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间的冰山化开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四日】人的一辈子有起有落,沉沉浮浮。我的命运起落,就是从嫁到丈夫家开始的。

矛盾越积越深 和婆家越打越仇

我本性善良,但有时脾气倔强,得理不让人。一九八四年我嫁到了丈夫家的村子。开始时,我很注意孝敬公婆,关心小叔子,尊重大哥大姐们,可是婆婆对那几个儿女百般照顾、心疼得要命,不知啥原因就是看不上俺们,我对她怎么好也换不回一点情,思前想后,我真有些伤心了。

一九八六年我生大女儿时,婆婆不伺候月子,也不管孩子,我在月子里受了风,后背象背了冰,不会出汗了。往后几年,她不但仍不帮我,还把养老费从一百二十元涨到一百五十元,又涨到二百元。对其他儿女,她明着说要养老费,暗地里却不要,只管我们要。我找她评理,她脖子一歪说:“就是不管你!要钱找你,爱受不受!”

这时我脑袋“嗡”一声,憋闷多年的怨气象火山一样爆发,那一刻,我好象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脱口而出:“你这个吃人不吐骨的恶狼,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也不认识我!”婆婆看事不好,撒腿就跑,被我一把抓住脖领子,家里人谁帮她我跟谁干。从此我再也不忍气吞声了。

矛盾越积越深,丈夫和哥们之间也越打越仇。有一年过年前,大哥、大姐夫喝完酒,跑到我家要钱,说给老公公准备寿衣,我说:“那东西也没有人抢购,你们准备穿咋的?”他们去找村长和治保主任,这个年谁也没过好。正月初二,大哥、姐夫、小叔子要在公婆家喝酒,我想:你们不让我过好年,我也不让你们好。他们刚把酒菜摆上,我就拎着筐去了,到屋里二话不说,把什么炒肉、炖鱼、凉的热的统统倒在筐里,菜汤顺着筐淌了一地,拎回家喂我的小鸡了。当时我准备好了,谁跟我干我就跟谁拼。

我们的矛盾由村里闹到乡里,正月婆婆过生日,我丈夫去祝寿,他们不让进屋,姐夫拉偏架抱着他,大哥和小弟把我丈夫好一顿打,气得丈夫把他们家的玻璃全砸了,丈夫满手是血,回家就得了肺炎,大病一场。老太太把我们告到区法院,扬言非把我们搅散不可。

面对着法院的传票,我心如刀绞,想想这些年我挨累受气,没享一天福,三十几岁的人满身是病,象个小老太太。晚上我和丈夫商量:“为了你,离婚吧,孩子和家产都归你,我净身出户,活一天算一天,省得你们母子兄弟不和。”我丈夫一听哭了,说:“那不行,我们夫妻并没有伤感情,你到我家受委屈了,我们对不起你,你要走了我也不活了,反正他们不让我好,我也不让他们活。”听了这话我哭着说:“你要能报仇,我保证对得起你!”我们边哭边说,研究着后事。就在这天晚上,村治保主任到我家说老太太撤诉不告了,才避免了一场灾难。

大法化开了婆媳间的冰山

一九九四年,我老公公去世了,我知道老太太倒霉的日子到了。这几年,她七个儿女没有一个收留她的,她对人家偏心,人家并不领情孝敬她,老太太四处流浪象要饭花子一样,经常跑到坟前哭老头子。听到别人议论这事,我心里别提多解气了。

可是所谓的解气,只是一时。这些年和婆婆闹矛盾,我几乎气个半疯,常年神经衰弱、偏头痛,不能正常睡觉。还得了颈椎病、肩周炎、腰疼、乳腺增生、胃出血,我瘦得只剩皮包骨,每年治病就得四、五千元。

一九九六年正月,村妇联的一个干部告诉我,法轮功的祛病健身效果特别好,并送给我法轮功的书。她平时为人诚实可靠,她说好,我就想看看。回家翻开书,看了几页就困了,本来我多年神经衰弱,当晚却睡个好觉,第二天人也精神了。我看完一遍《转法轮》后,在家炼功时浑身出汗,月子里得的受风病从此好了。炼功一个月时,风湿性肩周炎、颈椎病等等都好了,我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这个功法太好了!

