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第三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四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位于广州市花都区赤坭镇的广州第一劳教所和第三劳教所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两个魔窟,二零零五年三、四月份,当局将迫害场所由第一劳教所转移到了第三劳教所,这两个劳教所及恶警非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例罄竹难书,下面讲述的是我所经历、所见、所闻的部分事实:

在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有部队干部、大学老师、律师、退休职工、学校校长、残疾人士等,遍布社会的各个层面,虽然职业出身不同、经历不同,但都是按照法轮功“真善忍”标准修炼的好人。在江魔及中共邪党用谎言、污蔑、诽谤非法打压迫害法轮功的情形下,这些学员通过上访,散发真相光碟、资料等合法的言论自由途径向被蒙蔽的社会公众讲清着事实真相,但却被以所谓“扰乱社会秩序”的莫须有名义非法劳教。

广州第一、三劳教所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有李国明、毕德军、周洋波、黎绍柱、陈富民、武××等及这些恶警指使的因吸毒、偷抢被劳教的违法人员。在中共“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邪恶非法政策指使下,这些恶警丧心病狂、失去人性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和肉体的严酷迫害。

对每个被送来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恶警都制定了一套所谓要求放弃“真善忍”信仰的“转化”方案,一般分几个步骤实施:

第一,用六至八名吸毒和偷抢违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夹控”,强制法轮功学员看污蔑法轮功和李洪志师父的电视片和书籍;体罚法轮功学员,例如“坐小号”,坐在小板凳上十几个小时不许动,很多学员的臀部皮肤都溃烂了;“夹控”随意打骂法轮功学员,长时间不让睡觉进行折磨,用暴力进行威胁等。

酷刑演示:坐小板凳,不分昼夜的逼迫法轮功学员坐在小板凳上,不许睡觉,旁边有犹大监视,大声地念污蔑、诽谤大法的书,长时间受此刑者臀部肌肉坏死,呈黑紫色。
酷刑演示:坐小板凳,不分昼夜的逼迫法轮功学员坐在小板凳上,不许睡觉,旁边有犹大监视,大声地念污蔑、诽谤大法的书,长时间受此刑者臀部肌肉坏死,呈黑紫色。

第二,违规禁止法轮功学员与家属见面,先是引起家人的恐慌,继而以伪善的面目、利用家属的恐慌给法轮功学员施加压力以达到所谓“转化”的目的。很多家庭因不堪这种威胁恐吓折磨,妻离子散,年迈的父母或精神抑郁、重病缠身,甚至撒手人寰,造成多少人间悲剧!更为邪恶和可悲的是,这些恶警及“夹控”以人性和良知反思罪过,反将悲剧原因归结为法轮功学员不转化。部分恶警还向法轮功学员家属收要金钱财物,以供挥霍和糜烂享受。

第三,对于部分坚定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恶警指使“夹控”采取的是暴力酷刑。冬天的花都有时只有零度或以下,恶警授意、指使夹控将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丢进冷水池,夹控站在池边用扫地的大扫把给法轮功学员“搓背擦身”洗澡;再有就是将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扒光,用李洪志师父的画像摸搓其下体生殖器官,手段极其流氓卑鄙;恶警从其它地方学了些酷刑手段,其中之一是“上绳”的酷刑,据一位学员讲他被以一种特殊的方法绑起来、悬空,只几分钟身体皮肤大面积淤紫,全身关节钻心疼痛,时间稍长就痛晕过去了。

酷刑演示: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第四,三所原是一个水泥厂,灰尘特别大,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臭味。在一些搭建的石棉瓦棚中,夏天的温度高达三十度以上,冬天又北风呼呼温度极低,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法轮功学员每天被强迫做手工长达十个小时。

邪警李国明曾接受广州媒体采访,说谎在劳教所没有采取任何违法违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但上述很多迫害的实施就是他一手组织的或者是授意其他恶警及夹控干的,所有这些没有人性的迫害行为是见不得光的,甚至上级司法部门下来检查他们也在掩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和所做所为。

正告这些迫害者: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功学员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者!江魔已被西班牙国际法庭定罪,全球清算邪恶迫害者的大幕已经拉开,参与迫害者已大量在现世现报中受到惩处,严正警告你们立即停止迫害,助纣为虐者的下场一定是极其可悲的!心存侥幸者的结局也一定是极其不幸的!

广州市第三劳教所(广州市赤坭水泥厂)
广州市第三劳教所(广州市赤坭水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