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轮大法中修炼一年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四日】我于二零零九年八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这正法的最后时期能走進大法中来,我真的为自己感到无比的幸运和庆幸,用尽人间所有语言也无法表达对慈悲伟大的师尊的救度之恩!

其实我早在一九九六年已经得过法了,当时是我父亲先修炼后,受他的影响我才拜读了《转法轮》,然后走入修炼中来的。那个时候自己是一个才二十出头的毛头小伙儿,说是修炼,看大法的书也没有那么入心,更体会不到大法博大精深的内涵,炼功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更不用说精進了。

那时候修炼环境很宽松,对自己也就放松了。我记得刚开始炼功的时候,师父就管我了,因为师父给净化身体消业来的太快,自己的心性却没有跟上来,很多的消业机会和考验都没有把握好,后来逐渐看书多了心性也提高上来了一些,很多事也能对照大法来要求自己了,但是很少参加集体炼功。

常人社会就是个大染缸。身在其中,难免不被污染,我也有许多常人的执着,经常想怎么样出人头地,多赚点钱等等念头。因学法不深,我就在这样的状态中持续了两年,一直停在一个层次中也不知道悟,反而常人心越来越突出,书看的也越来越少,功也很少炼了,加上当时女友的极力反对,我就这样渐渐的脱离开了大法,于一九九八年完全放弃了修炼,回到常人中去了。

一转眼十年了,我在物欲横流、唯利是图的社会里,我喝酒、抽烟,由开始不适应到缺了还不行;由不习惯,到习以为常,不知不觉的又造下太多的业,弄的身体已经不象样子了。止疼药,感冒药,单位里和家里随处可见,脾气也变的越来越不好。正在我越来越痴迷于对金钱的追求,享受着物质生活带来的满足时,却浑然不知自己在一步步向堕落和毁灭中走去,是慈悲的师父不愿放弃我这个曾经被他救度过的可怜的生命啊,大法再一次又给我了生的机会!

去年八月的一天,我到父亲家吃饭,发现在桌子上放着一个MP3,我顺手打开来听,原来是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音,我认真的听了一会儿,就跟我的父亲说拿回家复制一份。也就是这些天里我同时收到了一封名为“祝福”的电子邮件,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封真相信。我便下载了文件,解压后眼前便看到一只亲切的小鸽子,我双击后便轻松上到了动态网的主页,然后我又進入了明慧,看到了法轮大法纯净的网站和大法的所有书籍,真相资料,大法音乐等等,我真的是欣喜若狂!看到全世界洪传大法的洪大场面之后,我被震动了!这与国内是多么鲜明的对比啊,原来中国人都生活在谎言和欺骗中啊。看了被迫害的真相和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了不起的一幕幕善举和事例,我流泪了,多少年没有流过眼泪的双眼再也控制不住了......

接下来我用了几天的时间全部听完了师父济南的讲法,又在明慧网上下载了《转法轮》和师父的《新经文》等书。听法第二天我的小腹部就开始有感觉了,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又开始管我了,我这样听法、看书相结合,用了大约两个星期的时间,几乎看完了所有下载下来的书和师父二零零零年以后的讲法(新经文)。我彻底明白了,我第一次真正的理解了法轮大法!第一次真正的感受到师父的慈悲伟大和佛恩浩荡!

就象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中说的那样:“他真的要得,说什么就是要得,他就能得。也就是说,目前能不能走入大法弟子中来,那对他们确实有很大的障碍。”就这样我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即使消业(头疼)我也是咬着牙听法,考验一个接一个,消业现象一次比一次重,头疼一次,又来一次,(因为我从小就有头疼病)那脑子疼的滋味可是实在不好受啊,疼急了还连呕带吐的,跟脑袋象要裂开一样,有时还伴随着象感冒的症状,那可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妻子让我吃药我坚决不吃,她就不给我好脸色,连摔带打,我知道这是帮我消业呢。那时我心里只有一念:谁也别想阻挡我,我就是要豁出去,我就是要修大法!

很快一个多月过去了,我想我也是师父的弟子,不能只在家炼功,我要出去洪法,讲真相,发资料救人,我要去讲大法在世界洪传的真相和美好,我要向世人去澄清大法和师父的清白。于是我下载了很多国家的炼功图片以及真相资料和视频,购买了MP5,一有机会就给同事、朋友们看,给自己身边的人看,给遇到的有缘人看。

因为对电脑不是很懂,自己制作真相资料很有难度,我就智慧的请求单位的人事部经理帮助,他的母亲很早也修炼过大法,他对大法有所了解,所以对我很支持,在自己的努力下我打印出了第一份真相资料。因为公司环境不适合装订,我就把车开到别处,在车里播放着《普度》把一份份资料认真的装到塑料袋里,在下班回家的途中,来到一个村子里开始了我的第一次发送真相资料,刚开始有些害怕,但是很快就好多了,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顺利的发了大概十几份真相资料。

有过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的经验,我的怕心也越来越少了,我已经不能满足十几份,几十份的发,我时常带上一百多份在大白天来回于居民区、村庄等地方发放,没有怕心,在师父的加持下从来都是顺顺利利的完成。师父还经常给我显示神迹鼓励我,当我制作资料时,顺手拿的纸张,塑料袋,都是那样的“巧合”的天衣无缝,在完成的时候,总是最后一个包装袋和最后一份资料完美结合。我也总是在这个时候双手合十感谢师父的鼓励。就这样不管刮风下雨还是下雪,我都能够将真相资料送到有缘人那里。

