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呵护过险滩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五日】九七年我和妻子一同走上修炼法轮大法的道路,我们每天学法炼功,心性提高很快,集体洪法,我们积极参加,每周学法,切磋也少不了我们,我们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大法的珍贵。从而改变了常人的想法,从做好人开始,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之路。

九九年,中共迫害开始后,我与妻子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互相鼓励,不管邪党人员去家骚扰,还是敏感日的不让出门,我们都没有被吓住,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在日常生活中讲着真相,揭露着邪党的谎言。由于我是独生子,父母非常担心我们,怕被邪党迫害,(他们都是过来的人,经历太多的邪党运动)经常劝我们别炼了。我们明白父母的担心,经常是等他们睡下后或后半夜才出去发资料、贴标语,由于怕惊动他们,我们从不走大门,准是翻墙而去。第二天,自己还得去打工。

记得有一次,我们发了好几个村庄,妻子脚上都打泡了,回来时,她走不了路,我就背她一会儿,我们当时没觉的苦,只觉的让人们明白真相最主要。

虽然我身在农村,常以打工为生,从早上五点半要干到晚上八点,除中午吃饭外,休息时间很短,工作强度很大,有时还要加班加点,但我每天早上都坚持参加晨炼,身体棒棒的,干起活来也很轻松,头痛脑热伤风感冒从没有过,知情人都说:人家炼法轮功的就是不一样。我每天三点四十分起床炼功,常人可能正睡的很香哪!

在外打工中,我利用着一切机会,讲着真相,救度着有缘人,用实际行动,证实着大法,让人们明白法轮大法好!

师父呵护过险滩

一次工头盖房,由于支架没支好,在上檐板时掉了下来,一百多斤重的混凝土板砸在我的右腿上,我当时晕了过去,醒来后,腿肿的不能站立,工头叫来车,让我去医院,我说:送我回家,我没事!很多人不由分说,把我抬上车,在车上,我默念“法轮大法好”,直到医院。

由于检查弄不清腿上血管的情况,只查出骨折,当时腿肿的很粗,黑紫的很吓人,刀扎都没感觉,所以医院让转院,妻子随后也到了医院。工头怕花钱,不想转院,我们也就同意先住下,我知道我是修炼人,不会有事的。

几天后做B超,还是找不到血管,同病室的人及护士都在担心我的情况;又过了几天,我和妻子商量,一住院一天就几百元,我们准备出院,不想再花人家的钱,同时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再检查时一定要查出血管没事。

第二天做B超检查时,很长时间还是查不到,我与妻子不停的发正念。这时一个医生说,这儿有了微血管在动,他经过反复检查说:“小血管没事,大血管也没事,我听到后哭了,在场的人都说:没事了,别哭了。他们哪里知道:我是激动的泪水,是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为弟子的承受。

就这样,我回到了家,慢慢的盘腿炼功,直到全好,年底开工资,工头要多给我一千多元,说是我住院的工资,我没有要,谢绝了。我知道我是炼功人,不义之财我不得,我更不去找工头的麻烦,因为人出事后,许多人都得让工头陪上几千元才能了结,怕以后留下后遗症。所以我的举动,让全村大多数人都明白了法轮大法是正法。

零七年四月的一天,我家被抄,我与妻子被绑架,在公安局我很冷静,没有害怕,到看守所后,我告诉里面其他人“法轮大法好”和自己修炼大法受益的情况,同时还劝退两人,十七天后,我回了家,可妻子却被构陷判了五年,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受迫害。

提高心性 改善家庭环境

回家后,由于我继续修炼。父母不让我出门,更不让我接触同修,我和妻子的被迫害,给我父母的打击太大了,老人们担惊受怕,经常以泪洗面。

我不能呆在家里,我还有事要做,当我一出门时,他们就骂骂咧咧,说些不想让他们活了的话,说又去干什么?我总觉得他们不理解,自己做好人都不行,自己却没有自由了,我就是要出去,我就是要学大法,我曾经和父母吵过,顶的我妈哭过,由于自己的不善,给父母带来了伤害,同时也使他们造了业,对大法产生了误解。自己表面上坚修大法,言语中却给大法抹着黑,不象个修炼的人。

