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东监狱干警、主治医师夫妇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冀东监狱干警王卫东、主治医师李文娥是一对夫妻,两人都修炼法轮功,多年来屡遭迫害,绑架、关押,恶警还用残忍的酷刑“上绳”折磨王卫东。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五日上午九点多钟,冀东监狱南盐医院内科主治医师、一级警督李文娥正在上班,内科主任让李文娥到办公室来,李文娥以为是正常的工作事由,当来到办公室时,看到南堡开发区公安分局“六一零”人员、冀东监狱南盐派出所高学国、唐山市“六一零”人员,这些人无理要求李文娥到南堡开发区公安分局去,遭到李文娥的拒绝,随后他们强行将李文娥的双手反铐在背后,当着医院职工、病人、患者的家属面,将李文娥连拉带搡拽上车,绑架至南堡开发区公安分局。唐山市“六一零”人员对李文娥狂妄叫嚣、威胁,问李文娥应该知道石家庄女子监狱吧,并说:要把谁劳教、谁判刑只是他一句话就行了。

当天上午,李文娥的丈夫、冀东监狱六支队干警王卫东也在工作单位被绑架至南堡开发区公安分局,参与绑架王卫东的还有冀东监狱六支队纪委书记韩书科等人。

中午,南盐派出所高学国等人、南堡开发区公安分局、唐山市“六一零”、国保大队联合对李文娥、王卫东夫妇家进行非法搜查,当时李文娥家只有生活不能自理的儿子一人在家,这帮恶徒肆无忌惮的把所有值钱物品洗劫一空:撬开柜锁将李文娥父母存放在女儿家中的养老金、李文娥妹妹给李文娥买房用的一千五百澳元、及李文娥夫妇的存折、双方的工资卡等近二十万元抢走,除了抢劫金钱外,对李文娥家值钱的物品也洗劫一空,包括电脑、金项链、金戒指、银饰品、照相机等,连李文娥上班手包里的现金约六千元(其中有代同事领的奖金)及物品也抢走。至此,这帮人还不甘心,最后竟将李文娥家停在自家楼下的红色小轿车也抢走。

李文娥被双手背铐将近八小时后放回家,胳膊受伤,麻木疼痛,手腕青肿,回到家看到的是家中一片狼藉,生活不能自理的儿子受到严重惊吓,正在家中哭泣。

在整个过程当中,唐山冀东监狱南盐派出所、南堡开发区公安分局、唐山市“六一零”,对李文娥夫妇的迫害,和对其他法轮功学员迫害一样,都是先绑架、先迫害,后强加罪名,为其抢劫财物、迫害找所谓的理由。

现在李文娥及生活不能自理的儿子母子俩身无分文,丈夫王卫东被绑架后下落不明。当时李文娥在南堡开发区公安分局只看到王卫东被绑架上车劫持走,具体劫持到什么地方,至今杳无音信。李文娥打电话向丈夫王卫东的单位询问其下落,对方都是推脱、搪塞。在此,请国际社会及各界正义人士尽快伸出援手。

李文娥、王卫东夫妇因坚持信仰“真善忍”,拒绝单位的无理迫害与非法“转化”,曾于二零零零年被冀东监狱劫持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及唐山市开平女子劳教所进行非法关押、迫害,下面是他们遭迫害简述。

王卫东是冀东监狱六支队干警,园林农艺师, 一九八二年大专毕业,修炼法轮功后,去掉了吸烟喝酒等不良嗜好,按“真、善、忍”的原则做人,对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不贪不占,对南盐的绿化做出了突出贡献。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以后,王卫东坚持信仰,讲真话,在无任何违法行为的情况下,他在二零零零年十月去北京上访时被绑架,在冀东监狱公安处非法关押六天后,被冀东监狱“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公安处劫持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迫害,三个多月后又劫持到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非法关押、劳教,在那里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二零零一年六月份,据劳教所三队恶警讲:唐山“六一零”因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转化”率低,被邪恶中共中央“六一零”臭骂,限其七月底前“转化”率达到65% (一说:70%)以上。面对法轮功学员,唐山市“六一零”束手无策,派出它们认为最得力的警察去保定高阳劳教所学习,并带着它们认为最难“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恶警先期回到唐山,并立即成立了“强制转化领导小组”,对法轮功学员采取了长时间(从起床到熄灯)坐班、每天只给一小盖儿水喝(只能装一支牙刷和一支牙膏的小盒的盒盖儿),实施电击、杀绳等酷刑,长时间不让睡觉,长时间蹲着……恶警称,“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邪党中央“六一零” 就各奖励他们一百元,上一天班可得二十五元补助。

