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有说不出的喜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五日】回顾十多年正法修炼的历程历历在目:我家四世同堂,三代人修大法,都走在神的路上,努力做着三件事,兑现着自己的史前誓约,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的行为真有说不出的喜悦。

看看自己身边八十三岁的老母亲,走進大法修炼时间不长,四百度的老花镜就扔了,日落不用掌灯时也能读小本的《转法轮》,腰不弯,老人斑也不见了,皮肤变的白里透红,精神十足,看上去和实际年龄相差很大,很年轻,八十三岁的人象七十几岁。

看看自己和同修们一样,都是师父把我们从地狱里捞起、洗净,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走上了返本归真的路。在十一年的正法修炼中,师父为弟子付出了太多太多。这是能看到的,还有看不到的:生生世世轮回中所造的业,层层下走的过程中又如何呢?这些目前还看不到。这些都得师父给我们善解,方能达到返本归真的目地。

十几年来自己能主动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默默地兑现着史前誓约,身心的变化、心性的提高,都是师父的慈悲苦度的结果,没有师父的呵护,自己又能干什么呢?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坚定的大法徒,在正法修炼中走过了十几个年头,这段不平凡的修炼历程每个同修都是一言难尽,一笔难成。如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喜得大法

九八年三月份的一天,朋友来串门,拿来一本《转法轮》,介绍说:“这本书能把宇宙说清楚,能把人生中解不开的谜说明白,你抽时间看看,对你有好处。”盛情难却,只好收下,心里想人生不明白的事太多了,宇宙和自己能有什么关系,现在哪有闲心想这些,还有病,右膝关节炎,膝盖往下水肿,一按一个坑,蹲下起来得人扶,过门槛得扶门框,左胸肿的比右胸高出很多,胃酸,经常大口吐酸水,脸土黄色。病多了,哪有那么多精力看书。过段时间想起此事觉得不对劲,如果朋友来拿书时问我看没看,怎么说?得有个交待呀,赶快拿起《转法轮》翻了一翻,看了个大概,大意是:做好人,修佛修道。

又过了几天朋友来我家问我:“看了没有?有何感想?”我把想法告诉了他,他摇摇头,想了想便乐呵呵的讲起佛、道、神和另外空间的存在,我听了半信半疑。交谈中孩子听到后动心了,把《转法轮》拿去了,看完后告诉我:人生得失是前世所促成,而不是个人奋斗所能得到的,一切都是命,由命不由人。能是这样吗?四月二十日晚上,家人都睡了,我拿出《转法轮》用心的读了起来,到后半夜把书一口气读完了。孩子问我:“怎么这么高兴?”我激动的说:“我才明白,人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这书是一本天书,上天的书,谁能学透,照着书上说的去做,就能回到天国世界。”

那两天除了工作、吃饭外,其余的时间就是睡觉,困得要命,又睡不踏实,处在似睡非睡的状态,思想斗争激烈,修不修?到底能不能修成?有一点是肯定的,不修佛不可能成佛,在最后的人生道路中,选择的路不同结果不同,最后决定后半生追随大法。主意已定,到了第三天晚上眼前突然出现另外空间的景象,实实在在。现在回忆也是历历在目,现在想把他准确地形容和描述出来很难,只能说个大概:象玻璃透明的物体,铸成了一条条、一道道约宽一丈高六尺,象墙不是墙,没看到门,就把它叫做墙吧,墙不管多长每段都是一体的,墙顶是圆形的,墙的表面凸凹不平,但整体规则,墙不是直直的,象自然形成的,墙和墙之间是平场,象过道,地面是平的,也透明,所有的过道四通八达,但没看到有人或高层生命,从哪都可以進去也可以出来,所有的墙面从里向外闪烁着各种颜色的光点,一闪一闪的,太漂亮了!太美了!向前看无边无际,至少出现了十五分钟。

另外空间的景象,我走進大法时间不长又看到一次,有一天我突然看到天上的牛:我在五花草塘中站着,迎面过来约上千头牛,黑白花的多,它们看到我后自然分开,由东向西走得很快,没有叫声,可以听到它们走草地的声音,还可以闻到早晨草塘的芬芳,这群牛象刚刚用水洗过一样,有光亮,长的和人间的牛不太一样,龙门甲、大嘴叉、大蹄子,太俊了!说回来,第三天早上起来精神了,感觉一身轻,从没有的舒服感。