通过一段时间认真学法,发正念,向内找,我的心性在不知不觉中提高了。从内心产生了一种怜悯心:父母都八十多了,为儿女操碎了心,为养家糊口,累坏了身体,如今又在为自己担惊受怕,他们哪错了!是自己错了。不象个修炼人,做事不符合宇宙特性,别说孝顺了,连关心都没做到。

知错就改,我开始改变心态,不和他们顶嘴,让他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把怨气倒出来,不论是哭还是骂,自己都听着,一来二去,他们不再说什么了,一家人和气了。我能做什么就替他们做什么,冬天在家主动做饭,做家务;有时间就和他们唠唠家常,讲一些善恶有报的故事,讲讲常人念大法好,身体受益的情况。他们也装上了护身符,我也让他们经常念大法好。

现在父母身体都很健康,父亲八十六岁还能去地里干活,母亲八十岁还帮我做饭,人们都说:这老两口越活越精神。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为了弟子的修炼在加持他们,同时也是他们的缘份,我如今出门,他们也很少问了,我深知在修炼这条路上,只要信师、信法,无条件的向内找,善待他人,路就会越走越宽,越修炼越美妙。

坚持学法 否定迫害

学法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必修之课,我白天干活,晚上学法,正点坚持发正念,有时学法打瞌睡,思想中就会想:今天干累了,早点睡吧,如果这一念一出来,眼睛就睁不开了,所以一定要战胜这一念头。起初,打盆凉水洗洗脸,清醒、清醒,但这只是暂时的,学法时,主意识一定要强才能溶于法中,由于妻子被迫害,另一同修流离失所,自己只能一人学法。我每天坚持学法,一有空就多看书,所以法理认识清楚。由于打工,四个整点发正念很难坚持,除晚上学法发正念外,只要脑子闲着,时时在念正法口诀除恶,效果也挺好,因为这些都是师父要我们做好的,也是我们必须做好的。

奥运期间,我县迫害同修很严重,邪党为了所谓“奥运安全”,村村设卡,每个学员都不让出门,许多好同修都被关了起来,有的被送進看守所,洗脑班;奥运过后,许多同修被判刑、劳教。

我也被看了起来,包村的邪党人员让我每天去村委会报到,出门时要经他们同意。我否定这一切,不承认它。经常骑摩托车去找同修,提醒大家发好正念,不要害怕;同时了解被迫害同修的情况和当地恶人的情况,让能上网的同修曝光邪恶。我知道这是我的责任,我必须做好,同修被迫害就是对我的迫害,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我觉得这次迫害,是邪恶钻大法弟子的空子,都是我们的人心强造成的,也是邪恶的垂死挣扎。我和部份同修切磋,修炼不要用人心看问题,要清醒理智的救度世人。我们是大法弟子,不要被邪恶所吓倒,就做我们该做的事,不能让邪恶高兴让众生失望。过后大家又走到一起,学法小组又成立了。

我有时间就去找同修切磋,切磋中,我都会有所收获,同修的理性认识,慈悲救人都会使我很感动,自己的不是也暴露出来,认识到就修去它。凭着信师、信法从劳教所回家的同修我很敬佩,我都会抽时间去看望她们并和他们切磋,共同提高。

我从不指责同修,和同修们有说不完的话,很珍惜这缘份,同修们也很愿意和我交心。

为了揭露迫害,我尽自己所能,帮同修整理、编写上网材料,我还和同修们整体配合去发放真相资料,所以我们做起来很顺利,整体的力量太大了,同修们都来配合好。

师父的新经文《再精進》告诉了我们形成整体的重要,只要我们每个修炼人,修好自己,主动配合好整体,形成强大的正念之场,灭尽邪恶,才能更好的救度世人,让我们再精進,一同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