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普通农妇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五日】我是从小多病的人,特别是得了病毒性心肌炎后,早搏达到了一分钟十几下,常出现休克状态。医生都说最多能活三个月。这让我心烦的要命,电视看了心烦,听人说话心烦,每天浑身无力,打针、吃药、睡觉、吃饭,实在无聊就随便找本书看看,这就是我一天的生活。那时我把家里所有的书全看了,就连修车的书都看过了。觉得生命太没意思了,没事就想吃最好吃的东西,可是吃什么也不香,也吃不下去。

我婶是学医的,拿我也没办法,全家曾为我操碎了心,婶实在没有办法,就让弟弟领我去学气功,可是到了炼功点既没人教我也没人理我。有人动员我去信主,为了好病去吧,可是还没走到教会,就有人把我追回来,痛斥一顿。那时为了治病,家里还是供了一些低灵东西,就这样一天天的打发日子,一步步走向生命的终点。可是过了三个月,六个月,一年我还没死。

一直到九七年过年,妹妹从大庆带回了宝书《转法轮》。听她同事说如果有缘份看了书病就好了,我顺便翻了一下书,就看到了“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转法轮》)

修炼就能好病,我抱着治病的目的,从第一页开始看书,边看书边照着师父讲的做。当看到附体一节时,外面还下着大雨,我起身就把供的牌位拽下来,扔灶炕里烧了,香炉砸碎,跑着扔到厕所里。当时往下拽那些东西时,我的手都抽筋,婆婆还阻挡着不让扔,可我还是坚定的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不折不扣,坚决走师父安排的修炼的路。从此我走上了一条永不回头的修炼的路,不知不觉我身体也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就在我刚走入修炼不久,丈夫有了外遇,经常回家大吵大闹,一点都不象以前连大声说话都不敢,有一次还打了我。我一直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可是心里还是放不下,觉得很委屈。一次正好是中秋节,他买了两条大鱼,婆婆做好了鱼,可是全家谁尝都说苦的要命,根本就不能吃。我尝了尝觉得味道好极了,一点也没有苦味、简直太好吃了。婆婆当时很抱怨,说苦胆搞的很干净,怎么这么苦呢?我想这是师父看我刚入修炼的门就做的不错,在鼓励我,奖给了我两条大鱼吃,修炼的人真是最幸福的。

有时也想修炼这么久了,有没有功能啊?有一天晚上,睡不着,我就看到一团团的象棉花和大朵的白云一样的白色物质往我的脑袋里进,身体躺着慢慢的飘起来,我知道这是师父鼓励我,让我更加相信师父讲的都是真的。

在修炼的这些年中,我一直以法为师。有一年玉米地苗前灭草,可是苗出来草也出来了,雨水又大,根本就铲不过来地,大伙一齐到农药店找经销商说农药不好使,是假的、一点也不起作用。店主一再解释这跟低温雨水大有直接的关系,可是大伙还是不依不饶,硬是白要了苗后处理的农药,我也跟着要了。回家后我越想越不对劲,这哪是炼功人干的事,不失者不得,我怎么能这样呢?我把农药给送了回去了。邻居们都说我傻,不理解我,有的还挖苦我,白给的农药送回去了,缺心眼。可是当我到地里铲地时,越看我的苗越好,草越少,不到一天我就自己铲完了。而他们起早贪黑还雇人铲了几天。这都是大法的威力的体现。

还有一次刚下过雨,我从县里骑摩托车回家,道上有好几个人告诉我前面粘车过不去,我想下午还要在我家学法呢,我一定能过去。一路上,每当有水和泥的地方,就有前边的车上往下掉麦秸或几棵青草什么的,摩托车压着麦秸或青草一点泥也没粘就到家了,正好赶上学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