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在大法中受益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五日】我儿子今年十九岁。刚一出生他就体弱多病,出现过两次高烧抽搐,求医问药各种方法用遍,就是不大见效,让全家人时时为他担心。有幸一九九五年三月,儿子和我一起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他再也不用吃药、打针了。大法给他开智开慧,从小学到大学,每次考试成绩都名列前茅。

儿子出生于一九九二年四月。出生第十四天开始持续高烧,上吐下泻,吃药、打针对他好象不大起作用,后来就这么熬过来了。一九九四年的夏天,儿子又出现持续高烧,全身抽搐、两眼翻白、口吐白沫、失去知觉。吓得家人不知所措。看着饱受病痛折磨、身体消瘦的儿子,我只能让他吃药、打针,那时孩子吃的药比饭还多。为了保佑儿子平安,不惜花重金找和尚念经,四处寻求秘方,能想到的办法都用了,可是效果甚微,就这么拖拖拉拉担惊受怕的拖了半年多。

一九九五年三月的第一个星期天,儿子跟着我看了李洪志师父的教功录像和广州讲法录像后,也荣幸的成了大法小弟子。在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时,他单盘着腿、全神贯注、眼睛都不眨一下,经常是忘记了手中拿着的玩具。师父的讲法内容他记得比大人还清楚。

得法不久,他告诉我他做了一个梦:发大洪水啦,特大的大洪水,我们一家人被水冲到了空旷的野外,一直在浑浊的泥水里漂浮着,几乎没有活下来的可能了。正在大祸临头之际,师父坐着莲花盘飞到离我们不远的空中,袖子轻轻一甩,瞬间就见一座桥矗立在我们面前。可是我们全家人的身体陷在泥水中,一时无法挪到桥上,正当我们奋力向桥上挪动时,一股洪水涌来,漫过了桥面,顿时,桥面上生出了许多锋利裸露的铁钉子,眼看着我们又无法过桥了。这时师父又将袖子轻轻一甩,桥上立刻铺了一层软软的地毯。我们一点儿没有被扎、痛的感觉。随师父过桥后,来到宽阔而平坦的大道上,师父坐着莲花盘,在前上方引领我们全家人来到一套明亮宽敞的房子。似乎感觉师父在说:这里是安全的!根据他描述的情景,那安全的屋子正是我们全家人先后得法的地点。

初期师父给儿子清理身体时,他的反应极其强烈,整个头顶长了许多大小不一的脓包,脓包的周围又红又肿,顶部发白,而且所有大小不一的脓包都在同时流着脓血,他当时所表现出的坚强和忍耐是我和家人没有想到的。他并未为此而掉一滴眼泪,只是手里拿着自己平时所喜欢的玩具,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安静的摆弄,晚上睡觉时脸贴着枕头趴着。他告诉我:这是师父给我清理身体,只要能忍住,就会没事的。后来,脓包自己破裂,脓血全部流出,头顶也就结痂了。当时我担心儿子头上大面积长过脓包的地方,头皮都掉了,会影响头发的生长,而且他小时候不好好吃饭,怕他长不高。但后来他的头发长得非常好,不但乌黑发亮,而且还是自然的卷发!现在他已经长成了一米八三的英俊小伙子。

一九九六年暑假的一天晚饭刚过,儿子曾在一九九四年夏天出现过的那种“病症”突然又出现了,而且大小便失禁。起初我想,上次他过关很顺利,应该没问题,就开始给他读《转法轮》,可是他的症状越来越严重。见此情景,我急忙抱着失去知觉的儿子跪拜在师父法像前,一遍又一遍的大声呼救:“师父啊,弟子求您救救我的孩子吧!”泪水哗哗的从我眼中涌出。熟睡中的丈夫被惊醒,跳下床,穿着拖鞋,急忙出家门去找出租车。在等车期间,院子里乘凉的人看到孩子的状况都直摇头,那意思不言而喻:这孩子还有救吗!?

坐在出租车上,我发现儿子的身体不象上次那样发硬,而是全身酥软,呼吸平稳,只是一直在昏迷,丈夫几次连喊带掐,他也没有反映。到医院后我先下车挂急诊,丈夫抱着儿子赶紧跑到医院走廊的候诊椅上坐下,等我挂完急诊号快步奔到他们父子俩跟前时,眼前的情景使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儿子正在和爸爸说话呢!我揉揉眼睛仔细一看,没错,他们是在讲话!当时我真想跪下给师父磕头。我把当时悟到的理讲给了丈夫,丈夫感激的连忙双手合十说:“谢谢李大师!”

晚上九点左右,我们把儿子抱到急诊室,向医生讲述他的“病症”,医生怎么也不相信,我就告诉医生:我们是炼法轮功的,就会有奇效,医生半信半疑的说:“孩子好好的,只是有点发烧,若平时老吃药今晚就留观,不然就可以回家了。”医生开了二百多元的药,让儿子输液。刚输上不久,他便自己拔下针头,在病床上又蹦又跳的说:“我没有病,我不输液,我们回家吧!”就这样回家了。这以后他有半个月一直在拉肚子,但人一直很精神,每天要到院子里玩一会。院子里的人见到儿子后,无不感到惊奇:“这孩子那天抽的那么严重,这么快就好了,还这么精神啊!”

人们从儿子身上看到大法的确不一般,也有人因此走入大法修炼。

儿子从小性情温和,得法之后,更是与人为善。在上初中打篮球时,对方为了抢球,故意将运球奔跑中的儿子绊倒在地,膝盖和胳膊有大面积的创伤,尤其两只手不仅出血,还将沙子蹭進了伤口。当天放学回家,看到儿子被摔成这样,丈夫一边叫着要带他去医院,一边气的要打电话找人理论,就连我也心疼的动了气。儿子却忍着痛一边洗手,一边说:“没有什么啦!一点皮肉伤而已,不需要上医院,更不能找人理论。人家也许是不小心撞倒我的,你们一找人,就得惊动班主任、惊动家长,说不定教务处和学校其他人都知道了,你们叫人家今后如何再上学嘛?”听完他这番话,我自知错了,丈夫便心疼的抱着他说:“我儿子太善良了!好吧,爸爸听你的。”

后来在一次由不同班级,个别学生共同参与批改初中统考试卷时,他们的班主任老师向大家介绍说:“这就是我们班的品德典范××同学!”

这样的事,从他上小学到现在还不少见。今年寒假期间,儿子正在小区的大道上行走,正巧遇到几个小孩在燃放鞭炮,随着巨大的响声,从十米外飞来了一个炸开的炮,正好落在儿子的右手食指上,当时手就肿起来了。此刻鞭炮烟雾弥漫,随行的我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便大声喊到:“是谁家的孩子,这么不小心啊!”儿子只是淡淡的一笑说:“妈妈,看你大惊小怪的,小孩子玩嘛,你这样喊干啥?”

生活中这样许多的矛盾,都因孩子的善心而化解了。

儿子从小学到大学,每年都从学校拿回各种奖状,学习从来都不要大人操心。小学时,在学校写完作业,回家学法炼功,不写完作业决不吃晚饭,一般最迟晚上七点就写完了。因为那正是集体学法的时间,一定不能错过。初中时,清早全家人还在睡觉,他自己就出门上学去了。为了有时间学法,几乎没有参加过任何学校以外的其它补习班,但是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当地最好的高中,之后成绩也很好。

每当有人夸他学习好时,他总是笑着说:“还行吧,就那样吧,比起人家学的好的,还差的远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