那天我去帮朋友为他母亲下葬,坟地在山上,山很陡,山路很远,大家走的很吃力,等回到山下时,自己感觉奇怪,怎么不累,象走平道一样,感觉身体发飘,向上拔,不知为什么?在走入修炼以后还想,什么时候能通大周天、三花聚顶、出世间法呀?现在知道了,当时还没来得及学功,只看过一遍《转法轮》,大周天就通了。以后的日子里经常学法、炼功,修心断欲,时间不长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人神一念差万里

二零零零年十月下旬的一天下午,我骑着三轮车在公路上正常行驶,突然被一辆运水果车给撞了,当我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的病房里,自己不知道死了多久,感觉没遭罪,心想人死不遭罪也是前世修来的,想回去,又回不去了,活过来了。这时才想起来自己是大法弟子。大家看我醒来,都围了过来问这问那,拿着照相的片子给我看,指着片子告诉我,被车撞断三根肋骨,我一摸是左面的肋骨,心想大法弟子都有师父管,不会出问题。 这时候护士来了,拿着点滴要打针,我告诉她们:我是修炼法轮功的,通过学法炼功就可达到痊愈,其他人都不让了,说什么的都有,我怎么说都不行,他们对不打针有误解,没办法打了针,等大家都走了,我拔下了针,以后再没打过针,也从没吃过一粒药。第二天医生查房,要我去照相,我说不用去了,我是修炼法轮功的,炼功学法就会好的,你看我现在不是好了吗?医生说:“你不打针、不吃药行,但照相你得照,人家给你报案了。”没办法去照了相。医生看完片子说:“神了,长上了!”车主也很惊讶:大法太神奇了。马上出了院,回家休息两个星期痊愈,什么活都能干。很多人在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超常。当时在魔难中,心性就那么高。要现在看醒过来了,打个车回家不就完了吗?找那么多麻烦有什么用。常人是理解不了修炼人的。

二零零九年正月十五那天中午,我骑摩托车载我一朋友去市场买料,途中迎面开来一辆逆行的白色轿车,也没打转向灯就在我前面拐弯,当我发现时,两辆车马上就要碰到一起,我下意识地向左拧车把,正好撞在轿车的后轱辘上,我的右肩撞在了车后备箱上,只听咣的一声,连人带车飞出十多米远,当时感觉上不来气,过了好一会儿才爬起来,我问朋友怎么样?他说:“问题不大,就感觉肚子、左膝盖有点疼,没事。”我说没事就好,就想把车扶起来回家。这时候轿车里的人都下来了,不但不问问我们撞得怎么样,还不答应我们了,他们不说左转逆行违反交通规则,硬说我们撞他了(那辆轿车被撞了一个大坑),非要我赔不可。这也不怨我,叫我怎么赔?后来他们报了警,交警队来人照了相,把车都扣了,把我们送進了医院,一检查,我朋友尿里有血,右膝盖挫伤住了院。

朋友的病好好坏坏的治了一年,关于赔偿的官司也打了一年,没有头尾,严重的影响了我做三件事,同修知道后和我切磋,问我当时撞车后第一念是什么?让我向内找,我说第一念我想:我有师父管,不会出问题,但是担心别把朋友给碰坏了,要是有个好歹,他家人怎么生活呀?同修说:“这种想法好象是对的,但不是修炼人的正念,因为念不正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迫害你,你当时应该用正念看问题,否定迫害,正念清除邪恶,谁都不应该有问题,都是假相,快一年了还不悟。”我突然明白了,让旧势力钻了法理不清的空子,造成现在这种结果。我明白了,归正了。同修又帮我发正念,没过几天,朋友也出院了,正常了,案子也结了,没用我花一分钱。这次教训让我认识到:在法上认识法,用正念看问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和正念的重要性。

