人心却返出来了,人的观念在想:算了吧,还是先妥协,写三书,假“转化”吧!人的念头一出,另外空间的邪恶看到了,立即操纵一个普教来到屋里找东西,表面上是找东西,实际是给我找机会让我妥协,这时我只要一开口让他把警察叫来,一切就都如邪恶所愿了。我思考再三,最终正念占了上风,咬紧牙关不吭声,并稳下心来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并请师父救我。

当我心里没有任何执着的时候,奇迹出现了。那个普教在屋里转了一圈,什么也没拿就出去了。而那个铐我的恶警就象是一下子从地底下钻出来了一样,突然出现,他还急切的问我:“喂,你的胳膊现在什么感觉?”我回答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他急忙说:“那、那快放下来吧!”他一边打开我的手铐。

当时我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我真真切切的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看护着我。真正是当弟子正念一足、人心一少、象个修炼人的时候,师父就什么都给弟子做了。这件事情破除了我的许多观念,为我以后在黑窝里能够正念正行打下了基础。师父都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

还有一次,恶警要开全队大会,必须人人参加。我当时想:“我是大法弟子,绝不能配合邪恶,我绝不参加邪恶的洗脑。”我坐在凳子上,挺胸直腰,闭上眼睛开始发正念。瞬间觉得自己无比高大。恶警巡查时发现我还在屋里坐着,立刻暴跳如雷,上来就抓起我的胳膊把我往屋外拖,一边拖一边叫嚣:“今天就是要把你拖出去!”当时我心里非常平静,一点也不害怕,明白这其实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操纵他来迫害我。我心中默念正法口诀,解体他背后的邪恶,另一只手紧紧的攥住我背后的铁床。我只有一米六高,而恶警却足足高出我两头,他使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拉不动我。正当我们两个僵持的时候,突然進来一个值班的普教,恶警兴奋的大喊:“快!快把他的手从床上掰下来!”那个普教快步上前来掰我的手。我的心中一点也不惊慌,脑中忽然闪出一念:“师父救我!”随着我一念发出,那个恶警突然把我的手甩开,对那个普教说:“你给我把他拖出来!我要去开会。”说完头也不回的出去了。他一走,那个普教立即松开我的手,也走了。

几秒钟之前,邪恶还在不惜一切的要把我拖出去,随着我求救师尊的一念发出,另外空间的邪恶立即被师尊清除了,而人的表面是不起任何作用的。一切真的就象师尊在《北美巡回讲法》中所讲的“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

我写出这两件亲身经历的事情就是想和同修们交流,关键时候一定要想到求师父,同时要向内找,让自己完完全全站在法上,这样才能有大法弟子神迹的展现。如果神迹没有展现,一定是自己这边出了问题,没有站在法上,这时更要冷静的想一想自己,向内找出自己的执着去掉它,达到修炼人的标准,师父什么都会为我们做好的。

以上是个人体会,不对的地方请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