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迫害 坚决不配合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四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老弟子。在这些年的讲真相中三次被不明真相人诬告劫持到派出所,但都正念闯出。我的经验是:坚决不配合。

第一次,我到一个大公共场所发小册子,从五楼往下发到二楼时,突然从身后窜出两个男子,一人从我手中抢下正要发的传单,另一人抓住我的胳膊,他手中举着一本小册子问,这是不是你贴到门上的?

由于事发太突然,又一下子上来七、八个人把我围在中间,问这问那,还有不少围观群众。我很紧张,好象偷了东西被人捉住一样,恨不得有个地缝都想钻進去。当然也就忘记讲真相。但有一点我牢记:“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政委来了,把我带到一个小屋里问我姓名、住址,我一概不回答。他们又找来了摄影师要给我拍照,我左躲右躲,甚至背靠摄影师,让他照不成。

之后我被带到派出所。这时我已不害怕了,开始跟他们讲真相。全屋十来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跟我辩论。我平和的一一解答他们的问题,最后一个个不吱声了,溜出去了,只留下两个协勤的看着我。到下午两点多钟了,我说我该走了,让他们去找负责人。他答复等会儿做完笔录就叫我走。我告诉他,我不会说出一个字来。过一会儿把我带到一个小屋,要做笔录。我一句话不说。他们软硬兼施,几分钟换一个人,谁也问不出话来。最后“领导”来了,做笔录的人问,她不说话我怎么写呀?答:就写“不语”。没留下一个字,我回家了。

第二次,也是发小册子被枉告,被送派出所。恶警要把我关進铁笼子。我说我是人,不是动物,我不進去,自己拉个凳子就坐下了。那个头儿说,你挺油哇,進来几次了?我说我家几代人没犯过罪,没進过派出所。他说了一套不该这样那样的话,我就给他讲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法轮功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只有在中国被打压等等。不一会我又回家了。

第三次我到一个机关去发资料,被监控的看见了,再次被送到派出所。这一次,我坦然的给他们讲真相。那个“六一零”的头儿很狡猾,说我也知道法轮功好,等我脱了这件衣服我也跟你去炼法轮功。但现在上边不让,我也没办法。看你这么大岁数了,我也同情你,想帮你,你和我们配合一下,做个笔录,照张像,签个字,按个指纹,这样我有个交代就放你走。你看行不行?我知道这是骗我就范的第一步,紧接着就会让我说出资料的来源,认识那些同修等等,于是我告诉他,我不会说出一个字。这时来了个人用手机给我照相,我赶紧趴在桌子上,又上来俩人拽我,我戴上口罩,戴上帽子不让他们照,他们就狠狠的捶我脑袋,那个虚伪的“六一零”说,大姨呀,我本想放你走,可你不配合,我也没办法,只好把你交到国保大队了。

国保大队长××来了。那个队长说,今天你進不進去,就是我一句话,给你五分钟好好考虑。他们开始倒计时。

我其它都不想,就是发正念求师父让我回家,因为我救人的任务还没完成,我一定要跟随师父走到底。不知什么时候那个队长走了,一个恶警过来抢过我的背包,把我二百元人民币抢走了。我问为什么抢我钱,伪善之人说,省的你再做资料。我据理力争他们才不得已还给了我。

由于师父的慈悲呵护,我又堂堂正正回家了。在回家打车路上,还劝退了公共汽车上的司机。我借了营业员的电话给同修打电话,借机又把借给我电话的营业员劝退了。

三次被构陷,一个字也没留。我的经验是:坚决不配合。

从那以后,我更加精進了,我给自己订下任务,每天必须学好法,背五页转法轮,按时发正念,必须救下一个人,完不成任务不吃饭,不睡觉。

我修的并不好,学法、发正念时经常犯困或忘了发正念。真正面对面讲真相我是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份才开始的,至今也就劝退了七、八百人吧。从网上看到,好多同修在讲真相救人上做的真好,有的已劝退了几万人了,并且真相讲的相当到位。反观自己,与精進的同修相比差距很大,离师父的要求差的太远了,今后,我会努力归正自己,做好三件事,兑现史前大愿,完成救人使命,跟师父回家。

由于法学的不好,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