酷刑演示: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恶警对王卫东实施酷刑“杀绳”,把他双臂从背后向上吊起,直到不能再向上移动时将手臂和肩固定死;然后把王卫东面、胸、腹贴墙,恶警从后背往墙上撞王卫东,然后再背部贴墙从前胸往墙上撞,最后解开绳子。整个过程恶警称为杀一绳。恶警杀了王卫东三绳。参与迫害的恶警有:三队的刘福星、易中堂、李小忠(音)和管理处的一个处长。主要行凶的是那个处长,另三恶警从旁协助。杀完绳,恶警对王卫东说:照顾你了啊,原来咱们是同行。王卫东就质问恶警:这些我在二战的片儿中看过,在抗日战争的片儿中看过,你们还这么干?在场的恶警一声不吭,象聋了一样。因杀绳未能使王卫东屈服,恶警紧接着又连续七天七宿不让他睡觉。

同时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一位叫朱景波的,被恶警把他大腿根部电的一片密密麻麻的小米粒大小的紫泡,走路时,两腿得大大的分开,每天早晨恶警还逼他跑早操。

二零零一年底,王卫东出狱回家,当时他体无完肤,骨瘦如柴,双脚麻木无知觉,双臂上至今仍可清晰看到杀绳留下的伤痕。即使这样,王卫东也不能在家休养一天,每天到单位上班,却不给工资,后来只给了几百元的生活费。二零零二年七月,王卫东上班时,时任六支队纪委书记的张连荣找他谈话,恶意攻击李洪志大师,王卫东站起身就走,并正告她:不准侮辱我师父。因此他又被非法关押在六支队七天,当时王卫东就正告时任六支队政委的赵敏:你们把我关押在六支队是违法的。赵敏称:这是特殊时期。邪党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特殊时期”,欺骗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特殊时期”杀人、行恶是正当的,另据知情人士透露这次迫害事件的主谋是赵敏。后来赵敏因此遭了恶报,肚子里被检查出长了东西,做了手术,喝醉酒摔的满脸是血 。王卫东的警服、警衔被非法剥夺,不准参加公务员过渡,不给涨工资。

王卫东的妻子李文娥也未能幸免。这位冀东监狱医院的内科主治医师,通过亲身实践,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按“真、善、忍”修炼没有错。她的医德医术、工作态度有目共睹。但同样因为坚持信仰,于二零零零年十月去北京上访时被非法绑架,在冀东监狱公安处非法关押七天后,被冀东监狱“六一零”、公安处劫持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夫妻双方被六支队政治处出面索走四千元现金,后由公安处出具白条,但钱不知去向。后又转到他们认为条件最差的迁西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在最冷的严冬,恶警把她铐在大门外、窗户上,不让上厕所,迫使她绝食抗议,骨瘦如柴。

在此期间,李文娥夫妇双方的工资被停发,当时年幼的儿子没有生活来源,由年迈多病的爷爷照管,承受了难以想象的惊吓和精神创伤。李文娥夫妇双方的父母在这巨大的打击中,整日以泪洗面。他们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子女好好工作,与人为善,只不过炼功祛病健身,却要遭到如此疯狂的镇压。

从一九九九年至今冀东监狱一直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河北各地不少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迫害致死、致残,下面是冀东监狱分部电话及大部份干警人员名单,我们再次呼吁国际社会及各地正义人士尽快寄真相信或打电话,共同制止发生在这里的一切暴行,营救法轮功学员王卫东。

地址,河北唐山冀东监狱 (写上几支队 )或:唐山市南堡开发区2002信箱(写上几支队 )邮编,063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