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年溃疡性结肠炎 炼功四天痊愈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四日】我今年五十五岁,河北人,我原是一名小学教师,自幼多病缠身,脉管炎、胃溃疡、心脏病、肺结核、妇科病、低血压、颈椎病、脑供血不足等等,更令人揪心的是,一九八四年又患上了溃疡性结肠炎,这顽疾困扰了我十三年。长期多种病痛的折磨令我苦不堪言,丧失了生活的勇气,曾想一死了之。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生命的力量。使我重获新生,并使我亲身验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一、中医、西医全然无效

自从我患上溃疡性结肠炎之后,每日脓血便十几次。身体日益消瘦,很快垮了下来,一天不如一天。为治我的病,丈夫带我先后住过十几家医院:保定252医院、保定干部休养院、省医院、石家庄空军结肠医院、衡水医院、华北石油医院、北京医院、北京东直门医院等等,均无明显疗效。其中还让北京、石家庄、安平、高阳、肃宁、博野、蠡县的老中医调治,仍不见好转。十三年中光吃药不夸张的说也得用汽车拉,三株口服液/六株口服液一箱箱的搬。另外各种偏方也都尝试过,也未起任何作用。

我的溃疡性结肠炎是保定252医院确诊的,曾在252住院一个多月。吃药、输液、灌肠,不仅没一点效果,相反什么东西都不想吃了,为此我离开了该医院,回家休养。然而病情日趋严重,万般无奈,我再次住进了保定干部休养院。经过二个多月的治疗,脓血一点也不少,最后医生没办法,说:做个试验吧,即十天光输液不吃饭。结果更糟,脓血更多了,次数也不少。医生无奈地说:“你们还是到大医院吧,别耽误了。”

第二天便转到了省医院,开始也是吃药、输液、灌肠,之后又扎针。医生还对我说:“给你加上中药中最难吃的一种药。可能效果好一些。”我说:“只要能治好我的病,让我喝屎汤我也喝。”可是,用了这种药光想吐,二个多月了也不见效。医生又说:“咱们用个土方吧。”所谓“土方”即是用直肠镜每天直接从肛门插入肠内涂药面。直肠镜是用不锈钢的钢管支撑的,由于整个直肠都已溃烂。当直肠镜插入溃烂处时,疼得我汗水加泪水滴答滴答的往外流。我头顶着床,腿跪在床上,两手紧握床帮,咬着牙支撑着,真象受刑一样啊!家人看到我承受这么大的痛苦,只能偷偷落泪。当做完后,同病房的病友都为我长出一口气:嗨,真受罪啊!医生绞尽脑汁,用尽各种办法治疗三个月,大便次数虽少了,但还是脓血便,最后医生说,这样的治疗方法太受罪了,目前这种病也没什么好办法,天也热了,你们先回家休养一段时间再回来,就这样又一次失望而归。

到一九九六年冬天,我的身体就更不行了,走路都打晃儿。连门都出不去了。丈夫跟我商量叫我还去住院,这次下定决心治不好不回家。就又住进了北京医院。入院一检查,溃疡性结肠炎又增生了癌细胞。在住进北京医院的二个多月里,又是这儿检查又是那儿试验,受的罪就别提了,真是刻骨铭心,生不如死。结果不但未见效,反而连饭都不能吃了。后来又转到了北京东直门医院,该医院有个郝瑞福教授,是个有名的肠胃专家,经常出国。我对他曾充满信心,但最后还是大失所望。郝教授在一次谈话中说,目前国外对此病也没好办法,就这样结清了两万多元的医药费,带着绝望的心情回家了。

二、绝望之时幸遇大法

从北京回家后,我下了决心,再也不治了,活几天算几天吧,整天躺在床上暗自垂泪。有一天我流着眼泪对家人说:快给我准备送老的衣裳吧,上老下小的我也管不了了,这十三年人间的苦我受尽了。

正当我绝望之时,一九九七年九月的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遇上了一名大法弟子。他给我推荐了法轮功,并送给我一本《转法轮》,我打开一看,就觉得满肚子咕噜噜一个劲的响,并且这么多年总象揣着冰块一样的小腹突然感觉暖融融的。这是得病以来从未有过的感觉。再看下去发现书里边一页页泛着红光。我心里高兴极了,心想:这大法真神呐!看着看着突然感到有精神了,也有劲了,自这天开始,从我的心底油然升起一股重生的希望。

之后我找到了炼功点,同修们满腔热忱地接待了我。教我炼功。帮我找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录像带。同修的热情帮助给了我极大鼓舞,从我找到炼功点的当天便开始修炼法轮功了。而我做梦也没想到,到炼功点的第四天奇迹出现了,折磨我十三年的结肠炎瞬间消失了,大便正常了,脓血也没有了,全身有说不出的轻松愉快。从前那么多年我常说一句话:我吃这么多苦,用了这么多药,哪怕好一天我就心满意足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满怀激动之情拿出《转法轮》这本宝书,掀开师父的法像。恭恭敬敬地放在床头柜上,立即跪下冲师父磕了三个响头,泪水横流,嘴里叫着;“师父啊,弟子太感激您了,是您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一定跟着您坚修到底!”

三、大法神奇的感动家人

我病好的消息象长了翅膀一样不胫而走。迅速传遍亲朋好友及各乡邻。纷纷找上门或打电话询问,听后他们都感到非常震惊,我的家人更是兴奋不已。我女儿甚至不敢相信眼前这活生生的现实,偷着问他爸:“我妈的病是真的好了吗?”她爸说:“是好了!”双方老人也都这样反复的追问我丈夫,他都兴奋的这样肯定的回答着。尤其是我丈夫本人,十三年来,他既当男,又当女,为给我治病,常年在外奔波,吃饭难、睡觉难,吃尽了苦头,花了大量冤枉钱,也没治好我的病。并一次次由希望变失望,最后到绝望。而今我学炼法轮功仅四天时间,没用一粒药,未花一分钱病就好了,真是福从天降!怎不令他万分感激大法与师父呢!天冷了,他听说我去的炼功点还未生火,就跟我说:“给他们商量商量,把炼功点搬到咱家来吧。”就这样,第二天炼功点就搬到我家了。没想到我丈夫提前就换上了大灯泡,买了新录音机,并且铺上了新地毯。之后随着炼功人数的增加,我丈夫又腾出了二间正房,共三间房做炼功点,把家具都塞进了配房,又买了四床新被子铺在地上。之后随着天气变冷,他每天都把煤火烧得旺旺的。从此只要是大法的事,他从不犹豫,总是带头积极配合,他从此也走上了修炼之路。

四、磨难当中坚修大法

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本县六一零和我单位的领导还有电视台的人扛着录像机到我家,想让我说大法不好,诬陷法轮功。我说:“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要不是炼功,我早死了很多年了,师父和大法是我的救命恩人,法轮大法好。”但恶人偷偷给我录像,就在电视上不放我的声音,而是配音造假,诬陷法轮功。(同时上电视的还有两名同修,恶人也是用的同样的方法造假)

之后的这些年,六一零、公安局和单位领导多次骚扰我、绑架我到单位和看守所,还逼我自费住高级宾馆,企图“转化”我,逼我放弃信仰。我都堂堂正正的给他们讲真相,救度他们,坚修大法。很多世人从我的经历中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和中共栽赃陷害的谎言,明白了真相,从而也走入了大法的修炼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