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年前的誓愿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五日】

发愿

我今年八十二岁了,但我声音洪亮,面色红润,腰不弯,背不驼,走路做事轻松利索,很精神。每当人们惊叹:您哪有八十多岁,看上去也就六、七十岁。这时我就会告诉他(她),这是我修法轮大法才这样的。我的身体与日常接人待物的态度,体现出了大法的美好,为我劝“三退”救人,引人“得法”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这也就是在证实大法。即使有人不能入道得法,也会纠正他对大法不好的看法。

修炼前我曾患美尼尔氏综合症、坐骨神经痛、心脏病、头痛等多种严重疾病,加上长期吃不好、睡不好,面黄肌瘦。邻居、朋友背地里替我担心,说:“她活不了多久了。”

修炼前,争强好胜的那股劲不比一般。我不去惹别人,可别人也不能惹我,谁要惹着我,我是一百个不干的。十五岁那年,远房哥哥说了我一句坏话,是完全没有的事,为证明自己的清白,居然把民间为证明自己清白,口头上常说的‘背菩萨上门”那句话变为行动,在一个夜晚步行几十里山路去庙里把菩萨背回来放在大哥家门前。天亮后,哥嫂一家开门见到此情此景大吃一惊,全村人知道后都很震惊。后来大哥不得不请人做法事把菩萨送回庙里。反正那会儿,我是不能惹的,真的是你骂我,我回骂你,你打我,我会打你。一次我哥打我,我还手,他撕坏了我的衣服,我发现后跑上去硬是把他的衣服撕下了一块。

修炼后感到心情愉快,一身轻,整个人全变了,众人都说:“你的转变太快、太大了。”我也奇怪,这么大的变化,怎么连个过程都没有就变了。不修炼的人怎么也想不明白的,不仅疾病全部消失,对人、对事态度完全不同了,根本不跟人去争斗了,反而尽做好事,关心邻居疾苦,打扫周围环境,要是突然下雨了,看到外面晒的衣服,被子等,我都会抢着先把邻居家的收進屋里。为此家人还常常不能理解。

我在六十五岁时得到了这么好的大法,给我带来如此巨大变化,让我太高兴,觉得实在太幸福了,从内心深处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救度之恩,经常一个人默默流泪。那是十六年前的一天,我面对师父的法像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感谢您的慈悲苦度,我向您发愿,无论如何我也要炼,也要坚定修下去。哪怕再来个‘文化大革命’,我也坚定不移的跟师父回家。大法修炼这条路,我走定了。”在经历风风雨雨十六年后的今天,我兑现了这个誓愿,虽然几多艰险,还是走过来了。

慈悲的师父给我清理身体

师父告诉我们,人生生世世都会造下业力,人有业力就会生病。修炼后师父要帮助真修弟子清除大部份业力,但自己也得承受一部份,这样才能往高层次修炼。我修炼才两三个月,师父就给我清理身体了。

因为业来得很猛,身体从里到外、从上到下,没一处不痛,发烧、发冷,骨头、肌肉、头、心脏没一处好过的,全痛一块儿了。幸好和老头子各住一层,难受时我哼哼,怕他听见,就用被子把身子和头全捂起来。因为发冷,又开上电热毯,心想:我这要死了,又捂在被窝里,加上电热毯,那两天不就发臭了吗?又把电热毯关掉。就这样睡过去了,一醒来身体哪儿都好了。大法真是美好,殊胜。放下了“死”就又活过来了。以后凡遇到身体不舒服,包括曾四次摔跤,我都记住师父的法理,没把它看成是病,告诉自己这是自己生生世世造下的业力,是自己该承受的。摔很严重时,在床上几天动不了,我都不会产生“自己能不能好的念头”,也从不在同修面前谈怎么“难受”。那个难、关,一下子就过去了。

人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我七、八十岁了,摔跤那么多次,每次最多也就十几天就痊愈了。其实每次摔得都不轻。从修炼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没把自己当作常人,也没把身体不适当作是病,出现了,发生了各种形式的病业现象,从来没有产生过一丝恐惧,也不怕它。我想这应该就是正念吧!

救人

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在中国遭到迫害后,我不信邪党散布的谎言,就听师父的,做好“三件事”。

虽然我不能象年轻大法弟子那样天天外出讲真相救人,但是我以“家”为中心,同样做着救人的事。

熟悉的同修问:你家怎么常有同修来往,而且是不同修炼状态的都去找你。我说,也许这就是我的修炼方式吧。在这个“家”中,还真做了不少事。虽然得花很多时间,偶而也会耽误学法,可回过头来一想啊,也值得。就说同修在一块儿交流吧,比学比修,互相促進,对师父和大法更坚信了,三件事做的更好了,我这不也是在间接救人吗?

我的儿女们早就各自成家从家里都搬出去了。我那房子,空着可惜,就租出去给人住。这些年,人们来住上一年半载,三五个月就搬走了,总换人,那可都是来得法或来听真相的。邻居也有出租房的,那些房客也都纷纷来我家和我结缘,或是得法,或是“三退”,记下了大法的美好后就离开了,新人又来了。在我眼前的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在还没明白真相、没有“三退”的情况下就搬走的。

离开儿时的老家太久了,亲人、村子里的人早失去了联系,我心里着急。师父看我着急,就给我做了安排。

有一天去一个熟人家串门,突然听见楼道里有人讲话,就觉得口音怎么那么熟悉和亲切,一问,还真是五十多年前自家村子里的人。他原信基督教。问我为什么身体这么好?我一说,他就相信法轮大法好,很快得法修炼了,还介绍他亲家母得了大法(先前也信基督教)。他回老家后帮我联系上了我的侄子和侄媳妇。不久,他们就亲自来我家看我,经过我讲真相,很快就入道得法。相信我家乡了解真相的人会越来越多。

我女儿的中学同学,是一位大学教授,见了我以后硬要认我做干妈,在以后的接触中,他们夫妻俩也明白真相,做了“三退”。

大法修炼这条路,我走定了。

前些年,居委会、派出所、“六一零”的人,三天两头上门来抄家,威胁,煽动儿女起来跟我闹,哭哭啼啼,用各种形式施加压力,就是要逼我放弃修炼。被邪恶操控的这些人也是两副面孔,一会儿威胁,恐吓,一会伪善,诱惑。他们威胁说要送我去洗脑班洗脑时,我就一句话:“哪儿也不去,这个法我修定了。”不管怎么威胁,回答他们都是这一句话。他们这手不行了,就伪善的说:“阿姨,您用其它方式,比如跑步等方法锻炼吧,不要炼法轮功了。”我就说:“我们师父讲‘不二法门’,我就只炼法轮功。”之后他们又说:“在家炼吧,不要出去贴什么东西了。”我反问:“贴啥了?什么内容?”答:“天灭中共”。我说:“天要灭它,那谁也没办法。它这么坏,还不该灭吗?”那些常来干扰我的年轻人,我会寻找机会,一个个单独给他们讲真相,现在都不怎么来了,个别的还来看看,什么都不说就走了。反而是我会主动提出法轮功话题,他们会悄悄在我耳边说:“我也希望得到你师父保佑。”

尊敬的师父,正法修炼已经進入了最后阶段,我会按师父的教导,把三件事做的更好,继续实现十六年前对师父、对大法发出的誓愿:大法修炼这条路,我走定了。

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