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身边的事见证法轮大法的美好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五日】要写法轮大法的神奇,太多太多了。在我与大法相伴的十五个春去秋来的风风雨雨中,所见、所闻、所亲历的足足可以写一本书,我想有此感受的又何止我一个人,这里就以几件小事见证大法的神奇。

儿子的病好了

我的丈夫是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后,他经常带着当时只有六岁的儿子一起听李老师讲法,别看孩子小,又顽皮,可每次听师父讲法总是很认真。那时的我还根本不相信修炼这回事。

记得有一回,孩子高烧不退,我领着他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是腮腺炎,这病传染,暂时不能让孩子去上学了,我一听就急了,按医生的处方开了许多针剂和药。可回到家说什么孩子就是不吃药,更不去打针。气得我连哄带吓唬,逼着孩子好容易去医院打针。我想这下动作可快点,不然一会儿他又反悔可不好办。于是我匆匆领着孩子下了楼,可刚出楼门没多远,孩子就不走了,我问:“怎么了?”孩子害羞的说:“妈妈,我拉裤了。”我二话没说,马上领着他回家换衣服。

第二次出门,我们刚走到半路,说来也怪,明明攥在手里的针剂不知怎的一下就掉在地下摔碎了。我心里一惊:“难道孩子真不该打针?不会的,我就不信这劲。”我就让孩子在路边等着,我又急忙回家取了一只针剂,领着孩子到了医院。终于轮到给孩子打针了,我想这下再不会有差错了。谁能想到就在我给护士递交针剂时,针剂又“啪”的一声,掉在水泥地板上摔碎了,这下我明白了,也许真不该打这针,于是领着孩子回了家。

孩子照常上学,两天后,孩子的病真的神奇般的好了,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再后来,我也走入大法修炼了,学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它也不是病,能好使吗?你检查去吧,没有毛病,你就是难受。我们有个学员到医院把针头给人家打弯了好几个,最后那一管药都哧出去了,也没扎進去。他明白了:哎哟,我是炼功人哪,我不打针了。他才想起来不打针了。”这时我才恍然大悟。

我的病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受丈夫和孩子的影响,我觉得法轮功挺好的,修“真、善、忍”没有错呀。我也有了想学法炼功的念头,时不时也跟着丈夫和孩子听听师父的讲法。以前我患有严重的神经性偏头疼、气管炎、心绞痛、脑供血不足、贫血、风湿性关节炎、坐骨神经痛、腰骶椎裂,过去上下楼梯一步一挪,那真是费劲受累,苦不堪言。尤其是每天下班望着我家的七楼,就象要爬一座山一样,那个愁啊!就这样,我还没有真正走入修炼。

有一天,我下楼时竟然是和儿子一起跑下去的,我却没意识到,孩子惊讶的说:“妈妈,你都能跑着下楼了!”这时,我才意识到我的病消失了,真是激动的我泪水涟涟。多少年哪,我从没象现在这样轻松自在过。因为我信师父、信大法,所以师父就把我的病给清理了!我发自内心的谢谢师父,当时我就发下了一念:今后一定要好好实修,以报师恩。

相信师父就会有神奇

二零零一年,我们当地的邪党政府为了阻止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用非法劳教手段迫害、恐吓大法弟子。邪党公安规定:凡两次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一律劳教。

二月初,我第二次进京上访,被当地公安绑架回来后,我家所在社区和派出所的警察对我叫嚣到:“这回你是够条件了,非劳教你不可。”我当时马上回答道:“你们说了不算!”警察凶恶的问:“我们说了不算,谁说了算?”我紧接着说:“我是大法弟子,我师父说了算,我只听我师父的。”

当时凡是和我一起第二次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都被非法劳教,遭受迫害。许多同修也以为我也会被劳教,还帮我准备了一些必备的衣物。就因为我不承认邪恶的迫害这一念,这一次,我只是被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六个月,就回到了家里。同修都认为是个奇迹。

信大法得福报

在监狱里,我经常给身边的犯人们讲大法遭受迫害的真相,告诉她们:只要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一定会遇难呈祥,逢凶化吉得福报。

有一次,一个犯人牙疼得直哭,我告诉她诚念九字吉言一定会好,刚开始她疼得无法睡觉,念着念着就不怎么疼了,很快就睡着了,第二天起来完全好了。还有一个犯人是把腰严重扭伤了,吃药、贴膏药都不起作用,反而一天比一天严重,躺在床上,身子都不敢动。一天早上她突然跑到我身边说:“大姐,我的腰好了,不疼了。”我问:“怎么好的?”她说:“说来还真得谢谢你,晚上睡觉疼的我实在不行了,我突然想起你告诉我的九字吉言,我就一遍一遍反复的念,后来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了,早上起来,发现腰竟然一点也不疼了,我就赶紧跑过来告诉你,真的太神奇了,等我出狱后,我也要学大法。”

我告诉她:“千万别谢我,要谢就谢谢我们师父!把你的亲身感受告诉更多的有缘人,让大家都能信大法,得福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