我深知得法的不易,自己从来不敢懈怠,三件事一直努力的在做,明显感觉心性的提高和变化。相对的考验也是越来越多:妻子、岳母、公司领导、兄弟姐妹、同事、朋友,接二连三的车轮战一样的劝阻我,有打电话谈的,有面对面谈的,还有专门安排饭桌一群人和我谈的,面对这些我理性的都先肯定他们是出于好心,是为了我好,怕我有危险而这样劝我的,我感谢他们。然后我再顺势给他们讲真相,我说:劝你们三退同样是为了你们保平安,我同样是出于好心,大法是遭受迫害的,你们看到的新闻宣传是假的,修大法可以强身健体,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谁都不能给我一个好身体,而师父却给了我这一切,我只相信对的!只相信师父!共产党造谣污蔑大法和我师父,抓捕好人这是天理不容的,也是不会长久的。老天要灭这个恶党了,所以我们要退出来不给它做陪葬,我们要明白谁对谁错。有的也理解了我的做法,有的就很难明白。我知道这些都是干扰,正念要我否定这一切。

其实他们最大的担心就是怕我出事,一个劲的说要是被抓就完了,家就没了。妻子因为惧怕中共怕影响孩子以后的上学和生活,经常跟我大打出手,我知道这是考验是我要过的关,可是触及到心灵的滋味真的很难受,也有时守不住心性,过后又很后悔。接踵而来的是她不让我在家看书,炼功就摔门,骂我,还有我炼功用的mp3和书都在岳母的鼓动下让她拿回去了,我依然坚持炼功,就这样持续了一个阶段,她还是不能理解我,最后要跟我离婚。我坚决的告诉她:在我的生命里如果只剩下一件事情那就是修炼法轮大法。既然你不想明白真相,那就离吧。我们来到民政局,因为手续不齐全我们便又回家了,我在心里想:为什么修炼这么难,做好人这么难,这么好的大法,她为什么就不理解呢?我不能离婚,她是我要救的人,她也是被蒙蔽的,我一定要让她明白大法真相。我意识到这是我要过的情关,当我这样一想的时候,心里一下就亮堂了,我说我们不离婚了以后好好过,两个人都笑了,我知道这一关我过去了。

虽然妻子勉强让在家炼功,可是还是一脸的不情愿,还是不让我看书学法,不让我上网,与大法有关的都不能在家看,我说一个学生不看书是上不好学的,我不学法怎么指导我提高,无论我怎样讲,她就是不同意。我意识到这是严重干扰,便开始对她发正念。因为我在单位可以学法,所以我也就不在家里看书了,这样环境也就平和多了。有一天晚上,她看见我在上网,就突然走过来,看见我在看关于逮捕江xx的报道后,从背后劈头盖脸就是一顿乱打,我对她说,这些都是任何人可以看的,你为什么这样呢?她不听劝说,一个劲的发火,用很难听的话骂我,我没有理睬,她越说越来气,大冬天的将水漂里的冷水就泼到了我只穿了一件内衣的身上,冷的我打了一个冷颤,我当时心很平静,只说了一句:你有点过了。再后来我们家的宽带也让她给撤了,她知道我有别的办法,因为单位可以上网,就让单位的人把我的笔记本也藏起来了,这下我可有点急了,这可是我唯一学法的途径(开始我以为电脑丢了,就到办公室和领导说明情况,从办公室主任那里我听出来是她意思,我就没有再过多追问,过了一个星期我就拿回来了)。我一直跟她讲真相,可是她就是不听,直到现在她依然不肯去了解真相,我也真的想了很多办法,她被邪党的邪说蒙蔽的太深了。

第一次劝三退,是跟我们公司的会计讲真相,她是邪党党员,因为和她关系比较好一些,我便给她顺利的退出了邪党组织,就在给她三退的当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她在我的带领下,我们好象从一条阴暗的隧道里逃生,水很深很急,很快漫过了我们的腰,我们试图努力的寻找更安全的地方和出口,费了好大劲我们才发现了一个木栅栏,但是木栅栏封住了隧道,我想翻过去可是很难,便努力的爬上了栅栏的顶部,一只手抱着木桩,另一只手再使劲往上拉她,她也在吃力的往上攀爬,我们最终爬到了栅栏的上面,这时我看到里面逐渐亮了起来,好象是天的亮光,后来就醒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是在告诉我这个生命得救了!

如今我已经修炼一年了,在这一年里我也有放松自己的时候,也有没过好的关,我努力的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有时间就集体学法。在今年初我购买了一台小型彩色喷墨一体机,满足我自己的资料供给,我也邮寄真相信、发电子邮件、喷标语、贴不干胶、做真相币,为了接触更多的人讲真相劝三退,即使理发、洗车我也是每次都换一个地方,随着自己走出来的次数越来越多,怕心也越来越少,有时我也会背上相机,在街头小巷、马路田埂上寻找有缘人,看上去在摄影,实质上是利用这个媒介讲真相劝三退,为有缘人送上一个大法护身符。讲真相的过程中什么样的人都能碰到,可是我只有一念:无论这个人什么态度既然能与我见面,都是有缘的人,都是我们要救度的人,我总是面带笑容,谦和友善的和人交谈,劝退的机率都很高,我为明白真相后选择了美好的未来的众生而欣慰!

到现在我已寄发真相信近千封,劝退人数大约有两百多人,制作发放真相资料近万份。我知道自己比精進的同修还差得很远做的也太少,但我更知道,我既然是大法的一个粒子,师父把一切最好的都给了我们,我就要真正对的起大法弟子这个称呼,茫茫众生我能在大法中修炼,我能有幸成为师尊的弟子,这是何等幸之又幸的事啊!我一定要努力做好,也一定能做好,在有限的时间里一定正念正行紧跟师父正法進程,走正走好最后的路,让师父少操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