整体的力量威力无穷

那是零六年快要过年了,一天由村支部书记带领地区市政法委、六一零等很多人来我家。政法委头子進门就说:“来看看你,关心你”问这问那。其他人动手乱翻,翻出《九评》、《明慧周刊》、真相小册子、光盘还有大法书一堆,我一看《转法轮》也落到他们的手里,上前要抢下来,他们都翻了脸,和我抢了起来,我心想,一名大法徒连《转法轮》都保护不了,还修什么?求师父加持弟子,决不能让他们把书拿走。屋里乱成一团,我郑重地告诉他们:有书在就有我在,没有这本书,就没有我在。他们撒了手。

我把书递给了我母亲(同修),并告诉她,没有书还修什么?心里发着正念,但有些不稳,担心后屋放的《九评》,求师父帮忙,并在心里和天龙八部护法神说:“不能让他们发现那些《九评》。”说也奇怪,那么多《九评》就放在炕上,他们就没发现,后来他们又打电话叫来当地派出所的警察,把我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出了自己的家门,精神了,正念也足了,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到了派出所开始审问。我心想,不管我有漏也好,旧势力钻空子迫害也好,作为一名大法徒,就应该正念面对一切。

我问自己,来到人间到底干什么来了?不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来了吗?在任何环境下,在魔难中,决不能脱离历史使命这条主线。心里想,师父您在哪里?我感觉师父就在我的右前方坐着,看护着弟子,我眼望右前方对师父说:弟子没做好,让师父操心了,助师正法八年来,弟子没做什么,和精進的同修比相差很远,对不住师父慈悲苦度,对不起自己世界的众生,暗暗下决心,请师父放心,弟子一定走好正法修炼的路,不负师父所望,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并求师父加持,求正神帮忙,霎时,正念、智慧出来了。这时候一名警察开始问话“这些东西都是哪来的?”我说:“大法书是请的,其他书是同修给的。”“哪个同修?”“不能说。”“为什么?”“我说出来你们就得迫害他。作为一个常人中的好人都讲,任叫一人单,不让二人寒,我是修真善忍的,是要超出常人的,不可能告诉你们。我开始不停的讲真相,讲我在大法中受益,大法洪传世界。后来警察说:“所答非所问,我怎么向上面交代,领导不得说我太无能了吗?”我说:“不是你无能,是因为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我是修炼人得学法吧?其他小册子、《九评》是讲真相用的,这本身没有违反宪法。”

最后让我在问话记录上签字,我说:“签什么字呀?你不是说和我唠嗑吗?让我签字性质就变了。”正僵持着,我的两个孩子从外地赶来,找到了我,看见我,拽着我的手,说:“爸爸,我们都长大了,都能自立了。”我明白,是嘱咐我走好助师正法的路,放下人心,修去情。我的眼睛湿了,为他们的举动所欣慰。他们也开始讲真相,同时拉起我说:“爸,这里不是我们呆的地方,我们走。”警察翻脸了,一拍桌子:“反了,你们俩赶快出去,不然把你们也抓起来。”我让孩子们快出去。警察又开始逼我签字,我对他们说:“修炼人讲慈悲,对谁都好,你问我话我得回答,我不是犯人,也不承认审问一说,没听说唠嗑还得签字的,我不会签的。”他们一看我铁了心,就把我领到另一个屋子里,满屋是警察,这时我才发现家人都来了,八十岁的母亲也来了,拽着警察讲真相,他们都说管不了。这时孩子让我走,已经安排好车子,我没有答应,大法弟子应该堂堂正正的,我不愿意在见不到阳光的环境下待。他们没有强求。

又过了一会儿,奇迹出现了,告诉我们让我们回家,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果真所长把我们送出大门外。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受,我和大家说:我是在迷中修,自从走進大法除身体感觉有能量外,没有任何感觉,天目什么也看不见,这回看到了,我们是主角,师父说了算。

后来我们学法小组总结这次营救过程,有几个方面:第一,是有正念,我家人基点正确,他们的基点是营救同修,而不是亲人。第二,事发后小组协调人马上通知整体发正念,形成更大的坚不可摧的整体,清除解体了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警察也明白了真相,没有对大法弟子犯罪,达到师父所要的,才体现出大法的超常。

正法已接近尾声,向内找还觉的说的多做的少,决心以后多做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主动同化大法,放下自我,配合整体,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兑现史前誓约,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