法轮功师父在书中说:“但是人们有了矛盾不去忍,不知道是在还以前欠下的业债,你对我不好,我对你更凶,业没还又造下新的业力,使社会世风日下,人人为近敌,也有很多人想不通,现在的人怎么了?现在的社会怎么了?人类这样下去危险至极呀!”(《精進要旨》〈病业〉)

我想,这不是在说我吗?我不正是这样吗?以前和婆婆闹矛盾时,父母多次劝我别和婆婆打仗,说:“在咱家你也有哥哥嫂子,你这么对待老太太,你哥哥嫂子怎么对我们?”为此我强忍了几年,后来越来越想不开、越来越闹心,最后控制不住自己、要崩溃了。我对父母说:“我都要死在他们家了,你们都不管,你们太自私了!”

而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句句震动我的心,他平衡着、善解着所有生命的关系,那么慈悲,那么无私,那么打动人。捧着法轮功的书,我读一段想一会儿,我忽然发自内心的想做个好人,再也不想象以前那样了。我想:凡事都有个原因,过去他们对我不好,那是生生世世的恩怨。书中讲凡事要向内找,不能怨别人,从今以后我就要改变自己,我要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 去做!

我用大法的道理对照自己,改变着自己,和婆婆间的仇恨在慢慢地溶化,开始不恨了。后来,我觉得自己学大法明白了世间万事的因由,而婆婆一直在迷蒙中,也怪可怜的。我天天看法轮功的书,思想境界天天在提高,慈悲心也产生了,最后我跟丈夫说:“我学大法,懂道理了,你妈没人要了,咱们把她接家来吧。”

丈夫不同意,说:“以前的事你都忘了?你差点儿死她手里,你怎么能接她呢?”我给丈夫讲大法的道理,劝了三个月,丈夫终于答应了,他说:“就没见你服过人,你师父的话却那么打动你,大法把你改变了。”我又和女儿说,那时小女儿已经七岁,还不知道自己有个奶奶。我把两间房子打扫干净,终于把婆婆接回家了。

婆婆激动地一个劲儿说:“凤华呀,我做梦都不敢想你能接我回家,我终于有归宿了,真是千恩万谢。”我告诉她:“是李洪志师父用大法化开了咱婆媳之间的冰山,要谢就谢我的恩师吧。”婆婆站在师父的照片前含着眼泪说:“大师啊,我也跟您学大法!”

村里人看到我们婆媳和好,共享天伦之乐,纷纷称颂法轮大法的威力不可思议。

看到大法让人身体好、道德提高,很多村民家里都贴上了“法轮大法好”的年画。
看到大法让人身体好、道德提高,很多村民家里都贴上了“法轮大法好”的年画。

后记

如今,婆婆到我家十多年了,她身体、心情都好了。婆婆现在八十多岁,不识字,但一直记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村子里有很多法轮功真相不干胶,有个老头要往下揭,婆婆制止他说:“你愿意看就看,不看就拉倒,法轮功让人做好人的,你这么做不是干坏事么?”有一次婆婆病了,我骑车一天两次带她去医院打针,别的病人和家属以为我是老太太的女儿,婆婆告诉人家说:“是儿媳妇,这儿媳妇学了法轮功可真好,比姑娘还好呢!”

一九九八年,我曾把我们婆媳和好的事写成文字材料,村委会的干部还打了证实,盖上村委会的公章,证明:真人真事。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后,上面为这事找到村干部,说当年盖章不对了。村干部气愤地说:“本来就是真人真事嘛,谁知道共产党后来要整人家法轮功,大伙都知道那是真事,还想造假呀?”

村里的干部知道大法好,上面让乡里抓捕法轮功学员,乡里派出所的人把村长和治保主任找去了,打听我,村长说:“你们怎么听风就是雨呢,人家在家养牛、带孩子,好好的,你们可不要扯这事儿了。”最后不了了之。

我以种地为生,学法轮功后,身体好了,干活更来劲了,地种得比谁都好。我从大法中受益,也想把大法的福音告诉更多的人,因为村里一些老年人不识字,我就想给他们听法轮功师父的讲法。我种了二十多亩地,当时正好是买化肥的时候,我拿出一块地的化肥钱做法轮功资料,那块地就没上化肥,从追肥到底肥都没有。没想到,这块地的庄稼长得特别好,收割时,产量一点都没少,家人都说真神奇。

我在村里和其他人一起做手工活时,自己做完了就帮工友做,工友说:“你和从前象两个人一样,法轮功确实好,能改变人,电视演的是假的。”村里人明真相,村干部支持大法,这些年我们这里风调雨顺。过年时,很多村民家里都贴上“法轮大法好”的年画,因为乡亲们看到了大法让人身体健康、道德回升,能给人带来巨大的福份。

用尽我所有的语言也表达不了对师父的感恩。希望父老乡亲们都能了解真相,体验大法带给人的无边幸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